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载APP

看完《赛博朋克:边缘行者》,多少人装回了2077?

Lushark
文化 1天前
文化 > 看完《赛博朋克:边缘行者》,多少人装回了2077?
收听文本
0:00/0:00

本文尽可能避免了游戏与动画剧情的关键性剧透,在意完整观影体验的读者仍请酌情阅读。

在动画《赛博朋克边缘行者》播出一周后,Steam上《赛博朋克2077》的在线人数久违地突破了8万,也是目前Steam在线玩家数前十名里唯一的单机游戏。

2077当下的宣传页面也正是《边缘行者》的联动内容2077当下的宣传页面也正是《边缘行者》的联动内容

水涨船高的还有游戏的好评率。尽管总体评价仍处于“多半好评”,但近来2077获得的好评数量明显增多了不少。

不论是热度还是评价,这样的上升趋势都已经持续了好几天。

这种“回暖”当然包含了游戏本身特价促销以及内容更新所带来的影响——上一次半价的时候2077就曾迎来一波好评潮,而在这近两年的时间里,CDPR为开局不利的2077做了不少弥补性修复和优化,游戏的版本号已经迭代到了1.6,基本能给大部分PC玩家提供一个尚可的游玩体验。

但只要看一眼近期的玩家评价,就不难感受到这次的改编动画所带来的宣传效应——来自不同国家使用不同语言的人们一同高喊着“亚当重锤必须死!”还有一些玩家在曾经的游戏评测下补写了大段的动画观后感,然后将当初的差评改作了好评。


1

《边缘行者》确实有着一种魔力,它很容易让人在看完之后燃起想要再度体验2077的念头。

这一方面当然是因为动画那令人意难平的剧情——正如游戏中NPC们挂在口头的谚语:“夜之城的传奇们都在坟墓里”,故事还没过半,观众们就早已能通过各种台词和情节暗示,知晓主角们的人生走向。

第四集台词第四集台词

这也就是为什么玩家们会在看完动画后蜂拥到游戏里痛殴亚当重锤——这个角色代表着夜之城武力的天花板,在动画和游戏中同样作为战斗层面的“最终Boss”出场,也都给主角团带来了惨重的损失。

动画所处的时间线要比游戏早上一年,所以当观众们在动画里看到主角团即将对上后来活得好好的重锤时,其实就已经明白他们接下来凶多吉少。

游戏中玩家所扮演的V差不多是唯一能制裁重锤的人游戏中玩家所扮演的V差不多是唯一能制裁重锤的人

找亚当重锤清算这些新仇旧恨就足以成为让人把游戏下载回来的理由,但动画里能激起人重玩游戏念头的还不止是这些。

相比于动辄几十小时才能通关的游戏,短短十集的动画所包含的剧情内容无疑要单薄许多,许多情节都是通过蒙太奇镜头以及留白来体现,甚至会让人觉得有些仓促。但就是在这样有限的篇幅里,却丰满了一些在原作中为了游戏性而做出妥协的设定。

在2077的世界观里,在身上植入了过多硬件的人会罹患“赛博精神病”,逐渐失去人性,最终陷入癫狂,直到被恐暴机动队所歼灭。

动画在开篇就展示了赛博精神病的末途动画在开篇就展示了赛博精神病的末途

在游戏里,这些赛博精神病发作者主要出现在一些支线悬赏任务里,角色定位类似于 “野外红名精英怪”。但在动画里,“成为赛博精神病被杀”或是“被赛博精神病所杀”几乎是靠义体打造打打杀杀的边缘人物们共同的宿命,这一点即便对于主角大卫在内的主角团也不例外。

动画全程保持着扣人心弦的剧情张力,很大程度上就来源于这个游离游戏主线之外的设定,它早早揭示了整个故事的走向,也让玩家们得以从另一个角度来看待游戏中的主角V。

不论在游戏中选择哪个开局,V的人生都会和大卫迎来相似的境遇——和类似的伙伴相遇,走上类似的道路,陷入相近的宿命……两人拿的仿佛就是同一套剧本,就连CDPR官方剪辑的宣传片也毫不避讳这样的对应关系。

正是有了这样的镜子,玩家才真正感受到了V的特别之处——大卫在剧中承受住了植入军用义体所带来的副作用,这让他获得了远超常人的战力,在帮派之间渐成气候,但在后期植入更多义体之后,在旁人眼中戴有“主角光环”的他仍旧无法回避赛博精神病的发作。

