彩虹六号的中国电竞前夜

EmanrahC 大事件 2017-09-17
  • 3

为了你喜爱的游戏,你能做到什么程度?比如说,在游戏没有过审,也找不到赞助的情况下,以普通玩家的身份,为高水平的国内玩家组织起稳定的线上赛事,培养主播,联系国外战队交流,并坚持一年?

8月26日,德国科隆游戏展上的ESL Arena舞台中央,欧洲职业战队Penta在总决赛战胜了对手Elevate,赢得了《彩虹六号:围攻》第二年度第二赛季职业联赛的冠军,以及75000美元的奖金。

第二天晚上,天津一家名为“小君电竞馆”的大型网吧二楼,uL战胜了优酷主播“老李船长”领衔的队伍TSG,赢得了“翼晰杯”的冠军,五个大学生为此欢呼雀跃。这些玩家先前曾多次赢得国内冠军的名号,但这是他们首次得到人民币现金奖励——20000元。

uL战队夺冠照片,来自育碧中国官方微博

尽管育碧的官方电竞合作伙伴,《彩虹六号:围攻》的赛事主办方ESL在今年7月宣布下个赛季会开设亚洲赛区,但兴致冲冲的中国玩家去申请报名后,得到的却是“该游戏尚未在中国地区正式发售,中国玩家无法参与”的答复,这似曾相识的一幕让不少怀揣电竞梦想的彩六玩家愤懑不已。

不过,这些玩家的不满并没有持续太久。在被拒绝参赛的一周之后,组织这些国内玩家报名参加海外赛事的组织:R6SCPL赛事组的核心成员“黑鹰坠落”兴奋地在比赛通知群宣布,他们得到了赞助,每个赛季都能够提供不少于10000人民币的奖金池。而在此前的一年内,他们唯一得到的支持,是育碧中国提供的虚拟物品。

得到资金支持后,赛事组将比赛改名为“彩虹六号大陆邀请赛”

国内数十万《彩虹六号:围攻》(简称彩六,下同)玩家大多数没有意识到,自己通过Steam、Uplay、PSN等渠道购买的游戏,严格意义上是带有中文的海外数字商品。而另一些玩家对这一特殊环境则已经是见怪不怪了,他们更愿意和国际友人同台竞技;也有人信心满满地认为,就和ESL最为著名的电竞项目CSGO一样,随着彩六在国内人气的稳定增长,被代理商看中推出国服无非是时间问题。

发售时饱受服务器与Bug问题困扰,却在此后的两年发展到今天的规模,彩六这样的游戏实属罕见。

和《全境封锁》不同,《彩虹六号:围攻》起初并不是承载育碧厚望的游戏。作为“汤姆·克兰西”品牌下的系列,彩虹六号深受《使命召唤》等主流枪战游戏的冲击。《爱国者》立项并放出预告片后惨遭腰斩,逐渐沦为蒙特利尔工作室内部各项技术的试验田,最终结出的果实便是采用了Realblast技术,以“全部掩体可破坏”为特点的《彩虹六号:围攻》。

绕开对手的防御,砸开地板直接空降进点

掩体破坏系统的引入,意味着玩家在彩六中需要处理的信息量要比绝大多数的FPS游戏多出了几个数量级。不少习惯于CS或OW的新手彩六玩家躲藏在自认为安全的角落时,根本想不到自己的位置已经被对方通过无人机或者摄像头得知,等待他们的结局往往是被一梭子穿透墙壁的子弹爆头。在对地图不熟悉的情况下,即使枪法出色也难免被偷袭秒杀,如此高的上手门槛让不少新手玩家望而却步。

之前育碧旗下有一些大玩新概念的作品,如R.U.S.E和End Wa,均以失败告终。因此当初很少有人能预料到,在发售一年之后,这款上手难度较高的战术射击游戏竟能成为二线FPS游戏中的领头羊,在线活跃玩家人数相较于发售日增加了一倍有余,俨然成为了育碧在那几个著名的开放世界系列之外的一张王牌。

也让这家错过了网络游戏鼎盛时期的全球第三大游戏发行商,得到了通向电子竞技的门票。

2016年春,当育碧宣布与ESL联手推出《彩虹六号:围攻》的电竞职业联赛时,上海交通大学微电子系的大三学生陈曦洋正因为寻找实习和准备出国而忙得焦头烂额。他是一名钻石段位的玩家,常用ID“黑鹰坠落”(Blackhawkfalled),此前曾搭建过战地2服务器,也组织过一些小规模的线上比赛。

