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载APP

新加坡人觉得守望先锋新英雄太洋气,连他们的家乡话都不会说

青春喜相逢
文化 2020-06-26
文化 > 新加坡人觉得守望先锋新英雄太洋气,连他们的家乡话都不会说

Singlish欢乐好多啦。

前一阵,《守望先锋》推出了一个新英雄:回声。

守望先锋英雄的配音,一般都会带有一些地域特色,比如小美会用中文说“冻住不许走”,半藏会“竜が我が敵を食らう”。

按照设定,回声是新加坡科学家廖米娜设计的人工智能,所以也会说一些带有新加坡特色的词汇。比如“Can or not”(行不行)和“Jialat”(食力,闽南语,在新加坡方言中大体是“麻烦”、“拉跨”的意思)。

没想到,新加坡网友对这个设计并不太买账。他们觉得,回声的配音没有抓住新加坡英语的精髓,远没有半藏和小美那么走心。特别是那句“食力”,听起来太“食力”了,一股老外假扮老铁的腔调。

按新加坡网友的意思,“回声”的新加坡口音大概和GTA5里面“陈陶”的中文口音一个水平——太过“国际范儿”(注意字幕) 按新加坡网友的意思,“回声”的新加坡口音大概和GTA5里面“陈陶”的中文口音一个水平——太过“国际范儿”(注意字幕)

于是有人专门制作了一个对照版视频,想让暴雪了解一下,真正的新加坡回声,说话应该是什么腔调:

在我第一次听到这个“正确版”回声的时候,心中犹如万马奔腾。说实话,原版的伦敦腔回声显然发音更准确,更接近一般人的审美。

但是, “真正的新加坡回声”却又着实勾起了我的兴趣。这种拖泥带水的鼻音和抑扬顿挫的音调,有一种莫名的熟悉的感觉,让我想起了当年认识的一个广东姑娘每天早自习背单词,很努力却又怎么都找不准发音的样子。

我专门跑去研究了一下,发现我对新加坡口音的这种莫名的熟悉感,并不是没有来由。

新加坡人把这种说话习惯叫做“Singlish”(新加坡式英语),跟我们熟悉的“Chinglish”(中式英语)类似,原本是新加坡人对自己语言习惯的自嘲。比如说新加坡人有个口癖叫“啦(LA)”,不管说什么都要在结尾“啦”一下。

这个口癖放在中文里其实还好,但是放到英文里,一开口“How are you”或者“Very good”,突然就充满了欢乐的气息。

来买个饮料啦 来买个饮料

这种“Singlish”,中英夹杂,腔调奇特。虽然词汇以英语为主,但是语法句型完全跟着中文的结构走。

比如说新加坡人问“现在几点”,不会正经地说 “What time is it”,而是会问“Now(现在) what(什么) time(时间)”,乍一听有点长城上向你兜售文化衫的小贩那味。

另外一个比较典型的例子是“can(行)”这个词的用法。在英语里,这个词其实有些过于正式,更多是以“Could”,“Would”这样的替代形式出现。但是到了Singlish里面,就完全当成中文里的“行”来用了,非常高频,甚至还能配合不同的语气助词,表达广泛的含义:

Singlish 读法 意思 对应英文
Can lah 砍啦 Yes
Can leh 砍咧 当然行 Yes, of course
Can lor 砍咯 我看行 I think so
Can hah? 砍哈? 你确定行? Are you sure?
Can hor 砍厚 你觉得行对吧 You are sure then
Can can 砍砍 行行行 Confirm
Can gua 砍呱 可能吧 Maybe
Can liao 砍了 搞定了 Done
Can liao la 砍了啦 都说搞定了 OK, enough


那你赢了咯 那你赢了咯

除了西词中用,Singlish里面还有大量的闽南语口头禅,特别是跟脏话相关的词汇。既有臭名昭著,一听就懂的“甘霖良”和“臭机掰”,也有地域特色更强一点的“我老”(我爹)和“林北”(您爹)。