而玩家在游戏中所操控的V,即便将全身全都替换为传奇级别的义体之后,也仍旧保持有正常人的理智,无疑才是真正的“天选之人”。

当初游戏发售后不久,“你就是大名鼎鼎的V”这句台词最常被玩家们拿来调侃——游戏中的V在崭露头角之后NPC们总是这样来称呼他,但玩家接到的往往仍是些跑腿越货的任务,使得这句客套话看起来就像是揶揄嘲讽。

《边缘行者》则让大家看到了大卫是如何挣扎着和义体植入带来的副作用对抗,怎样积极接那些脏活累活只为在夜之城的夹缝间寻找生存价值,以及最终如何在荒坂塔掀起腥风血雨,成为夜之城的传奇……这些都足以令人感慨后来表现更胜一筹的V是当之无愧的游戏主角,也必定是夜之城里耀眼的存在。

用一些玩家的话来说,这部动画带来的代入感甚至比游戏还强,数十小时的游戏历程没能说服他们相信V在夜之城里真的得到了重视,也没法认同自己完成的任务在故事层面是有意义的,十集的动画却做到了。


2

游戏改编动画的宣传项目历来不少,但能像《边缘行者》这样堪比“雪中送炭”“救死扶伤”的例子屈指可数,这也就难怪许多人在看完动画后评价说:“CDPR真该给扳机社磕一个”。

CDPR的制作人员们也发推感谢人们因动画而给予2077的第二次机会CDPR的制作人员们也发推感谢人们因动画而给予2077的第二次机会

但在那些熟悉扳机社的动画爱好者之间,你又会听见另一种说法,那就是“多亏这次CDPR拉住了缰绳”,在他们看来,《边缘行者》在扳机社近年的作品中也属于超常发挥,CDPR在其中功不可没。

去年“CDPR要联合扳机社给《赛博朋克2077》做衍生动画”这则消息刚公开的时候,许多人并不看好这桩合作。当时的2077仍旧深陷差评泥沼,没什么人觉得基于这样的原作能改出什么出彩的动画,同样的,此时也有不少人看腻了扳机社的“三板斧”。

扳机社的作品往往通过夸张的台词、配乐和画面演出带给观众持续不断感官刺激,迎向情绪高潮。这种叙事风格是扳机社作品的主要特色,却也时常被诟病为“废燃”——浓重的情绪表现通常会淡化剧情的合理性以及角色的行为逻辑,最终表现为“口号喊得震天响,故事内核却经不起推敲”。

扳机社的风格,就是用最燃的画面和声线,喊最莫名其妙的台词扳机社的风格,就是用最燃的画面和声线,喊最莫名其妙的台词

如果《边缘行者》是扳机社自家的作品,那么最后的结局一定会是大卫和同伴们一起冲上月球飞向宇宙,等不到玩家们出手,大卫就会亲自打爆亚当重锤,再砸烂象征着对底层群体剥削与压迫的荒坂塔。

但最终的《边缘行者》显然不是这样开朗向上的故事。全片有着一种贯彻始终的“丧”,一种穷极人力也无法逃脱的宿命感,这在扳机社过去作品中是很少见的氛围。

换而言之,扳机社本身的调性和“赛博朋克”这一颇为颓丧的主题相容度并不高,能有如今的表现,许多人相信其中离不开CDPR所施加的影响。

隶属CDPR的本间觉负责协调《边缘行者》的制作工作,他在接受采访时说当初CDPR之所以在几家动画公司之间选了扳机社就是因为完全想象不出由他们所制作的“赛博朋克”动画会是什么样子,结果却为这种“乐子人”心态付出了惨痛的代价。

扳机社的动画人们表现得完全不像是按需制作的“乙方”,对于作品有着很强的把控欲,直接打回了CDPR提供的初稿剧本,给出的理由几乎就是直白的“你们不懂动画”。

对于内容制作颇为自信的CDPR当然也不可能任由扳机社放飞自我,他们提供的初稿原本是一个更加冷峻阴沉的故事,和游戏剧情的关联也更小,扳机社则始终不接受这样“过于黑暗”的故事,双方光是为了故事原案就来回磨合了近两年时间。

