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载APP

智商被低估了的猪,已经开始学习打游戏了

哈莉葵因
趣闻 2021-03-01
趣闻 > 智商被低估了的猪,已经开始学习打游戏了

狗崇拜人类,猫鄙视人类,只有猪对我们一视同仁。——丘吉尔

有四只被相中的小猪,度过了一段永生难忘的时光。

他们在某一天从兄弟姐妹中脱颖而出,第一次被带进了四面白墙的房间,第一次拥有了自己的姓名,第一次过上了自食其力的猪生——房间里有一台看上去并不友善的坚硬机器,但只要动一动中间的黑色摇杆,就会有食物掉下来。


1

这是两位美国科学家的新研究。虽然通过观察动物行为来研究他们的学习方式已经是动物学家惯用的手段,但这次,他们在这个领域中找到了新的研究方向——训练猪来打游戏。

有四只猪参与了这次实验。两只为约克夏猪,在开始实验时仅三个月大,约60公斤重,分别被取名为“哈姆雷特“和”煎蛋“;另两只则属于培品脱小体型猪,开始实验时大概在40到50公斤,2岁,叫做”乌木“和”象牙“。

女科学家Croney和一位表现优秀的选手

在开始游戏之前,四只小猪被分别安置在铁质围栏中。他们的前方摆着一台附带摇杆的游戏台,只要完成屏幕上的任务,就会有食物掉下来。两个星期的重复训练之后,他们熟练掌握了这项技能。

练习中的小猪

从人类的角度来说,这是一个相当简单的游戏。游戏台屏幕的四周会显示出四块墙壁,当用摇杆操控中间的小球触碰到墙壁时,就算得分。每次成功闯关之后,摇杆右边的盆里,就会掉落一些食物作为胜利的奖赏。

正在尝试挑战的乌木

为了测试小猪们的智力和能力,游戏的难度也会逐步攀升。从最初不论往哪个方向移动都能获得奖励的简单关卡,逐渐改为只有三面墙壁,甚至更少。屏幕上只有三条边框或者更少时,就需要小猪们明确地认识到,奖励与画面上的小球运动息息相关。

而这之中又有一些此前未曾预料到的阻碍:比如这个参考人体工程学被设计出来的摇杆,显然没有考虑到用鼻子打游戏的猪体工学。

虽然小猪不会说话,但从实验数据上看,他们确实有着“想要让小球靠边“的意识。在哈姆雷特和蛋卷这两只约克夏猪的数据里可以发现,当难度上升之后,他们的挑战成功率远远超过随机数。

哈姆雷特和蛋卷的成绩单

在这个数据里还有一些隐藏信息——比如,猪与猪在打游戏上也有强弱之分。蛋卷的分数在各方面都比哈姆雷特更菜一些,不仅在三墙及以下的数据上均更低,还有明显的偏科嫌疑。在一百次测试里,蛋卷没有一次让小球向右运动,显然是不太适应摇杆右移的操作。

同样的情况也出现在另外两只小型猪身上。即使是达到了两岁猪龄,他们对于手柄操作的适应能力也并无明显的提升,甚至表现出了更为明显的区别。

在单壁测试里,象牙以76%的超高准确率击败了34%胜率乌木选手,成为了此次测验中的佼佼者。象牙没有出现其他玩家中常见的明显偏科现象,在测试中,他对于四个方向的碰壁操作似乎都得心应手,如果这是选拔式竞赛,他大概就是那名有幸被选入青训队,走上猪生巅峰的队员。

但对于某一些小猪来说,快乐的日子总是和突然增加的体重一样一去不复返。在实验进行了一段时间之后,两只表现平平的约克夏猪被率先遣返了。

因为饮食和作息十分规律,加上营养均衡,本就不属于小型猪的哈姆雷特和蛋卷选手心情愉悦地迅速发胖,很快,这个小小的围栏就困不住他们的庞大身躯了。

游戏的快乐也正在逐渐远离他们。因为胖得太快,控制杆和显示屏的设计已经不再能够适应现在的行为方式,观察小球的视线也受到了阻碍,这两位约克夏选手最终无法自在地使用摇杆来继续研究了。

