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载APP

一只充满“妖气”的兔子,再一次撕裂了网络

Lushark
大事件 2023-01-02
大事件 > 一只充满“妖气”的兔子,再一次撕裂了网络

这枚妖异的兔子或许真能算得上近年来难得的成功邮品。 

 自1980年以来,中国邮政每年都会发行以生肖为主题的特种邮票,而在这四十余年的历史中,大概再没有哪套生肖邮票比即将发行的《癸卯年》兔票更具争议。

这张“癸卯寄福”是此次发行的两枚兔年邮票之一,也正是这只蓝毛红眼、长有人手,身形歪歪扭扭,还带着些许诡异笑容的兔子,一跃成为了争论的中心。

在许多人看来,这只兔子处处透着诡异,简直是诸多“童年阴影”的结合体,有人从它的画风见到了《魔方大厦》,有人因为它想起了国产儿童恐怖电影《疯狂的兔子》,又或者觉得它像是《数码宝贝》中帕古兽的新进化体。

除了这张邮票本身,同样“不拘一格”的还有这套邮票小版款式上的插绘:三只大大咧咧的兔子,其笑容几乎可以用“狰狞”来形容。

小版票在邮票之外通常还会带有些插画图文 小版票在邮票之外通常还会带有些插画图文

这套邮票实则在9月份就已公开定版,当时便在集邮爱好者圈内引发不少讨论,除了骂声之外,许多人更是拒绝接受这一现实,要求撤换这一版邮票的图案。

中国邮政的官方微博大概从没像这样热闹过 中国邮政的官方微博大概从没像这样热闹过

如今,随着这套邮票即将正式发行,更多人注意到了这只看起来不同一般的“疯批兔子”,而围绕着它的争议,也变得有些疯狂起来。

1


这次兔年邮票的设计者是今年99岁高龄的美术家黄永玉,他最为大众所熟知的作品,正是1980年的初代生肖邮票——庚申年“猴票”。

80版猴票 80版猴票

80版“猴票”之所以著名并不是因为其艺术性,而是曾经“一版猴票一套房”的暴富神话。

依据多年前的新闻报道,原本面值8分的80版猴票在发行20年后市场价值上升了2万多倍,升值几万倍;而现在,一枚猴票的市场价大约在万余元,大版成交价则为百万元,比20年前又翻了十倍。

在收藏界,相比那些真正罕贵的邮票,猴票的保有量和价值都算不上“绝无仅有”,家里若是有爱好集邮的老人,指不定那天他也会翻开集邮册,说道“其实我们家也有一张猴票”。

但这张猴票就好比是集邮界的“青眼白龙”,即便不是最贵最稀有的那张,也依旧是圈外最知名的“天价卡”,代表着离普通人也很近的发财机会。

按照邮票设计师邵柏林的说法,黄永玉不仅是初版猴票图案的绘制者,他本身就是“发行生肖邮票”这个点子的提出者,而他画的金丝猴,则是以他自己所养的小猴为原型。

黄永玉还曾向邵柏林允诺,倘若真发行生肖邮票,他可以给中国邮政画上十二年。不过这个项目最终还是由多名美术家轮番来进行创作,直到2016年第四轮生肖邮票开始发行,黄永玉才再次参与了设计,绘制了《丙申年》两枚猴年邮票的图案。

一定程度上来讲,正是黄永玉的猴票把生肖邮票领到了超越一般纪念邮票的地位,一度带来国内邮票收藏市场的繁荣,并让生肖邮票及衍生产物成为了中国邮政每年发行量和销量最高的邮品类别。

也正因为生肖邮票在许多国人心目中被赋予了独特乃至有些神圣的身份,如今的“妖邪兔子”才让他们格外难以接受,认为其背离了“生肖邮票为春节增添喜庆”的发行初衷,而黄永玉也同时成为了“最成功的生肖邮票”和“最受非议的生肖邮票”的创作者。

2


相比9月份定稿刚公开时一边倒的骂声,临近年关再度爆发的这场风波中,有不少人开始为黄永玉说话。

他们向其他人解释这是黄永玉惯用的幽默画画风,绝不是刻意丑化或偷懒之作,要说这样的画风不适合拿来做生肖邮票,那也是选中了这套画的中国邮政的问题。

骂声不少,但像这样支持黄永玉的评论,同样也有上万点赞 骂声不少,但像这样支持黄永玉的评论,同样也有上万点赞

但许多人对于这套说辞并不买账,觉得这就像饭圈常有的洗地方式——“爱抖什么错都没有,错的是经纪公司”,依旧认为这只诡异的兔子无论如何也不该是一个所谓的“艺术大家”拿出手的作品,别说是黄永玉,就算是毕加索画的那也是丑。

