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载APP

一场国内玩家的聚会排面,如何震惊了国外官方

铂伊西娅
文化 2022-09-30
文化 > 一场国内玩家的聚会排面,如何震惊了国外官方

船 销 组 织。

知名游戏《星际公民》自2012年开放众筹以来,已经过去了十个年头。这款全球玩家掏钱开发却至今还是测试版的游戏,几天前众筹金额刚刚突破5亿美元大关。

即便被调侃画饼多年,也依然不断获得玩家青睐,开发商Cloud Imperium Games(以下简称CIG)自然是对金主们的意见颇为重视。

今年早些时候,《星际公民》宣布了一项官方牵头参与的玩家社区活动,被称为“Bar Citizen World Tour”,顾名思义,就是在某些地区的酒吧等小型聚会场所举办社交活动,方便很少见面的玩家进行线下交流。

随着国外疫情政策放宽,开发者们也开始经常亲自前往线下。曾为这个游戏史上最大规模众筹项目拉开帷幕的制作人克里斯・罗伯茨,今年也数次亲自与不同国家的玩家们进行了直接的面对面交流。

以轻松的姿态与玩家直接互动,显然是很多游戏开发者提升玩家好感度的好方式——但这种形式对中国玩家可能不太容易。

9月24日,几位CIG高层以远程连线的方式,参与中国玩家自发举办的BarCitizen,第一次以官方姿态直面国内《星际公民》社区。

结果他们就这样顺着网线感受到了来自东方的压迫感。


1

如前面说的那样,《星际公民》的玩家社区活动“BarCitizen”大多会选酒吧等这样氛围轻松的场所举办。这样做除了满足社交需求外,其实也有历史传统。

BarCitizen起源于2013年,是建立在CIG早期德州奥斯汀工作室附近的当地玩家活动群体。着迷于太空科幻电影的美国玩家们,对曾经做出过《银河飞将》《自由枪骑兵》的游戏制作人克里斯・罗伯茨信心十足,除了钱财的支持外,不少狂热爱好者会经常在开发者的原始工作室附近酒吧举行聚会,畅想《星际公民》的美好未来。

很快人们发现,像美国人一样对罗伯茨描绘的未来充满向往,并渴望交流的“信仰者”们数量惊人。他们遍布世界各地,很少有线下交流的机会。于是社区决定统筹这些《星际公民》玩家们组织的线下活动,将其全部称之为BarCitizen,并提供官方支持。

近年来,BarCitizen活动已经在全球各地举办了数百场,大多形式都遵循传统,参与者40~60人,规模小,但组织次数多,场地主要是餐馆酒吧

考虑到亚洲的“买船”订单越来越多,CIG官方最近也派出克里斯・罗伯茨的弟弟,单机游戏《42中队》负责人艾琳・罗伯茨,以及社区经理、技术部门主管等人参与了亚洲部分国家的BarCitizen。上面那个让人哭笑不得的名场面发生时,几位高层正坐在韩国粉丝活动的酒吧里。

客观原因让CIG众人无法直接和中国玩家接触,因此他们选择在韩国BarCitizen和国内活动联动,进行线上见面。

同时在和国内活动举行的韩国BarCitizen现场同时在和国内活动举行的韩国BarCitizen现场

其实他们之前并非不知道网线另一头有多少人在等着他们——目前中国玩家已经成为了《星际公民》的第三大群体,这次又是国内有官方支持的第一次大型线下活动,可以预期这可能会是该游戏目前最大规模的玩家线下活动。

但本着“Bar”这一理念,众人还是拿上酒水和零食,谈笑中通过Discord接通了重庆线下活动这边的视频连线。

然后,CIG众人就看到了气氛有些肃杀的中国BarCitizen——可能经常出现在国外政治新闻里的中式会议厅,两边正襟危坐的玩家,中间身着西装的主持人。摄像头打开一瞬间,双方氛围形成了极其鲜明的对比。

很快气氛就感染到了艾琳・罗伯茨,作为梦想创造宇宙的一份子,他显然被眼前的情景,还有对方大厅的混响和回音震得头晕眼花,表情开始愈发不自然,在720p清晰度的屏幕中直播表演了一遍“笑容渐渐消失”。

逐渐懵圈逐渐懵圈

这种阵势显然是CIG没有想到的。由于网络和声音不佳,他们和韩国组织者们开始手忙脚乱地寻找专业设备,试图和中国这几百位认真庄重的玩家正式沟通。

尽管期间网络状态一直不太好,但CIG那边还是敏锐地感受到了中国这边的分量。尤其是国内的组织者们拿出了本场活动的“重头戏”——一个长达5.5米,重达140公斤的惩戒级无畏舰模型,被放在了活动会议厅的中央。在向官方展示时,它还被隆重地盖上了帷幕。

