只要你不想做人了,就能体会到“动物模拟”的乐趣

南回归线 趣闻 2020-06-25
  • 8

神奇动物在哪里?

生而为人有的时候可能并不是一件特别值得开心的事。

现代社会,从老到小,从工作到学业,大家各有各的难处,偶尔闪过“不想当人”的念头无可厚非——毕竟这意味着摆脱束缚,抛下自己的责任、义务乃至于理智,不管不顾地活一遭。

但想归想,就像猫不能变成人一样,客观存在的现实世界中,一个人同样没法真正舍弃自己的“人类”身份。

除非是在虚拟世界。


1

名列Steam四大名著的《模拟山羊》至今仍是“动物模拟”类游戏中最负盛名的作品之一。不论是Steam上的“特别好评”,还是发售两年销量过400万的商业成绩,似乎都在说明这是一款货真价实的“佳作”。

从名利双收的角度来看,这么说自然没什么问题,但从游戏内容本身来看,《模拟山羊》其实很难担上“佳作”的名头——至少不是传统意义上的那种“佳作”。

在这款游戏之前,相对主流的模拟游戏如《欧洲卡车模拟》《模拟农场》主打的是“逼真”,力图给玩家带来一种好像真的在开卡车/经营农场的体验,而“逼真”也是衡量一款模拟游戏优劣的重要标准。

但《模拟山羊》不是这样的,它创造了一个完完全全没有限制,同时又荒诞离奇无道理可循的沙盒世界,然后把一只山羊丢进去,最后告诉玩家:开始扮演这只山羊吧。

游戏没有所谓的剧情,你只需要在无数BUG的陪伴下尽情破坏目所能及的一切事物。

你可以用舌头黏住斧子表演后空翻。

也可以在大货车的“帮助”下直冲平流层。

这么说吧,在玩这款游戏的过程中,绝大多数玩家可能都处于一种“虽然我不知道自己在玩些什么,但是感觉还蛮快乐”的状态。

那么追根溯源,这种快乐到底从何而来呢?《模拟山羊》的Steam评测区中,获得最高点赞数的短评是这么说的:

在游戏中“把平时不敢干的事都干了”,这是相当常见的一种发泄行为。而《模拟山羊》一个最明显的特殊之处则在于,你不是人,你是一只山羊,在干平时不敢干的事情时,你不必考虑爱恨情仇伦理道德——你只是一只山羊。

《模拟山羊》的开发团队显然也明白这个道理,在介绍游戏的主要卖点时,他们将“您可以成为一只山羊”在开头和结尾重复了两遍。

一款常规意义上的游戏想要刺激玩家的多巴胺分泌,往往需要不断地设置目标,然后不断让玩家达成目标,例如FPS的“索敌——击杀——索敌——击杀”,例如RPG的“打怪——升级——打怪——升级”。

《模拟山羊》走了完全不同的另一条路,简单来说就是别当人了,试着做一只宇宙无敌上天入地无所不能的山羊吧,没有上手门槛,没有剧情故事,去做你想做的一切(傻事)。

这款以羊为主角的游戏因此获得成功,“动物模拟”游戏的浪潮随之而来。


2

在《鸽子模拟器》中,真鸽子从不回头看爆炸。

在《鲨鱼模拟器》中,鲨鱼从海洋霸主一跃成为海陆空三栖霸主。

不用准备剧本文案,不用考虑玩法创新,甚至不用修bug,只要以动物为主角做个胡逼模拟器游戏,就有机会赚得盆满钵满——《模拟山羊》的一次妙手偶得,成为了不少开发者心目中的致富经。

到如今,可以说,不论你想到没想到的动物,大多有了对应的模拟器游戏。

个别种类的动物太受欢迎,有时候连为游戏取名都会成为一件麻烦事……

但在动物模拟类游戏泛滥的同时,另一个残酷的事实是,玩家已经开始对“动物模拟”审美疲劳了。

如前文所说,《模拟山羊》的游戏性实际上是很贫瘠的,它的成功很大一部分在于满足了玩家暂时的“不想当人”的需求,为玩家提供了一个放空大脑只图傻乐的空间。

它就像一个精彩的笑话,听第一遍的时候令人捧腹大笑,换汤不换药地再演绎七八上十遍,听众自然就会感到无趣甚至乏味了。

怎样让一个被嚼烂了的笑话重新好笑?在这一点上,一个比较典型的例子是今年年初刚上架的《非常普通的鹿》。

作为一款尚处于抢先体验阶段的游戏,《非常普通的鹿》目前的游戏内容尚不完整,但就是凭借着当下尚不完整的已有内容,这款游戏博得了一个在同类产品中颇为难得的87%好评。

