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导演是他,《魔兽》电影将毫无争议

夜语 文化 2016-05-30
  • 3

5月11日,《魔兽》电影举行了一场小规模试映活动,好评如潮的场面并未出现,玩家与媒体的评分谨慎而保守——69分。两周后,影片正式登陆法国,消息传回国内,又引起了一番争议。

这些年游戏改编电影的舆论环境不算好,烂片与质疑如影随形,除了最狂热的游戏粉丝会充满希冀地提出“《魔兽电影》会不会拿下史上最高票房”这种问题,理智的玩家或多或少会有一些疑虑——这些疑虑来源于过去十几年间“游戏电影”对玩家们的摧残,而这些烂片又大多出自同一个导演之手——乌维·鲍尔(Uwe Boll)

乌维·鲍尔是何人?2009年,乌维·鲍尔凭借《地牢围攻》《夺命邮差》等游戏改编影片荣封第29届金酸莓奖年度最差导演,同时荣获烂片事业终身成就奖,颁奖方称乌维·鲍尔是“德国版的艾德·伍德”(Ed Wood)。

所谓的艾德·伍德,是上世纪一名好莱坞Z级片(指比B级片还低成本的影片)导演,一生拍摄过十几部烂片,无一成功,最后酗酒成疾,穷困潦倒离世。由于其对电影的执着而被后人尊敬,今日以电影专业闻名的美国南加州大学每年都会举行“艾德·伍德电影节”以纪念这位电影人,而他的事迹也被鬼才导演蒂姆·伯顿于1994年搬上了银幕。

在获得金酸莓奖的前一年,乌维·鲍尔曾试图染指《魔兽世界》电影版的改编,当时魔兽如日中天,不可一世,乌维·鲍尔的这一举动却让玩家们又惊又怒。暴雪元老,时任首席运营官的保罗 ·萨姆斯(Paul Sams)特地公开回应说:“不会卖给你……尤其是你。在IMDb关于《魔兽世界》电影的趣闻整理中,这是最早被记录的一条新闻。

而今对于《魔兽》电影,大众或满怀期待,或惴惴不安,或高调唱衰,立场不同,看法各异。但如果这部电影真的给了乌维·鲍尔来拍,那么公众对于电影的评价应该毫无争议——所有观众都会将其斥为烂片。

主动请缨被暴雪拒绝后,乌维·鲍尔在一次采访中主动道出了自己拍摄游戏电影的“独家理念”:

“‘真’玩家都是一帮只在网上下盗版看的家伙,他们从不为电影付钱,所以我为什么要取悦他们?我要的是真正的观众。”

在这个理念的贯彻下,乌维·鲍尔先后拍摄了《死亡之屋》《鬼屋魔影》《吸血莱恩》《地牢围攻》《夺命邮差》和《孤岛惊魂》——都是由游戏改编而来,且坚定地以挑战原作玩家忍耐极限为目标。

终于,他“成功”了。在10分为满分的互联网电影数据库网站IMDb上,他几乎所有的作品都徘徊在1分和2分之间,没有一部电影得分超过6分,被IMDb网友评为“25个有史以来最烂的导演”之一。

他的作品列表的烂番茄新鲜度,最高是25%(《入侵华尔街》,这是一部向《华尔街之狼》致敬的作品,《华尔街之狼》也是乌维·鲍尔最爱的电影之一),最低是1%(《鬼屋魔影》)。玩家们形容其是一个“将那些知名游戏改编为‘无趣’电影的人”,擅长“用其拙劣的导演技术挑战观众的忍耐底线”,“神一般的存在”。

游戏网站Gametrailers(已于今年2月关门大吉)曾于2008年评过史上最差的游戏改编电影TOP10,乌维·鲍尔有3部作品进入前4,分别为2003年的《死亡之屋》(第4名)、2005年的《吸血莱恩》(第1名)和《鬼屋魔影》(第3名)。

而在英国著名电影月刊《帝国》杂志2010年评选的《有史以来50部最烂电影》当中,乌维·鲍尔也有两部电影上榜,分别为2003年的《死亡之屋》(第35名)和2005年的《鬼屋魔影》(第21名),在这个排行榜上,乌维·鲍尔也是唯一有两部电影上榜的导演。

