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夜谈】现在的恐怖游戏是不是没以前好玩了

扯一扯恐怖游戏。

现在的恐怖游戏是不是没以前好玩了,我最近开始第三百一十二次思考这个问题。事情的起因是我看到这条新闻:

在看到《寂静岭》新作暂且无望后,我的反应先是“啊!失望”,然后又在几秒内迅速转换到了“哦,知道了”。原因嘛,主要是,对于这个曾经让我半夜洗八条裤子的系列,我已经没么期待了。

现在的恐怖游戏,总感觉没以前那么“有劲”了。

话说在前头,我并没有说现在的恐怖游戏“不好了”。像《生化危机2:重制版》即使冷饭新炒,也让我格外喜欢。但问题在于,他们给我的“精神攻击”却远没有以前的强烈。

对我而言,恐怖类游戏/电影给我的冲击分成两种:一种是让我在椅子上表演原地弹跳十米的“物理攻击”,多出现于Jump Scare时;另一种,就是让我半夜在被窝里:“草我柜子是不是动了”的精神攻击”。

而现在的恐怖游戏,带给我的冲击往往是前者远大于后者,包括《生化危机2:重制版》也是。这样的结果就是我玩的时候会感觉非常爽快,但余味不足——也就是感觉没那么“有劲”了。

这也是现在比较常见的一个感觉。我时常能看见有人讨论“现在的恐怖游戏是不是不行了!”,或者看到大家寻求恐怖游戏推荐时,底下的评论是一水儿的陈年旧作。

对于这事,一部分人的说法是:现在的画面太精致,导致幻想空间不足,无法调动想象力自己吓自己。

这也的确是个有来由的理论。举个例子,1982年的《3D怪物迷宫》,画面只有黑白两色。其中负责吓人的怪物是长这样的恐龙:

在游戏中,随机刷新的恐龙REX发现玩家时会提示:“‘REX’看到你了”,然后嗷嗷扑上来给你GameOver。基本上就是这么个游戏,但仍然让当年玩的玩家们吓到发出驴叫。

这种“想象空间不足”的理论,虽站得住脚,倒也不完全成立。如果让现在的玩家玩这个游戏,大部分人应该都会徐徐打出一个“就这?”。

究其原因,主要是因为这一代的人的恐怖阈值已经被抬得足够高了,再有就是,(我觉得)大人们也已经开始失去小时候那种天马行空的想象力了。

小时候看啥都害怕,啥也都能胡想,看完《咒怨》觉得水杯里都能藏着伽椰子。我有件事记得很清,是中学时给同学讲鬼故事,大意是“女孩在厕所隔间一抬头,发现顶上有个女鬼看着她!”,结果这个故事一度在当时的住校生内造成群体恐慌,导致大家没法独立上厕所——必须一个人进厕所隔间上厕所,另一个人在门口盯着天花板看有没有女鬼。结果最后孽力回馈,讲出故事的我最后也发散想象力,怕得要死,每次得请两个同学陪我去厕所。

贞子都能和伽椰子战起来了,还有什么好说的贞子都能和伽椰子战起来了,还有什么好说的

啊,说远了。其实对儿童来说,即使想象力再丰富,一个长发女鬼也就等于世界上最恐怖的东西,到顶了!但对成年人来说就不是这么一回事。长大后更怕的是失眠,而那些“黑暗里的女鬼!”或是“门后面的僵尸!”也就被更高维度的恐惧所替代——比如钱,体检,社交……这些摆在面前的恐惧,也就一举击溃了想象的力量。

虽然闲话扯了这么多,也不是说恐怖游戏对我而言就再也没有了魅力。最近新出的《半条命:Alyx》由于利用了VR的优势,也让人看到了一丝希望。既然大人们的神经已经疲乏了下来,那就用更高维度的魔法来散播恐惧!

但维度一高,厂商又开始担心是不是过激了,据设计师说《半条命:Alyx》本来“要可怕得多”,因为原来也就那样的恐怖怪物在VR世界里效果拔群,结果他们只得删除了快速猎头蟹和快速僵尸,防止吓死玩家。

快速猎头蟹在原来的半条命系列中长这样,着实没什么可怕的快速猎头蟹在原来的半条命系列中长这样,着实没什么可怕的

真深奥啊,恐怖游戏。


展开全文

11 条评论

发布
取消
  • 光子回路 回复 JAN:
    2020-03-30 09:44:50
    如龙极里真岛吾郎会不停找桐生打架,同时会有真岛喊“桐生酱”的提示音。次数越来越多,到后面基本上打完了进个屋子再出来就又得打。中期很多情况下打起来吃力不讨好,基本绕着走。
    回复
    取消
  • JAN 回复 光子回路:
    2020-03-29 02:14:34
    桐生酱是什么梗?我忘了
    回复
    取消
  • JAN
    2020-03-29 02:14:05
    谁说的?长发女鬼还是最恐怖的形象没有之一,然后再加点变化就是零里面的首折女和坠楼女,登峰造极
    回复
    取消
  • 2020-03-28 17:28:30
    恐怖游戏还是寻个刺激,如果有耐性的话感觉是不怎么好玩的
    没有耐性的连玩求生之路都怕死了(身边真有这种朋友
    回复
    取消
  • 2020-03-28 09:04:45
    就在昨天,alyx第七章 杰夫快把我吓尿了,恐怖到不敢玩,关卡设计师的骚操作。后来找了2个好友在房间里陪着我一起才把这章给过了……
    回复
    取消
  • 2020-03-27 22:17:22
    1989年,FC的《糖果屋》时至今日依然瘆人,因为里边的道具除去消耗品可使用外,只能和其他道具替换,不能扔,加上一人顶多拿俩道具,所以跨越了千难万险,穿越了五湖四海,最后定眼一看,需要的道具呢?早就和别的道具换下了,还得回去找,这确实恐怖。
    回复
    取消
  • 2020-03-27 19:51:53
    应该是说成年后对于很多东西看的不那么认真了,心智成熟了,也不像小时候那么相信其他人和一些虚构的事情了,而且很多时候也没工夫去关注那些,毕竟还要赚钱生活养家糊口这样的。
    回复
    取消
  • 2020-03-27 15:26:40
    主要看心智成不成熟吧,我小学六年级的儿子每次过来预谋蹭我游戏机玩,我就打开生化危机2,他就回自己屋了… 他阈值低
    回复
    取消
  • 2020-03-27 14:11:46
    个人还是认为jumpscare的效果根本不如把每一个怪物都写一个法考故事(划掉)背景故事。前者可以让人尖叫出来,但后者让你在玩这个游戏后还会记得他们。
    回复
    取消
  • 2020-03-27 12:06:48
    玩如龙极的时候 动不动走出房门就是一声”桐生“酱 搞得我快神经衰弱了
    回复
    取消
更多评论
返回顶部
App内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