之所以能取得这样一个成绩,“鹿”的答案相当简单粗暴,就是“加料”——反映到具体的游玩体验中,也可以称之为笑点轰炸。

如果你不太了解“鹿”这种生物的笑点何在,那么建议回顾我们之前的一篇报道:《“大表哥2”里最恐怖的生物是什么?是鹿》。曾经很多人也以为鹿不过是食物链中下层的一种友善生物,但在游戏里被鹿怼过几次后,才顿悟是自己太天真了。

是的,“温和”“友善”“食草”,这几个属性加起来,给鹿鹿一种人畜无害的印象。但当这种印象叠加了“无脑”“冲动”和“跑得快”后,再配合脑袋上的大犄角,一种浑然天成的无厘头笑点就油然而生了,这就是鹿。

在《非常普通的鹿》里,这种无厘头随处可见。

比如当你进入游戏,习惯性地按下奔跑键,结果发现这只鹿站了起来。

没走两步,你又遇到一匹马,好奇地靠近过去,结果发现一只鹿竟然可以骑马。

再转了两圈,你捡到一把手枪,紧接着当场表演了一场“枪斗术”——到这一步,你的游戏时长可能还不到5分钟 。

而且,这不过是个开始,再往后,游戏的设计更加天马行空。

鹿可以伸长脖子发射自己的脑袋,通过这一点,玩家能够像蜘蛛侠一样在城市中晃荡。

在晃荡中,免不了“顺手”对城市造成一些破坏。而根据玩家造成的破坏程度不同,警察局会派出不同种类的动物警员维护治安——最终,警员们将以一种奇异的合作方式与玩家展开对决。

动物版变形金刚 动物版变形金刚

除此之外,经常出现在“山海经系列广告”中的鲲也被加进了游戏——这大概是《非常普通的鹿》所有怪异的设定中最容易令人接受的一个了。

从这款游戏最吸引人的部分来看,它确实和“山海经系列广告”有十分微妙的相似之处。同样是极尽夸张,荒诞乃至于猎奇的演出,同样是孜孜不倦地玩梗——只不过充满诱惑力的页游广告大多是假的,而《非常普通的鹿》中真的有一只鲲。

最近,《非常普通的鹿》的开发商Ibier Games也确认了即将移植手机版的消息,在手机上不做人,应该也别有一番风味。


3

你猛地解开了小男孩的鞋带,在他放下纸飞机系鞋带的一瞬间,你叼走了他的纸飞机,小男孩急了,赶紧起身追你,匆忙之下绊了一跤,最终你衔住他摔落的眼镜,扬长而去。

相比于专注沙雕内容的《非常普通的鹿》,《未命名的鹅戏》选择的是“动物模拟”的另一条出路。

这部在去年拿奖拿到手软,甚至一度“火出圈”的公认佳作,把主角设计成了一只真的非常普通的鹅。

它会游泳、叼东西、嘎嘎叫、拍翅膀,但它不具备任何超出人类理解范畴的能力。而玩家所要做的,就是以一只再真实不过的鹅的身份,去肆意捣乱,完成恶作剧。

当然,从本质上讲,“鹅”贯彻的思路和“羊”、“鹿”等诸多动物模拟游戏没有太大的不同,就像《华盛顿邮报》早先对这款游戏的报道:《未命名的鹅戏》在发行后引起了类似于《模拟山羊》的爆红现象,两者皆是以动物为主角的沙盒游戏,且游戏目的都是在游戏中制造混乱。

尽管披上了清新可爱的大鹅外衣,《未命名的鹅戏》仍然是相当典型的“动物模拟”游戏。玩家并非作为一个理性的人类,而是作为一个非理性的动物去做任何能让你找到乐子的事——并且其中大部分都是坏事。

这其中的区别只在于,“羊”、“鹿”相当于十分露骨的,让你在摸不着头脑的情况下被逗乐的B级片,而“鹅”则是将内核层层包装,装成了更容易为大众审美所接受的一般喜剧。


结语

从2014年的“山羊”到去年的“鹅”、今年的“鹿”,保鲜期普遍较短的“动物模拟”类游戏各寻出路,在竞争激烈的游戏市场上始终能够保有属于自己的一席之地。

相比于其他种类的游戏,“动物模拟”的乐趣显而易见。没有剧情,就不会在剧情上翻车,不讲道理,就没有人会去作品中寻求真实感,最重要的一点是——你不是人,你只是一个什么都不懂的小动物,你只需要开心就好了。

前文提到的几款“动物模拟”游戏,历史悠久的《模拟山羊》已经在全平台发售,《未命名的鹅戏》也已登录Epic与主机平台,由于欠缺Steam版和移动平台,一定程度上制约了它的受众规模,无数玩家正在翘首以盼在其他平台上玩到。至于《非常普通的鹿》,目前则在Steam有售,官方在继续开发PC完整版的同时,2020年内还将进行手机版的移植工作。如果你认为自己正缺乏这种简单纯粹的游戏快乐,那么不妨各取所需,试着去体会一下扮演动物的感觉。


展开全文

6 条评论

发布
取消
返回顶部
App内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