我们一起先来看看乌维·鲍尔的简历:乌维·鲍尔1965年出生于德国西部的一个小城,他从小热爱电影,并立志长大从事电影行业,后来到慕尼黑和维尔纳进行了导演方面相关知识的学习,还在科隆和锡根(德国中部城市)学习了文学和经济学,1992年,乌维·鲍尔开始拍摄短片。在拍摄了10年的Z级片之后,他2003年拍摄了人生第一部游戏改编电影:根据世嘉街机游戏改编的《死亡之屋》。

影片推出之后恶评如潮,但乌维·鲍尔丝毫不以为意,并从此一发不可收拾,陆陆续续的拍摄了十多部游戏改编电影。

乌维·鲍尔导演的游戏改编电影,大多拖沓无聊,以挑战玩家的忍耐力为己任。我们收集了一些玩家对其电影的评价,大家感受一下:

《死亡之屋》:为何片中男女猪脚死活不会变僵尸?导演安排的。片子混乱而且还断层……高潮戏的设置,他们从河岸边到小屋不到一百米,却跟僵尸杀了二十多分钟,而且还有慢镜,总之,乱七八糟。

《鬼屋魔影》:演员身后吊的威亚拽得他象个木偶似的落到地上,电影中经常突然出现一些奇怪的声响。情节更是老套得彻底,明明讲的“孤胆义侠”,结果消灭鬼怪的根本不是男猪脚,导演好像当他完全不存在。

《吸血莱恩》:吸血鬼好歹也是传说中的高贵物种,在这部电影当中,要美丽没美丽、要高贵没高贵、要优雅没优雅、要诡异没诡异、要恐怖没恐怖、要情节没情节、要爱恨情仇没爱恨情仇、要格斗没格斗……

《吸血莱恩2》:开头音乐不错……至于其他部分就啥也不说了,导演到底在想什么?我始终弄不明白这个戏要表达什么,为了解开一个结,还是圆一个梦,故事总应该是有道理可言的吧?情节太简单了,简单得令人不快。

看完这些影评,你想必已经了解玩家们的愤怒从何而来。

在2008年的时候,全球共有1.8万名游戏玩家在网上征集签名连署,要求乌维·鲍尔停止“制作”电影。可是他根本就不吃这一套,满不在乎的说:“等签名达到100万时再说吧。”到2012年时,这个签名数量已经达到35万。

面对自己电影如潮水一般涌来的批评,乌维·鲍尔也有话想要说:《鬼屋魔影》之所以烂是因为“剧本没写好”,“游戏公司往往只想着把版权卖钱,然后什么都不管了”。而当《连线》杂志写了一篇关于自己拍摄的《夺命邮差》负面评论时,乌维·鲍尔写了一篇电子邮件骂回去,邮件是这么写的“你们这帮人真没种,对我的电影懂个屁,还是回去干你娘吧……”

而对于影评人而言,乌维·鲍尔无疑是他们展示才华极尽讽刺的目标,有时候他们对于他的喜爱甚至超过了厌恶,每当乌维·鲍尔又出新片时,影评人就有卖弄刻薄的机会了。

乌维·鲍尔是一个有血性的德国汉子,他怎么能容忍别人玷污他的赤子之心。于是其向曾经对他口诛笔伐两篇文章以上的影评人发下战书,“诚邀”他们与其在拳击台上一见高下。

战书大意是这样写的:“你们其中很多人压根就没看过我的电影,只是单纯听信网上的流言就作出价值判断,网上有无数人想弄死我,有想生吞活剥的,有想乱枪打死的,个个都弄得和血海深仇似的,这已经远远超出了对一部电影或一个人进行正常评论的范畴。你们这帮键盘党,光会在网上暗箭伤人,现在,我必须重新唤醒我的拳击手套了。你们有种就和我打一架,如果欣赏不了我的电影,至少也应该先亮亮自己的本事,赢了再来唧唧歪歪,否则就请闭嘴。”用当下流行的语言说,这就是一次大V约架。

经过一轮“海选”,有15名影评人“不幸”入围,而乌维·鲍尔最终选取了4名对自己拳头自信的影评人与他一起上拳击台PvP,这4人包括2名电影网站记者,1名电台记者和1名年仅17岁的少年。

