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载APP

【白夜谈】关于MMORPG的昨日世界

Aria
文化 2021-04-02
文化 > 【白夜谈】关于MMORPG的昨日世界

我们曾经迫切需要一个第二世界,却不知道以后是否仍是如此。


1

“Watch me, look what I can do.”

在贫瘠之地的绿洲水边,十岁的Kano对自己的哥哥说。他刚刚学会水栖形态,化作一头海狮跃入水中。

一个月前,我在Wired上看到了这篇关于《魔兽世界》的文章,或者说个人回忆录。作者已经很多年没有回到艾泽拉斯,在疫情期间百无聊赖,便找回了自己的账号,希望寻访儿时的踪迹。

来到死水绿洲,他想起了与自己的堂弟Kano玩耍的时光。17级的德鲁伊Kano刚刚把海狮项链交给图拉克·符文图腾,学会了变成海狮的法术,在语音中雀跃起来。

但Wired的编辑给文章配了张法夜森林之心的图

Kano四年前死于脑癌。

作者又写到,艾泽拉斯的世界里曾经有一位更有名的脑癌患者Ezra Chatterton,临终愿望是参观暴雪的办公室。很多魔兽玩家应该也知道这个故事:暴雪不仅带这位小玩家去了安纳海姆,还送给了他世界上第一只凤凰,以他的角色ID为名设计了一把猎人的长弓。

凤凰弓

而等Kano的哥哥再回到《魔兽世界》,发现他曾经昼思夜想的凤凰,奥的灰烬,已经变成随处可见的大街货。奥格瑞玛遍地都是让人眼花缭乱的坐骑,他密语询问坐骑的获得方式,收获的只是一句“刷信用卡(卖个时光徽章)就行”。

他感叹说,自己想回到的艾泽拉斯是那个金币和美元并不挂钩的世界。


2

从小到大,我不知道看过多少类似的、与WOW有关的故事,但却从未真正进入过这个世界。

这要归咎于我家那台256MB内存的老电脑——也只记得那点可怜巴巴的内存,完全想不起CPU或者显卡的型号了,又或许它并没有一根切实存在的独立显卡。总之,大多数像样的3D游戏都与我无关,我只能玩遍市面上所有乱七八糟的、这台电脑能带动的网络游戏。

它们都是MMORPG。或者说,在那个年代,“网络游戏”这个词八成就意味着MMORPG。

但《魔兽世界》的地位是不一样的,它是和其他所有MMO不一样的MMO——在街边的小书店的游戏相关报刊里,《大众网络报》《电子游戏秘笈》又或者《大众软件》那些带着油墨味的纸张上,其他游戏往往只占那么一两块不大不小的版面,唯独WOW连篇累牍,一翻就是好多页。关于WOW的内容也是最好看的:它满足了我全部对于“一个虚拟世界也可以如同真实世界一样”的想象。

而且,在那个时代,似乎所有游戏编辑都玩WOW,读编往来里聊的也是WOW。

我并未拥有一个游戏账号,却也在文章里知道了熔火之心、奥妮克希亚,还有凯尔萨斯和凤凰。等到再长大一点的时候,这些内容又变成了怎样单刷奥尼克希亚和凤凰。

印象最深的,是某本杂志上一篇60年代关于奶骑的分析文章,黑白配图上是一名头衔“士官长”的圣骑士,戴着非常好看的覆面板甲头盔。那篇技术文章写到一半突然RP了起来,大谈特谈,要玩好圣骑士,就一定要理解骑士的各项美德,比如谦逊、怜悯、诚实、公正……

文章最后写,“暴雪开放血骑士(部落血精灵圣骑士)是对圣光的亵渎”。

很多年以后,我玩《风暴英雄》,乌瑟尔出了一套叫“萨弗隆”的新皮肤,才知道小时候在杂志上看到的是骑士T2套装,“审判”。

圣光也早就变成了类似于电池一样的东西,无关正邪。在9.0暗影国度的剧情里,“自诩正义的圣光”还入侵过雷文德斯。


3

但等我真正被进入艾泽拉斯——或者说暗影国度的时候,《魔兽世界》已经变成了一个在各方面已经被穷尽的游戏。

一方面是玩家已经穷尽了这个世界。于9.0从零开始入坑是件太晚的事情,每个老玩家都可以像二战老兵给千禧一代讲故事一样,讲上好几个小时这个世界曾经的辉煌和疮痍,还有“这游戏该怎么玩”。

这种“你已经错过了许多”的遗憾随处可见。有天我进了个纳斯利亚堡的成就团,其中一个成就是要在BOSS面前召唤一个5.0版本的小宠物——天知道暴雪为什么要为一个当前版本的成就,要求玩家有七八年前的团队副本掉的宠物。

就是这个小玩意儿,“意志之子”

团长估计是边打边看的成就攻略,在YY里一筹莫展起来,“有没有人有黑暗意志啊?黑暗意志,雷电王座掉的那个”。过了一会,才有一个叫王美丽的战士(这种ID实在是太难忘记了),慢悠悠招呼了一声“我有”,顺嘴说起了他当年是怎么把雷电王座刷毕业的。

