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载APP

一款童年神作,被盗版商的“神翻译”弄成了乌龙奇葩

大闸蟹吧
文化 2017-05-27
文化 > 一款童年神作,被盗版商的“神翻译”弄成了乌龙奇葩

“大胆国华,让你尝尝我这‘葡萄漏斗’的滋味!”

“我都跃跃欲试了,给我拿三张来!”

买GBA的时候,我差不多十二三岁。在一个拥挤的游戏店里,我把两只手按在柜台玻璃上,欣赏着那些花花绿绿的卡带封面,最后选了一张插画上有好几个机器人的卡带,游戏名是《超级机器人大战A》。

《超级机器人大战A》的包装封面。我买的那盒还用大红的隶书印着“中文版”三个字

后来这款“机战A”成为了对我影响最大的游戏之一。如果没有它,我就不会知道魔神Z和盖塔,不会知道每一台高达之间的区别,也不会花好几年的时间把《机动战舰NADESCO》看懂。

《机动战舰NADESCO》也是机战系列最新作“V”的登场作品

难得的是,这盘卡带居然还是汉化版的,要知道当时我们玩游戏基本都是看不懂的,不是英文就是日文,玩法基本靠蒙。这款游戏——更严谨的说法是这张卡带——让我到现在还记忆犹新的真正原因,也跟它的汉化有关——其实它的翻译质量不能说是太差,还是能做到语句通顺的,可以让你顺利玩下去、把剧情看明白。 

但是“机战”这个系列跟其他的游戏不太一样。用现在的话说,这是个有IP的游戏,而且是好多IP的大乱斗,如果不熟悉原作就很难把汉化做到位。 

当时民间还没有多少游戏汉化组,这款“机战A”的汉化,其实是盗版卡带生产商(俗称地板厂)自己的工作成果。由于当时网络并不发达,他们可能也很难考证游戏里的每一个词,于是就出现了这样的文句:

“以开!纷繁弩!”

“飞佛来”的原文是“フィンファンネル”,是英文Fin Funnel的日语假名写法。熟悉高达和其他机器人动画的朋友一定知道,这个词通常被翻译成“浮游炮”,只有ν高达的フィンファンネル被称作“飞翔浮游炮”。这是一种受机体控制的无线兵器,一般表现为从机体身上发射出一堆小炮台,在空间里窜来窜去,射出激光攻击敌人。

 

现在看“飞佛来”这个翻译,我觉得可能是翻译者绞尽脑汁得到的答案。读音方面,“飞”对应Fin,“佛来”对应Funnel,读起来也算顺口。从语义上理解,这三个字给人的感觉也蛮符合浮游炮的特点,让人想到斗战胜佛孙悟空,化作无数分身飞来飞去胡逼乱打。

和上面那个图对比看还是颇为神似的

说到底,这个“飞佛来”应该是阿诺(我们一般叫他阿姆罗)给“飞翔浮游炮”起的爱称。因为在武器选择界面,我们可以看到它在游戏里的的正式名称: “葡萄漏斗”。虽然Funnel的确有漏斗的意思,但“葡萄”两个字从何而来就不得而知了。

 

面对眼前嘴炮乱喷的阿诺,最终boss比利(其实叫温德鲁)不禁发出了这样的感概:

使出这招“葡萄漏斗”的阿诺,我在游戏里第一次看到他的时候,还不知道是什么来头。但这个名字难免让我想到阿诺德·施瓦辛格。

翻出硬汉施瓦辛格年轻时的照片,感觉跟“阿诺”还是有些神似的

在这个被爱好者们称为D商汉化版的ROM里,不知道为什么“阿姆罗”这个跟日文假名“アムロ”几乎完全一致的读音会被译成“阿诺”。新手玩家看了没准还以为这二头身机器人和“终结者”有那么一丢丢关系。 

关于机战系列人名翻译的梗,老玩家们一定会想到《第二次机器人大战G》。它里面出现了一个中国人非常熟悉的名字:

开国元帅当然很能打了,我有朋友喜欢把后边的“阿西达”读成“阿西吧”,连着读就是“朱德?!阿西吧……”很有反派台词的感觉。其实他的真身是那个靠收破烂开上了Z高达,后来觉醒了NT,用更牛逼的ZZ高达干翻了新吉翁的高达第三代主角——捷多。

就是这位

与朱德相比,被叫成“国华”的甲儿就不算是奇怪了,很有伟光正的感觉。

不过这个名字从严格意义上来说并不能算作“错译”。和足球小将里的戴志伟、林源三一样,目的都是希望汉语圈的人叫起来能更顺口、更容易记住,这套译法在辽艺译制的动画片里也很常见。 

像“国华”的青梅竹马弓沙也加驾驶的爱神A就被改名成了“木兰号A”。魔神系列中的女性形象机体,命名都来源于历史上知名的女性,“木兰号”很明显就来源于中国古代的花木兰。 

