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网上花几个小时看主播发呆?这种事,全世界的观众都爱干

偶然轻狂 趣闻 2017-12-27
  • 5

呆~~~~~~~~~~

2017年的圣诞节刚刚过去,今年的平安夜,你过的还算“平安”吗?

如果你不想去街上吹冷风,走过人挤人的商场和咖啡店,还顺便被塞了一嘴狗粮的话,在家里打游戏,或者看直播显然是一个“最平安”的消遣。

《守望先锋》的游戏总监Jeff Kaplan进行了一场超过8个小时的“直播秀”绝对算是今年平安夜里最“平安”的直播了。 

在这段超长的直播里,Jeff只是安静地坐在壁炉旁发呆,他穿着带有圣诞特色的红色袜子,手边摆着饼干,牛奶和一个带有守望先锋Logo的马克杯。看起来就像是一场平常的平安夜家庭聚会。

在最巅峰的时刻,这个直播间里涌进了将近四万名观众,就像这些突然挤进你家的客厅一样。所有人似乎都在等他说些什么,但是他并没有这么做,好几个小时里,他只是摆弄一下头发,翘着二郎腿,静静地看着你,同样像是在等待些什么。

为了让这个直播间看起来并不是在循环播放同一段录像,Jeff不停的摆出一些动作,证明自己还“活着”:其中最精彩的时刻出现了,可能是旁边的录音师都困了,手一抖,挑杆麦克风就倒了下来,正好砸到了Jeff的脸上。好在他足够淡定,很快就恢复了原本的姿势。

 

你可能根本不知道这样一个没有任何内容的直播间,到底有什么好看的。事实上,包括当时所有涌向这个直播间的观众,他们同样也不知道这个直播间到底是在干什么——但就是有一种特殊的“魔力”去吸引那些像他们一样的,在平安夜无所事事的无聊的人。

他在那里做什么?他什么时候会动啊?他会像这样坐多久啊?相信大部分来到这个直播间的观众都会有同样的疑问。从某种意义上来讲,观众们对于直播中的“干货”内容的期待程度已经降到了最低——人们并不期待Jeff会公布一两个新英雄,也不会期待他会在这样一个“合家欢”的重要时间段里去解释饱受争议的守望先锋联赛。出于对接下来要发生什么的好奇心,大部分观众都留了下来,就这么简单。

 

这个例子可能有点不太尊重,但是却非常形象——就跟去动物园一样,我们可以站在猴山或者熊猫馆旁边一整天,谁也没有期待这些动物会突然表演一个节目,人们只是好奇它接下来会做什么,这种“情节”发展的未知,再配合上我们的脑补,的确填补了很多孤独的人在安夜晚的空白。

实际上,从直播间的留言来看,这些观众所做的,确实跟逛动物园一样:“Do Something(快做些什么啊)”在整个直播过程里是最常出现的留言,甚至还有人不停地“指挥”Jeff去吃饼干,或者换个姿势。从另外一个角度来看,在留言区和操着不同语言的观众互动,可能比Jeff的表演本身更有意思,这带来了病毒式传播的效果,观众不仅仅是守望先锋的粉丝,俨然已经变成了一场网络上的圣诞派对。

 

有玩家甚至将这只麦克风评为“本场最佳”,也有人说莱因哈特更值得这个奖

除此之外,还有一些机智的观众通过Jeff的动作,发现这根本不是一场真正的直播,而是一段事先准备好的,经过精心剪裁而重复播放的录播“节目”:Jeff的动作并不是无意识的,而是作为剪辑时的定位点而存在的,如果你放慢几倍来看的话,你就会发现某些动作背后有明显的“叠画”特效。就连Jeff被麦克风砸中以后歪掉的头发,也在几分钟之后神奇的恢复了原位。

这样看来,最后被“玩”了的,还是这几万个观众。不论暴雪和Jeff制作这段视频究竟是为了什么,唯一可以肯定的是,他们的目的达到了——在很多年之后,玩家一定还会记得这个被与众不同的平安夜。


