游戏中的卡斯特罗和他的古巴战争

毛毛王 大事件 2016-11-27
  • 12

北京时间11月26日,古巴革命领袖菲德尔·卡斯特罗去世,享年90岁。作为世界上三大受人爱戴且生于1926年的政治家之一(另两位是英国女王伊丽莎白二世和长者),卡斯特罗在长寿赛跑中率先出局。世间又少了一名骨灰级革命家,仿佛在提醒人们那个波云诡谲的20世纪的确正在逐渐远去。

美国《时代》周刊封面上的菲德尔∣dot;卡斯特罗与古巴革命美国《时代》周刊封面上的菲德尔∣dot;卡斯特罗与古巴革命

卡斯特罗的一生可谓波澜壮阔,其中最华丽的篇章当属他和格瓦拉领导的古巴革命战争。他们成功运用毛泽东的游击战法以小博大消耗敌人,既而集中优势兵力消灭有生力量,最终颠覆了美帝支持的巴蒂斯塔独裁统治,在美国后院钉下一个社会主义政权。

卡斯特罗(右)和格瓦拉卡斯特罗(右)和格瓦拉

作为一名风云人物,卡斯特罗也在一些电子游戏中出现。其中既有在上世纪红白机时代非常流行的《古巴战士》,也有现代的3A大作《使命战唤:黑色行动》。为了缅怀这位美洲战士,今天我们就先从记录了古巴战争的《古巴战士》,重现一下他的身影。

《古巴战士》:在红白机上复现革命战争

《古巴战士》是SNK在1987年发布的一款射击游戏,武器种类丰富,可以两人同玩,无限续命,象征了革命者“还有后来人”的汹涌之势。1P的小蓝人是格瓦拉,2P小黄人则是卡斯特罗。小时候这游戏让人印象最深的就是满地图叮咣乱炸的光声效果了,那种摧枯拉朽的感觉,你在SNK日后开发的《合金弹头》系列中也能体会得到。

游戏重现了历史上的战争过程,关卡设置很讲究。

1956年11月25日,卡斯特罗等82人革命者坐游艇格拉玛号在古巴岛南部登陆。一上岸就遭到政府军的猛烈攻击。游戏的第一关也正是一登陆前面就迎过来一批批敌人,我们也只好无奈地开启了佛挡杀佛的割草之旅。

过关后出现了流程地图——古巴岛,我们的最终目的是攻下地图西北的哈瓦那。这进军路线和历史上的战争路线完全相同。


在游戏的第三关,主角们杀进了一个海港,干掉了Boss——舰上的炮塔。

再看看流程图上第三关的位置和现实中的比照:


难道是杀进了关塔那摩的美国海军基地?厉害了。很多人知道关塔那摩是因为伊拉克战争后的虐囚事件,其实这地方美国占了很多年。1903年,当时的美国总统西奥多·罗斯福同古巴政府签署协约,低价租下关塔那摩湾,日后建立了著名的关塔那摩海军基地。所以这地方是美国的势力范围,稍微有点理性的革命者都不会贸然突入。历史上的革命战士们也确实没在这儿跟美帝擦出火花,不知SNK的策划是出于什么心理这样安排……

之后我们一直都是在野外或矿坑打,更符合游击战的表现。到了第六关,终于出现了城市风格的关卡——后面的第七关、第八关也是在这个城市进行。

这里对应的是古巴中部城市圣克拉拉(Santa Clara)。1958年12月31日,古巴战争中最重要的圣克拉拉战役打响,卡斯特罗的部队联合其他革命组织经过一天的战斗攻下了这座城市,取得了古巴战争决定性的胜利。

圣克拉拉战役结束后,卡斯特罗进入哈瓦那圣克拉拉战役结束后,卡斯特罗进入哈瓦那

圣克拉拉陷落后,独裁者巴蒂斯塔六神无主,于1959年1月1日坐飞机跑到了多米尼加,失了主心骨的政府军也就丧失了战斗能力。革命者们从圣克拉拉到哈瓦那的路上几乎没遇到什么抵抗,1月2日,哈瓦那无血开城,卡斯特罗出任古巴总理,革命战争结束。

巴蒂斯塔晚年跑到西班牙做房地产买卖,抽空发表文章骂骂卡斯特罗巴蒂斯塔晚年跑到西班牙做房地产买卖,抽空发表文章骂骂卡斯特罗

游戏里就没这么顺利了,这么平淡就结束了那怎么行?巴蒂斯塔作为最终boss,在游戏里被塑造成了一个武装到牙齿的人肉移动要塞,飞弹乱射。但这移动的步伐让我多少感到有点妖娆。


随着巴蒂斯塔风情万种的一倒,游戏也迎来革命胜利的欢喜结局。

作为游戏配角的卡斯特罗在通关画面远没有格瓦拉抢眼,这也符合了他现实中的低调风格作为游戏配角的卡斯特罗在通关画面远没有格瓦拉抢眼,这也符合了他现实中的低调风格


敏感的人物,敏感的时代,敏感的游戏

《古巴战士》的美版和欧版名称叫《游击战》(Guerrilla War),剧情设定是这么写的:

“在一个热带小岛上,人们苦受独裁者的残忍压迫。幸运的是,有一(两)个勇敢的美国士兵将穿越沼泽、河流,不畏艰险打倒这个独裁者,解放小岛……”

什么,美国士兵?这是新罗马帝国拯救伊拉克和阿富汗的序曲吗?