别机掰这机掰那,机掰给我看 别机掰这机掰那,机掰给我看

除了单纯的借用,还有一些混合多种语言的复合词。比如 “小丁丁”,在新加坡就有一个源自马来语和英语的俗名“Kukubird”。虽然我不知道这个词是怎么变成这样的,也不知道Kuku到底啥意思,但是看起来莫名地就很有道理。

前阵子挺火的新加坡“祖安卖鱼哥”王雷,靠着丰富的词汇量征服了网友 前阵子挺火的新加坡“祖安卖鱼哥”王雷,靠着丰富的词汇量征服了网友

种种一切,使得新加坡人在说“英语”的时候,并不能让人第一时间听出来那是英语,更像是一种夹着英文词和普通话的粤闽方言。新加坡人的日常对话,总让我想起赵本山在春晚小品里面的金句:“哈喽啊,饭已OK啦,下来米西吧”。

英语:你怎么撞我,你眼瞎了吗? 新加坡英语:我的妈哎你的eye被stamp(戳)啦? 英语:你怎么撞我,你眼瞎了吗?
新加坡英语:我的妈哎你的eye被stamp(戳)啦?

“Singlish”的诞生,和新加坡特殊的历史文化有深刻的联系。1819年,英国为了维护中国和印度间的鸦片和香料贸易,在荷兰殖民的马来西亚找了一个不到千人定居的小岛,发展成中印航线上重要的中转站。到了1871年,岛上已经有了十万居民,其中一多半是随着贸易航线而来的广东、福建潮汕人为主的中国移民。

尽管华人是新加坡的第一大民族,但是英国人创办的免费公立学校却以马来语教学。因此,新加坡华人开办了各种自己的宗族学校。到了1919年前后,又出现了一批以南洋华侨中学、南洋工商补习学校为代表的现代“华校”。这些华校前后有200多所,一直延续到60年代,维持了中文在新加坡的重要地位。

新加坡建国后,英语成为官方力主推进的语言,许多华校以“特选学校”的身份进入公立教育系统,改为实行双语教学。有些研究认为,从新加坡的教育系统出来,几乎人人都会两门语言。这种教育体系极大加速了语言间的融合,也促成了特殊的中英夹杂的“Singlish”的诞生。

新加坡人对“Singlish”的态度,早年还是挺复杂的。很多老一辈新加坡人都觉得 “Singlish”中文不像中文,英文不像英文,不成体统。甚至还有一个专门的词汇,叫做“阿明阿莲”,用来指代那些受教育程度不高,说话土不土洋不洋的社会中下层。

新加坡明星庄米雪演绎的“阿莲”形象,附庸风雅,把小白菜叫做“Small white veggie” 新加坡明星庄米雪演绎的“阿莲”形象,附庸风雅,把小白菜叫做“Small white veggie”

然而从实用主义的角度讲, “Singlish”虽然语法乱来,但是跟英语母语的人交流的时候,能够足够准确地传达彼此的意思。新加坡人说的中文,虽然口音很重,中国人也能听得懂。语言上的优势,让新加坡很容易融入到各种贸易、科技、文化体系中,保持了50多年的经济增长,是亚洲最富裕的国家和地区之一。

而且这种交融型的语言还是挺有洗脑效果的。就像一个大学宿舍,只要有一个东北人,整个宿舍说话就容易带上大碴子味。不管是谁去了新加坡,难免都会沾染一点Singlish的气息。不管你是中国人,英国人,美国人,还是来自世界的什么地方,在新加坡住上一阵,说起话自然就是那腔调了。

对于大部分当代的新加坡人来说,他们成长的过程中听着“Singlish”,说着“Singlish”,这就是他们最亲切的乡音。从油管博主到杨紫琼,一提起Singlish,就都会会心一笑,告诉你,他们也觉得在“OK啦”或者“How are you啦”挺土挺滑稽的,但是听见了就觉是家的味道。


展开全文

扫码关注

游研社公众号

小程序

游研社精选

19
快速评论
热门评论
全部评论
评论时间
查看全部评论
  • 首页
  • 下一页
  • 页 / 共
App内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