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载APP

【白夜谈】我如何用欧卡模拟学开车

石叶
趣闻 2021-07-08
趣闻 > 【白夜谈】我如何用欧卡模拟学开车

半年前,我发现自己的驾照过期了,于是开始研究换驾照的事。这时我才意识到,在拿到驾照的几年里我真的没开过几次车。

客观上是因为在北京拥有一辆车并不那么容易。但主观上,其实我内心对开车这件事是有些恐惧的。而每次想起这件事,我都有点羞愧。

我从小就很喜欢车,玩具里有一半是车模,逛街时最喜欢认各种车的型号和品牌,在高三冲刺的时期,不能玩游戏不能看电视的我,少有的娱乐就是看当月的汽车杂志(杂志的名字就叫《汽车杂志》)。

我人生中第一次玩到大型的3D游戏,是在我爸单位的某台电脑上装的《极品飞车3》,当时我觉得机房里米黄色的电脑根本配不上这款游戏精致的画面。

我选了一辆当时觉得很帅的车,那是一辆科尔维特C5,它背后的一对圆形尾灯一下子就抓住了我幼小心灵。从此,我爱上了竞速游戏。

那之后每次出了新的竞速游戏我都要玩上一玩,不过当时只有PC的我能接触到的竞速游戏实在不多,我向往游戏主机,最主要就是因为上面有《GT赛车》《极限竞速》《哥谭赛车计划》这样的竞速大作。

到了考驾照的年龄,我已经做了十几年键盘车神了,对自己的驾驶技术有一种莫名的自信。

所以第一次练车我丝毫没有畏缩的感觉,握住方向盘就开,当教练问我之前是不是开过车,我差点想把自己的游戏阅历给他陈述一遍。接下来的考试也异常顺利,科目二和科目三都是一次通过,我坚信自己的驾驶技术是游戏教会的。

在驾校学的东西,在现实中实在没什么用处,比如教练教我们起步时只抬离合,但在现实中这样只会让车熄火。

于是,我只能在现实中第二次学车,这就是噩梦的开始。

一方面家里的车对我来说太小了,全程只能弓着腰,勾着脚,完全是在受罪。

另一方面我爸在副驾驶的指导,就像一个科目五的考官。

我怕在红绿灯前熄火,所以总想在绿灯之前几秒就换挡,准备起步。但我爸偏偏不许我这么做,要求我看到绿灯再做动作。而且每次等红灯必须拉手刹,不能踩着刹车,搞得我非常紧张。

更要命的是我的每个动作都要接受指挥,而且每有一些不恰当的操作,就会遭到严厉的“纠正”。不一会我就手忙脚乱、身心俱疲,这很大程度上导致了我对开车这件事情的恐惧。之后我爸再问我要不要练车,我都是一口回绝。

虽然拿到了驾照,但我感觉开车这件事反而离自己更远了。

也许正是这个原因,我参加工作后不久,就用仅有的钱买了个二手的游戏方向盘,有全套设备还送排挡杆。那段时间里,每天下班回家基本上就是疯狂地玩竞速游戏,《赛车计划》《神力科莎》《尘埃:拉力赛》我全都玩了个遍,但玩得最多的可能还是欧卡。

欧卡存在的意义就是让方向盘不落灰。玩尘埃这种游戏总是要相当的集中精力,即使是《极限竞速:地平线》这种张弛有度的竞速游戏玩久了仍然会有疲劳感。而有时候你只想放松一下,此时就可以打开欧卡,没有任何欲望地在地图上闲逛。

对我来说玩欧卡还有一个目的,就是云练车。虽然普通的车不像卡车一样有十几个档位,但这已经是我能找到的最接近练车模拟器的游戏了。

它让我能够体会到开车在路上的感觉,停车、加油、等红灯、定速巡航。很长一段时间里,我都希望能找到类似欧卡的替代品,能够模拟日常驾驶体验的游戏,但始终没有找到更满意的,唯一接近我诉求的可能是《无限试驾》吧。

我明白游戏和现实还有很大差距的,但至少在这里我可以慢慢练习每一个环节,至少在这里不用承受副驾的催促。

我会专门用车内视角来开车、有意的去开手动档、去做减档补油,甚至用手动挡开《尘埃拉力赛》,通过这些方式来克服对开车的恐惧。不过我心里清楚,迟早有一天我需要坐进一辆真车里,一个人开车上路。

上个月,我打算回东北度个假,发现很多人说海南很适合自驾,而我也恰好领了新驾照,于是我冒出了一个想法,把这次旅行变成一次自驾游,或者说是一次挑战,租车去体验一条自驾的路线,包括城市路段和高速,如果我能跨过这道坎,也许能就此摆脱心魔。

我专门租了一辆比较大的车,而且是自动挡的,解决了坐姿和换挡上的顾虑。然后又购买了最高一档的免责服务,一般的事故都不用赔偿,解除了一部分的心理负担。

即使如此,在出发的前一晚我仍然没有睡好觉,睡前还看了无数驾驶方面的教学和贴士,脑中不断演练着第二天的各种情形。

等到第二天,我真正坐在车上之后,发现自己稳定了不少,虽然心里还是有点忐忑,像是被赶鸭子上架的高达驾驶员,但至少没有从前的那种恐惧。

没有了副驾驶的催促,我可以按照自己的节奏有条不紊的进行操作,先熟悉一遍车内的布局,把后视镜、座椅充分调整到自己舒适的位置。

真正开起来之后,注意力也可以完全放在路况上了,思考接下来要怎么走、前面是否有隐患,而不是想着如何不被骂。

很多操作也不用经过我的大脑,就像在开欧卡一样,似乎有了肌肉记忆。一段时间后我甚至开始得意忘形地觉得,路上的不少车还没有自己会开。

我最担心的部分是上高速,最初的计划是上了高速就把时速保持在80km/h,在慢车道稳稳的开。但实际到了高速上,我已经不能忍受时速低于100km/h的慢车了。

我的第一次试驾总共用时1个多小时,行驶距离60多公里。相比于之前练车后的恐惧,这次我下了车,手就已经痒起来了。之后的两天里我又开了一百多公里,还第一次体验了进加油站加油,感觉越来越习惯开车的感觉了。

回到北京之后,我开始热衷于在网上看各种车的评测,幻想着未来要买部什么车,还计划着以后到周边自驾游。

我的那个游戏方向盘已经两年没有通电了,当年我尝试用它花式玩《只狼》,导致它的换挡拨片在高速拼刀过程中英勇牺牲。那之后我就让方向盘光荣退休了,自己也再没有玩过欧卡。

盘生最后的呐喊盘生最后的呐喊

今年E3上公布的《极限竞速:地平线5》让我再次燃起了买方向盘的想法,不过这一次我只是为了享受游戏的乐趣。

同样是大众旗下的制造商,比起 MAN,我更喜欢 SCANIA 的卡车。所以我一直想给我的驾照装一个这样的皮套,这么一来,到了欧卡里也算是持证驾驶了。—— CaesarZX


展开全文

扫码关注

游研社公众号

小程序

游研社精选

14
快速评论
热门评论
全部评论
评论时间
查看全部评论
  • 首页
  • 下一页
  • 页 / 共
作者:石叶
这个人很懒,什么都没留下
相关阅读
App内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