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夜谈】和红警玩家谈红警

kong 文化 2020-06-20
  • 15

题图 / CaesarZX题图 / CaesarZX

前一阵我写了一篇EVA的考古稿,发现了这么一件挺好玩的事情:国内观众对EVA的记忆,其实挺分裂的。如果你走在街上,随便找几个自称看过《新世纪福音战士》的人,会发现他们对这部动画的剧情记忆可能完全不一样。比如,有很多人就以为这故事是“勇敢的少年和外星人打架,最后成功保卫地球”的励志少年片。

造成这种情况最主要的原因是,这个片引进国内以后,经过了两次魔改剪辑。先是有一版《天鹰战士2000》,小范围上映过,随后又出了一版剪得更狠的《新世纪天鹰战士》,在全国各大电视台播放。如果没有在后来补完过原版的EVA,那可能从此对这个作品的印象就偏了。

其实有没有看过原作,并不是一件很大不了的事情。毕竟拿“看没看过某部动画片”的标准来评判一个人,实在是有些幼稚和肤浅。但是当你以为你和某个人有共同记忆,结果一交流才发现你们俩说的完全不是一回事,这种感情还是挺复杂的。

这类“分裂的共同记忆”让我印象最深的是《红色警戒2》。这款游戏在国内有非常多的玩家玩过,但是很多人其实没有玩过原版的《红色警戒2》,只玩过《共和国之辉》——这个版本删掉了很多东西,只有300多MB,又集成了一些很强力的兵种Mod,不光在盗版网站上很红,在网吧集成系统里也经常能看到。

这就有点尴尬了。因为我属于比较少数的只玩过原版没有玩过《共和国之辉》的那一类。所以当我和一群小伙伴坐在一起聊起红警,大家兴高采烈地聊着解放军和超级天启坦克的时候,我只好在边上默不作声。

不玩《共和国之辉》倒不是因为我对这个版本有什么偏见。最主要的原因是,《共和国之辉》是个联机玩才比较有意思的游戏,但是我对红警联机有阴影——在我第一次和别人联机玩的时候,开局刚半分钟,走过来两个工程师,占了我的基地以后直接给卖了。我觉得,我没法变成这样的人,所以也就没有再尝试过和人联机红警,自然也就没有玩过《共和国之辉》。

另外一个尴尬的点在于,我还挺喜欢这个游戏的,老忍不住想要念叨念叨。但是由于很多人没有玩过原版红警,没有看过原版里面的过场剧情演出,有些话题就没法展开。

比如说,我总想跟人聊聊,在谭雅,伊娃和索菲亚这三个人当中,到底谁最可爱。如果你只玩过《共和国之辉》或者精简版的红警2的话,你可能连后面两个人是谁都不知道。谭雅虽然听起来像个疯婆子,但是至少在游戏里还有个出场形象:

Shake it baby Shake it baby

而另外两个小姐姐分别是盟军和苏军的旁白,在精简版的游戏里,根本就不会出场,可能很多人就记得她们老说“电力不足(Low Power)”和“战斗矿车正在遭受攻击”(War miner under attack),非常烦。

如果玩家体验过完整的剧情动画,就会发现其实错过了很多东西。比如说,这俩旁白其实是有形象的,而且都还挺美。盟军的伊娃军衔中尉,一副职业女性的样子:

而苏军的索菲亚,一个人要扛起盟军谭雅和伊娃两个人的任务,只好在服装上面猛下功夫。假如家人在有索菲亚的剧情突然推门今来,实在是很难解释自己是在玩一款战争游戏。

亮光闪闪的紧身皮衣,实在是不好解释亮光闪闪的紧身皮衣,实在是不好解释

在你纵横睥睨、改变世界局势的时候,还有一条隐藏的感情线在背后默默发展。第一部的结尾,谭雅会脱下比基尼,穿上一身礼服,邀请玩家去白宫一起吃饭。

到了《尤里复仇》的结尾,事情就变得复杂了起来,伊娃中尉突然加入战局,把简单的双边关系变成了三角恋爱。

苏军这边的情况倒是简单很多。索菲亚一直都保持了一个克制和专业的副官形象,但是革命胜利以后,也忍不住向玩家表露一点小心思:“祖国的冬天很冷,但是这个冬天会不会不太一样呢?”

是心动的感觉 是心动的感觉

以今天的角度来看,这种假想主角是男性,并且让游戏里所有的女性角色都和主角扯上关系的做法,显然有点不够“正确”。如果只是看红警2过场动画的幕后花絮,你甚至会以为这是在拍小电影。

当我想和别人聊聊这些现在看来有些滑稽的过场剧情的时候,我想交流的不光只有当年的游戏,也想聊聊当年第一次看到这些剧情的时候的那种体验。那种滑稽的、新奇的感觉——用基洛夫空艇轰炸克里姆林宫固然好玩,但是这些过场动画给的冲击要大得多。红警2卡通风格的画面把我推向一个虚幻的空间,而真人出演的过场又将我拉回现实。这种时空交错的体验,非常迷幻。

遗憾的是,当我提起红警,而别人会心一笑,开始说起《共和国之辉》的时候,这些话就只能藏在心里了。


展开全文

27 条评论

发布
取消
更多评论
返回顶部
App内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