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我们老了,还能像他们一样热爱游戏吗?

Will 趣闻 2017-12-03
  • 4

我只想在退休之后,和朋友们住一个养老院,天天开黑。

前几天,一则老年人组建《CS:GO》战队的消息出现在玩家们的视野里。这支战队共有5人,三男两女,成员的平均年龄高达71岁。他们可不只是随便玩玩,甚至还报名参加了DreamHack电竞节,并愿意接受任何玩家的“挑战”。 

这只人老心不老的战队做的有模有样,他们的教练是CS前世界冠军SK战队的Potti,战队还有自己的官网,上面可以看到这些高龄选手的各项数据信息——说起来有点惨,他们的总游戏时间都仅有60小时左右,而K/D更是没有一个正数,最高的是一位老奶奶,也仅有0.55。虽说数据不太好看,但这些老人家却颇具自嘲精神,为自己的战队取名为“Silver Sniper”(白银狙击手)——在《CS:GO》里,白银是最菜的。 

很明显,这只真正的夕阳红战队不大可能取得好成绩,老人家们纯粹是为了爱。我们从官网中的“个人格言”就能看出,他们没有把游戏当做消遣,真的是发自肺腑地爱着CS。虽然无论怎样锻炼也无法达到年轻人的水准,但他们却认真地挑战自我,积极且乐观。 

silver sniper挂在网站上的“座右铭” 

在以往的新闻中,我们也经常能看到老年人玩游戏的报道。不只是竞技性较强的CS,高龄玩家的足迹几乎遍布每种类型的游戏。

其中最著名的,可能是YouTube上那位爆红的“上古卷轴奶奶”Shirley Curry了。她在过去2年间,一直维持着稳定的更新,上传了640多部视频,拥有26万关注。在她的每部视频里,都会用“grandkid”与观众们打招呼,玩游戏的同时也会侃侃而谈,还会聊一聊生活上的事。Curry也被观众们称为玩家奶奶,她成功打入了这个年轻人为主的玩家社区。从她的视频中,我们能看到一个虽然行动缓慢,却经验老道的硬核玩家,同时也能看到一个热爱生活充满魅力的普通老人。

Curry不像其他主播那样会快速通关游戏或追求挑战。她的游玩方式非常生活化,在经历冒险的同时,她也会关注到这个世界的每个角落。在视频中,她可能会花上一整集的工夫去采摘花朵,也会盯着远处的高山享受天际省的风景。而这些正是她的观众们喜欢她的理由。 

粉丝与Curry的互动

那些愿意让别人观赏游戏过程的老年玩家,总能吸引到不少观众。比如有位玩吃鸡的64岁老大爷,他的twitch频道“GrndPaGaming”已经获得了67000多人的关注。

知名的YouTube频道React Channel则充满创意地制作了一系列“老年人玩游戏”视频,让一群美国大爷大妈玩起了时下流行的游戏。其中,“让老年人玩GTAV”这期视频获得了2300万的点击量。 

其实他们还挺喜欢玩的

在我们的日常生活中,很难见到热衷游戏的老人,所以这些在屏幕展现自己热爱的老人总会引起我们的关注。我们往往认为老年人和游戏格格不入,他们很难接受新鲜事物,如今的电子游戏题材不符合他们的价值观。同时老年人受身体条件所限,注意力反应力达不到大多数游戏的要求。所以我们很容易就会产生一种既定印象:老年人不玩游戏。

但事实却不同于大众通常的认知,对电子游戏的需求一直存在于老年人群体中。E3主办方美国娱乐软件协会(ESA)的2017年产业年度报告显示,50岁以上的玩家,占游戏玩家总数的26%。而在传统观念中,占据玩家群体主力的年轻男性(35岁以下)仅占35%。不得不承认,高龄玩家群体是推动游戏行业发展的重要力量。但我们遍观主流游戏市场,就会猛然发现,这一群体的需求长期难以引起厂商和玩家社区的重视。

如今的主流游戏,大有越来越硬核,操作越来越繁琐的趋势。对于普通玩家来说体验成本更高,也意味着游戏内容更加丰富且更具有深度。但对于高龄玩家,高强度的操作和思考会成为阻止他们进入游戏世界的高耸壁垒。可以确定的是,高龄玩家群体还会继续增长,因为如今的年轻玩家会成为未来高龄玩家的重要组成部分。如果继续忽视高龄玩家的需求,不去了解他们的兴趣,当如今的年轻一代老去,这些人同样面临着没有游戏可玩的境况。

比如上文中的《CS:GO》,我们都知道这是一个对反应力,注意力,视力和协作能力都要求较高的游戏,它并不适合每个人。即使是很多年轻时痴迷CS的老玩家,在年龄增长后也很容易跟不上游戏节奏。而CS作为竞技对抗游戏,又非常强调胜负心理,很多玩家其实在这种游戏中得不到足够的乐趣。老年人也能享受游戏是件好事,但有些游戏在设计时就没考虑过会有老年人来玩。在高龄游戏主播、夕阳红战队之外,又有多少老年人能真正体会到游戏的乐趣呢? 