看来这美版封面里的士兵估计是拉美裔美国人了……看来这美版封面里的士兵估计是拉美裔美国人了……

要知道游戏发行的时间是1987年,那个时候冷战还未结束。自从古巴革命胜利后,美国自家后院就多了个社会主义政权,难受的很,于是想方设法要掐灭这星星之火:1961搞了个猪湾登陆结果失败了,1962导弹危机,苏联往古巴运了核弹,大家都紧张的要死,世界危在旦夕。再后来古巴也积极参与对第三世界国家的争夺,让美国很棘手,因此直到上世纪末古巴还处在被美国封锁的状态下。

苏联制的R-12导弹于红场上的展示,该型导弹后续部署至古巴(中情局照片)苏联制的R-12导弹于红场上的展示,该型导弹后续部署至古巴(中情局照片)

《古巴战士》这样一款歌颂古巴革命,里边还有左翼形象代言人格瓦拉的游戏,肯定要进行充分的本地化才能在资本主义阵营发售。

格瓦拉格瓦拉


在日本矛盾就没这么突出了,游戏命名为《格瓦拉》,简单粗暴,明着说是古巴革命背景,里边主角格瓦拉配角卡斯特罗。格瓦拉的身份比较特殊,他之所以能被广大西方年青人与其他革命者区别对待,原因就在于他的形象是“为了全世界的革命事业而毅然放弃舒适的家境”,是公众偶像化的革命象征,用现在的话说是个卖点。当然,也不排除SNK有浓厚的左翼情结。

日版:致敬古巴革命英雄格瓦拉

美版:致敬那些革命英雄们


《古巴战士》还有个政治上比较敏感的地方,就是游戏中对我方被俘人员的处理。早先我社的文章《你小时候玩的经典游戏,放到现在的美国要被喷惨了》一文中曾经提到,遇到俘虏时“触碰(解救)可以加1000分,用子弹打会减500分——显然分值上的惩罚不足以让玩家有足够的动力去避免杀害俘虏。在混乱的战斗中,不分敌我一梭子打过去是最方便的事情。”

这就成了一个人道主义问题。如果你知道《使命召唤:现代战争2》中那个著名的桥段“No Russian”,你就会明白《古巴战士》这种设计如果放到今天,可能会导致怎样的舆论风险。

在“No Russian”中,主角作为一名卧底,需要在游戏中参与反派屠杀平民的计划。虽然这是个可选关卡,主角射杀平民也会有惩罚,但很多人还是无法接受这种画面,出版方备受苛责。尽管《古巴战士》里随手杀俘虏的的情况在当年也引起了一些讨论,和“No Russian”相比影响要小的多了。


与刺杀终生相伴的男人

《使命召唤》系列也算是有“政治不敏感”的传统了,在2010年发布的《使命召唤:黑色行动》中,剧情背景设定是冷战时期。其中玩家有一个任务是参与1961年的猪湾行动,并刺杀卡斯特罗。玩家成功刺杀后,得知其实这是卡斯特罗的替身。


这场景,怎么看都是丑化卡斯特罗这场景,怎么看都是丑化卡斯特罗

英国的一家媒体曾披露,卡斯特罗一生的确与刺杀相伴,他曾经躲过美国中情局638次各式各样的暗杀。卡斯特罗爱抽烟,他们就弄“香烟炸弹”“雪茄炸弹”;卡斯特罗爱潜水,他们就弄“贝壳炸弹”“真菌潜水服”,等等逸闻传播很广。也有说法认为这些都是古巴方面编造出来的,用于增加领袖的魅力,提升崇拜(不死)。

不管怎么说,《使命召唤:黑色行动》游戏一出来,古巴方面不干了。虽说最后杀的是替身,但画面上这个大胡子形象无论怎么看都是卡斯特罗,更何况本人还活着呢!

古巴当局谴责美国试图以娱乐的名义将“暗杀”合法化,官方媒体“古巴讨论”发文称:“美国似乎是要通过虚拟游戏来完成它们50年来一直没办法做到的事。”还说这款游戏不但将一直以来美国政府意图对付卡斯特罗的“暗杀”变得冠冕堂皇,还对美国的青少年做了不良的示范,教唆他们“反社会”。

事情发展到这,古巴肯定是见不到这游戏了。但或许是认识到了电子游戏对青少年的影响作用,2013年有消息称古巴将推出一款自研的FPS游戏,玩家被设定成一名上世纪50年代的革命战士,同卡斯特罗和格瓦拉并肩战斗,推翻巴蒂斯塔。游戏的名称是《最终英雄伟业》

“最终英雄伟业”“最终英雄伟业”

卡斯特罗究竟是不是英雄,他戎马倥偬的一生建下的是不是伟业,不同立场的人有不同的看法。斯人已逝,在这是非功过可以回首反顾的时候,我不禁想起1953年7月26日他攻打蒙卡达兵营行动失败被捕后,在受审法庭作4小时慷慨陈词的结尾:

“判决我吧!没有关系。历史将宣判我无罪。”


展开全文

2 条评论

发布
取消
返回顶部
App内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