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载APP

游戏翻译里的“官”与“民”

白灯Akari
文化 2022-08-13
文化 > 游戏翻译里的“官”与“民”
收听文本
0:00/0:00

一旦提起吟游诗人这样一个存在于西方幻想作品中的职业,你可能会想到那些手抚竖琴,将从上古流传下来的英雄诗篇传颂歌唱的单薄身影,又或者是个总带着墨镜,无论你跑到哪里都在等待聆听属于你的冒险故事,然后……顺便给你开个更高难度的副本。

艾欧泽亚第一吟游诗人.jpg
艾欧泽亚第一吟游诗人.jpg

但哪天这样传统印象中的吟游诗人,突然唱起了大风歌,踩着鸿鹄歌的舞步,在战斗记录里清晰的看到他用梁父吟打出了xxx点伤害,我想大概再怎么热爱杂烩和恶搞的人都无法想象这种场面。

西幻背景下,还是不太适合出现这种翻译
西幻背景下,还是不太适合出现这种翻译

且不提前几年《勇气默示录2》中出现上图的技能翻译,也不说再早年混乱的游戏市场环境下,劣质机翻带来的极差体验,就前些日子参与过《异度神剑3》的简中化翻译者“黄金的魔术师”,在A站狂跳人民群众脸的行为,就多少让玩家对游戏的本土汉化打出了一个问号。

而最近又被人扒出来的《怪物猎人 崛起:曙光》的简中翻译,更是让玩家们深深怀疑自己过去玩的那些汉化的游戏里,有多少是被这样的游戏翻译扭曲了。

虽然意思好像差不离,但这种刻意的“掉书袋”还是人觉得不舒服
虽然意思好像差不离,但这种刻意的“掉书袋”还是人觉得不舒服

我们通常将翻译简单的分为三层次,即“信、达、雅”。

对于这位翻译人员的技能水平,已经有热心玩家整理出了简中和繁中的对比,有不少过于“本土化”的文字翻译,就如同平坦水泥路上的小石子,可能会让游戏的进程中,带来些许不必要的颠簸。

除此之外,真正让玩家们感到被挑衅和激怒,就是这位翻译人员的摆烂态度。

就嗯摆……

如果说要求一位翻译人员,既要有专业的素养,本身又对游戏有一定了解,可能显得有些苛责,那么至少在职业水平与职业态度上要“合格”,而不是以炫耀的姿态凌驾于玩家之上。

但抛开这位不称职的翻译人员,在我们对越来越多的游戏开始支持简中版本的欢呼中,游戏翻译“翻车”的事故似乎也开始变得频繁起来。

而随着世界范围的物流快速发展以及Steam等线上游戏分发商店的崛起,游戏已经不再仅仅是面对本土玩家的文化消费品,更多的是要去面对不同的国家和语言的洗礼。

游戏翻译的优秀体现在兼顾原文与译文的内容意义的同时,追求更高一级的信达雅
游戏翻译的优秀体现在兼顾原文与译文的内容意义的同时,追求更高一级的信达雅

在国内早期游戏市场还未与世界接轨的时代里,盗版游戏无疑为当年方兴未艾的国内游戏市场播下了最早的种子。

在这些盗版游戏当中,除了游戏的传统破解之外,自然也少不了那些汉化组对异国的文字逐字逐句的翻译和校对。

我们如今都能够耳熟能详的那些或惊为天人,或哭笑不得的翻译,大都也是源自这些盗版游戏。

尽管在这个版权日趋完善,购买正版游戏成为主流的今天,盗版游戏已经是过去时代的产物,它必须也正在被淘汰,但也不能否认当年的盗版游戏和他们的“二把刀”翻译,的确有几分“盗火者”的味道。

过去受字符和翻译方式限制,有了不少啼笑皆非的翻译操作
过去受字符和翻译方式限制,有了不少啼笑皆非的翻译操作

而盗版游戏被逐渐淘汰原因,除了正版游戏的风潮不可阻挡外,也有越来越多的游戏汉化组为了追求点击量和关注度,采用不加思索的机翻以速度上的优势来争取玩家,忽略了游戏应有的内涵与体验,这种行为让一场游戏汉化组之间的“内卷”让不少精品汉化组选择了退出。

汉化组自身的安全,更多时候只能依靠汉化补丁使用者的自律
汉化组自身的安全,更多时候只能依靠汉化补丁使用者的自律

但盗版汉化游戏的消失,所带来的也并非是正版游戏的一帆风顺。

著名的翻译事故就有《赤痕:夜之仪式》。可以说这款作为《恶魔城》精神续作的游戏,在国外无疑获得了众多好评,可在国内游戏市场,除了对游戏本身的称赞外,不可避免的是对游戏内文本内容的吐槽。

大概是只有《Yes,Minister》的“带英良心”汉弗莱能一眼看懂这种语法了

至于为什么会在正版游戏的本地化经常状况连连,这里请允许我引用一位大佬对绝大部分游戏翻译现状来作为对这种产生这种情况的猜想。

译者只能拿到一份游戏文本,在不知道任何游戏内容的情况下进行翻译。有的客户会提供一份试玩版,有的客户会提供相关的背景资料帮助译员理解,有的客户会提供类似于对话流程图之类的东西,帮助译员理清对话文本与故事剧情。

