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载APP

【白夜谈】 一次难忘的噩梦体验

南回归线
文化 2020-10-18
文化 > 【白夜谈】 一次难忘的噩梦体验

题图 / CaesarZX题图 / CaesarZX

国庆期间我回了一趟家,到家的第一个夜晚,我在自己的房间睡得并不安稳。

可能是因为前一天夜里在火车上看灵异小说直到凌晨2点,也可能是因为太久没回家对床感到陌生,总而言之,我做了个噩梦。

小说其实不算恐怖,还挺搞笑 小说其实不算恐怖,还挺搞笑

从梦中惊醒的时候,我在黑暗中摸索了好一阵子手机,打开一看,才1点40。此时窗外夜色正浓,隔壁房间传来爸妈轻微的鼾声。伴随着剧烈的心跳,我没有选择倒头继续睡,而是赶紧把梦中的细节、剧情记了下来——到了早上醒来,梦的内容肯定已经模糊。

噩梦的地点是我的外公家。那是一栋三层高的自建房,一直在政府的拆迁计划中,两年前外公去世后,外婆索性搬了出去,于是房子空了下来。

在梦里,这个我原本无比熟悉的场景显得有些荒凉。用了不少年的大屁股电视蒙着一层厚厚的灰沙沙作响,脏乱的衣物零散地洒落在卧室和客厅中,床上和沙发上满是撕碎的布条和棉絮。

直觉告诉我,这里已经很久没有人来过了。

我从正门偷偷探出头去看附近的邻居,外面是截然不同的一副热闹景象。有人在生火做饭,有人在看响声很大的电视节目——只在察觉到我的注视后,他们才露出些许不自然的神色。

缩回房子继续搜查,我最后停在了卫生间。比较怪异的是,这里没有镜子,反倒多出一个黑色实木大衣柜。

就这种衣柜 就这种衣柜

衣柜里什么都没有,但我在抽屉里找到一叠又一叠的废纸,上面填满了力道很重以至于显得有些扭曲的字迹,“我杀人了”。

我杀人了?沉浸在慌张和困惑中的我还没来得及细想,就发现天色正在渐渐变暗,纸上的黑字正在变得模糊。对着墙上的电灯开关拍了两下,黑色不仅没有被驱散,反而显得更浓郁了——匆忙推开房门,来到卫生间外光亮的世界,我才意识到,不是天色变暗了,是卫生间正在被黑暗笼罩。

几乎就在我冲出卫生间的同时,这栋老房子的二楼响起急促而沉重的脚步声。没有多想,我下意识就要逃出屋子。推开正门前,我回头望了一眼,正在追逐我的是一位满脸阴沉,提着菜刀的老太太,身形虽然有些佝偻,但速度出人意料的快。

她追我一直追到屋外,直到快从小巷追出大街才勉强停下脚步。相隔大约10米的距离,她提起菜刀指着我,皱纹挤在一起:“你这个怪物,滚出我的家,别再让我看到你。”

怪物?我缓缓低下头,才发现自己本应长着双手的地方原来是两根粗长的触须,此时正滴着粘稠的不知名液体,卫生间没有镜子,我从没见过自己的脸……

大概就这样的触手? 大概就这样的触手?

我想起来了,这是我第一次来到这栋房子时的情形。屋主人是个凶悍的老太太,想要把我赶走,但我一直蛰伏在逼仄阴暗卫生间。老人过世后,这里日渐荒废,可我依旧没有离开。久而久之,这栋房子传出了闹鬼的传闻,周围的邻居也对此处避之不及。

最后,就在我突然醒悟,难道是我害死了老太太的时候,这场梦也醒了。

凌晨1点40分,我坐在床上分析这场刚结束的噩梦的每一个细节。会做噩梦大概率是因为最近看多了恐怖小说,地点是外公家大概率是因为第二天准备去看望外婆,至于噩梦的剧情走向,可能来自去年刚看的洛夫克拉夫特的《异乡人》,那是个性格孤僻的主人公逃出城堡,最终从镜子中发现自己是一只食尸鬼的晦涩故事。

更重要的是,想到国庆长假才刚刚开始,返工后的下一篇白夜谈就已经有了着落,我感到充实而欣慰,一觉香甜地睡到了上午11点。


展开全文

扫码关注

游研社公众号

小程序

游研社精选

14
快速评论
热门评论
全部评论
评论时间
查看全部评论
  • 首页
  • 下一页
  • 页 / 共
作者:南回归线
23°26′
相关阅读
App内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