在游戏内的滚动信息窗口看到Go4资格赛(职业联赛选拔赛)的赛事新闻后,黑鹰自然而然地想到去搜索彩虹六号的相关比赛,却发现职业联赛并未开设亚洲区,国内玩家能够参加的只有理论上“所有玩家都能参与”的社区杯线上赛。

高水平的玩家往往相互熟识,黑鹰很快发动起了这几个月他在游戏中结识的好友,又在贴吧进行宣传,找到了一群和他志同道合的玩家。

这些人来自五湖四海,文化水平参差不齐,黑鹰一手包办了资料翻译、网站报名、VPN使用、反作弊软件等各项工作,3天之内凑齐了8支编制完整的队伍报名参加社区杯。

在“代表中国彩六玩家出征海外”的氛围下,这些业余玩家认真地进行了训练,训练结束之后对比赛录像的战术分析研讨也有模有样。但出乎所有人意料的是,3天的等待之后,8支中国队伍全部被拒绝参赛,并且被ESL管理员Arvino告知:

大陆玩家无权参加亚洲区社区杯比赛。

被拒邮件截图

翻查细则后,黑鹰发现大陆地区的确不在ESL的服务范围内。这对于报名参赛的玩家的士气造成了沉重的打击,一时间谣言四起,甚至还有人认为中菲关系紧张导致了菲律宾管理员Arvino的恶劣态度。很少有人意识到,由于中国特殊的审批与签证政策,海外的电竞承办商往往不愿意承担额外风险与潜在成本,让未过审游戏的国内玩家参与到国际赛事中。

怀揣着电竞梦想聚集到一起的玩家遭遇不可抗力无法参赛,于是回归平凡的日常之中——剧本原本应该是这样的,而黑鹰无奈之下发在贴吧的求助帖,却为他找到了意料之外的救兵。

假如你经常关注Panky、Pengu、Kixstar等海外Twitch彩虹六号主播,你或许会对Yankeexray这个ID有些印象。这位留学澳洲的山东大学生一共给PENTA战队的主力选手Pengu(丹麦籍)打赏了2550美元,这个数字直到现在仍然高居Pengu的Twitch频道现金支援感谢榜的首位,无人能够超越。

在看到特勤干员破门而入的前期宣传视频时,Yankee就已经被《彩虹六号:围攻》深深吸引,游戏发售后更是决心参加职业比赛,迫切希望学习战术提升自身实力,即便是悉尼大学本科法学系繁重的课业也没能让他放弃。这也是他关注Twitch上的彩六主播的直接原因,早在欧洲主播Pengu与Kixstar尚未成名,关注者不超过20个的时候,Yankee就已经是他们的核心粉丝。

两位主播独特的战术思路让Yankee大开眼界,深受启发;与他们高超的游戏水平相对的,则是窘迫的生活现状——Pengu的母亲当时无钱支付房租,而Kixstar需要一边在墨西哥餐馆打工,一边打比赛领取电竞俱乐部微薄的薪水,才能勉强维持生活。得到Yankee堪称雪中送炭的打赏之后,两位主播甚至流下了感动的泪水,这意味着他们能度过眼前的难关,心无旁鹭地追寻电竞梦想。

解说比赛中的Kixstar(左)

事实证明,Yankee的眼光相当精准:Pengu拿到援助后得以继续做全职彩六选手,直到他的人气足以和Twitch签约,得到稳定的收入,他所在的PENTA战队更是蝉连了2017年前两个赛季的冠军;Kixstar不仅拿到2016年第二赛季的冠军,他的解说能力也得到了认可,在Panky的推荐下成为了官方解说。

英国人Panky作为彩六职业联赛专业解说,同样是促成中国玩家成功报名社区杯的关键人物。看到黑鹰的求助贴后,Yankee立刻与Panky联系并说明了情况。作为当时唯一的官方解说,Panky充分发挥了自己的影响力,仅仅一天之后,原本与黑鹰联络的ESL管理员Arvino被换下,新的管理员Elex非常友好地欢迎中国玩家来到社区杯;作为感谢,Yankee赠送给Panky一张1080显卡,直截了当地改善了包括自己在内的观众体验。

Youtube主播Panky,现在已经不再解说彩六职业比赛

困扰许久的难题终于解开,黑鹰在庆幸之余也意识到自己先前着实有些天真,若非贵人相助,自己的努力恐怕难免落得付诸东流的下场。而那些报名参赛的玩家也终于能够安心备战——即使社区杯并非Go4赛事,胜出也无法晋入职业联赛,但对于去年7月的中国彩六玩家而言,这已经是他们能够参加的最高规格的比赛了。赛前,不少玩家们对这次比赛的预计相当乐观,他们认为国内高玩层出不穷的套路能够轻松征服没见识的外国佬。

