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载APP

【白夜谈】为了写稿,我花4万元在元宇宙买了块地

蛋总
趣闻 2022-06-23
趣闻 > 【白夜谈】为了写稿,我花4万元在元宇宙买了块地

有的人工作,是为了赚钱;有的人工作,是用爱发电;而我工作,是为了接济另一份工作。

大家好我是蛋总,游研社的一名兼职编辑,主业是写程序。往前推五年的话,我就是互联网上流行的斜杠青年:本科主修哲学,研究生读了个计算机,毕业以后在码农的一亩三分地里耕耘至今,闲暇时间给社里写稿剪视频,偶尔也调调小程序的代码。不过现在不兴叫斜杠青年了,一个人在本职工作之外的经济活动统称副业。

时间自由,躺着挣钱,这份搞副业的快乐,却在最近被我亲手毁了。

上个月底,热衷研究NFT的艺术家同事牵线搭桥,安排了一次对元宇宙建筑团队Lantern DAO的采访。虽然听起来不太像社里平时会做的内容,但元宇宙最火的两大平台The Sandbox和Decentraland本质上都是沙盒游戏。我跟獭的一小步,也许就是游研社进军元宇宙的一大步?想到这里,我不禁踌躇满志,誓要用优美的文笔征服虚拟现实。

俗话说“七分采三分写”,不知道大家有没有听说过费雯丽拒绝采访的故事:《乱世佳人》上映之后,记者上来就问费雯丽在电影里演的什么角色,气得她当场黑脸。对元宇宙向来一知半解的我,脑补了一下采访对象被问到什么是The Sandbox之后愤而下线的场景,顿时一个激灵,决定先给本次采访做些准备:去The Sandbox上买块地。

Snoop Dogg在The Sandbox上的地,是说唱大佬的花天酒地Snoop Dogg在The Sandbox上的地,是说唱大佬的花天酒地

The Sandbox到底是什么?基本上就是一个进化版的Minecraft服务器。只不过传统游戏中的资产所有权一般都属于平台方;而在元宇宙平台中,无论是一件装备还是一块地,都是NFT:只要我买了,所有权就归我;我在我的地上造游戏,游戏挣钱了,钱还是归我。

听起来很香是不是?我也这么觉得——直到看到了The Sandbox的地价。

一块离市中心(0, 0)十万八千里的地皮也敢要价8个ETH(当时大约8000美元)一块离市中心(0, 0)十万八千里的地皮也敢要价8个ETH(当时大约8000美元)

我捏着钱包里干巴巴的几个ETH,想起初中时第一次走进服装店。每一次点开在售的小方块,都仿佛把手探进衣领翻开吊牌查看高昂的价格标签。偶尔遇到不直接显示价格,要去第三方市场才能看到详情的地块,更有种遍寻吊牌不得价格只能鼓起勇气问导购“这个多少钱”的怯懦。 

元宇宙买地听着挺玄乎,实际上跟现实世界里的房地产交易差不多——地价基本上由地理位置和附近的商圈决定。The Sandbox里一共有166464块地,每块地都是游戏世界里96米乘96米的一个方块,坐标从(-204, -204)到(203, 203)不等。大体原则是越靠近地图中心(0,0)、附近玩家越多的地越贵。 

经过两天的调研,我最终以3个ETH的价格拍下了米哈游附近的一块地皮,算是跟HoYoverse(米哈游的元宇宙品牌)成了街坊。

红色点是我,”中国梦“是米哈游,左上角则是地块在大地图中的位置红色点是我,”中国梦“是米哈游,左上角则是地块在大地图中的位置

当我跟责编老师汇报时,明显对元宇宙没什么了解的责编欣然表示社里可以报销。 

这篇夜谈开销不大,也就我兼职一年的工资这篇夜谈开销不大,也就我兼职一年的工资

我连忙表示这块地是自负盈亏,也欢迎社里用来办活动。我甚至鼓捣了一番官方游戏制作软件,畅想在遥远的未来,地里遍布社长主题的NFT陷阱。让社友们在我亲自操刀的故事线里虚拟受苦,欣赏宛如十年前Minecraft画风的绝景。

采访准备进行到这一步,我对元宇宙也了解了个七七八八。提纲一列,跟采访对象约了个飞书会议,剩下的就是整理文字稿了。当我摇头晃脑写完最后一行字时,抬头发现已经是凌晨一点半,大致检查了一遍,赶在睡觉之前把文档发给了责编。

盼望着,盼望着,文章发了,是上周二的公众号次条。好脾气的采访对象在看到文章后虽然指出了一个描述他们组织结构的错误,但也没多说什么。我很快就忘记了这篇文章——直到几天后收到采访对象的消息:这个还能改吗?

原来是我把Sandbox的一位重要甲方(MetaOasis)的总部写错了地址,让他们住进了另一大元宇宙平台Decentraland。 

不过我也没有把事情想得太严重,毕竟被社里开了我还有另一份工作,而且公众号文章在发布后也可以修改。直到第二天醒来,我看到群里的半夜消息。 

蛋总,你睡了吗?我睡不着蛋总,你睡了吗?我睡不着

我脑中并没有像小说里那样闪过一万种可能。因为我确切地知道,这一定是因为一晚上过去了,Decentraland还没有被删掉。

原来公众号每篇图文只支持修改一次,这篇推送刚发出来就已经因为别的措辞改了一次了,痛失唯一的机会。屋漏偏逢连夜雨,不只是被写错地址的MetaOasis DAO,在文章开头出现的RNG也过来友好询问既然提到了他们的元宇宙电竞馆,为啥没把他们的合作方加上。

运营老师回天乏术:既然受访者有诉求,那我们只能整篇删除了。也许是觉得语气过于强硬,善良的他想了想又安慰我道:反正不涉及钱的事情,不用太委屈。

而我只觉得自己是游研社第一冤种。

采访对象自然也觉得万般可惜,甚至发出了灵魂的拷问:

是啊,我们是游研社啊,你说RNG为啥会关注我们呢。

我正犹豫要不要回复他一个抱抱,来了封新邮件提醒:有人出5个ETH买我的地。

好消息是,买进这块地只花了3个ETH;坏消息是……好消息是,买进这块地只花了3个ETH;坏消息是……


展开全文

扫码关注

游研社公众号

小程序

游研社精选

37
快速评论
热门评论
全部评论
评论时间
查看全部评论
  • 首页
  • 下一页
  • 页 / 共
App内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