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载APP

【白夜谈】一则关于“精神鸦片”的诉状

Aria
文化 2021-08-04
文化 > 【白夜谈】一则关于“精神鸦片”的诉状

一觉睡醒,朋友圈被经济参考报那篇《“精神鸦片”竟长成数千亿产业》刷屏了。

到傍晚,这篇发出后四小时就被删除的文章,又在修改标题后,以《网络游戏长成数千亿产业》的名字重发,光看标题还以为是利好游戏行业,不过实际上主要内容并无变化,只是修改了部分措辞。

今天游研社的头条便是关于这件事本身,这里便不细聊。

对经历过“电子海洛因”这种词汇的一代玩家来说,这件事有种“这集我看过”“这集我也看过”“这集我又看过”的倦怠感。来来回回这么多年,批评者们在语言上的全部天赋,依然停留在找个毒品做类比的水准,不免让人感到遗憾。

而且首当其冲的又是《王者荣耀》,让我想起前段时间一件没有下文的小事——也可能是大事吧:

6月1日,北京青少年法律援助与研究中心以《王者荣耀》手机网游侵害未成年人权益为由,向北京市第一中级人民法院提起未成年人保护民事公益诉讼。

这起公益诉讼的主要发起者佟丽华律师在次日召开了一次媒体座谈会,出于我社长期以来对游戏领域未成年人保护事业的关注,我也打电话报名参会,并得到了研究中心的许可。

座谈会上,两位助理律师用冗长的PPT,细数了《王者荣耀》存在的多项问题,包括但不限于游戏存在大量不符合“12+”适龄等级的内容(角色形象和语音、聊天频道低俗信息等)、游戏角色设定篡改历史人物形象(比如“给西汉杰出政治家刘邦制作吸血鬼主题皮肤”)、游戏商城充值限额和抽奖模式违反国家规定、潜在的诱导性沉迷设定弱化未成年人自控力等等。

坦诚而言,这份PPT在资料上的翔实程度,下到游戏内各级系统,上至玩家社区及社群内容,都翻了个透。即便让我来“罗织罪状”,也很难再多找点什么东西出来。像抽奖模式涉嫌博彩、恶意社交捆绑设计等等,相对来说也算比较先进的议题(毕竟欧盟也因为开箱子罚过EA不是)。

PPT里面用到的材料时间跨度相当大PPT里面用到的材料时间跨度相当大

起诉方的诉求,主要有两方面:一是要求腾讯整改诉状中提到的相关游戏内容;二是希望腾讯成立专项基金,帮助因《王者荣耀》致瘾的青少年戒除网瘾、以及支持未成年人尤其是农村留守儿童从虚拟世界中走出来(比如给农村捐建体育场)。

佟律师为到场的媒体们预留了时间相当长的提问环节,在一众机构媒体的环绕中,我很难想清楚以我的身份立场应该问些什么样的问题比较礼貌,最后选择问了一个相对没什么攻击性的问题。

但这里真的不太像我应该来的地方但这里真的不太像我应该来的地方

在自报家门、表示自己代表一家来自游戏行业的媒体后,我询问佟律师:“据我的了解这是全国第一例社会组织提起的未成年人保护公益诉讼,请问民非企业有公益诉讼的主体资格吗?”

佟律师给出了一个环境公益诉讼的案例,说明尽管没有先例,但北京青少年法律援助与研究中心从成立期限和登记注册的角度都“理应”具备公益诉讼主体资格。

大多数的媒体提问,也基本围绕诉讼细节展开,我当场记下了几个印象比较深刻的(因为是手机打字,可能会和实际回答有措辞上的出入):

记者A:这次诉讼的最大难点在哪?

佟律师:我们不认为有难点——也不是说不难,但是我们作了充分的研究,光是诉状就写了一万六千多字,准备上还是比较充分的。

记者B:您说希望腾讯公司成立专项基金帮助农村留守儿童从虚拟世界走出来,那您认为腾讯应该拿多少钱成立这两个基金?

佟律师:100个亿不算多吧(笑)。

记者C:像篡改历史人物形象这种说法,是不是相比法律层面,更偏向一个道德层面的指控?

佟律师:这不是道德问题,这是大是大非的问题,这是在践踏我们中华民族的传统文化。

总而言之,我很庆幸我提的问题完全是个技术问题,不至于收获诸如“大是大非”之类的回答。要在网上碰到动辄“中华民族”的朋友,这天就比较难聊下去,多半只能调头走开。但在现实中,面对这种回答,我只能感到束手无策,让对方彻头彻尾地立于不败之地。

一位助理律师的朋友圈,“有小朋友说”也是一种不败之地,类似六老师去哪都讲女妖怪一位助理律师的朋友圈,“有小朋友说”也是一种不败之地,类似六老师去哪都讲女妖怪

散场的时候,我在卫生间里碰到了佟律师。卫生间相见大概算是最尴尬的社交场景,好像说什么也不是,一句不说又显得有点没礼貌。

半天我憋了句“能加您个微信吗”,佟律师随即报了一串号码,说你加这个号就行,我手机暂时不在身边,过会忙完了再通过你。

那天以后,我就忘了关心过这起诉讼的后续情况了,它本身也没再能成为一个新闻事件。直到今天早上睡醒,看到“精神鸦片”的雄文,才突然想起来佟律似乎忘了通过我的好友请求这回事。

希望不是因为我是个来自游戏媒体的记者。

今天的“精神鸦片”以一种相当滑稽的方式收场。“鸦片”一词的消失,似乎象征着这篇文章从信号式的风向报道(资本市场的反应无疑证明了这点),降格成了一篇常规的《你们游戏(尽管挣了不少钱但还是)害人不浅啊》。

要说国内的文娱行业,可能从来没有一个领域像游戏这样历经了数十年如一日的舆论窘境,家用机是一茬、端游是一茬,手游又是一茬,好像连一天蜜月期都没有。我无意于像谜语人一样去揣测这篇文章代表了这个又或者那个,用语既然已被修正,希望有人多少意识到了宣扬“精神鸦片”一词的不妥——不然“电子海洛因”早该一路用到现在了。

托马斯·潘恩说过一句非常著名的话:宣扬自己不信奉的道理,就是做好了要干尽一切坏事的准备。从这个角度而言,我认为上面这场诉讼里的几位律师至少看上去真心诚意信奉这样的道理,比朝标题夕改要真诚许多。

但好像无论面对哪方,这个讲道理的过程都没轻松到哪去。我小的时候是这样,或许未来很长一段时间里,都还是这样。

 本想在这玩意儿上加一个农药的logo的,但考虑到这话题的严肃性,还是严肃到底吧。—— CaesarZX


展开全文

扫码关注

游研社公众号

小程序

游研社精选

19
快速评论
热门评论
全部评论
评论时间
查看全部评论
  • 首页
  • 下一页
  • 页 / 共
作者:Aria
在轰烈的炮火中间
相关阅读
App内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