类似的,还有XX版本的剧情多动人,XX版本的某个职业玩起来多么爽——“9.0的橙装放到7.0狗都不要”。

而“游戏怎么玩”,相比最早大家都不怎么会玩的时候(诸如著名的MC石头人卡俩月的段子),无数巨细靡遗的资料和现代化插件(尤其是WA)更是把所有的战斗变得像白纸一样通透。

相比我怎么想,更重要的是虚心上课和认真听讲。关于一个职业该怎么打,诸如Simc这样的模拟插件不一定永远正确,但永远比我正确。

每个人变强的路径是那么明确,当我凌晨四点在森林之心的指挥台收菜的时候,耳边都是法师搓炎爆打木桩的声音。

也可以说,再另外一个维度上,这个世界也差不多穷尽了MMO这个类型本身,“所有的玩法我们都玩过了”。

团队副本依然是《魔兽世界》的护城河,从2005年到今天,想要体验超过20个人的大型PVE团队协作,WOW一直都是最好的、甚至唯一的选择。但在这个最具竞争力的内容之外,不免看出设计师的乏力——即便作为一个9.0入坑的玩家,噬渊和托加斯特的设计看上去也太外源性了,它有太多汲取自MMO之外的灵感。

而团本这颗MMO皇冠上的明珠,在一个虚拟世界里组织起20个人像公司做项目一样通力协作,依然有趣,但多少有些奢侈。

对无法像上班一样打团本的玩家而言,H难度团本的后二一般就是版本的终点


4

更明显的,是玩家社区里大规模地怀念之前的资料片——比如7.0军团再临,一个从游戏性到剧情,大家都觉得比9.0更好的版本。

作为一名德鲁伊玩家,我自然也回到破碎群岛体验过7.0的能量平衡,一条能让我从大屁股土熊变成绿色大果冻的漫长任务线。

坦白来讲,暗影界的故事我没看多少,可7.0的剧情,从抗魔联军到苏拉玛的起义,几乎都一个字一个字看完了。

但这也只是一种从想象中感受到的“好”。跨越了两个版本的数值,我的小熊像真正的救世主一样在如林般的敌人间纵横自如,易如反掌地攻破暗夜要塞。可那终究和真正的体验完全不是一回事:我再也不可能知道,在不能飞行的时候,面对一整张地图的同等级敌人,苏拉玛这座城市是怎样地充满防备。

花了一个月的时间,我做完了能量平衡,顺带解锁了月翼形态,可以变成载人的巨大猫头鹰。再回到暗影界的时候,工作室的密语广告又包围了我:

“买装备+V xxxxx 团-本-装-备-一-趟-齐”

就像开头里那个重新回到艾泽拉斯的玩家被满地的凤凰所震惊,RMT(Real Money Trade,真实金钱交易)的存在,似乎已经变成WOW难以剥离的一部分。

当然,我永远不会用“沦落”这样的词去批判RMT盛行的WOW。这种“恶”首先是被开发商所规定的,然而暴雪也并没有根本上决定一个游戏社会生活方式的权利,对暴雪或是网易来说,抵不抵制RMT、打不打击工作室,都可以有这样那样的理由,但即便他们主导的剧本越来越拙劣,在这座巨大的剧场里,把戏演成某副模样的,依然是演员们自己。

但也许,这并不是它和我“想要的虚拟世界”产生距离的最主要原因。人不该过度神往某个自己实际上并未经历的所谓美好时代——那必然是包含大量想象的,而这种想象来自对现况的某些不满。如同我只沾了个互联网宽松世代的尾巴,就开始大谈特谈“现在网上没有人疯得比较轻”一样。

有趣的是,现在魔兽的玩家社区里怀旧之风却越来越烈,大家发自内心地痛恨(至少在论坛里痛恨)RMT,随时随地出警各类PVP和PVE代打,仿佛这样就能回到人人用心角色扮演的美好时代。

但事实是传统的MMO变成了一个渐渐式微的类型。除了WOW这颗曾经的明珠,其他的同行都已经走向了不同的方向,不论是GW2或是FF14,都已经完全是另外一种、单机化气质更浓的的游戏,更遑论手机上的MMORPG。

万一答案只是人们不再需要,也没有能力去要那样一个第二世界,这不免是一件悲哀的事情。

“Watch me, look what I can do.”

从过年开始在怀旧服怀了两个月不到的旧后,我的母牛德鲁伊在58级时收手了,决定不升满60级,以此提醒自己,过去的不会再回来了。我好多次都站在奥格瑞玛主城的邮箱前发愣,想象着给十六年前肝得没日没夜的自己写一封信,信上写四个字:“珍惜此刻。”

—— CaesarZX


展开全文

扫码关注

游研社公众号

小程序

游研社精选

17
快速评论
热门评论
全部评论
评论时间
查看全部评论
  • 首页
  • 下一页
  • 页 / 共
作者:Aria
在轰烈的炮火中间
相关阅读
App内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