这下罗伯茨等人彻底搞清楚状况了。在一次断连后,他们很快调整了座位和状态,以看起来相对严肃的姿态重新回到了玩家们眼前。

这下情况不一样了——一场Party性质的玩家见面会,(从各种意义上)变成了股东“拷问”大会。


2

在24日活动结束后不久,这场线下会很快因为画面强烈的反差,逐渐引起了圈内外的瞩目,一度登上了贴吧热榜第一。

最近,介绍整该事件的视频在B站播放量也迅速突破了百万。这在国内《星际公民》玩家领域里算得上相当出圈的事件了。

活动的主要举办人,《星际公民》的第一个国内玩家老A对此是哭笑不得。一些线下会参与者都表示他们没想整得那么严肃,其实这乍看颇为唬人的场景多少都有点阴差阳错。

所有参加者合影所有参加者合影

老A告诉游研社,今年5月他就诞生了举办玩家线下活动的想法,并把场地定在了他熟悉的城市重庆。7月,活动正式成型,他发到网上的报名收到了全国各地近500名玩家的申请。

在下线活动开始前,考虑到各种情况老A和组织者们还是将最终人数限定在了200人。24日到场的人,几乎来自全国各个地方,最远的来客是从海外专程赶回的,为了按时参与,甚至很早就回来进行隔离。

除了热情的玩家,巨大的飞船模型也是选择宴会厅的重要因素。

这震慑力十足的模型,由专业模型公司用3D打印机制作,小场地既难展览也难装卸。老A等人在前一天将部件搬运进酒店,随后又花了一晚上时间组装起来。“这玩意太沉了。”,老A说,“惩戒(飞船)本身不沉,但是装它的箱子是用于运输精密仪器的箱子,重量估摸有800多斤,总共有大大小小4个箱子”。

国内社区组织者都认为,这既是给玩家和官方的惊喜,也是国内玩家向官方展示国内社区态度的一种方式。

所以重重认真态度下,造就了这样考究的现场——毕竟国内《星际公民》玩家很少有这样的相聚机会,隆重一些也不算过分。

至于和CIG连线对比夸张的镜头,老A和众多知情者都表示,压根没琢磨那么多,后来再看才觉得压迫感是有点重。

B站UP主Anicat在视频中这样解释 “宴会厅的桌子倒也不是不能移开,但当时就觉得没必要,放在那也方便让大家坐嘛”。

实际活动的效果其实很不错,这场玩家们自发组织的活动获得了官方的认可。除了和官方连麦,组织者们还安排了抽奖、国内开发者座谈等活动,然后还包了一顿晚宴。

老A还从官方那里要来了全球BarCitizen都有的线上绝版纪念品“巴奴盒子”,给到场者准备了很多小礼品,整个活动到场玩家全程免费,开销由老A等赞助者自掏腰包。

而所谓“给”CIG众人的压力也算有成效。他们在镜头前用音质缥缈的手机自带麦克风,告知国内玩家们未来会上线官方中文,以及已经在准备搭建亚洲服务器的消息。同时还透露他们正在尝试接触国内支付渠道,让大家更容易掏钱买船支持开发。

最后的最后,现场播放了克里斯・罗伯茨亲自出镜的为国内玩家录制的视频彩蛋,玩了一堆梗后,给一天的活动画上了比较圆满的句号——对于来参加活动的粉丝来说是这样的。

老A他们则留下清理会场,拆卸模型。待到飞船拆完装箱,已经是凌晨四点。


3

即便是不怎么了解《星际公民》的网友,很多也对“卖船神教”的大名有所耳闻,深知这个游戏的玩家对其未来充满信心和期望。所以对于这场线下活动延伸出的梗图,理解起来没有什么困难。

这一次神奇的出圈显然是老玩家们没有预料到的,姿势和以往确实有些不同,总归重点没有那么充满批判性——在很多舆论的宣传下,《星际公民》很长时间扮演着“大型骗局”的角色。不少圈外人对这个圈子的态度算不上友善。

《星际公民》的故事发展至今,这款游戏本身所扮演的角色确实很难界定。正式版遥遥无期,连曾经宣布2020年发售的单机版《42中队》如今都难摸到边。若要简单粗暴地说官方真的抱着给玩家“画饼”骗钱的想法,老玩家又普遍不认同。

虽说现阶段能够玩到的测试版本远不达最终预期,但游戏的改进是看得见的。至于那数亿美元烧去哪里,结合疫情时代下的工作效率又不是不能解释。玩家能做的,也就是催催开发组,把眼下方便满足玩家的地方先做改进,其他慢慢展望。像这种线下活动,能让CIG感受到国内玩家的热情,重视国内玩家的基础需求,也是一个积极的信号。

一个好消息是,明年CIG官方会争取来国内,和老A等人一起举办BarCitizen,届时克里斯・罗伯茨本人可能会亲自到现场,体验他弟弟都没有感受过的超大规模玩家线下活动。

当然这都是疫情政策允许的情况下,未来发生的事谁能保证呢。总之玩家对这种没有盼头的事大概早已习惯了,2023年的国内BarCitizen就算跳票,总比玩到正式版的《星际公民》更有指望吧。


展开全文

扫码关注

游研社公众号

小程序

游研社精选

48
快速评论
热门评论
全部评论
评论时间
查看全部评论
  • 首页
  • 下一页
  • 页 / 共
App内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