这场比赛被西方媒体称为“愤怒的鲍尔”(Raging Boll,与电影《愤怒的公牛Raging Bull》谐音):一方为了捍卫自己在影坛的名誉,也为了发泄长期被影评人侮辱的怒火;一方代表受骗的影迷,也希望借此机会狠狠地教训一下这个烂到家的导演。

可是这些影评人大概忘记了,乌维·鲍尔也不是好惹的,这名身高178公分,体重86公斤的日耳曼怒汉是名业务拳击手,曾练过十余年的拳击。而影评人大多百无一用是书生,手无缚鸡之力,哪是乌维·鲍尔这辆德国战车的对手。

最终,这场对决在加拿大温哥华拉开战幕,在现场600名观众的注视下,作为拳击界最会拍片的,导演界最会打拳击的乌维·鲍尔大发神威,三下两除二就KO了所有对手,将这4名“为民请命”的影评人打得哭爹喊娘,满地找牙。

其中一个家伙在被轰成渣之后接受媒体采访时哭诉道:“艾玛,我赛前完全没有接受过任何训练,还以为是一场电影营销活动闹着玩呢,没想到是真打,我恨死这人渣了!”

而乌维·鲍尔的获胜感言则是:“这届影评人不错,他们都很有骨气,没有假摔。这世界就需要少一点套路,多一点真诚!”

由于乌维·鲍尔对待游戏改编电影的“粗暴”态度,可想而知,其作品的票房往往表现不佳:《死亡之屋》,1200万美元投资,首映周末票房573万美元;《鬼屋魔影》,2000万美元投资,首映周末票房510万美元;《吸血莱恩》,2500万美元投资,首映周末票房242万美元;即使是他影片当中票房最高《地牢围攻》,6000万美元投资,在全球也就收获了1000万美元多一点的票房收入。

那么这些电影的投资是哪弄来的呢?投资人又不傻,有玩家质疑乌维·鲍尔是自己掏钱拍这些烂片来自娱自乐,但真实的情况其实不是这样。乌维·鲍尔在《鬼屋魔影》DVD版花絮当中透露:“在德国拍电影可合理避税,基本上如果你投资一部电影,可以从政府那拿回50%的成本。”

原来,德国的法律规定,只有当一部电影盈利后,才需要对盈利部分缴纳税款,而投资电影的那部分钱是100%免税的,此外,投资者也可以借钱来进行投资,因此有德国富人钻了法律的空子,专门投资烂片来赚钱。

2015年,已经50岁的乌维·鲍尔决定学学年轻人赶赶时髦,通过众筹平台Kickstarter为自己的新片拍摄募资,尽管募资目标只有区区5万欧元,但仍然筹资失败,最后只筹得3.5万欧元。于是他在Youtube上发表了一段视频,破口大骂一番之后表示以后再也不搞众筹了。

乌维·鲍尔在视频当中说:“这是劳资最后一次搞这种事,之前《传送门2》失败了,《狂暴3》在indiegogo(全球第二大众筹平台)失败了,现在它在Kickstarter又失败了。总之劳资想说的就是只有他X的智障才会在这种网站上投钱。有上千人联系劳资,说‘我可以帮你推广你的项目,不过你筹得的资金的10%必须分给我’。艹X妈的傻伯夷,劳资的钱够天天打高尔夫球的了。对劳资来说众筹已死,其实劳资自己完全可以自掏腰包拍摄《狂暴3》,但既然大家都对这电影不感兴趣,那就去看好莱坞拍的那些傻X的巫师和英雄吧!”

乌维·鲍尔就是这样一个热血真汉子,虽然玩家和影评人恨他,骂他,不理解他,他却依然我行我素,自得其乐。套用时下流行的一句话就是:“就喜欢你看不惯我又干不掉我的样子。”

玩家们心里一直有一个疑问:“为何乌维·鲍尔的游戏改编电影能拍得那么烂?”也许他在一次媒体采访当中的回答可以回答玩家这个问题:因为“劳资从来不玩游戏。”(I do not play video games at all.)


作者:夜雨




展开全文

1 条评论

发布
取消
返回顶部
App内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