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载APP

一家破产边缘的游戏零售连锁,是如何掀起一场股市大战的

Lushark
大事件 2021-01-30
大事件 > 一家破产边缘的游戏零售连锁,是如何掀起一场股市大战的

本文可帮助你详细了解游戏驿站GME的散户与空头之战到底是怎么一回事。

“让你陷入麻烦的不是那些你不明白的事,而是你自以为懂的事。”这是2015年电影《大空头》的开场白。

这部电影以现实为原型,讲述了在2007年的次贷危机爆发前夜,几名投资人是如何看穿了美国的房地产泡沫,以做空手段反在金融危机中攥取暴利。

比起刻画几名主角的精明,电影更把镜头对准了那些华尔街的精英们,力图表现他们是如何的愚蠢、自负、贪婪和短视,并因此造就了一场祸及全球的金融危机。上面的开场白,显然就是对着这些人说的。

如果有谁觉得这只不过是电影里的戏剧化表现,那么最近的现实或许能给他上一课。


1

2021开年以来,中国的股市相对而言波澜不惊;但在大洋彼岸,华尔街正上演着一场腥风血雨。

风暴的中心是全球最大的连锁电子游戏销售商,GameStop,纳斯达克股票代码:GME。

GameStop主营传统的线下连锁店

对于国内玩家而言,GameStop是个既熟悉又陌生的名字。这家在上世纪以销售电脑软件起家的公司,在三十年间成为了首屈一指的电玩销售连锁店,最高时在全球拥有近7000家门店。它不仅是电玩厂商在游戏硬件和实体游戏碟方面的重要销售渠道,也是欧美玩家最主流便捷的二手碟供销网络。可以说,GameStop一度是游戏市场活跃程度的风向标,大家选择去GameStop选购游戏就如同现在上Steam购买数字版游戏一样自然。

当然,国内玩家对其向来是只闻其声,近年来能听到的更是只剩负面新闻:GME亏了、GME又亏了、GME亏得只剩裤衩了……在网购日渐发达以及厂商推动的数字化浪潮下,GME首当其冲成了夕阳产业,销售份额不断缩减,自2016年来营收连年下滑,大量门店关闭,2020年的疫情更是雪上加霜。而GME的内部管理从外界来看同样是一片混乱,疫情之下,GME的管理层却是苛刻地要求各门店员工需照常营业,甚至在一次内部评选活动中将“在黑色星期五加班10小时”设置为奖品,因此沦为笑柄。

对于这样一家内忧外患的上市公司,就算是再新鲜的韭菜,也能看出GME的基本面已经一塌糊涂,就算随时宣布破产退市也不意外,谁还会去买他家的股票呢?事实上,从2016年以来,GME的股价一路走低,从20美元跌至不足4美元,到了2019年一度连股息都发不出来。

2016年开始GME的股价就一蹶不振

华尔街的群狼们自然闻到了血腥味儿,一些机构早早开始做空GME,准备敲骨吸髓。

这里为不太了解证券行业的读者稍做些浅显的科普。

在股票交易市场中,若你看好一家上市企业的发展前景,你便可以购买其股票,以期在其股价上涨之后售出,赚取差价。这是市场上最普遍的行为,被称为“做多”。“做空”则恰恰相反,有的人不看好某家公司,预测其股价将下滑,于是他们在股价相对较高的时候,从持有该股票的人手中将这些股票借来直接出售,等到股价下跌了,再低价把等量股票收购回来,还给原持有人,中间的差价就落入了自己荷包。

即便是在逐利的金融市场,也常有人对做空行为抱有成见,将其视为“魔鬼的交易”。其一,是做空者的获利建立在他人的亏损之上,一次成功的做空背后往往伴随着公司倒闭工人失业家庭破碎,尽管这些不能都归咎于做空方,但难免有发“国难财”之嫌;其二我们暂按下不表,下文会再次提到。

任谁都能看出会长期下跌的GME当然被虎视眈眈。

截止至2020年4月,美国股市中被做空比例最高的前十名股票

2019年,GME毫不意外地“荣登”被做空榜榜首,成为了市场里最不被看好的股票,做空股数流通股占比高达98.9%,也就是理论上来讲市场里99%的GME股票都已经被借去做空了(但并不符合事实,下文会再提到)。

不过市场里也并非只有秃鹫,一些个人或机构会对他们认为命不该绝却陷入窘境的企业施以援手,通过投资或购买行为帮助企业抵御做空和恶意收购,协助其重返正轨避免破产。这些角色就被称为“白骑士”。