尤其是对比不久前不幸因病离世的吴冠英所设计的贺年专用邮票上的可爱兔子,更让许多人惋惜这位老师的遗作没能被选为生肖邮票。

吴冠英也是上一轮兔年邮票图案的绘制者 吴冠英也是上一轮兔年邮票图案的绘制者

近年来,关于黄永玉的文章和报道不在少数,其中大多浓墨重彩地渲染他是“老顽童”“最调皮的画家”,翻来覆去讲述他90岁开跑车带林青霞兜风、上时尚杂志封面、绘制夸张的自画像等事迹。

黄永玉的九十岁自画像 黄永玉的九十岁自画像

尽管这未必是黄永玉的本意,但曾经憧憬这样洒脱人生的读者们,看多了这样塑造人设的文章,也难免开始感到厌烦,质疑其离开了这些标签之后,究竟还有多少创作能力尚存。

越来越多人“不吃这套” 越来越多人“不吃这套”

有人嫌弃黄永玉晚年所绘的那些漫画和书法过于随性,远不及他早年的版画作品彰显艺术功底;也有人抱怨他在《收获》杂志上连载了十多年的自传体小说《无愁河上的浪荡汉子》絮絮叨叨、又臭又长,纯属凭着身份霸占版面……

黄永玉1961年创作的木版画《春潮》 黄永玉1961年创作的木版画《春潮》

关于“蓝兔”的争论早已脱离了讨论邮票本身美丑的范畴,支持黄永玉和他的蓝兔子的人觉得批评者不懂艺术、没有幽默感,反对者同样觉得支持者没什么资格代表艺术,纯属附庸风雅。

这双方针尖对麦芒,谁也说服不了谁,但比起随后发酵而来的阴谋论和“谜语人”,此处的讨论倒也还不算离谱。

这次的小版票所使用的插画,实则是黄永玉上个辛卯年时绘制的一副幽默画的改版,原画还配有一段图注:“一巢已足,何须三窟。”

经过几番以讹传讹,这层关联最后变成了“蓝兔子原本也是一副讽刺画,只是被删去了文字用作生肖邮票图案”。

于是,一边是抖音、头条等平台上年龄较大的用户在声讨“蓝兔子”过于诡异、误导小孩子;另一边,在B站、小红书这样用户群体相对年轻的地方,这蓝兔子则被坐实是有意为之的讽刺画,而谈及其究竟讽刺了什么、有何寓意,讨论者们的态度往往又是“懂的都懂”。

事情发展到这个地步,已经很难分清身处讨论中的人们究竟哪些是在一本正经地讨论、哪些是拱火、哪些是反串,抽象程度远超兔子本身,却又和平时的互联网讨论好像没什么两样。

“标着120” “标着120”

随着事态发展有着失控的趋势,此前选择了“弹幕最多的打法”的中国邮政,如今显然也感到了舆论压力,一定程度上进行了低调处理。

官方微博在几日前设置了“仅半年可见”和“仅粉丝可查看全部微博”,官方微信在前几日推送癸卯年邮票预售的消息时,两枚生肖邮票甚至连完整的大图展示都没挨上,介绍重点被放在了各类衍生邮品上,无论是“蓝兔子”还是“三只兔子”,都只作为配角出现。

至于黄永玉本人,如今那些被拿来证明“黄永玉也能画可爱动物”的猫头鹰们,恰恰在五十年前被构陷为包含恶意隐喻的“黑画”,一度让他身陷险境。如今网络上围绕着蓝兔子的纷纷扰扰,或许会让这位老人觉得似曾相识,但又多半已不在意。

猫头鹰算是黄永玉最常绘制的动物之一 猫头鹰算是黄永玉最常绘制的动物之一

3


其实翻阅近年来关于生肖邮票的相关报道,不难发现“惹争议”的生肖邮票不在少数。画凶了有人不满意,画萌了有人嫌没精神,设计太传统了有人要吐槽,风格太标新立异——那就是现在的“疯兔子”所面对的铺天盖地的骂声。