“买不起壁炉?那就在电视上看吧”

了解西方圣诞节传统的国内玩家来讲,这样的一场“表演秀”看起来并没有什么深层含义。但是对于暴雪这样一家,以在自家产品中频繁向经典致敬而闻名的公司来说,“平安夜坐在壁炉前的Jeff”或许也是一场致敬。

在西方传统文化里,壁炉里烧着的圆木,可以看做是除了圣诞老人,圣诞树或者是红色袜子以外的又一个圣诞节标志。在平安夜的晚上,一家人围坐在壁炉旁的场面或许最原始,也是最传统的一种庆祝方式了。

但是对于那些买不起壁炉房的人来说,如何度过一个完整的平安夜可能就要换一种方式了。

早在1966年的美国,受限于当时电视节目制作水平,通常在平安夜晚上会有一段时间是没有电视节目可看的,为了填补这段空白,一家纽约当地的电视台WPIX就曾经制作过一档“壁炉生火”的电视节目。

 

这就是1986年版的WPIX“圣诞壁炉”

这段视频的原长只有17秒钟,在循环播放之后时长达到了一个半小时。它没有任何配音和字幕,只有烧木头时噼里啪啦的响声。用现在的眼光来看,当时的这段视频非常简陋,有非常明显的剪辑痕迹,但在当时却大受好评,除了可以填满电视台的节目放送表之外,还可以让家里没有壁炉可烧的人们坐在电视旁就能“假装”自己有壁炉一样,这种传统一直延续到了1989年才停止。

到了2016年,WPIX重新恢复这一节目,他们甚至还制作了大量的“壁炉烧圆木”的周边产品,使这一“无聊而又重复”的节目真正上升为一种节日文化。美国喜剧演员尼克·奥弗曼甚至还以这一桥段为灵感,给一家酒厂的威士忌打过广告——和Jeff一样,他也是坐在炉火旁一言不发,只是安静的品酒。这段广告太出名了,以至于很多媒体都会在平安夜反复循环播放这段内容。

尼克·奥弗曼版的“圣诞壁炉”

看起来,Jeff Kaplan并不是第一个如此特立独行的人。用这种特殊的方式庆祝圣诞节,在欧美人眼中,或许早已习以为常了。


“你敢在电视上看油漆干吗?”

说了这些,你可能还是会对看这样一场“看似没有任何意义”的直播节目保持怀疑态度,毕竟“守望先锋”,“圣诞节”都自带流量属性,假如没有这样的元素,还会有人愿意看这种又慢,又长,又没有明确内容的节目吗?

答案是肯定的。

在欧美,类似这样的直播并非个例,他们还给这种节目起了个名字叫做:“慢电视”。

最为此着迷的当数挪威人,2009年,他们曾使用固定摄像机直播了一次火车行驶全程的节目。这档节目时长7个多小时,根据制作人托马斯·海鲁姆在Ted演讲时说道:“这种全新的真人秀类型,没剧情,没脚本,没亮点,没高潮,和以往的任何的任何一档电视节目都不同,但却有120万挪威人爱看。”

最初他的目的是想制作一档纪念1940年德国入侵挪威那一天的节目。由于时间来不及拍摄一部真正意义上的纪录片,于是他们决定用一项同样历时良久,见证过历史进程的事物来代替,于是这辆行驶在卑尔根铁路上,横跨挪威东西的百年火车,成为了他们的目标。

在这条慢长的线路上,节目组设置了四个固定摄像机,三个用来记录窗外的美丽景观,由于全程有160多个漆黑的山洞,他们不得不穿插播放了一些嘉宾访谈和影像资料。

根据收视率调查,在这档长达7小时14分钟的节目播送时,NRK电视台的收视率是日常的几倍之多,观众们会有一种身临其境的代入感,在家里就能体会到“坐火车”的感觉,就像是在一起搭火车一样,他们在社交平台上有一搭没一搭的聊天。

