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番茄是怎样炼成的

从B站到复旦。

我和老番茄在约定的地点见面时,他看上去似乎已经等了很久。他说这里离他的学校比较近,“吃完午饭从学校过来,本想多走一会儿,没料到这么快就到了。”

老番茄口中的学校指的是位于上海五角场附近的复旦大学,距离我们约定见面的B站大楼,只有一两站地铁的路程。这两个分别代表学业与视频的地标,恰好伴随了老番茄这些年的成长历程。

虽然他的ID里有一个“老”字,但老番茄最初制作视频时只是个初中生。7年过去了,他成了复旦的一名大学生,也是在B站拥有450万粉丝的UP主。


蹿红 

老番茄接触到视频制作源于一次偶然。

初中时,老番茄的学校组织了一场义卖活动,每个班级都要拍摄一段宣传片。班上的同学兴致高涨,想出定格动画的创意,在黑板上画出了一帧又一帧的画面,但拍完照片却发现不知道该如何将其处理成视频。

“可能是因为我上信息课时爱玩网页小游戏,他们认为我比较懂电脑。”老番茄说制作视频的这个难题,交到了他的手上。他放学回家研究了一晚上,最后选择了Windows系统自带的MovieMaker作为剪辑工具。虽然成品很像自动播放的PPT,但这种别出心裁的视频形式,在学校里的反响很不错。

义卖活动成了老番茄制作游戏视频的契机。他中学时娱乐活动并不多,随身携带的通讯工具是一个“只能打电话、听广播以及玩贪吃蛇的小灵通”。到了周末,他才有机会打开家里那台只能运行GBA模拟器和网页小游戏的电脑。老番茄平时很喜欢敖厂长的视频,羡慕他能玩到各种类型的游戏。接触了剪辑软件后,他开始思考,“为什么我不试着做游戏视频呢?”

当时他有个习惯,每晚写完作业关上灯,躺在床上百无聊赖时,会给小灵通插上耳机,打开内置电台,调频至FM107.2,收听他最爱的谍战和悬疑故事。其间偶然听到了一个令他印象深刻的片段,故事里有个人容易脸红,身边的人都叫他老番茄。

“哇!怎么会有这种叫法,这个名字简约中又带着一丝诙谐。”他初三暑假在优酷注册账号时,想起了这个名字,于是在用户名那栏敲下了“OldTOMATO”,中文名老番茄一直沿用至今。


当时制作视频的人大多被称作播客。老番茄在他的主页简介里写着:一名充满梦想的播客,热爱ios游戏。我很好奇老番茄当时的梦想是什么,他笑了笑,“优酷网站右侧有一栏游戏达人,敖厂长、砖家来了、sinbasara之类的播客都在里面,我当时做视频的终极梦想,就是和他们一起出现在这个栏里面。”

正值青春期的老番茄有着充足的表达欲,但却缺少内容方向。于是他将sinbasara的视频作为自己的标杆,每期都设定一个主题,其中包含“ios平台的孤胆英雄”、“坑队友手游”等盘点内容,《番茄扯蛋》系列视频就这样诞生了。

我翻看了这些7年前的视频,觉得制作方面稍显粗糙。老番茄本人也称初中时制作的《番茄扯蛋》系列“不堪回首”,是段“黑历史”。但制作过程中写脚本、录配音、偷偷在家里的iPad上下载手游、录制完成后又赶紧卸载,种种经历让他觉得“至少是用心做了的,一直舍不得删除”。

虽然用了心,但《番茄扯蛋》系列在当时影响力很低,每期只有五六百的播放量,离老番茄的终极梦想有着不小的差距。他逐渐将做视频当作是一件自娱自乐的事,直到身边的同学时常聊起B站的话题,老番茄才开始尝试多平台投稿。

2013年11月9日,老番茄的成名作《你可见过如此丧病的口袋妖怪解说》发布,当天在B站达到了20万播放量。我问老番茄当时什么心情,他脱口而出:“爽!”

