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夜谈】《死亡搁浅》该避嫌吗?

栓子 文化 2019-11-22
  • 5

争议作品的又一桩争议。

今年的TGA(The Game Award)候选名单出来了,《死亡搁浅》拿到了九项提名。

除了年度游戏之外,最佳游戏指导、最佳美术指导还有最佳音乐指导等奖项也都成为了小岛工作室的角逐对象。

有奖项,有竞争,自然就有争议。我们甚至可以说,围绕着奖项的争议本身就有很重要的意义。

君不见奥斯卡前前后后,得有多少关于“究竟哪部片子该拿大奖”、“凭什么XXX而不是XXX拿了最佳编剧”、“XXX算不算本届奥斯卡遗珠”的讨论,放在游戏圈里,其实亦如是——去年《荒野大镖客2》没能拿TGA大奖,我也着实遗憾了很久。

但这一次,《死亡搁浅》面对的争议却格外大,甚至越过得奖这件事,提前到了“提名”这个环节:有玩家认为,小岛秀夫的这部作品在本届TGA应该避嫌(或者TGA应该为《死亡搁浅》避嫌)。

为什么?因为TGA的创始人,杰夫·吉斯利(Geoff Keighley),就在游戏里出演了角色。更微妙的是,杰夫的角色不仅在第一章就出场(实际上早在今年TGS的演示中他就出现了),而且还有着一个颇为耐人寻味的名字:Ludens的粉丝。

游戏中的Geoff Keighley游戏中的Geoff Keighley

经历了一年岛学洗礼的朋友们可能都知道,灵感来自游戏学著作《游戏的人》(Homo Ludens)的Ludens正是小岛工作室的吉祥物。实际上,在游戏里,杰夫也会在邮件里大吹特吹,甚至盛赞主角Sam就是一位“游戏的人”!

这就难免让一些玩家们心里觉得“不是那么回事”:都到这份儿上了,您真的还能保持中立吗?

而一旦这种怀疑升起来之后,《死亡搁浅》冠绝群雄的九项提名就显得格外让人在意。本身《死亡搁浅》就是一部从制作时到发售后都一直争议缠身的作品,此刻却又成为了TGA最有竞争力的一条大鱼,对它评价不佳的玩家们会作何感想,其实很容易猜到。

网友做的梗图网友做的梗图

杰夫本人很快就在推特上作出回应,表示自己并没有投票权,提名作品是由一个80人的委员会决定的——但依然有人不买账。就像关于《死亡搁浅》的很多讨论一样,评论区里也划分出了派别,而那些持负面态度的玩家甚至已经有了一个标志性的称呼:“岛黑”(Kojima Haters)。

无独有偶,类似的事情前几天还有过另一桩。

《Fami通》的前主编浜村弘一,以同样的方式出现在了游戏中,而《Fami通》对《死亡搁浅》的40分满分白金评价也因此成为了质疑的焦点。

让人们更担心的是,还有人挖出了浜村弘一之前的类似经历:他还曾在2008年的《428 被封锁的涩谷》里登场客串,也出演了《潜龙谍影 和平行者》登在《Fami通》的广告里。这两款游戏,当然都拿到了40分。

尽管确实是罗列事实,但仅是这样一读,就已经能感受到倾向性扑面而来了。

仔细一想的话,这两件事情其实像得很——作为“前主编”,浜村弘一(至少按理来说)也没有决定《Fami通》打分的权力,但《Fami通》又确确实实给了对《死亡搁浅》有利的反应,就像TGA的9项提名一样。小岛秀夫与游戏圈大咖们的交情,在这时反而成为了人们怀疑的根基。

争议其实一直围绕着《死亡搁浅》,也时刻伴随着小岛秀夫。

有人说小岛是名副其实的大师,《死亡搁浅》是杰作,是艺术;也有人说他是个自负的骗子,《死亡搁浅》则不过是一部乏味的步行模拟器,用“这是艺术”反过来嘲讽;更多的人站在中间持票观望,自己其实也没什么特别鲜明的意见。

在评分网站Metacritic上,《死亡搁浅》的媒体评分与用户评分也大相径庭,甚至在媒体内部和玩家内部,评价之间的距离之远都大得有点让人咋舌。

这种时候,一点点会擦大火花的细节,都会进一步引燃讨论的情绪,甚至有时会让人无法单凭理性与逻辑作出判断。就像这次TGA的提名事件,我们当然可以凭理性相信,那个杰夫本人没有投票权的80人委员会可以公正地作出判断,但在情绪上,很多人可能始终无法说服自己这一点。

作为一名玩家,我当然也有自己的立场和倾向——这也是我需要在“白夜谈”这个比较主观的栏目里聊这件事的原因。

以我的游玩体验来看,我认为《死亡搁浅》的游戏质量是足以让它跻身最佳游戏的讨论中的,其他几项提名也不至于到“不够格”的程度,这就让我倾向于认为,杰夫本人的出镜并不至于影响到TGA对于《死亡搁浅》的公正性。

但它应该“避嫌”吗?我不知道。实际上,我甚至都不知道下一个会有这么多圈内名人出现的游戏得再过多久才能出现,仅拿这一个孤例来说,实在是不够有代表性。

对于这件事,你又是怎么想的呢?


展开全文

5 条评论

发布
取消
返回顶部
App内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