历史悠久的《我的世界》像素装饰画,背后有一位前卫艺术大师

  • 17

在次元间轮回的浪漫。

《我的世界》里的装饰画,历史几乎和游戏本身一样古老。

在遥远的Java测试版时代,MC里还没有太多用装饰性的道具,装饰画是唯一能够给房子增加点生活气息的物品。由于制作装饰画需要消耗一个在游戏前期很珍贵的羊毛,在房子里面放几幅装饰画,就成了生存模式玩家进入小康阶段的标志。

眼尖的玩家可能注意到,这些装饰画,和游戏里的其他物品显得有点格格不入。不但画面看起来别有深意,种类和题材还特别多。在当年,MC并不像现在这样五彩缤纷。石头、木头、玻璃和羊毛这些重要的游戏物品,普遍都只有一两种颜色。而完全没有任何实际功能的装饰画,却有将近20种不同的画面。

更何况,这些装饰画的设计一看就需要投入很大精力。

最小尺寸的装饰画只有16x16像素,太过模糊,暂且不说。但在几幅稍大一点的装饰画里,出现了非常写实的人手和石膏像的元素,和像素风格的火焰放在一起,彼此还互相有投影。

后来游戏又添加了几幅尺寸更大的“大画”,画面变得更清楚, 也更让人看不懂了。比如这张两个人打架的画面,乍一看只是两个红白机游戏里的像素小人在对打。可是这个视角却不是常见的平面视角,反而有着非常立体的透视和阴影。

在另外一张画里,一个骷髅头在方块月亮的银光下静静燃烧。画面当中大部分元素都是简单的像素风,唯独骷髅头无比写实可怖。假如MC里的村民们也会讲鬼故事,恐怕这会是最吓人的一个场景。

很明显,这些画不是开发者随便找来的图片,而是有一个很统一的创作主题。画面中使用了非常多游戏相关的元素,却采用了一种特别的编排方式,让这些元素显得古怪、离奇,颇有一点超现实主义大师萨尔瓦多·达利的味道。

如果把游戏的素材拆包,你会发现事情变得更有意思了。比如这幅小画,看上去像是个建筑或者走廊的写真,而拆包后的素材图,名字叫做“aztec2”。

可能已经有老玩家看到这个名字心里就“咯噔”了一下。没错,这幅画的确实描绘的是《反恐精英》里面著名地图Aztec(神庙)景观。而且,这幅模糊不清的小画,居然有高清原图,还是一幅正经的油画,长这样:

这图原作就叫《de_Aztec2》,赤裸裸暴露了主题这图原作就叫《de_Aztec2》,赤裸裸暴露了主题

另一个叫做“Bomb”的小画,原作叫“成功引爆目标”,画的是de_dust2里的风光,不知道灵感是不是来自一场成功的Rush B行动。

这些画,都由一位叫做克里斯托佛·泽特斯坦德的瑞典人创作。他毕业于瑞典皇家艺术学院,是一位油画家。但是他的油画创作和主题很独特,他想表现的,是一种对于虚拟与现实之间连结的思考。

泽特斯坦德一直是个重度玩家。从小,他就在康懋达64的世界里流连忘返。有一款叫做《国王密探》的游戏,给他留下了深刻的印象。里面主角的形象,日后也经常出现在他的画作里。

《国王密探》画面(左),泽特斯坦德画作(中)和《我的世界》中的装饰画(右)《国王密探》画面(左),泽特斯坦德画作(中)和《我的世界》中的装饰画(右)

年纪稍长以后,他疯狂迷上了CS。他说,有一阵他会临摹半天大师的油画,吃点东西,然后再去网吧玩半天。在CS里,被打死了的玩家一般会进入一个可以自由穿墙的旁观模式。这个时候,如果玩家操纵视角进入到模型中间,就会看到场景里面有些贴图消失了,呈现出一种迷幻的切片空间的感觉。

就这个穿模体验就这个穿模体验

这激发了泽特斯坦德的灵感。他对这种虚拟空间光鲜外表背后的现实迷住了。为了赶快能进到死亡视角,他甚至会故意送死,惊动了网管和一起打游戏的小伙伴,以为是他的电脑出了什么问题。

以CS作为主题,泽特斯坦德创作了一系列视角奇异的作品。这些玩家眼中过目即忘的景象,经过他的画笔演绎,透出一种空间被折叠的迷幻感觉。

《Dust》和《Italy》《Dust》和《Italy》

与此同时,泽特斯坦德也在自己研究三维建模。他把自己的头像做成贴图,贴在三维模型上,然后再把模型贴图展开的样子画成油画,让自己完成了一场现实世界到虚拟世界,再回到现实世界的旅程。

把三维建模技术和他在CS中的穿模体验结合起来,泽特斯坦德利还用地图软件创作了一系列风景作品,询问着虚拟和真实的界限。

这样一个前卫的超写实主义派画家,作品是怎么跑到《我的世界》里的呢?

答案其实挺简单的:MC作者Notch是泽特斯坦德的大舅哥。两人是多年的好友,泽特斯坦德也娶了Notch的妹妹为妻。在开发游戏时,Notch就顺手要了几幅作品,压缩以后放了进去。

这个无心之举,却在另外一个层面升华了泽特斯坦德的创作。原本,他的作品主题就是使用油画这样的现实媒介去表达他在虚拟世界的古怪体验。现在这些油画放进了游戏里,又随着MC的大热被全世界的玩家们看见。

其中一部分玩家,甚至努力在现实中再次还原这些游戏里的画作。

这就形成了一种奇异的循环:画家想描绘他对虚拟世界的思考,就把像素游戏角色放进了画作里。然后,他的画作又被放进了像素风格游戏中,给其他玩家造成了思考。这些受到启发的玩家又把这个像素化的画作还原成了现实中的像素画……

这种奇妙的循环过程,也能让人看见一个想法是如何逐渐在传播过程中被误解的。前面那副着火的骷髅,有画家画出了“写实版本“,但是对比泽特斯坦德的原作就可以发现,其实这位”写实画家“根本没弄明白原作想要表达的含义。

玩家跟据游戏中画作还原的着火骷髅(左)和泽特斯坦德原作(右)玩家跟据游戏中画作还原的着火骷髅(左)和泽特斯坦德原作(右)

经过这么多年次元循环的洗礼,泽特斯坦德似乎已经掌握了其中的奥义。去年,他在Reddit上看到一副中年妇女抱着画的照片,就把这张照片画成油画,接着别人又把他的照片画下来,开启了一场旷日持久的魔性画中画活动。原帖在Reddit上刷了12万赞,网友似乎都很享受这个过程中的黑色幽默。

泽特斯坦德(上排正中)随手就搞了一个洗脑循环绘画活动泽特斯坦德(上排正中)随手就搞了一个洗脑循环绘画活动

泽特斯坦德正经的作品也早就进化到了一个新的高度。他会先在三维软件通过模型、照片和其他素材的拼贴搭建出复杂的,像是增强现实一样的场景,里面往往会有真人和虚拟元素的互动。在这个场景搭好以后,他再以此为参考画成油画。一些复杂的画面,可能要绘制两三个月。

泽特斯坦德的一些作画步骤泽特斯坦德的一些作画步骤

如果对这位艺术家感兴趣的话,你可以点击这里,在他的网站上观看其他作品。假如想要一副真正的原版《我的世界》装饰画,买一张原版喷绘大图也是个不错的选择。

当然,如果给他的网站截一张图,并且画成油画,可能就是向这位有趣艺术家致敬的最完美的方式了。


展开全文

3 条评论

发布
取消
返回顶部
App内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