比赛的结果相当出人意料:8支中国大陆队伍没有一支晋级8强,成绩最好的Master在第三轮被新加坡战队击败,而这支队伍即是后来代表亚洲出战国际邀请赛的Envy。有趣的是,在第二届社区杯赛事中夺得冠军的是一支香港战队:Team 1122。

早在2015年12月,也就是《彩虹六号:围攻》发售之初,队长Choly通过自己的主播水友群找到队友组成了1122,报名参加由香港本地电竞组织CGA举办的HK League彩六联赛,并以几乎全胜的姿态赢得了冠军,以及10000港币的奖金。

比赛结束后,新生的香港冠军很快陷入了没比赛可打的窘境,败在他们手下的对手们也纷纷解散。ESL社区杯理所当然地成为了他们的下一个目标:在亚洲没有彩六职业联赛的情况下,社区杯即是亚洲彩六玩家的最高赛事,而Choly希望在比赛中胜出,并取得亚洲第一的名号,以此得到赞助,专心地在电竞的路上走下去。

他们做到了,但随着拉赞助的邮件一封又一封地石沉大海,Choly也逐渐意识到“亚洲最强彩六战队”的名号至少在当时还没那么值钱。而在亚洲范围内,他们的实力也没有绝对意义上的优势,在此后的三届社区杯上,他们先后被韩国、日本、新加坡的强队打败,无缘冠军。

夺得HK League冠军的1122

即便如此,1122仍是无可争议的国内最强。就在第二届社区杯结束后,1122收到了黑鹰与Yankee的邀请:他们希望这支来自香港的冠军队伍加入“《彩虹六号:围攻》中华玩家职业联赛”(R6SCPL)。

这不是一个准确的名字;没有职业选手和电竞俱乐部的参与,他们自行组织的比赛很难说得上是真正意义上的职业联赛,以致于黑鹰等人后来更愿意用简单的“赛事组”来称呼自己。

不过,通过这个名字,可以看出决定自办比赛的两人当初近乎稚拙的野心:他们希望为高水平的国内彩六玩家组织起一个切磋交流的平台,并在名气打响之后找到赞助,成为真正意义上的电竞联赛。

与育碧相关负责人的会面,也是促成他们自办比赛的重要因素。2016年8月,通过育碧中国举办的一次线下活动,黑鹰拜访了育碧位于上海的分部,并见到了负责《彩虹六号:围攻》国内推广的品牌经理。按照对方的说法,作为一家外企,育碧以官方名义在国内举办未过审游戏的比赛存在一定的风险,若是规模较大,很容易引来政府相关部门的为难;但如果有玩家自发举办比赛,他们自是乐见其成,并愿意给予支持。

参观育碧上海分部时,黑鹰拍下的照片

通过这次拜访,黑鹰得到了育碧官方每月10个激活码的支持,线上宣传的协助承诺,以及一条宝贵的建议:既然是线上赛,就不必把眼光局限在国内,海内外的华人与亚洲其他地区的强队都是可以去争取的对象。

除了1122之外,新加坡的Envy、日本的Father’s Back、韩国的Mantis……这些在社区杯上展露头角的亚洲队伍纷纷接受了邀请,答应与国内战队通过线上练习赛相互切磋,进行交流。与此同时,学习西方法律的Yankee写下了比赛章程,擅长绘图的玩家为几支大陆战队设计了徽章,黑鹰联系了各个平台上的彩六主播并找到了合适的解说,负责宣传和登记的赛事组其他成员也已招募完毕。参照在海外同期进行的ESL职业联赛确定赛程后,《彩虹六号:围攻》中华玩家职业联赛第一赛季就这样开始了。

很难想象,这是一群完全没有相关行业从业经验的玩家,纯粹出于热爱办成的比赛。每一场比赛都有中文解说视频录像,微博战报也更新地相当及时,参赛队伍的水平更是属于国内最高的级别,面对亚洲冠军1122也能多次取得优势,不过冠军还是没什么悬念地被1122收入囊中。若不是略显稚嫩的宣传排版文案露了马脚,不明就里的观众可能真的会以为《彩虹六号:围攻》的职业联赛已经在国内正式启动了。

有了第一次成功举办的经验,之后的几届顺利了许多。从2016年8月到2017年5月,CPL赛事组一共举办了三个赛季的正式联赛,与之对应的次级联赛,还有一届与Bilibili合办的比赛,同时培养了一群自称“半职业”的玩家——他们大多是在校学生,却有着固定的战队和训练计划,能通过比赛拿到一些育碧赞助的绝版皮肤,比不上真正的职业玩家,不过在业余爱好者中属于顶尖水准。

