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夜谈】暴雪总算告赢了4399,但两年已经过去了

栓子 趣闻 2019-11-16
  • 16

即使是大公司,想借助法律打击抄袭者,也是一件旷日持久的事情,而对方很可能早就挣够了赔偿的钱。

两年多过去,暴雪起诉侵权者的案子终于又结了一桩。

2017年的10月13日,暴雪在微博宣布对4399提起诉讼,要求“立即停止发行、分发、运营或以其他任何方式向公众提供和推广侵权游戏”。这两款涉嫌侵犯《守望先锋》知识产权的游戏,指的则是4399旗下的手游《英雄枪战》和页游《枪战前线》。

到了连《守望先锋2》都已经公布的时候,上海浦东新区人民法院终于作出一审判决:暴雪胜诉,获赔397万元,而且被告还需要“停止侵权、消除影响”。

如果你对《英雄枪战》没有一个直观的概念,可以看一下这张截图:

图中右边那位,基本上是“死神”和《英雄联盟》里卢锡安的结合体图中右边那位,基本上是“死神”和《英雄联盟》里卢锡安的结合体

而关于它和《守望先锋》的相似之处,上观新闻在报道时附了一张对比图,已经展示得很清楚了:

从法律上来说,暴雪赢了,不仅得到了赔偿,甚至还为整个游戏领域的著作权保护起到了推动作用。本案的审判长金民珍就表示,这不仅在司法实践中扩大了对游戏作品的保护范围,还对司法实践破解“换皮游戏”侵权问题进行了探索。

但在法律之外,暴雪真的“赢”了吗?

也许我们该再去看看这次侵权案的一些细节。

举个例子,法院判定《英雄枪战》一案赔偿额300万的依据有两个,一是“权利人损失难以计算”、二是《英雄枪战》的收入已经远超暴雪主张的金额——所以,最后就按暴雪主张的300万元来了。

一言以蔽之,被告的收入所得远比暴雪要求的赔偿金多,所以赔偿的封顶就以暴雪的要求为准。

那么,这个“远比”的含义就显得相当模糊了。以最坏的情况来说,如果扣除掉员工工资与公司正常运营费用等,侵权者还是能够获得收益,那暴雪的这场胜诉也会显得不是那么让人振奋。

变成《守望先锋》,它就会火起来吗?变成《守望先锋》,它就会火起来吗?

更何况,这还涉及到一个价值取向的问题:法律的作用,是为了“惩罚”吗?

倘若按照朴素的对错观大罚特罚,甚至罚到侵权者破产,就真的能起到相应的震慑作用、为社会增添福祉吗?其实并不会这样,过分严苛的处罚,往往只能逼出更狡猾的罪犯和恶意利用规则的讼棍。

而造成这种局面的原因,其实就是法院所说的“损失难以估算”。一个《英雄枪战》,会导致《守望先锋》损失多少营收呢?很难有人能给出个让人信服的数字。

可就在法院处理的时间里,在人们争论的时间里,《英雄枪战》却依然能够好好地待在应用商店的货架上,带着“独创玩法”的标签,作为一部“4399自研枪战FPS创新大作”继续带来盈利。

上面这张截图来自11月14日,你依然可以正常在各大安卓应用商店里下载并游玩《英雄枪战》。在评论区里,也能看到有玩家在近几天发表的内容,大多数差评都是在抱怨外挂和服务器不稳定,而好评则是一连串文本相似的“太好玩了”。

再回想起两年前暴雪那句“立即停止发行、分发、运营或以其他任何方式向公众提供和推广侵权游戏”的诉求,我们很难认为在延后了两年之后,现在的“停止侵权”还能剩下多少意义。

毕竟,《英雄枪战》这款产品早已走到了生命周期的尾声,它的微信公众号最后一篇推送已经是去年11月底的事,而且内容还是推荐4399旗下的另一款游戏。

在这种情况下,即使法院判处4399“消除影响”,没有时间宝石的他们又能怎样消除这两年里的种种影响呢?

更何况,暴雪和网易体量相对较大,这也不是他们第一次打国内的侵权官司,《英雄枪战》又显然远不足以真正威胁到《守望先锋》的市场地位,但侵权并非总是发生在这样的情况下。

如果是势单力孤的独立开发组,面对比他们强大得多的侵权者,那么这“失去的两年”可能就会带来更加悲剧的结果。

我们能够看到,国内近几年在知识产权保护方面的进步,尤其是在游戏领域更是如此。但即使是逐步完善的今日,“侵权成本低,维权成本高”的问题也依然存在,可能在我写下这行字的时刻,你阅读这句话的时刻,就有人正因为遭遇侵权而苦恼。

现在,点击《英雄枪战》官网上的下载按钮,它会让你“敬请期待”,也不知该期待的是什么。


展开全文

9 条评论

发布
取消
返回顶部
App内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