此时命悬一线的GME便遇到了他的第一位白骑士——迈克尔·贝里(Michael Burry)。这位老哥不是别人,正是当年《大空头》的主角原型。

图左为《大空头》中克里斯蒂安·贝尔饰演的迈克尔·贝里,右图为其本人

单目失明、患有阿斯伯格症候群的贝里被称为Doctor Burry,并非他拥有金融博士学位,而是因为他曾是一名神经外科住院医师。学医让他背上了助学贷款的负债,反倒是因父亲被误诊得到的赔偿金让他获得了参与投资的第一桶金,最终弃医投身金融行业。

2005年时,当所有人都还认为美国房地产业固若金汤,贝里却是苦于市场上甚至连个用于做空房产的金融工具都没有,一番挖掘才抓到了信用违约交换(CDS)来作为切入点,也给后人以指导意义。当时的人们嘲笑他是个发了疯的冤大头,就连发掘他的伯乐都不认同他的做法。

后来的事我们都知道了,现实最终站在了贝里这一边。

十余年过去,贝里依然活跃在投资行业。

2019年,贝里认为GME的股价已低于其实际价值,他旗下的基金持续增持GME至三百万股,股权占比超过5%。期间贝里多次敦促GME回购股权,备战即将到来的与空头的搏杀;也始终推动着GME调整经营策略,多次要求改换更懂游戏行业的人才来担任公司CEO。

传奇人物的加盟给市场带来了一些信心,一度让GME的股价暂别颓势。但遗憾的是屋漏偏逢连夜雨,还没来得及有所起色,2020的新冠疫情就又给了GME当头一棒。

唱空的声音再次占据上风,GME苦苦挣扎于生死线上。


2

当华尔街的金融巨鳄们将企业生死玩弄于股掌之间时,在互联网的另一个角落,一只蝴蝶已然扇动了翅膀。

在美国论坛Reddit上有一个讨论股票的板块,名为WallStreetBets,简称WSB。

WSB板块的版头就充满了戏谑感

正如其名“华尔街大赌坊”,这儿可不是什么大家西装革履一本正经探讨金融行情的地儿,倒更像是个“戒赌吧”。老哥们的口号YOLO,You Only Live Once,翻译成中文,那就是“赢了会所嫩模,输了下海干活”,买股票就是all in梭哈加杠杆,楼上晒交割单财富自由,楼下贴存款余额洗白跑路。

不过聒噪之下,这里也有不少默默分享着自己实盘操作的用户,“DeepFuckingValue”(简称DFV)便是其中一位。2019年7月,他带着五万美元入市,定期在论坛上发表自己的月报。

他操作的股票就一只——正是GME,让他选择GME的契机也就是贝里。

此时GME的股价徘徊在4美元。

DFV的月报通常也就一张收益表截图

这些帖子实在是毫无亮点,关注DFV的人当然寥寥无几,给他的回帖更是充满冷嘲热讽。但DFV对这些似乎毫不介意,依旧每月晒着他平平无奇的收益截图。他牢牢地捏着GME,即使在它因停发股息而再次跳水时依然不离不弃,甚至还加仓了一万美元。嘲笑来得更猛烈了,正像当年贝里所遭遇的那样。

转眼一年过去,时间来到2020年8月,DFC的月报如期而至。这些月报帖通常只能收获两位数的顶帖,但这一次获得了前所未有的关注。因为在这个月,GME迎来了它的第二位白骑士——莱恩·科昂 (Ryan Cohen)。

莱恩·科昂创立的宠物电商Chewy被称为宠物界的Amazon

这位年轻的企业家凭借成功运作宠物用品电商Chewy而成为了业内明星,Chewy主打充满人情味的服务,莱恩本人也是以亲和而能干的形象获得投资者青睐。他携资收购了GME9%的股权,放言要重振GME,令其成为能与Amazon分庭抗礼的新电商。GME的股价当天应声上涨28%。

这自然也体现在了DFC晒出的收益表上。他在8月里通过GME获利超过44万美元,此时他的资金账户里已有超过60万美元,但他并没有见好就收的意思,表示这些钱都将继续用于投资GME。

大家便又哄笑起来,帖子里充满了欢乐的气氛。没有人相信GME真能东山再起,也不信DFC能踩两次狗屎运。

这一次DFC没有一笑而过,他开始以Roaring Kitty的名义在油管上直播,极尽详细地分析他看多GME的理由。

Roaring Kitty能对着他积攒的详细数据侃侃而谈几个小时

数据庞杂,但他的逻辑清晰明了:GME的卖空成交比早已超过100%直逼150%!这意味着GME的大量股票就像套娃一样被反复借出用以卖空,如果GME倒闭退市了,这些凭空多出来的股票也就会一笔勾销不用归还。但现在的GME有了两位白骑士护航,即便前路依旧艰难,短时间内已无破产之虞。