发胖之后的约克夏


2

实验中也出现了一些意外状况:比如小猪在没有食物奖励时候,仍然会沉迷在游戏中无法自拔。

虽然这看起来就如驯化其他动物去学习跳跃、攀爬一样,表现出了 “斯金纳箱”式的条件反射:训练动物让他们主动对指令进行反馈,即使这个过程不再能够得到回报,他们仍然会习惯性地重复先前的动作。

但在让小猪打游戏的实验里显然不是这样。早在这个实验概念刚刚被提出的1997年,生物学家、驯猪先驱者Stanley Curtis就曾发现,如果自己不加以阻止,他们一天有90%的时间都会沉迷在游戏里。

作为科学界的驯猪第一人,Curtis是让猪学习打游戏的实验最早的策划者。但因为Curtis在2010年离世,这次的实验由Candace C. Croney和Sarah T. Boysen两位女科学家主导完成。

Sarah T. Boysen

Curtis实验室中的猪,在经过驯化之后常常能够表现出作为高智商生物应有的实力。

一头六个月大小的猪,能够在几个小时里学会人类幼崽几岁才能学会的东西。除了学习如何获取食物、如何改善生活环境的温度和光亮这些基础操作之外,他还把猪驯化成像狗一样帮助主人叼回扔出去的球和飞盘,利用镜子的反射原理,来找出视线中原本看不见的食物,甚至还能够自主学习如何走出迷宫,并在多年以后仍然记得Curtis当年的指令。

猪利用镜子找到食盆

但Curtis并不满足于此。为了能与猪进行进一步沟通,他还曾尝试让猪学习辨识词语。比如辨认出“想要”和“温暖”两个词,搞懂他们的意思,再让小猪能够连起来使用它们,以此来表达出自己内心的想法。只可惜,这个实验因为技术能力有限,最终没能顺利进行下去。

对于让猪打游戏的实验,不管是Curtis还是两位女科学家都拥有着相同的初衷。他们试图以”通过认识猪的学习方式,还原出这种高智商动物的精神世界”为出发点,来为小猪争取更好的福利待遇。

只不过,想要完全了解猪的想法没那么简单。就拿这次实验来说,到最后科学家们或许也没能完全了解这些小猪的想法。不知道这几只被选中的孩子,在回到围栏中的生活后,会不会再次回忆起这段短暂的游戏人间之旅,是不是有些留恋这段窥探到人间一隅的时光。


3

这个困惑了几代科学家的问题,或许马上就要在飞速进步的科技之下得到解决了。

今年二月初,特斯拉的CEO马斯克在接受采访时透露,自己旗下的脑机公司Neuralink已经成功地让一只猴子利用脑机接口,直接通过脑电波控制来玩电子游戏了。

在这次实验里,科学家将十分之一头发丝粗细的线路植入猴子的头骨中,直接与猴子的大脑相连。猴子则可以不再使用手脚,而只需通过思考就可以发出指令。

这次实验获得了初步的成功,但脑机接口的向实用方向的迈进才刚刚开始。在接下来的实验里,马斯克团队还将同时让多只猴子通过脑机接口在打乒乓的电子游戏中对抗。

当然,小猪也可以成为脑机接口技术的受益者。早在去年的8月,马斯克团队就曾经为了展示实验成功现场对猪进行了技术测试。测试中的小猪在耳朵上佩戴上了无线传感器,可以将脑部的波动实时向外部传递——类似实时监测的脑电波图。

实时监测除了电波,还会有相对的音频反馈。比如当小猪获得食物时,电波就会发出明显的变化,音波也会发出快乐的律动声。

虽然这是一个需要将线路植入脑部的实验,但团队在这次发布会上声明,这并不会对猪体造成多大的伤害。实验中的小猪已经被植入了两个月的线路,但他们仍然像从前一样健康快乐,食欲旺盛。

作为以一项造福人类的科学研究,脑机接口正在向各个领域迈进。就在一个月前,Vavle的创始人G胖还曾透露为了给玩家们带来更好的沉浸式体验,自己正在研究游戏脑机接口技术, 并已经获得了初步成功。

如此一来,没有为鼻子而特制的手柄问题也能够得以解决。那么,猪与猪,以及猪与人类之间的世纪对决,或许会在不久的将来实现。


展开全文

扫码关注

游研社公众号

小程序

游研社精选

37
快速评论
热门评论
全部评论
评论时间
查看全部评论
  • 首页
  • 下一页
  • 页 / 共
App内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