但还有的时候,这些东西通通都没有。译员只能通过上下文、通过语句的Key值、或者通过长年翻译积累的各种各样奇怪经验来猜测文本的意思,从而试着弄清文本究竟是在什么位置出现的,代表着什么意思,从而选择正确的译法。

除此之外,如今部分中文本地化的工作组里,也开始步入早年汉化组所陷入的怪圈当中,摆烂、没有审核、脱离玩家、“指点”那些指出他们问题的人……

再加上国外的游戏公司往往又因为缺少对国内语言环境的理解,以及针对国内市场所应有的内审与修正机制,导致简中本地化的道路上问题不断。

不是每个游戏都能拥有优秀独立的本地化团队
不是每个游戏都能拥有优秀独立的本地化团队

另一边翻译公司之间在价格上的明争暗斗,让实现优秀的游戏本地化,成为一件成本较高的事情。

这也难怪让“黄金的魔术师”说出“说实在的,朋友,做这行不需要职业素养。或者说,你所谓的职业素养没用”这样的话。

作为玩家,我们对这种对自身工作“开摆”的行为感到愤懑,但其中更深层的,是国内翻译团队作为一个“编外”的“外包部门”,有时候过于缺乏对电子游戏的理解和对自身工作内容的尊重。

虽然外包价格更低,但也带来了质量上的波动
虽然外包价格更低,但也带来了质量上的波动

面对众多的利益纠葛,那些还在坚持至今的汉化组们反而成长出十分的韧性,甚至相比更加商业化的翻译公司,作为翻译者,同样也是作为玩家的汉化组,依托对游戏的热爱和理解,往往能够捕捉到游戏内更加细微的地方,提供一个更了解玩家口味的翻译版本。

这也让我们无论在Steam还是各种论坛上,总能见到xxx汉化组继续着汉化的工作,并且有时候甚至比官方准确与接地气。

看懂这个解压密码的人请举手
看懂这个解压密码的人请举手

不过作为游走在灰色地带的游戏汉化,我们终究很难去全盘承认他们的努力与认真。

但对于游戏的民间汉化,我们也很难直接以“禁止盗版”为由,去否定和抹杀这些独立而又富有游戏精神的汉化人与汉化组织,而他们多数时候也遵循着早期互联网社区的规则,以私人的方式在玩家中流传,尽可能与正版之间做到井水不犯河水。

但总有人在公开场合将这些原本身处低调的“灰色”拽进大众的视野当中,哪怕官方不公开禁止使用汉化补丁,也不得不被迫发声,最后留下一地鸡毛。

曾经一度有人拿汉化组补丁跳脸官方的行为,导致大量汉化组为了自保而弃坑
曾经一度有人拿汉化组补丁跳脸官方的行为,导致大量汉化组为了自保而弃坑

随着中国玩家对国外游戏的消费能力增强,简中化几乎已经成为了每家展望全球的游戏公司所必须拥有的版本。

大量的需求,对于国内从事游戏翻译工作的人数来说,或许显得有些杯水车薪,又或许对于一些本地化的工作人员来说,这些翻译只是一份工作,游戏到底能带来多大的影响,对他们而言无足轻重。

但在某种程度上来说,游戏翻译就是游戏制作者的“声带”,也是代替游戏,直面玩家的“代言人”,随意的让不懂游戏,又毫无职业道德的人参与其中,不仅要面对的是玩家在游戏体验上的失衡,更多的是对制作这些游戏作品所付出辛劳的亵渎。

我不装了,我就是这段翻译入的冬马党,你们现在可以打我了.jpg
我不装了,我就是这段翻译入的冬马党,你们现在可以打我了.jpg

可能再过十年,我们还会回忆起魔兽世界里那句“吾辈何以为战!”所带来的震撼,翻开书本还会耳边会听到拉比克借用《孔乙己》的那句“读书人的事,怎么算偷,这是借”,甚至看到“梦里不觉秋已深,余情岂是为他人”,就会感到胃部一阵不自然的抽动……

随着时代和游戏文化的不断发展,游戏翻译里的“上限”与“下限”并存的情况还会持续很久,在汉化问题上,“官”与“民”之间也依然会保持着“泾渭分明”的态势,各自为不同需求的玩家带来差异化的体验。

但我想无论是哪一种版本的游戏翻译,从来都不止是拼的精通语言的程度,而是双边语言文化环境的认识、遣词造句的技巧,以及对游戏热爱的心。

游戏翻译不应该是“一锤定音”的买卖,而是持续进步和调整的服务
游戏翻译不应该是“一锤定音”的买卖,而是持续进步和调整的服务

游戏翻译里的“私货”和“掉书袋”,从来不是玩家们反感的地方,傲慢才是。


展开全文

扫码关注

游研社公众号

小程序

游研社精选

45
快速评论
热门评论
全部评论
评论时间
查看全部评论
  • 首页
  • 下一页
  • 页 / 共
作者:白灯Akari
这个人很懒,什么都没留下
相关阅读
App内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