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载APP

肛拭子检测为什么会引发外交抗议

地球人研究报告
趣闻 2021-03-08
趣闻 > 肛拭子检测为什么会引发外交抗议
一场围绕菊花展开的论战。

刚过去不久的3月2日,韩国外交部发言人崔泳杉在例行记者会上特别声明,中方检疫人员不会对入境韩国人直接实施肛拭子检测,而是由韩国人入境前自行采样并携带粪便样本,这是中韩两国达成的折中方案。

往前一日,日本内阁官房长官加藤胜信也做出了类似声明,只不过气势弱了不少。据其所言,部分前往中国的日本公民不得不接受肛拭子检测以进行新冠病毒筛选,一些日本人向大使馆提意见称“这造成了巨大的精神伤害”,因此日方已通过大使馆向中方提出免除日本人肛拭子检测的要求。

再往前,2月中旬,也有外媒报道表示“美国驻华外交人员被要求做肛拭子检测”。当月24日,美国国务院发言人回应,美国国务院从未同意过这种检测,当了解到部分工作人员被要求做肛拭子时,他们立刻向中方提出了抗议。

据其重点强调,美国国务院将在符合《维也纳外交关系公约》的条件下,致力于维护外交官和他们家人的尊严。仅第二日,我国外交部发言人赵立坚就公开澄清,中方从未要求美国驻华外交人员进行肛拭子检测。

似乎是为了给接二连三的肛拭子外交事件画上个句号,3月3日,《环球时报》发表文章,为加强对境外输入病例的管控,包括北京、上海在内的多个城市已经开始对部分入境人员进行肛拭子检测,以提高新冠病毒检测结果的准确性。与其他检测方式相比,增加肛拭子检测可以提高检出率,有效降低假阴性的概率,从而减少漏诊情况。

正所谓医生眼中没有男人女人,只有病人。肛拭子检测方式具备这么多优点,那么放下无谓的羞耻心,脱下裤子,老老实实挨下捅自然也是理所应当的——

当然不是。

根据《新型冠状病毒肺炎实验室检测技术指南》,肛拭子的标准采样过程是“用消毒棉拭子轻轻插入肛门3~5cm,再轻轻旋转拔出,立即放入含有3~5ml病毒保存液的15ml外螺旋盖采样管中,弃去尾部,旋紧管盖。”

仅凭文字无法想象出那种无助的话,你也可以通过下面这段东北大哥向防疫中心投诉的视频片段体会一下,究竟是怎样的磨砺令一个3分钟的短片精彩程度堪比二十年前的春晚小品,又是何等的心如死灰让一位东北大哥说出“我宁愿得新冠都不想做(肛拭子)了”这种话。

严格来说,对每一个正常人来讲,心理上有些抵触肛拭子,觉得尴尬、不舒服,这再正常不过。但得益于国内的持续宣传,一边强调肛拭子取样快(大概10秒),无痛苦,一边科普其检测效果优于其他检测方式,所以绝大多数人还是能够接受的。

可身处国外的入境人员大概率是没机会接触到这些宣传的,在他们的认知中,菊花被捅的慌张、被侮辱感毫无疑问压倒了可能感染新冠的恐惧。

一方面来看,由于不同国家的文化传统不同,例如日本就有相当一部分人彻底拒绝肛门检查,不能接受肛拭子并不出奇。

另一方面,目前采取肛拭子检测的国家只有中国和西班牙。今年一月,北京大兴大范围使用肛拭子检测时,大陆之外的地区多是抱着猎奇、取笑的态度来看待的。就连唯二的西班牙,都再三强调,只有加利西亚地区采用了肛拭子检测,用来专门针对那些因为情况严重且插管所以无法进行常规鼻咽采样的重症患者。

让那些取笑过肛拭子的人,接受自己人去中国必须被捅菊花的事实,这甚至比做肛拭子本身更令他们抬不起头。

更何况他们已经做出来那么多相关梗图了。

可能死于新冠和接受中国肛拭子之间的抉择

在Reddit上,尽管大部分人都知道“肛拭子“是一种更有效,更安全的方式。

“肛拭子更有效吗“”是的,假阳/阴性的概率根底“

但显然还有很多人抗拒这个检测方式,还有人表示“宁愿感染都不愿自己的屁股被戳“。

事实上,有关肛拭子的理论支持早在去年2月就已经出现。病毒刚开始蔓延的时候,中科院武汉病毒研究所的研究人员就发现,在新冠感染者中,除了咽拭子,肛拭子和血液中也能检测到病毒的存在。除此之外,他们还发现部分患者咽拭子检测为阴性,但肛拭子却呈阳性。

随着更多的研究人员投入到对胃肠道新冠病毒的研究中,等到8月份,一篇以“肛拭子可能是新冠病毒的最好检测方法”为主题的论文被发表到《Future Medicine》上。

通过对四名患者的观察,研究人员发现,研究对象在症状改善,核酸检测(咽拭子、肛拭子)连续两次呈阴性出院后,其中两名患者在2周后又出现了肛拭子呈阳性的情况,与此同时咽拭子的检测结果却依然是阴性。因此新冠病毒在消化道的脱落延续时间可能长于呼吸道,肛拭子的检测结果相较咽拭子更为准确。

再到今年年初,北京佑安医院呼吸与感染疾病科副主任李侗增在接受央视采访时表示,一部分无症状或轻症状感染者恢复很快,病毒在其消化道中存在时间更长,因此肛拭子可以提高检出率,减少漏诊——这就相当于官方为肛拭子做的背书了。

当然,争议也是存在的。

武汉大学病原生物学副主任杨占秋在今年一月份接受《环球时报》英文版采访时,就提到“由于事实证明新冠病毒通过上呼吸道而不是消化系统感染,因此最有效的检测方法依然是咽拭子”。

一月底,肛拭子已经实际大范围应用后,仍有声音认为其必要性尚待科学验证。

文中提到,南阳市疾病预防控制中心于2020年11月刊发的“新冠病毒病患者与无症状感染者不同暴露时间咽拭子和粪便标本病毒核酸检测结果分析”显示,无症状感染者暴露的第 1~4 周,咽拭子核酸阳性率分别为40.72%、97.64%、58.72%、18.42%,粪便核酸阳性率分别为8.97%、18.05%、51.38%、27.24%。

由此可见,无症状感染者暴露后的1-4周,尤其是前三周,咽拭子的核酸阳性检出率要高于肛拭子。

除此之外,去年8月份那篇以“肛拭子可能是新冠病毒的最好检测方法”为主题的论文,除了样本过少外,也没有做肛拭子活病毒测试——消化道中的新冠病毒核酸呈阳性,并不意味病毒依旧存活,也可能是检测到了病毒分解的片段,而死亡的病毒是不具备传染性的。

所以,总而言之,并不是说肛拭子就完全优于其他检测方式,和捅鼻子或是捅嗓子一样,它也是一种带有局限性的检测方式,而且由于操作不便,目前只作为对重点人群的补充检测。

不过从这个角度来看,倾向于使用一切可能对防疫有帮助的手段,而不论其可能产生的困难、麻烦,追求尽可能万无一失,这大概也是国内的防疫成果与世界范围内绝大多数其他国家相差如此之大的原因之一了。


展开全文

扫码关注

游研社公众号

小程序

游研社精选

29
快速评论
热门评论
全部评论
评论时间
查看全部评论
  • 首页
  • 下一页
  • 页 / 共
App内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