上了年纪之后,有很多骚操作注定与你无缘 

虽然长期被忽视,但高龄游戏市场已经在逐步显现它的价值。当我们分析任天堂是如何取得傲人成绩的时候,往往会提到它的经典IP和极高的游戏性。但不能忽视的是,任天堂的游戏对每个年龄段都有很强的吸引力。任天堂的很多游戏,都在强化游戏性的同时不断简化操作,比如最近大热的《超级马里奥:奥德赛》,玩家最少只需4种操作就能通关,极强的游戏性还能让玩家快速过渡适应期,在游戏推进同时无意识地强化操作能力。《奥德赛》真正做到了每个人都能愉快地游玩,任天堂在设计这款游戏的时候或许已经把低龄和高龄玩家的需求考虑在内。 

你可以玩的非常花哨,也可以用最简单的方法通关

对高龄玩家的照顾,是任天堂成功的因素之一。但正如我们所见,市面上同类游戏十分匮乏。即使是关注高龄玩家需求的任天堂,面向家庭的主要作品依然是“功能性游戏”,比如Wii主机上的《Wii Sports》,以及3DS上的《脑白金》。而手机上的益智游戏更是老年人的心头好,在日本,50岁以上的老年人有1/3每天都要玩手机游戏,能够吸引他们的游戏,往往都会强调自己具有“锻炼智力,延缓衰老”的功效。

所谓“功能性游戏”

在厂商眼中,有一条清晰的界限横亘在高龄玩家和主流玩家之间。年轻人的需求是“好玩,刺激,肾上腺素”,而老年人则不在游戏中寻找娱乐,对于他们而言,游戏的主要功效是避免自己患上老年痴呆。所以我们看不到能让老年人轻松游玩的FPS和RPG,大多数年轻玩家也不会去尝试无聊的益智游戏。但在将来,尤其是如今热爱游戏的年轻人渐渐老去,会有越来越多的老年人以“有趣”作为玩游戏的动力,而不只是把游戏当做康复性锻炼。面对这样巨大的市场缺口,厂商会做出怎样的改变,还需时间的验证。

高龄玩家困境不止如此,就像我们口中的“小学生”一样,在一些团队游戏中,老年人也常是被鄙视的对象。一个明显的现象是,我们现在讽刺自己的队友,已经不再用小学生,而是称他们为老年人了。在游戏圈纷繁复杂的鄙视链中,最严重且最根深蒂固的就是对年龄的歧视,这种歧视严重到没人会去质疑。

即使是倍受欢迎的Curry也常常承受着年轻玩家的攻击,在一次采访中,她坦言:“我虽然年纪很大了,但我依然希望年轻人可以通过我的游戏视频了解我。但很多年轻人会说一些令人不快的话,他们让我离开这里,去做老人该做的事。我不知道自己哪里做错了,才会引起他们的反感。我认为错在这个游戏行业,因为他们不认可高龄玩家。我跟很多高龄玩家谈过这个话题。他们不愿透露自己的年龄,选择匿名,害怕收到那些不堪的评论。他们说很感激我,因为我勇敢地告诉别人自己是个高龄玩家,我很爱游戏,而他们却做不到。”

“老年人玩游戏”系列视频的制作者,也抓住了这种心理。主流媒体一直在割裂玩游戏的青年人和没接触过游戏的老年人,而React则希望告诉大家老年人对游戏的真正态度。

他们会让嘉宾们去尝试那些“臭名昭著”的游戏——GTA、COD甚至是《真人快打》。在告诉嘉宾他们将要玩到的游戏时,很多人都表示“这就是那个特别暴力的游戏吗?我听说它对孩子影响很不好。”

经过简短的尝试之后,有很多嘉宾转换了态度。有人认为COD让人看到了战争的残酷,“哪怕只有一点,这款游戏能告诉人们战争是一件坏事,我认为它就是有价值的。”有人认为玩过GTA根本没有去犯罪的冲动,反而能发泄压力,“我有点明白为什么会有人喜欢这个游戏了,它真的很有意思。”在游戏玩家群体依然因为各种“鄙视链”撕得不可开交的时候,高龄玩家的表现正在渐渐颠覆人们对老年人的刻板印象。

游戏是什么样的完全取决于心态 

最早觉醒的,依旧是靠游戏吃饭的厂商。迈阿密大学的一位游戏设计教授Bob De Schutter进行过多年关于高龄玩家的研究,他在2016年的一份研究报告中对未来的高龄游戏市场给出了积极地判断:游戏公司终于开始发现他们正在错过一个价值万亿的庞大群体。很多游戏厂商在研究企业社会责任时发现这种需求,最终发现一个崭新的市场。Schutter认为,在未来的5到10年中,那些专为高龄玩家制作游戏的公司,会像其他公司一样成功。在未来,厂商,玩家和社会或许都会对高龄玩家更加包容。

虽然身体条件和年轻化的市场没有给高龄玩家们太多选择,但近些年,我们也看到了越来越多的老人突破层层阻碍,尽情展示着他们对游戏的热爱。在不久的将来,游戏与老人不会再是格格不入的两个词,老年人玩游戏,甚至是成为硬核玩家将相当普遍。日本媒体曾经采访过一个热爱黑魂的80岁高龄玩家,这位黑魂大爷在游戏中死亡两千多次,最终靠自己的努力通关了魂系列每一部游戏。

这样的老人会越来越多,也需要更多适合他们的游戏 

在我们身边,也有这样的例子。只不过看起来《文明》这游戏太毒,玩多了有碍身心健康。

毕竟,我们每个人最终都会老去。从这些老人身上,我们或许能看到自己未来的影子。当玩家年岁已高,能做的不仅仅是缅怀过去,只留下年轻时的回忆。他们依然能拿起鼠标和手柄,像20岁时一样去战斗。 


展开全文

评论

返回顶部
App内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