这期视频成了考古作 这期视频成了考古作

 “口袋妖怪”这期发布后,虽然留言中有批评、建议、夸奖和怒喷,并没有收获一致好评,但老番茄觉得,至少已经有人看到他做出的东西。


界限 

不管是生活、爱好还是学习,老番茄很清楚界限在哪里。

成名作发布那年,老番茄正在上高二。由于父母管教严格,此前的视频他家人毫不知情,就连蹿红的“口袋妖怪”第一期,都是在父母出门打牌的间隙才得以制作。随着视频播放量逐渐提升,他想拥有更多的空间来制作视频,于是向父母请示。老番茄父母此时才得知他有这个爱好,想了想说:“不影响学习就可以继续做下去。”

我问老番茄做视频对学习到底有没有影响,他说影响肯定有,“毕竟制作视频占据了很多时间,必然会打乱自己的学习节奏”。但他觉高二学的东西并不难,做视频也无妨,“只要好好听课,成绩就不会有大问题”。

后来老番茄上了大学,高中母校还专门请他回去做了一次分享,主题就是如何去追求自己的兴趣,同时也不要落下学习。

老番茄回到高中母校 老番茄回到高中母校

虽然得到了父母的许可,高二时的成绩也还不错。但如今浏览老番茄的作品列表,会发现他从2014年8月起,有接近一年的时间没有更新视频。那段时间,他已经进入备战高考的状态,暂时放下了制作视频的念头。老番茄以当时的视角回顾此事,认为“做视频是爱好,学习是主业,高考是最迫切的事情,所以会停止更新。”

与老番茄的交谈中,我能很明显的感觉出他是一个平衡感很强的人。即使后来考入复旦大学,他依然能够在学习与视频中找到平衡点——在保持更新频率,粉丝数量不断增长的同时,他还因大三一学年的GPA达到3.94,最终成功保研复旦。

我罗列了这些成绩,老番茄却调侃自己是“死读书的典型”。他把学业和视频分的很开,上课时会认真听讲,下课回去后就专心做视频,只有到期末考试时他才会停下视频,花上一个月时间复习,所以成绩一直都很不错。

老番茄并不认为自己学业很突出,唯一能拿出手的只是考试成绩,“之前有人问我有没有拿得出手的论文,我说没有,学术方面我没有任何成就。”学习是个很深层的事情,在老番茄看来,运用和创新知识是他所欠缺的。

但复旦和保研光环加身,还是让老番茄成了不少中学生的榜样,弹幕和留言中经常会有粉丝表示想要考上复旦。老番茄会通过写信邮寄的方式,为其中的一些粉丝加油,这似乎成了他与粉丝交流的传统。其实在他高三停止更新视频的那段时间,粉丝也曾从四面八方给他寄明信片加油。

老番茄收到的信件(左)老番茄寄出的信件(右) 老番茄收到的信件(左)老番茄寄出的信件(右)

老番茄喜欢这种交流方式,他觉得网络有些浮躁,传统信件比较厚重,“写需要时间,寄需要时间,拆开看也需要时间,很特别。”


突破

从2012年到现在,七年时间,老番茄的视频在悄然发生变化。

2013年发布的“口袋妖怪”第一期,是老番茄的一次转型。他放弃了此前的手游盘点系列,找到了一种新型风格,用诙谐、吐槽的方式来解说游戏。在那期视频的介绍中,他写道:“构思了很久了,也攒了很多的素材。做一期真的很累,希望大家喜欢这种风格。”

随后便迎来了首日20万播放量。但有些观众看到后,认为他有模仿另一名UP主“水王”的嫌疑。我向老番茄提及此事,老番茄毫不避讳的承认“第一期确实有模仿的痕迹”。

他觉得大部分视频新人,基本都是从模仿开始,重要的是如何在这个过程中找到属于自己的形式。他在转变风格期间,“学习了很多优秀的视频和UP主,甚至还有搞笑漫画日和”。

老番茄会思考某句台词在特定的场景下,为何会这么有效果。在制作视频的时候,他也会推敲节奏、台词、内容以及表现形式,逐渐的从模仿者,发展出了自己的特色。甚至有时朋友突然冒出的一句话,他都会记下来用在视频里。老番茄相信艺术来源于生活,说完他赶紧补充,“可能有人会觉得做视频称不上艺术,但创作也是来源于生活。”

