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载APP

【白夜谈】 没有观众的甲子园

楼潇添
文化 2020-08-12
文化 > 【白夜谈】 没有观众的甲子园

题图 / CaesarZX题图 / CaesarZX

昨天,8月10日,本该是日本夏季甲子园开幕的日子。不过很遗憾,今年的甲子园因为疫情,早早地宣布取消,作为替代,只举办了一场“2020年甲子园高中棒球交流赛”。

交流赛没有大型开幕式,也没有观众,由原本参赛的32校队各比一场。昨日第一天开赛,整个甲子园空荡荡的。

图片来自《日刊体育》

日本高中棒球联盟的会长解释说,之所以举办交流赛,是“想让选手以某种形式踏上甲子园的土地”。这是高中棒球选手们的心愿。

高中棒球选手也将甲子园的热土视若珍宝。每年比赛结束后,他们都会从赛场掬一把土带回家,也是一种证明自己来过的方式。

可按照日媒的说法,今年由于场馆要消毒,出于时间考虑,不让选手现场掬土回家,日后会将甲子园的土消毒,以快递形式送出。

禁止掬土,也禁止胜利队伍大声歌唱。另外也限制了观众席上的啦啦队,他们必须间隔开来,坐着应援。这是今年甲子园一些特别的防疫措施。

但观众对选手的意义不言而喻。而且甲子园对选手而言是青春,对许多观众也是。

观众席上除了他们的家人、师长、同学,也许还有来自家乡的陌生人,某个校队的死忠老伯、训练路上早餐店的阿姨、早就毕业的学长学姐,没准还会有几位成名漫画家。

我对甲子园的印象主要是由日本动漫构造的。提起棒球观众,我就会想起动画《王牌投手 振臂高挥》中的太太应援团。她们经常手持DV,在席上闲聊儿子们的赛场表现、家长里短。

对这些观众形象的描绘,让甲子园赛场上的选手多了一层日常的“普通”气息。普通即意味着,人人如此。每一名高中棒球选手,总归有自己的观众。

前些年,甲子园为观众带来一些好的故事。比如2018年,第100届的时候,我们写了《输了冠军,赢了一切:金足农的甲子园传奇》,讲一所名为“金足农业”的高中,从最初的不被看好,一路杀进决赛的故事。

2019年,又聊了聊《想踏上甲子园的少年,只有“将青春燃烧殆尽”一条路么?》,这一选手与教练面临的抉择与矛盾。

至于今年还有没有甲子园相关文章,恐怕是未知数。

看到没有观众的甲子园,我总会想起各种棒球动漫所传达出来的某种理念。比如《钻石王牌》里,有一位认真、硬派的教练,片冈铁心,他原本担任的是语文老师,兼职校队教练,老是能说一些点睛的话。

“一生中,高中棒球是不会有第二次的”,这句话用日语说出来充满气势,简洁、有力,又发人深省,也是今年甲子园选手最让人心疼的原因所在。

但这场没有观众的交流赛,除了能让他们踏上甲子园的土地,我觉得也有另一层重要的意义,那就是换种方式,让大家的生活告一段落。有些人最辉煌的时候是正式的夏甲比赛,但对今年的选手来说,很可能就是现在,就是这“只有一场比赛的夏天”了。


展开全文

扫码关注

游研社公众号

小程序

游研社精选

10
快速评论
热门评论
全部评论
评论时间
查看全部评论
  • 首页
  • 下一页
  • 页 / 共
作者:楼潇添
这个人很懒,什么都没留下
相关阅读
App内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