那么“大轧空”就一定会发生。

这里我们就可以说说做空之所以被称为“魔鬼交易”的另一个原因了。看似空手套白狼的做空行为并非没有代价。有贷就有息,做空方从股票持有方那里借来股票,是要支付利息的,那么付不上利息了怎么办?平仓,也就是以现股价亏本买入股票还给持股人。

有借就有还,当持股人认为股价已上涨至预期决定抛售时,做空方就只能从市场里调拨空头头寸归还股票,那如果市场里没有足够的头寸了怎么办?平仓。

为了确保发生上述情况时有足够的资金平仓,做空方还需依据实时股价交纳保证金。股价往上涨,保证金就往上追加。那如果保证金跟不上了怎么办?平仓。

做多时最糟糕的情况也不过就是股票退市,失去本金;而当你逆势做空时,你永远不知道为了保住本金会付出多大的代价。这也就是为什么说做空行为是“有限的收益,无限的风险”,所以通常只有机构和大户能够参与做空。

于是现在GME的空头们处境就有些尴尬了。GME已经处于一个相对低位,很难再有利空令其股价进一步下跌。而一旦有利好拉动股价,他们便不得不追加保证金。过高的卖空成交比则意味着空头们一旦竞相购入股票用以归还,反而会互相挤兑拉高股价进一步加大亏损。这样的状况就被称为“轧空”。

贪婪的猎人们过于觊觎这只到了嘴边的鸭子,浑然不知自己也已经成了猎物。经由DFV的点拨,WSB上越来越多小散户开始购入GME的股票。

走势图里一个个看似夸张的高峰很快就被整体拉平成了小山丘

半年不到的时间里,GME的股价滚起了雪球,从不足3美元重返20美元。但是GME的卖空流通占比也依然居高不下,股价的回暖对于机构而言似乎又是一次养肥了再宰的机会。

就在这时,催化剂来了。

今年1月11日,GME发布公告,那位莱恩·科昂正式加入了董事会,意味着他接下来将深度参与公司的运营方阵制定。要知道,当初科昂高调投资GME时,那些老股董们可并不怎么待见他,甚至还一度试图增发股票稀释他的权重。如今将其引为座上宾,可见GME内部确实痛定思痛进行改革。WSB的老哥们奔走相告,他们深信一轮轧空即将到来,此刻就是财务自由的机会,YOLO!

这则重大利好花了两天时间才体现在了GME的股价上,1月13日GME暴涨50%,冲至33美元,随后的几个交易日里继续踏步向前,又一举突破了40美元关口。

有些人坐不住了。

1月19日,知名做空机构香橼(Citron)发布公告看空GME,预言其股价将很快回落至20美元,并将在次日发布视频阐述看空GME的理由。

这也算是做空方的常用伎俩,大牌机构的做空宣告本身就足以成为一则利空消息,GME的股价一度刹车甚至调头向下。

然而当香橼真的发布了视频后,大伙却发现他们说的都是些浮于表面的老生常谈,面对轧空风险却是闭口不谈。主播也是全程窥屏念稿,给出的干货远不如Roaring Kitt的直播。

比起宣战檄文,这反而更像是困兽哀嚎。

香橼的直播可以说毫无亮点

说实话,看多GME一方的理由其实也并非多站得住脚。比如次世代主机依然提供光驱版被视为对于实体销售商的一则利好,一些调研报告甚至误认为这是一种“回归”(他们以为带光驱的主机早已经像PC一样一度被淘汰了);又譬如PS5的畅销被认为能给GME带来丰厚的短期利润,但实际上几年前NS的火爆销售也并没能挽救GME的财报……总之如果你是一个关注主机行业的玩家,这些理由都很难说服你GME短期内能逆风上涨。

但事到如今,GME的股价早已经脱离了它的基本面。真正点燃了这只股票的火苗,是散户们轧空机构的决心。香橼泼的冷水反而成了添火的油,集结号下蜂拥而至的是高喊着YOLO疯买GME股票的老哥们。

GME的股价再次调转龙头,以更夸张的势头直冲云霄,当周的最后一个交易日,GME盘中暴涨76%,最终收于65.01美元。这无疑让那些空头损失惨重,光是保证金就够他们喝上一壶,更别说如果此时割肉平仓还会助推股价砸自己的脚。轧空已然告捷。