老番茄还有不少脑洞大开的非游戏视频。他会把自己装扮成《守望先锋》里的麦克雷,跳起了广播体操;将一只惨叫鸡塑料玩具,用美食的方式做成一道“白切鸡”;甚至还将自己所在的复旦大学拿出来当素材。

2017年高考前,老番茄发布了一期《欢迎报考复日大学》。视频里他将复旦大学读作复日大学,将学校附近的五角场比作五芒星法阵,脑洞惊奇的展现了他在复旦待了一年多的想法。他本来只是将其当做一个自娱自乐的视频,没想到竟被学弟学妹拿回高中母校作为宣讲视频。

“哎呀,这个视频只是为了搞笑,有些地方不太适合给高中生看。”他对我说,如果早知道会被拿出去宣传,会稍微严肃一些。但他也觉得这样做的话,“可能会变得不如现在有意思”。

老番茄评价自己的视频似乎有些苛刻。他称回过头看以前的作品,觉得不少都“看不下去”,会产生两种感受。一种是对视频中的包袱感觉很满意,“我竟然这么早就想到了这个点子”。另一种是觉得剪辑或者台词配音等都有瑕疵,如果拿到现在做,肯定还会更好。

在众多作品中,他最喜欢在《GTA 5》导演模式下制作的《六个泼皮》,“其实也不是做得有多好,但算是一次比较勇敢地尝试。”

电影风格的《六个泼皮》没能成为一个系列,目前只有这一期内容,但它却被放在了老番茄B站主页的代表作一栏。《六个泼皮》的故事发生在一个小旅馆,其中六个住客互不相识,但各怀鬼胎。老番茄采用了多线叙事的手法,最终交汇于一点,将悬念留到了最后。

这期视频前前后后制作了两个月时间,与以往单纯的录制游戏画面不同,老番茄在《六个泼皮》里下了大功夫。他需要准备大量素材,包括镜头、画面、人物站位和动作都要亲自调节,还独自给故事里的所有人物配音,背景音乐搭配的也比较讲究。他还借鉴了一些电影拍摄手法,其中包括昆汀的《八恶人》和曹保平的《追凶者也》,像是真的当了回电影导演。

作品发布后,不少观众都给出了正向反馈,其中有留言称赞《六个泼皮》,“21分钟塑造6个人物,而且刻画的相当生动,各有特点。”

老番茄称他这些年做视频最大的收获,就是懂得学无止境,“做UP主不是单纯的玩游戏就行,需要跟着时代的潮流,同时也要突破自己。


压力

关注量不断上涨的这些年,老番茄说会感到欣喜,但也开始焦虑。

自从考上了复旦,“学霸”的标签就在老番茄的身上挥之不去,他觉得这是一种压力。“学霸也是要看参照系的,我在大学见过太多比我优秀,比我努力,还比我有天分的人。在学业方面,我真的只是一个普通的大学生。”

老番茄现在会刻意避免“学霸”这个标签。他会说考上本科,保研,而不会去说考上复旦,保了复旦的研。他希望在教室时,就只是个学生,在B站上传视频时,就只是个UP主。

而身份切换为UP主时,压力同样也没有小到哪去。老番茄现在会有一种危机感,他不知道能不能维持住现在的状态,也担心会脱节。谈起网络节奏在不断加快时,他还拿高三时暂停更新的经历与现在作比较,“如果我是在2019年高考,那么中间断档的十来个月,粉丝基本就流失的差不多了。”

