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夜谈】建议是该玩一下Cytus II了

栓子 推游 2020-03-07
  • 14

一篇算不上安利的安利。

去年五六月份的一天,天气刚刚热起来的时候,我在安定医院的二楼走廊上排队等着就诊。

我站在走廊左侧诊室的队伍里,眼睛盯着右侧诊室队伍里的一个姑娘看。

每个人就诊的时间都很长,所以每个人排队的时间也都很长。我想靠一下墙上的扶手,发现里面被人塞进去了好几团擤鼻涕的纸,于是只能继续僵硬地站着。她显然也站得很累,于是蹲下,掏出手机,开始玩游戏。

她在玩《Cytus II》,这就是我盯着她看的原因。

《Cytus II》是款音游,雷亚出品,如果你没听说过那也没关系。我从去年年初开始玩,中间断断续续放下过一段时间,前一阵子发现又更新了内容,就又捡起来打。

虽然自己的工作就与游戏业界和玩家群体息息相关,但我还是不太清楚《Cytus II》的人气究竟该算是什么样的。

根据网上的信息量来看,它应该有着一大群忠实的玩家(如果我也算的话),而且保持着从更新频率就能看出来的生命力。

不过,也许是因为它属于音乐游戏这个小众类型,所以到头来还是只能走在小圈子里发光发热的路线。我从未见过身边有人玩,也没怎么见到有人讨论。我也曾经试着把它安利给身边的朋友,但大家异口同声地表示“这也太难了,完全按不过来”,就放弃了。

好啦……说回姑娘。

在当时的环境下,发现同好的欣喜会被格外放大一些。

安定医院的气氛显然和其他医院不太一样,但也没有那么可怕。没去过的人,一般会想象里面都是疯疯癫癫的神经病,但真正走过几趟之后就会发现,实际上擦肩而过的都是普通人……看起来比较悲伤或者紧张的普通人。

大家都是灰蒙蒙的,于是这个时候就格外需要惊喜,视觉上的也算。记得姑娘当时的头发是橙红色的,让我想起《罗拉快跑》里的罗拉。但这个记忆可能并不靠谱,她的头发在接下来的一年里变换了很多次颜色,我可能只是记得最近的那个。

我犹豫了很久,才决定向她搭话。向前挪动的步伐如同小学数学课本里的蜗牛,前进三步,后退两步。而且,我还经历了打招呼当中最尴尬的情况:第一遍“嗨”对方没有听见,于是我只能在众目睽睽之下说第二遍。

姑娘摘下耳机,迷茫地看向我。

我说,你也玩《Cytus II》啊,我也玩的。说着就从背包里费力地掏出iPad给她看。

姑娘笑了,说对啊对啊,我觉得很好玩,每次无聊的时候都会玩一会。

接下来就是一些技术向讨论了,比如“你在手机上玩会不会按不过来呀”之类的。我们又聊了一会,互相留了联系方式,然后有人叫我的名字,我们道别,我走进那个小房间就诊。

她是一个画手,作品色彩奔溢,线条流畅。像所有知名度没达到那个拐点的艺术家一样,她也在微博上接受各种各样的约稿,画头像、插图、角色设计……偶尔也看到她晒出自己设计的饰品,都是标志性的热情色彩。

我们后来成了最常见的那种点赞之交。偶尔在朋友圈会看见她的动态,作品或者照片,色彩总是亮眼,总是开心地笑着。不论是那天还是之后,我们都没讨论过为什么会出现在那里。

但我有时候会看着她的作品,心想:这么快乐的笔触后面,原来也有着一个受过折磨的灵魂。我在安定医院见到的,灰蒙蒙的人群里,有许多人看上去都不该这样。

我还在玩《Cytus II》,也是在玩的时候忽然想起了她。

虽然我没办法从一个正儿八经的音游玩家的角度去说这款游戏的曲目选得如何、游戏机制怎样、是不是能让高玩打出足够炫目的操作……但它确实在许多日子里治愈了我。

在压力大的时候,我就会插耳机来上一首,三分钟的时间里,脑子里就只有旋律和节奏,小光点在屏幕上出现又消失,大脑可以脱离日常的琐碎和混乱,遁入暂时的专注里去。

像是一头扎进赛博水池里,抬起来,深呼吸。会好很多。

我希望,她在玩的时候感觉也是如此。


展开全文

10 条评论

发布
取消
更多评论
返回顶部
App内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