但换句话来说,如今大概也只有“惹争议”的时候,生肖邮票才有机会出现在更多人的眼前。

尽管“猴票神话”至今仍常被提起,但现实中的邮票收藏市场则是连年缩水,圈内爱好者也越来越少,大多数邮品既无价也无市。

例如在猴票次年所发行的鸡年邮票,如今的单枚市场价就不过百来元,而这已经是极少数能达到三位数价值的邮票,大部分初轮生肖邮票几块钱就能收到一枚。

只要小几百,就能收到一套猴票除外的首轮生肖邮票 只要小几百,就能收到一套猴票除外的首轮生肖邮票

虽说这样的售价比起面值也上涨了近百倍,但其流通性每况愈下,普通人除了买来自己把玩收藏以外,几乎不可能从中找到什么发家致富的机会。

如今的集邮爱好者们最常说的一句话就是:“邮票哪有什么投资价值,不是真喜欢谁买这玩意”。

这样的状况常被爱好者们归咎于邮政官方竭泽而渔。

生肖邮票的发行量一度上亿,而在人们越来越少使用邮寄信的当下,这些邮票又几乎不存在自然消耗,致使这类单枚邮票完全失去了稀缺性;

另一方面,邮政为了提高邮品的附加值,通常把那些发行数较少、更有收藏价值的大版邮票和珍藏册之类的装饰性邮品捆绑销售,以此卖出高于面值的售价。可一旦销量不景气,邮政又时常将这些邮品打折销售,以至于造成这些邮票“破发”,“早买早吃亏”成了这个圈子的常态。

平价大版折通过摇号限量发售,没能轮上的就只能去二级市场收购,或是等其他高价邮品搭售 平价大版折通过摇号限量发售,没能轮上的就只能去二级市场收购,或是等其他高价邮品搭售

但客观来讲,无论邮政局如何运营,集邮圈子的式微趋势恐怕也很难改变。当邮票失去了实用价值、淡出大多数人的生活之后,这些小纸片就很难再和其他新奇的收藏品竞争。就算是80版“猴票”,近几年的成交价也是不升反降,对比其他物价的涨幅,更是没了当年“一枚一辆车,一版一套房”的威风。

三个月前就在吧里被讨论烂了的蓝兔子,如今又被人拿来当新闻洗版,多少也能让人感到集邮爱好者身为小众的无奈 三个月前就在吧里被讨论烂了的蓝兔子,如今又被人拿来当新闻洗版,多少也能让人感到集邮爱好者身为小众的无奈

尽管算得上是“好事不出门,坏事传千里”,但蓝兔子在“出圈”之后,反倒给今年的生肖邮票带来了一些新气象。

毕竟也不是所有人都讨厌这次的“疯兔子”。尽管比例不高,但在相关的讨论串里,你一定不难找到“我倒喜欢这兔子”的声音,且并非因为其出自“大家手笔”,甚至无关美丑,只是纯粹欣赏这只特立独行的兔子。

由期颐之年的黄永玉所设计的这只兔子,却意外地契合近来在年轻人之间流行的“发疯文学”:这只看起来心理状况不太稳定、书写着不明所以内容的诡异兔子,被不少人视为自己当下精神状态的写照,由此产生了收藏的念头。

通过邮政官方渠道购买的人数尚不可知,但在一些提供邮票预售的淘宝店上,光是癸卯年小版票的销量就已然破千,远超过往的其他邮品。

而这个售价要比邮政官方渠道购买贵上一倍 而这个售价要比邮政官方渠道购买贵上一倍

从这个角度而言,这枚妖异的兔子或许真能算得上近年来难得的成功邮品。

结语


中国邮政在过去也不是没尝试过让集邮和书信文化走向更多年轻人。

就在前段时间,中国邮政曾在上海和索尼举办过一个《战神》主题的联动活动,到现场参与寄送明信片的活动即可领取一套主题邮册,鼓励大家沟通彼此。

活动在市中心的卢湾邮局举办,现场做了不少布置 活动在市中心的卢湾邮局举办,现场做了不少布置

但这套免费领取、面值总额14块4的邮册,很快就以上百元的高价出现在了二手市场上,现场的工作人员也直言不讳:活动几乎每天大排长龙,其中六七成都是不知从哪儿“慕名而来”的中老年人,他们不太了解什么“战神奎托斯”,但都知道这套邮票现在比一筐鸡蛋值钱。

活动早已结束,但这些邮册依然在二手平台上被售卖 活动早已结束,但这些邮册依然在二手平台上被售卖

不过邮局这边也没吃亏,他们后来要求参与活动的人们先得申请一张信用卡,才能领取这套邮册,既限制了一些黄牛抢领邮册,又帮邮局完成了指标,一举两得。

所有人都各取所需,只是活动的初衷被遗忘了,关于“疯兔子”的这场争论,大抵也是如此。


展开全文

扫码关注

游研社公众号

小程序

游研社精选

41
快速评论
热门评论
全部评论
评论时间
查看全部评论
  • 首页
  • 下一页
  • 页 / 共
App内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