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载APP

日本街机厅的疫情求生记

怀古游戏宅SIR
文化 2020-07-25
文化 > 日本街机厅的疫情求生记
“15年的岁月,似乎很长,又似乎很短暂。”

这是日本一家有着十五年历史、名为Dreams的街机厅关店时,玩家在其推特公告下的感慨。

上半年以来,受到疫情的影响,日本的街机厅很多陷入了难以为继的境地,许多街机厅选择了关门大吉,也有不少店铺还在挣扎中求生。

作为日本游戏业的活化石,街机厅在日本早已经历了盛极而衰的阵痛期,但也跟随时代潮流展现出了强大的适应能力:像是和手游联动,推出了如《舰队收藏》和《FGO》等产品,极力褪去核心、过时的标签,吸引更多外围用户。

只不过,此次疫情对街机产业的影响,远比“过时”更为剧烈:无论是推特上的只言片语,还是日本的地方新闻,但逢机厅,往往都是一片此起彼伏的哀嚎。

比如下面这家“TOHO休闲中心”,开在一家有着近五十年历史的商场里,七八十年代的弹硬币游戏和最新的音游放置在一起,还有保龄球馆,乒乓球室等此类商场的保留曲目。

在感染扩大后,这家店首先把麻将机设成了一台隔一台运作;随后是调整营业时间到晚上8点;再然后,是响应日本政府的号召,关店到5月6日,又延长到了5月31日……直至六月,店主依然还在盼望着开店。

最后,7月6日,终于支撑不下去的休闲中心决定永久休业。

在日益困难的局势下,也有一些不甘灭亡的街机厅,开始展开了自救之旅。

有家叫做“幻想家”的街机厅,就牵头发起了一个活动,联合日本全国各地的6家机厅推出了以街机厅Logo为主题的钥匙扣。销售所得将为这些店铺的经营提供援助,这些钥匙扣并不便宜,每个售价高达3300日元,但玩家更倾向于将其当成一种向街机厅募捐的赠礼。同时,也为这些机厅以后的开业打响知名度。

虽然不知道这种方法是否有效,但“幻想家”如今依然在好好运营着。只不过有时天气不好,生意惨淡时,能看到店长歇业,一心钻到了动森的世界里……不知是否是一种逃避现实。

另一种自救(募捐)方法,被称为“提前消费”。

这是什么意思呢?就是虽然街机厅现在处于长期歇业之中。但玩家长年来对店铺产生了感情,不希望看到店铺垮台,于是为了向店家表示开业后还会再来消费,就提前付款购买一些街机厅的服务,比如“在街机厅畅玩一小时”,“5000日元份的吐币机硬币”,“要用到街机厅作为拍摄的背景”等等,以后等疫情放缓时,再找街机厅兑现。其实本质上,还是一种捐款。

这项服务,是一个类似大众点评网的日本App发起的。原本是为了让支持疫情中苦苦经营的餐厅而设置,随后将这项服务扩大到了街机厅的范围。但实际参与的街机厅并不多,应者寥寥,其中上文中提到的“幻想家”也在此之列。

除了这些变着名目募捐的手段,下面这个名为“游戏小宇宙”的街机厅采用的方法就更加简单直接——众筹。

“游戏小宇宙”发起的这项众筹计划目标定在了150万日元,每一档位也有不少回馈玩家的项目:捐满3000日元就可以拿到街机厅主题的钥匙圈;5000日元就可以拿到T恤或手提袋;10000日元可以每天喝一瓶免费饮料或30次免费玩游戏的券等等。

而更高的价位更诱人:捐款10万可以在店里包场半天畅玩抓娃娃机,30万可以拿到50张霸机1小时畅玩的券,50万还能给店铺的吉祥物冠名(但最后没人出钱)。

游戏小宇宙的T恤 游戏小宇宙的T恤

可以看到,“游戏小宇宙”这项众筹,已经集上述的纪念品营销和提前消费等自救法于一身,还策划了许多专属特权。虽然最终150万的目标虽然没有达成,但134万日元的总额也足够这家机厅渡过难关。

不过,这些街机厅大都是以新进的街机游戏作为主打。如开头所说的,这类游戏一般要求玩家购买卡牌以储存游戏数据,慢慢实现成长,要不就是干脆以卡牌收集为主,需要玩家持续在游戏上投入时间才能玩到大部分内容,可以说只能服务于本地的玩家。

对于海外的游客来说,这类街机厅很难体会到乐趣,反而那些充斥着怀旧游戏和老式显像管框体的街机厅,才是许多人最关心的去处。

如果你是想问这些怀旧机厅的经营状况,那暂时可以放心了。我之前去过的那些位于东京和大阪的名店,大多活得好好的。比如秋叶原的Hey、高田马场的MIKADO,还有大阪通天阁下面的“小龙虾”,如今都已经恢复营业了。

通天阁下的“小龙虾” 通天阁下的“小龙虾”

这些店铺的情况尚好,可能有如下几点:首先,能够单靠怀旧游戏就能支撑起一家店铺,需要拥有相应的维修人员和进货渠道,日本全国范围内数量也不多。这种店铺往往已经摆脱了街机厅地方性的特征,吸引了日本全国,乃至全世界的玩家在其中驻足,客流量就完全不同。

事实上,我在东京跑过的七八家街机厅里,生意最火爆的,恰恰就是这些能够经营怀旧游戏的街机厅,每天到晚饭之后,这些店里就人头攒动,仿佛时光回到了90年代那个街机业的黄金时期,只不过在里面玩的人老了20岁。

东京最知名的怀旧街机厅“MIKADO” 东京最知名的怀旧街机厅“MIKADO”

其次,在于怀旧机厅不需要“进货”。虽然怀旧机厅也经常需要购入一些老游戏的基板换着玩玩,让老玩家也能保持新鲜感,但是这种进货不是一种迫切的需求,他们不需要像一般的机厅那样定期更新游戏或者娃娃机里的景品,本质上已经游离于整个街机产业外,属于可以自给自足的店铺。

最后,这些名店本身巨大的品牌影响力也起了作用。以其中最擅长经营的MIKADO为例,他们每天都会在Youtube上直播店内的小比赛,或是新进了哪些奇葩游戏开箱试玩,在场的玩家一起参与,工作人员也会配合地进行搞笑解说,在Youtube上也算小有名气。我有次晚上去MIKADO玩,就遇到了他们开箱一款韩国山寨七龙珠换皮游戏,换皮的对象是脱裤魔的《忍者龙剑传》,游戏Bug很多,敌人造型也跟七龙珠不沾边,解说起来十分有意思。

MIKADO的山寨七龙珠 MIKADO的山寨七龙珠

至于MIKADO的影响力有多大,看他们在疫情间众筹的手笔就知道了:

目标2000万,最后筹了3700万日元 目标2000万,最后筹了3700万日元

这可能也是为什么在疫情期间,每天只能躲在家里直播的MIKADO的店长店员们还能嘻嘻哈哈的。众筹结束后,他们干脆还把自己的银行账号直接贴在了直播的信息栏里,供人随时打款。恐怕一场疫情过去,非但资金没有断档,手头的钱还变多了的,也就仅此一家了吧。


展开全文

扫码关注

游研社公众号

小程序

游研社精选

15
快速评论
热门评论
全部评论
评论时间
查看全部评论
  • 首页
  • 下一页
  • 页 / 共
App内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