一位76岁的老人坚持看完了整个节目,当火车进站的时候,他甚至站起来准备拿行李,直到他撞到了窗帘杆才想起,自己原来是在家里。

甚至有观众写信到电视台问:

你们为什么这么胆小,这档节目明明可以拍8000分钟,你们却只做了434分钟。

受此启发,他们接下来制作了大量类似的“慢电视”节目,包括“千人看伐木工劈柴生火”,“你敢看着油漆变干吗?”“8小时直播从羊毛身上取毛,到编织成一件毛衣”等。这些策划无一例外都取得了成功。

他们更大胆的尝试是直播一艘游轮沿挪威海岸线进行的5天多的行程,这档节目更慢,总时长达到了134小时42分45秒,还被吉尼斯世界纪录收录成为“全世界最长的纪录片”。

同时这档节目也更有趣,代入感更强。为了让这趟漫长的行程不那么无聊,旅途中不仅有沿途风光,和船舱内的文艺表演之外,制作团队特意在开拍前向全国民众征集创意,于是就有了这些沿途抢着上镜的人群,这种感觉可能跟“妈妈快看,我上电视了”一样吧。

有些人甚至5天都不敢上床睡觉,困了就在椅子上躺会儿,生怕错过了什么有趣的事情——虽然到最后什么也没有发生,但是收视率却是实实在在的。一共有320万人收看过这个节目,而挪威的全部人口只有500万。

游轮行驶在挪威海岸线时的观众人数图


“人生因奇葩而精彩”

现在,这种“慢电视”创意开始走出挪威,并在欧美国家慢慢走红。这也直接引申到了另一个讨论中,“到底什么才是好看的节目?我自己随便架着摄像机就会有人看吗?”

这种问题或许只有制作人更有发言权。他认为这一方面跟挪威地区的国情有关,当地生活节奏相当缓慢,社会福利很高,他们有大量闲散时间去欣赏那些“慢节奏”故事。对于挪威人以外的观众来讲,则可能是在繁忙的工作之余,让他们找到了一个回归平静的机会。

另一方面,慢电视的取材也并不是随机选取,为了能带给观众更多的临场感,就像是亲自坐在船上,或者火车里,制作者不能随意改编时间线,在漫长的时间里会发生什么谁也不清楚,所以既要有详细的计划,也要有随机应变,观众借着这个机会就可以跟节目内容产生互动,就像看体育比赛一样。

更重要的是,你的节目要能让观众谱写自己的故事,这就是需要给观众足够的空间去“脑补”。通常遇到一个空镜,你可能几秒钟就会切换镜头,但是在“慢电视”里,你必须得一直拍下去,拍的足够久,观众才会努力的从画面中自己寻找故事。

你们当中一定有人看到那头牛了,还有那面旗帜。

就在你坚持拍摄的时候,肯定会有观众开始脑补了:

这个农场主在家吗?

还是走了?他为啥不看着他的牛?

那只牛要去哪里?

我们当时只拍了10分钟,你看,你已经脑补出一个故事了。

这样的例子虽然有点戏谑,但却非常形象。画面或许没什么意义,但是却可以激发观众的好奇心和想象力,只有这样的故事才是独一无二,足够奇葩的。

因为毕竟,人生因为奇葩而精彩。

上面这段发言来自TED一期关于“慢电视”的演讲,感兴趣的朋友也可以观看这个视频:

如果按这样的思路想下去,你可能也就会对于直播平台上那些奇葩的直播内容而释怀了。别说“看女主播睡觉”了,“直播黑屏”可能都会有几万人在看,他们并不仅仅是在看内容而已,还是在社交。至于为何会吸引来这么多人,从众和猎奇心理或许更多,这背后的真正原因还是因为我们的孤独。

在内容无伤大雅的前提下,换另外一种人的视角去看待周围的世界,去体验那些“奇葩”的人生之后还能回到原点,同时还能找到跟自己有同样爱好的人,这正是以前我们想到而做不到的。


展开全文

2 条评论

发布
取消
返回顶部
App内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