第一赛季职业联赛绝版皮肤“冰河”,闲鱼上长期有人以1000元人民币的价格收购

随着《彩虹六号:围攻》在国内外的人气逐渐升高,赛事组终于得到了商业资本的青睐。6月底,临近毕业的黑鹰被邀请到漕河泾的一家饭店里,和育碧的工作人员以及从北京远道而来的翼晰科技有限公司赛事部门成员一起吃了顿午饭。

这家公司于2016年初成立,创办者是一群海归留学生,留学期间他们曾在英国建立起了面向海外华人的ECG俱乐部,有一定的比赛举办经验。不过,翼晰科技最出名的一次是“SteamCN论坛收购事件”。据对方所言,当时收购流程已经走到了最后一步,但因为论坛发起人内部意见不统一,功亏一篑。

吸纳玩家社区的尝试失败后,翼晰科技将重心放回到了电竞比赛上。他们与天津、四川等地的高校电竞社、电竞网吧、电竞俱乐部取得了联系,也举办了多次LOL、CS:GO等项目的比赛。随着这些电竞项目的热度逐渐下降,这些组织也都在试图寻找新的突破口。恰巧,翼晰科技的赛事总监Sergio是一名白金段位的《彩虹六号:围攻》玩家,在关注了CPL赛事组一年之后,他拿出了具体方案:

通过线上预选赛和小组赛选出四支队伍,半决赛及决赛在线下进行,前三名的队伍分别获得2万、1万、5千元人民币现金奖励。

Mika与育碧相关负责人的合影

作为国内比赛,翼晰科技提供的奖金数额不算少,再加上这是第一场国内彩六线下赛事,得到的关注远多于CPL以往任何一场比赛。线下赛的前夜,育碧方面的负责人张经理、长期为CPL赛事组解说比赛的Mika、打入线下赛的参赛选手Choly等人从五湖四海出发,飞抵天津,等待第二天的比赛;而此时的黑鹰仍在上海,他已经订好了前往美国的机票,即将开始留学生涯。

在几乎没有线下推广的情况下,比赛当日的小君电竞馆二楼现场聚集了30多名观众,他们大多是这些选手通过直播吸引的忠实粉丝,自掏腰包飞往现场表达支持。斗鱼平台给了这场比赛主机游戏区的首页推荐,比赛当夜,一万四千多名观众守在屏幕前观看比赛,并希望自己能在比赛结束后的弹幕抽奖环节后抽中冰河皮肤。

通过线上赛的选拔,一共有四支队伍来到了天津参加线下赛。为了确保拿到本届冠军,以及在将来的海外赛事中表现地更为出色,冠军队伍1122和亚军队伍Master强强联手,混编成了一支新队伍:uL(Unbeaten Legend)。实力的差距使得这场比赛没什么悬念,在总决赛中uL先后以5比1和5比0的比分轻取对手TSG,赢得了冠军,而CPL赛事组也得到了一笔数额不大,但足以将比赛维持下去的资金援助。

如此悬殊的实力差距,也暴露出了赛事组目前面临的发展难题:开办比赛一年以来,取得名次的选手来来去去都是这几张老面孔,在资源有限的情况下能给予次级联赛的支持也是捉襟见肘,这在很大程度上挫伤了新人报名参与的积极性;另一方面,作为国内实力天花板的uL的实力和欧美职业战队相比仍有很大距离,想要欣赏高手对决的玩家更愿意去关注国外真正的职业联赛,因此CPL比赛的直播观看人数常年在4000人左右徘徊,赛事组成员曾通过各种手段尝试进行宣传,却始终难以打破这一瓶颈。

即便如此,《彩虹六号:围攻》作为电竞项目在国内的前景,以及CPL赛事组的潜力,值得任何关注这款游戏的玩家期待。随着彩虹六号玩家基数的逐步扩大,赛事组遇到的上述问题都会随着时间推移,自然而然地被解决。对彩虹六号游戏本身而言,开创性的独特玩法、出色的观赏性、难以被抄袭的技术壁垒,这些因素使得彩虹六号目前没有真正意义上的竞争对手。

假如育碧找到国内代理商推出国服,并启动正式的职业联赛,这些“半职业”玩家无疑会化作电竞明星诞生的土壤,而赛事组的成员也很有可能会成为电竞行业的中坚力量。

无论如何,对于育碧中国、ECG等国内电竞组织,以及黑鹰、Yankee、Choly、Mika这些热爱《彩虹六号:围攻》的玩家而言,一切才刚刚开始。


展开全文

评论

发布
取消
返回顶部
App内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