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载APP

【白夜谈】12dora和B站最后的原始岁月

Aria X
业界 2020-11-18
业界 > 【白夜谈】12dora和B站最后的原始岁月

题图 / CaesarZX题图 / CaesarZX

在两年前微博向陈睿求情未果后,B站上古级UP主12dora应该真的要回归了。

六七年前,刚用B站不久的我差不多刚好看到了这段陈年风波的尾声。

作为一个UID已经排到200万的用户,我正式注册B站账户的时间不算早。但总体来讲,那个视频服务器还在用外部源(新浪或者优酷)的年代,勉强也算B站原始岁月的最后余韵。

和今天不一样,13、14年B站游戏区的内容,或者说整个站点的画风,都还处于原始生长的阶段。

下面是2013年3月的B站游戏区,热门up还是岚少、散人、12dora……头部视频的播放量没有如今这么夸张,分区推荐里还有很多DotA的视频。

热门排行第二的视频来自12dora

虽然也涉猎过大量其他游戏,但12dora基本是以MC视频制作者的身份跻身头部up行列的。当时谣传12dora的MC服务器要450块才能进入,就有了“450”这个比较知名的梗,因为解释起来十分麻烦,后来者多不明其意

也是这段时间,12组建了12team,简单来讲就是带着一群其他up主在视频里一块玩,大家有资源一起共享,有好处也一起拿。现在这种up主抱团互动做内容十分常见,但在那会还属于先进玩法。

而12dora和B站的争执,直接导火索是B站称12team违规给商业推广视频刷硬币和播放量,就有了著名的那段微博battle,想起“放肆”和“网易花钱的老大是我老婆她姐”,12的声音还能在我脑海里复现一番。


你现在很难看到这么直白朴素干脆野蛮的撕逼了

从现在的视角来看,当初这些事情多少有点“还以为抢鸡蛋呢”。虽然直接原因是刷硬币,但导致12身为头部创作者和主站决裂的根本原因,还是收入分配模式大家都不满意。

那个时候B站的商业变现模式非常局限,日子过得也不太好。根据一个广告主的回忆,主页右侧中部的广告位只要3000元一个月。

主站日子过得不好,UP主大多数也是爱发电。因为当年我只是个纯内容消费者,这里只能纯印象流讲讲,大概就是UP主看起来接商务都接得费劲,加上播放页没有广告,播主也拿不到广告收入分成。

在这种环境的限制下,除了做商业推广视频,UP主想要挣钱,基本就只能给淘宝店引流,卖一些非常初级的产品。比如做电竞类视频的(当然那时候完全不像现在这么爱用“电竞”这个概念),都在卖肉松饼和牧马人。

——牧马人不是吉普那个车,是一款入门级的电竞鼠标。当时也要卖一百多块钱,属于卖外设的UP主都会推荐的“中高端产品”。


那时候求推荐机械键盘,大概也没几个人会让你一步到位上Filco

就是在这样一个背景下,因为在商业运作上的分歧,12dora最终被逐出B站。我无意臧否当年的人物(无论9bishi还是12),只是看到12最后一个视频下面的高赞评论,多少有点唏嘘。


现在的B站用户大概是没以前那么有广告洁癖了

在被逐出B站之后,12dora辗转多个视频/直播平台,包括但不限于新浪直播、战旗、斗鱼。但这段时间里,更多的人只因为他和Aumi(就是前面“我老婆她姐”里的“我老婆”)的情感风波才再次听到12的名字。


2018年12dora的“微博悔过”

而B站也在更成熟的商业化道路上突飞猛进,从原始时代的小众狂欢,变成一个多元的中文视频网站,直到今天。

下午,我去看了会12dora的直播间。这个从未有过画面的直播间里,五点左右的时候已经多出了近两百位舰长。


今年是哪一年?

说句题外话,虚空涨舰长、黑屏刷礼物,在直播平台通常都有着奇特的意味。

现象级的“黑屏刷礼物”事件里,我印象里比较深的,有两位都已经被禁播,一位至今凭借众多名台词活在各种鬼畜视频里,另一位已经很久没听过消息了。

但偶尔我也会在商场里听见“听说白雪公主在逃跑”的旋律,不知道放歌的人清不清楚这首歌后来发生的事情。

还有很久以前的一次——2015年的DOTA2 Ti5中国区预选赛,HGT俱乐部没能出线,观众们在ZSMJ的黑屏直播间里刷了好几吨的鱼丸。和如今膨胀的各种礼物系数不同,过去鱼丸还是个硬通货,能累积到100吨,就是了不得的大主播。

但到了现在,几乎没人关心主播的鱼丸数目了,直播间的贵宾数——在B站就是舰长——才是实打实的付费用户数据。就像12dora当年离开B站的那些风波,换今天再复刻一遍,不过是小打小闹,不值一提。

游戏规则变了,可永远会有新人把这局游戏玩明白。


展开全文

扫码关注

游研社公众号

小程序

游研社精选

14
快速评论
热门评论
全部评论
评论时间
查看全部评论
  • 首页
  • 下一页
  • 页 / 共
App内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