如今的影片中仍然保留着那些拉扯与博弈的痕迹,最广为人知的则属暴躁萝莉瑞贝卡——CDPR曾以“不适合出现在这个系列”为由要求删除她的戏份,但扳机社坚持保留了这个人物,如今她成为了欧美地区最炙手可热的动漫角色。

瑞贝卡是一个相当“扳机风”的独特角色瑞贝卡是一个相当“扳机风”的独特角色

本间觉的工作有时候是在激烈争论的双方之间打圆场,有时候又是给陷入冷战不相往来的双方维持联系,最终定下了这个从另一角度来诠释游戏主线故事的剧本。

就结果而言,扳机社和CDPR的这次合作确实做到了互相成就,动画和游戏的剧本都得到了一定程度的升华。

游戏里给了玩家许多选择,许多玩家最终却觉得自己没得选;动画观众只能眼睁睁地看着大卫走向末路,却又能感到他是自己选择了这条道路。


3

抛开剧情不论,《边缘行者》对于2077游戏场景进行了细致的还原,同样能让玩家从另一个角度来观察这个世界。

扳机社在动画中绘制的绝大部分场景都来自于游戏中的实景,玩家能在动画中见到许多熟悉的场景和NPC角色,同样也能在游戏中进行“圣地巡礼”,找到动画主角们的住处,它们有的就像大卫和V的家一样直白对应,有的则费些心思小心留意才能注意到。

同样能在游戏中找到的还有大卫母亲逝世的医院。故事中并没有展开说明大卫母亲的具体死因,但在游戏中,这个场所已经被隔肾贩卖义体器官的“清道夫”帮派所占据,这看起来就像是暗示大卫的母亲同样死于非命,是扳机社以巧妙的方式来表达“过于黑暗”桥段。

动画中的医院与游戏中的红杉精神病院动画中的医院与游戏中的红杉精神病院

在影片上线之后,CDPR也更新了游戏内的彩蛋任务,玩家可以从中获取一些相关装备以及知晓剧中部分角色的后续动向。只是相比于动画里的自然安插,这样简单的联动就显得有些浅显敷衍。许多玩家表示这些饰品道具所带来的触动远不及游戏里的电台在无意间响起动画的插曲。

动画中大卫讨厌碳酸饮料,游戏中以其命名的彩蛋饮品却不知为何兑了可乐动画中大卫讨厌碳酸饮料,游戏中以其命名的彩蛋饮品却不知为何兑了可乐

入戏更深的观众们当然不满足于这些“隔靴搔痒”的内容,玩家自行制作的联动Mod雨后春笋般涌现,试着让剧中的角色回归游戏之中,重新书写他们的故事。

这些Mod不少已经有上万下载这些Mod不少已经有上万下载

在游戏之外,也有更多人想要改变原本的结局,国内外都有画师不约而同地在原作风格上绘制了《边缘浪客》的Happy Ending,赋予它一个更符合以往“扳机风”的结局。

这类同人图大多是为了治愈了不少因动画结局而致郁的观众而诞生,但也免不了一些类似“地狱笑话”的缺德梗图出现,比如给大卫P上比“义体金刚”更强力的改造……

正如这次的动画也遭到了一定批评,认为其谈情说爱的“小家子气”还是消解了“赛博朋克”原本的精神内核,沦为了纯粹的情绪消费品,这些内容本身也仍旧无法逃离进一步被解构、被娱乐化的宿命。


结语

相较于当年在万众期待中爆卖1800万份紧接着又被唾沫淹没的2077,《边缘行者》同样像是一面镜子——在有限的宣传中悄然上架,然后几乎仅依靠着口碑传播,就成为了如今最成功的游戏改编动画之一。

时至今日,围绕着2077的争议也没有停歇,有人仍认为这个游戏的营销贩售堪比一场诈骗,也有人惋惜于这部作品如果走一个更低调踏实的宣发路线或许就能取得更高的成就,就像现在的《边缘行者》一样。

但没人知道换一个选择是不是真能让一切变得更好,又或者现实世界其实也已经和剧中一样,早已没那么多可选的。

自2077发售以来,CDPR如今的股价已经只有最高位时的差不多五分之一自2077发售以来,CDPR如今的股价已经只有最高位时的差不多五分之一



展开全文

扫码关注

游研社公众号

小程序

游研社精选

27
快速评论
热门评论
全部评论
评论时间
查看全部评论
  • 首页
  • 下一页
  • 页 / 共
作者:Lushark
这个人很懒,什么都没留下
相关阅读
App内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