不仅在市场里被打得焦头烂额,空头们在社交场上同样节节败退,香橼在推特上发布公告称其创始人遭遇了网络暴力乃至威胁,因此香橼将不再对GME发布任何意见,并会将遭遇的罪行移交相关机构。

这则苦肉计却没能引起太多同情,胜利的欢呼响彻WSB,也让越来越多的圈外人和媒体关注到了这场风波,“史诗级大轧空”“电玩宅大战华尔街”“现实版《头号玩家》”的新闻传遍互联网的每个角落。

如果这是一场电影,这里或许已经是故事的最高潮了;但在现实里,这只是一场更大风暴来临的前夕。


3

如今的DFV每次晒收益表都会有上万人顶帖

经过了上一周的鏖战,此时DFV的账户资产已经高达700万美元,并表态将继续持有GME。他本人已然成为这场大战里散户一方的图腾和精神领袖,“Hold $GME”成为了版里的新口号。如果说之前购买GME的散户大多还是冲着轧空机会有利可图加入的,此时坚持持有GME则愈发成为一种信仰。

只是空头一方也没闲着,不断传出消息机构正筹措资金再次做空GME,为高位绞杀散户做准备。

大战一触即发,气氛悲壮,没人知道散户们能在准备充裕的机构面前抵挡多久,是否又会像韭菜般连茬倒下。

然而周一开盘之后,GME的股价却是坐上火箭,多次触发熔断停牌,最高涨幅145%,即便到收盘时回吐了大部分,依然高居67.79美元。

 这显然不是仅靠散户们的资金便可以做到的。毫无疑问,此时,或者更早的时候,就已经有机构掺和进来参与做多,一同把做空方逼向悬崖,从中得利。“散户吊打机构”的爽文多半只是表面的幻像。

但这不妨碍越来越多的新散户纷至沓来,站到做多GME的一边,参与这场狂欢。WSB的注册用户数节节攀升,一周内新增近三百万,以至于一度不得不关闭版面升级服务器。

不过说到底,WSB只是一个论坛,并不能直接作为交易平台。散户要真正参与到股票市场中就不得不依托于券商,WSB老哥们的首选就是Robinhood。

“罗宾汉”,没错就是英国传说中那个劫富济贫的侠盗,看名字就知道,这家年轻券商走的是亲民路线,主打零佣金APP便捷交易。不同于传统看盘软件满屏花花绿绿的K线图看得人头大,Robinhood的界面简洁明了,操作小白易懂,让买股票变得就像买菜一样容易。

Robinhood的界面清晰而扁平化

如果说WSB是散户们的指挥部,那么Robinhood就是大家手中的枪杆子,大量此前从未接触过证券的00后得以快速武装起来涌入市场,只为买他们年轻人的第一只股票——GME,一股不嫌少,十手不嫌多。

下面这张梗图或许就是对当下场面的最好诠释。

“请大家把力量借给我!”

众人拾柴火焰高,接下来的几天里GME继续全天疯涨,浪头一天比一天高,周三时最高冲到380美元,WSB老哥们说的突破一千美元此时看来也不再是无稽之谈。

新股民们用着Robinhood,在TikTok和推特上刷着梗图,Twitch直播间里几万人一起盯着走势图,在弹幕里高喊“To the moon”……

Twitch上的股票直播在近期也热门起来

即便股票市场被称为资本游戏,也从来不曾像现在这样娱乐化。人们的情绪和GME的股价一样高涨。

有人在WSB上发表公开信,称这是普通人对华尔街的复仇,报复他们在08年金融危机给无数家庭带去了苦难,自身却没有受到应有的惩罚,也没有吸取任何教训。现在轮到这些家庭的孩子们来让吸血鬼们流点血了。这番言论一呼百应。散户们纷纷表示不蒸馒头争口气,持有GME不为赚钱,就为了轧空头,不论接下来是暴涨还是暴跌都不会出手。

这场风波已然成为美国最火热的社会议题,上至白宫表达关注,公众人们也纷纷对此发表看法,其中也包括贝里医生。

正如上文提到的,这位早早购入GME股票的传奇人物这一次也可说是扮演了明灯的角色,他的基金无疑在这一波暴涨里获利不俗。

然而他并不认可正在发生的这一切,称其为“不自然、疯狂、危险”,呼吁监管机构介入。这让他在散户间的声望一瞬间由“教父“沦为“叛徒”“资本的走狗“,在评论区里对他恶言相向。最终,贝里医生清空了他的推特账号。

