迪士尼的“哈库纳玛塔塔”专利被挖坟了

骗徒零 趣闻 2018-12-26
  • 6

迪士尼可能也没有想到,申请了10年才注册成功的专利,会在15年后被挖坟。

迪士尼的《狮子王》相信很多朋友都看过,故事中段有个重要情节,是说辛巴自己孤单被“流放”在外,遇到了疣猪彭彭和狐獴丁满。两个好朋友为了帮助辛巴走出阴影,除了带它纵情玩耍之外,还传授了一点“人生经验”:哈库纳玛塔塔。”

这个令人不明觉厉、充满哲学调调的短语来自斯瓦希里语,要拆分成两个词来解读:“Hakuna”意为“没有”,“Matata”意为“问题、烦恼”,合起来含义是“无忧无虑”,也就是彭彭和丁满生活的写照。

伴随着《狮子王》成为家喻户晓的影片,这句“哈库纳玛塔塔”也跟着那首洗脑歌被口口相传。大部分不了解斯瓦希里语的人听到这句话,第一时间联想到的几乎都是《狮子王》里的彭彭和丁满,在外界印象中,这句话也跟迪士尼捆绑到了一起。

不过,最近一位来自津巴布韦的社会活动家谢尔顿·姆帕拉发现,迪士尼不仅要在人们的印象中与这句话捆绑,甚至还为这句话申请了版权专利。

1994年《狮子王》首次播出,以迅猛的势头席卷全球,当时迪士尼就已经对这句标志性的语言采取了保护行动,递交版权专利商标的申请。但从美国法律信息网站Justia相关页面上的记录来看,直到2003年,距离狮子王首映已经过去了近10年后,迪士尼才成功登记“哈库纳玛塔塔”的版权专利商标。按照规定,成功注册商标后,在美国地区除了迪士尼,其他人不能再将这句话用于包括服装、鞋子在内的商品上。

在谢尔顿看来,迪士尼通过注册专利商标的手段把“哈库纳玛塔塔”据为己有是一个不折不扣的文化殖民行为:“‘Hakuna Matata’一词不是迪士尼原创,所以(其他人使用它)并不能划进侵犯知识产权的范畴。迪士尼这么干相当于掌控了优先权,这非常可怕,它甚至扼杀了这个词组最初所传达的精神。”

所以在得知这一专利注册信息后,谢尔顿马上起草了反对请愿,并发布到社会公益请愿网站Chang.org上,他的要求只有一点:让迪士尼放弃对“哈库纳玛塔塔”的垄断,注销掉这个版权专利商标。

谢尔顿·姆帕拉,在网络上他的信息少得可怜

在请愿陈辞中,谢尔顿说:“虽然我十分尊重迪士尼为大家创造的美好童年回忆,但它贪婪地注册Hakuna Matata这一行为,是对斯瓦希里人和整个非洲的侮辱。”

从12月19日发布请愿到今天,已经有超过16万5千人投票表示支持谢尔顿的提议,要求迪士尼放弃对“哈库纳玛塔塔”的霸道垄断。

谢尔顿现在的目标是获得20万人投票支持

在接受BBC的采访时,谢尔顿称很多使用斯瓦希里语的人对此非常震惊,他们完全不知道还有这档子事。其中反应最大的国家当属肯尼亚,目前在肯尼亚的一些报纸上已经刊载了对迪士尼的批评,认为它在窃取肯尼亚文化。肯尼亚学者基玛尼也在《卫报》的采访中吐槽迪士尼这么大的公司还要占非洲的便宜。

之所以肯尼亚的媒体和学者会率先出来维权,很大一部分原因在于“哈库纳玛塔塔”这句话最早能在大范围内流行起来,得归功于该国的一首歌。1982年,肯尼亚乐队Them Mushrooms发布了单曲《Jambo Bwana》,在副歌部分他们反复吟唱“Hakuna Matata”。随着这首歌在整个欧洲被传唱,这句斯瓦希里语的“无忧无虑”也风靡一时。

这首歌至今还被一些非洲国家用于欢迎前来旅行的游客

但也不是所有肯尼亚人都支持这次请愿。来自肯尼亚的知识产权律师Liz Lenjo就提出了反对意见,在她看来,迪士尼注册商标的行为并不属于偷窃知识产权,它并没有剥夺语言本身的价值,非洲人在世界上任何地方讲斯瓦希里语都完全不受阻碍。

这位律师还把这场风波的主要责任归咎于社交媒体,她认为社交媒体在完全不了解知识产权法细则的情况下,过分夸大了这个事件的严重程度,以至于让它成为了网络热点。

这种说法也受到了一些人的支持。一方面正如Liz Lenjo所说,迪士尼只是注册专利商标,任何人都可以像彭彭和丁满一样自由地说“哈库纳玛塔塔”。另一方面,受到相关法律限制的地区也仅限美国,谢尔顿以及部分参与请愿的非洲民众本身完全不受影响。更何况,这是作为社会活动家的谢尔顿在Change.org上发起的唯一一项请愿,而在津巴布韦土生土长的他根本不会讲斯瓦希里语……

一句来自非洲的方言,在美国电影中绽放,传播到全世界后被注册专利,此后一位非斯瓦希里语的社会活动家为它发起了反垄断请愿,再接着就在肯尼亚内部引起了激烈的讨论……这事儿想想还挺曲折离奇的。

到目前为止迪士尼官方还没有作出回应,不知道这件事对威名远扬的迪士尼法务部来说算是什么程度的考验,不过估计在这段时间里他们想到“哈库纳玛塔塔”时,心情不会那么无忧无虑了。


展开全文

5 条评论

发布
取消
返回顶部
App内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