如今的UP主更迭很快,视频替代品越来越多,老番茄需要不断的产生新想法,而且质量要求也更高。他有时也会感觉这样的生活有些累,为了保持更新频率,他常在下课后专门坐上一个多小时的地铁,从学校回到家里做视频。 

压力并非只存在老番茄一人身上,他觉得B站几乎所有大UP主或多或少都会出现类似情况。老番茄时常会找Lex、某幻、中国BOY等UP主一起出来打篮球,他将这当作是一种放松的方式,“大家压力都比较大”。

学业和视频之外,老番茄还面临着未来工作的抉择,他学的是金融学,正常情况下研究生阶段就需要接触相关的实习。但他现在正处于一个迷茫的阶段,自己也不清楚将来究竟要去做什么。老番茄已经习惯了如今的生活状态,他说如果可以的话,希望未来也能将视频与金融工作两者兼顾。

虽然与我聊了一些压力方面的问题,但老番茄还是想要拓展自己的方向。聊到最后,我问他近期有什么规划。他觉得之前自己一直在B站的游戏区投稿,现在想涉足一下其他领域。临近大四尾声,他打算用镜头记录下毕业典礼,投稿到B站的生活区。

老番茄从座椅起身,想了想,“也算是尝试走出舒适区吧。”


展开全文

8 条评论

  • 2019-06-26 17:53:04
    很冒昧,我曾也是B站的一名小up。制作视频的契机也无非是 老湿、Sin(现在在《玩啥游戏》)、老番茄和lex的作品。我是最早看着老番茄、奇美拉和lex从默默无名成长成现在一呼百应的大UP(奇美拉当年也算吧)。我很意外文章没有提及老番茄和奇美拉的爱恨情仇,那也是我少年时候很会心的向往。老番茄的复旦学子和游戏区名人身份都算是B站需要的给B小将们的正面榜样。我已经背离了当年在B站出名的初衷,也逐渐远离了B站的流行风向,但衷心希望老番茄能权衡金融深造和视频创作(永不舍弃后者)。
  • 2019-06-10 11:20:23
    看老番茄有好几年了,感触最深的就是《六个泼皮》,视频的剪辑,分镜,还有人物的介绍都很强。后来行尸走肉最强小学生,蝙蝠侠,荒野大表哥这些游戏改的视频,其实都没有这个好。
  • 2019-06-09 13:35:04
    其实他们的舒适区都是在学校吧,当然学校跟b站差不多都混的很好,既能专注学习也能把自己平时游戏的内容当素材制作视频,普通我觉得就是普通的🐮🍺了吧,有多少人能有这样的机遇让一点创造力变成大热门呢,本身的能力让他们出众,却还是坚持普通
    同龄人就算酸也酸不出来什么,看他们这些人一起打篮球解压,就觉得这就是他们吧,不是一个世界也企及不了,他们以后也都还会是这个样子,是其他人想要成为的一些样子的代表,而真正的普通人看着他们的视频,支持着他们,多少也会被这种形象感染吧,
  • 2019-06-07 16:30:01
    很厉害的同龄人了,敢想敢做、能处理好各方面的关系,在每一个角色里都称得上优秀
  • 2019-06-07 14:46:52
    我其实很不喜欢看老番茄的视频,尤其讨厌他那阴阳怪气的声线,不过本文让我看到了一些他的闪光点。
  • 2019-06-07 10:31:59
    真是自律性极高的人,边做视频边学习,还考上复旦,他对时间的利用实在是超凡!
  • 2019-06-07 10:25:47
    复旦是真的厉害……
  • 2019-06-07 02:04:55
    老番茄比我大一届,我在他快上高三的时候关注他的,他考上复旦当时给了我挺大的触动的。毕竟他只比我大一届,却是那么耀眼,这些年来我一直都希望自己能成为老番茄那样优秀的人,可是自己不争气,到现在反而觉得我跟他的距离越来越遥远。半夜看了这篇文章不知为何莫名想哭[哭笑.jpg]
返回顶部
App内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