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露谷物语》发行商呵呵鱼被指剥削未成年开发者

跳跳 趣闻 2019-09-04
  • 9

呵呵鱼称,他们只是“社区贡献者”。

最近,《星露谷物语》的发行商呵呵鱼工作室(Chucklefish Games)和他们开发的《Starbound》(《星界边境》)陷入了不小的麻烦之中。

《星界边境》是呵呵鱼工作室开发的像素风格沙盒RPG游戏,看起来和《泰拉瑞亚》有些相似(实际上呵呵鱼工作室的创始人之一就曾经是《泰拉瑞亚》的美工)。游戏上线之后广受好评,仅仅用了半年就卖出250万套。

国内玩家常取游戏英文名Starbound的读音称其为“屎大棒国内玩家常取游戏英文名Starbound的读音称其为“屎大棒

但是,有些参与了这款游戏开发的人似乎并未从这百万销量中得到回报。

几天前,游戏文案达蒙在推特上向呵呵鱼开火。他表示自己为《星界边境》工作了近两年,在这款游戏的开发上投入了几百个小时,却没有得到一分钱报酬——而呵呵鱼从他、还有十几个和他一样的开发者的劳动成果中,攫取了“令人难以置信的收入”。

达蒙的控诉推文达蒙的控诉推文

其他和达蒙遇到同样情况的人也相继发声。看起来让开发者白干活的事不仅存在于《星界边境》的文案工作中,几位参与了游戏美术、音乐制作的开发者都转推了达蒙的推文,表示“这是真的,同样的事也发生在了我的身上”。

一些并未参与《星界边境》开发的从业者也从侧面印证了这些人的遭遇。一位名为克拉克·鲍威尔的作曲家称,他差点就要为《星界边境》制作音效和音乐了,直到制作人告诉他这是无偿工作,没有艺术家和程序员会得到报酬。克拉克感觉不对劲,于是拒绝了这份“工作”。

令人惊讶的是,有更多的人——包括文案、美术和作曲家——没能像克拉克一样明确地拒绝无偿工作。他们要么是相信了呵呵鱼方面的口头承诺,要么是根本没有维护自己权益的意识——呵呵鱼联系的很多开发人员都是未成年人,对游戏业界并不了解,比如达蒙为《星界边境》撰写故事时才16岁。

这些指控对于任何商业公司来说都相当严重,可惜呵呵鱼工作室给出的回应并没有让人信服。简单来说,他们承认了这些指控的事实(即很多人无偿参与了《星界边境》的开发),但是这些人是“社区贡献者”,呵呵鱼没有要求他们像正式员工一样必须按时做出成果,而且他们签订的协议中已经写明了待遇。

在回应的声明中,呵呵鱼表示“对目前关于《星界边境》早期开发的指控感到震惊和伤心……我们一直致力于为员工和自由职业者提供温馨的环境”。然而达蒙这些为《星界边境》付出大量劳动的“社区贡献者”看起来并没有从呵呵鱼方面感受到多少温馨。

针对呵呵鱼的回应,达蒙承认他确实签订了一份“无偿工作协议”。但原因是如果想要参与到游戏开发中,他只能这么做,而当时他才16岁,是彻彻底底的游戏业新人,希望今后能在呵呵鱼工作。“我没什么能为自己(签订合同的行为)辩护的”,达蒙说,“但是无论签订什么合同,在团队领导者获得几百万美元收益时,让其他人为你无偿提供大量内容都是不道德的”。

对于“社区贡献者没有工作要求”这一点,达蒙等人也表示了质疑。按他们的说法,当时呵呵鱼绝对给他们定下了工作的截止日期,就算不是正式通知,也是通过暗示的方式。

呵呵鱼目前并没有对这些质疑做出进一步的回应,也没有提到他们会不会给这些“社区贡献者”后续的补偿。


展开全文

3 条评论

  • 2019-09-05 17:12:05
    利用社区交流招未成年白工这事儿···其实还不少的——虽然这也说明了为毛屎大棒摸了好几年才最终做出“1.0”
    真正想赚钱的资本才不管你廉价劳动力的人权,那些有可能连纸面合同都没有的“志愿者”也没处占理,你以为你在用爱发电,实则当你投入工作的那一刻起人家就想好怎么对付你了

    说白了就是情分一文不值,小心驶得万年船,少点天真没错的
  • 2019-09-05 16:01:35
    如果有错,错的是企业或个人,游戏在这件事里是无罪的。
  • 2019-09-04 11:32:13
    我很喜欢starbound。这令人难以接受。
返回顶部
App内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