他的对头艾伦马斯克(贝里长期做空特斯拉)则恰恰相反,仅仅是转发WSB的网址并高呼一句“GameStonk”就获得了十万加点赞,成功推波助澜。

转眼来到周四,全球金融市场的目光都聚焦于此,等着看将上演怎样的拉锯战。然而等到开盘时,Robinhood的用户们却发现他们无法买进GME了。

没有给出任何理由,Robinhood的直接让GME从他家的App里消失了,别说买卖,甚至无法通过股票代码搜索到。

除了Robinhood,其他一些散户常用的券商也限制了对GME的交易,多为只能平仓,限制开仓。也就是只许卖,不能买。

看K线图就能感受到当时散户们的绝望

在开盘拉升至483美元后,GME股价开始跳水。众多散户们却只能干瞪眼,有劲也使不上。

愤怒的散户们只能去应用市场给Robinhood打差评,这个最热门的投资产品转眼被一星刷爆。

针对Robinhood对用户造成亏损的投诉和诉讼也已经在路上,不出意外的话,这个产品,这家券商,这下就算是完了。

究竟是什么让Robinhood押上性命也要反水?根据Robinhood自家的公告,由于GME带来交易量激增和大幅波动,他们必须向中央清算所等相关机构追加巨额的保证金,已经超过了他们作为一家小券商所能承担的范围,因此不得不限制交易。

但比起这种说辞,人们更相信这是华尔街使的阴招,场内被暴打,就借场外手段来逼迫散户就犯。这反而给了散户们以信心——连这样撕破脸拔网线的手段都使出来了,也就意味着做空机构们真的已经被逼进了死角。

“有渠道的就改其他能交易的券商继续买入GME;没渠道的,那就继续捏紧手头的股票,打死也别卖。YOLO”

或许是WSB上这样的指导方针真的起到了作用,GME的股价止住了颓势开始回拉,最终收于193美元。

对于做多的散户而言,这是艰难的一日,但还谈不上被打垮。鹿死谁手,尚未可知。

4

北京时间29日晚上10: 30,本周的最后一个美股交易日开盘,这也是本月的期权交割日。此时此刻,Robinhood等券商依然对GME的交易有所限制,而GME的股价通过盘前交易到达379.71美元,香橼则发布公告称今后将终止做空研究,专注于为散户提供多方投资建议。

DFV的资金账户在过去的一夜之间损失了近1500万美元,但这完全没有动摇他继续“站岗”的决心。他接受的采访也披露了他的真实身份,只是一个再普通不过的保险公司职员,与老婆和两岁女儿租房居住,在地下室里把五万美元变成了五千万美元。

与前几日相比,今天的战况多少显得波澜不惊。但在平静的水面下,新的暗涌或许正在酝酿。

失去了Robinhood的散户们对进一步推高股价多少是有心无力,如今能通过盘前交易再次把G

ME抬到400美元的主力显然又是华尔街的机构们,其中甚至可能不乏借着昨天机会低价平仓如今掉转枪头做多的势力。

但这并不影响WSB上的老哥们继续贯彻他们的方针——Hold。任尔东南西北风,如果散户们真的能不论发生什么事都坚持持有GME的股票,那么机构们往常的伎俩也许就真的会难以奏效,没法从这里套到好处。

不管事情的结局将走向何方,这场风波都注定写入全球证券行业的历史。

与股票市场里的火热相对,现实里的GameStop却依然门可罗雀,官方也没有对事态发表任何看法。

有GameStop的店员来到WSB发帖,说股价的上扬分毫没能惠及GME的一线雇员,他不仅依然在被低廉的时薪压榨,甚至还被拖欠薪水。他实在很犹豫是不是真的要把手里的钱投资给这么一家公司。

老哥们安慰他:“安啦,GME欠你的薪水会通过股票还给你的。万一它破产倒闭了怎么办?呃……能看到这破公司倒闭的话,损失那么点钱又怎么样呢!YOLO!”

还有位WSB网友则把自己从GME股票赚到的钱拿去GameStop线下店买了一后备箱的NS主机,然后捐给了当地的儿童福利院。

这大概就是这笔钱目前最好的去处。


展开全文

扫码关注

游研社公众号

小程序

游研社精选

101
快速评论
热门评论
全部评论
评论时间
查看全部评论
  • 首页
  • 下一页
  • 页 / 共
作者:Lushark
这个人很懒,什么都没留下
相关阅读
App内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