回到《机战A》,除了这句“飞佛来”之外,硬汉阿诺在很多时候的台词都让我们不知道他到底是疯子还是哲学家,比如下面这句:

这句话的原文是“ガンダムは伊達じゃない!”出自《逆袭的夏亚》原片,真正的意思是“高达可不是徒有其表!”“伊達じゃない”在现代日语中表达的通常也是“不是徒有其表”这个比喻义。 

 “飞佛来”还能解释为是翻译人员武侠小说看多了的结果,但像上面说的“甘达不是伊达”“葡萄漏斗”这类让人摸不着头脑却又忍不住想笑的翻译,就只能用水平不到家来解释了。 

虽然在今天看起来这些翻译成果提供的是一个个笑料,但在第一次玩到的时候,其实并不会感受到多大的欢乐。很多关卡的失败条件都是这样的:

败北条件的字面意思是“我方任一机体损坏”,其实这里的“战机”指的是母舰——也是我战战兢兢尝试多次之后才知道的了。 

用一句话来形容玩这个汉化版的体验,就是“带感和迷茫共存。”White Base的老舰长布莱德竟然自称“风云战士”,我初次看到这一幕时,还不知道就是他发明了中二修正拳。

“风云战士”应该是“朗德贝尔”(Londo Bell),一支特殊部队的名字  

一台真实系主角机有一个武器叫做火焰剑,但这个武器的战斗动画却是在放导弹。

 

还有在能使用最终武器“布依剑”之前的最强武器“泥鸽火箭”,我实在想不出来这把武器的战斗画面是怎么跟这四个字联系在一起的。

其实有很多细节还是能让我感受到翻译者在服务一个喜欢机器人的小男孩儿时投入的努力,比如“甘达”的武器有“中子标枪”“中子剑”,虽然这些武器的原名跟“中子”两字儿没啥关系,但我记得在本世纪初,“中子”的确是我们班里比较流行的一个词。

在很长一段时间里,“机战A”在网络上流传的都是这个充满毒性的汉化版,后来Banpresto又在PSP上推出了复刻版《超级机器人大战A Portable》,GBA版《机战A》的翻译修订工作也就不那么重要了。想回忆GBA版的人也不少,但D商汉化版的毒性还是太大,有的人在求游戏ROM的时候还特地注明不想玩这个版本。

“阿库”是这个版本的主角默认名 

“机战A”并不是盗版商改造的第一款游戏,也不是最惨的一款游戏,国内流传度最大的奇葩汉化盗版游戏,可能是《精灵宝可梦 金/银》。除了被叫成“肥大”的快龙之外,很多宝可梦的名字只能用毫无逻辑来形容。

 

也有盗版商不甘心只做掌机游戏的汉化。“给我来3张”是机战玩家经常挂在嘴边的另外一个梗,来自于同样由盗版商汉化的PS2游戏《第3次超级机器人大战Alpha》。

一种急于玩牌的既视感

“给我拿3张来”的原文是“三枚おろし”,指的是一种切鱼时将整条鱼分解为三部分的方法,引申义其实相当于“大卸八块”。虽然盗版商在这里给甲儿设计的台词还是无厘头,但这句话还算得上通顺,逻辑上也没什么大毛病,因此这句话才成为了一个完美的梗。

 

在“第3次alpha”中,盗版商付出的心血要比GBA时代大的多。PS2上的本作不仅台词更多、内容更多,除了掌机版里没有的图鉴、介绍,还有BGM列表——这里盗版商留下了另一个神来之笔。

Komm,susser Tod是德语,翻译成英语的话是“Come on, sweet death“,这首曲子出自《新世纪福音战士剧场版:Air/真心为你》,非常著名。原曲其实是一首灵动好听,有些活泼的舞曲。 

不愧是盗版商,我们的确没法要求他们把翻译做得多好,尤其是机战这种文字量大、梗多的游戏,有中文版玩就不错了,还要什么自行车呢?难道玩正版就不会受害了吗?今年刚推出官方中文版的新作《机战V》,也有一些翻译问题。

看了三遍才看懂台词在说什么

随着NDS时代烧录卡的技术进步,盗版游戏卡带逐渐退出了市场,为玩家们提供中文游戏的主力变成了各种汉化组,盗版商也就没那么多机会给玩家精神污染了。在GBA时代末期,游戏推出的速度和数量都不如鼎盛时期,自制游戏就成了盗版商的新技能,挣钱的新手段。比如这款《机械人大战终极版》。

这款游戏的流传度并没有“机战A”那么广,前几年有人dump出了这款《终极版》的ROM并放到网上,但下载链接早已失效。所幸的是还是有一些玩家下载了这个ROM,盗版商的“神作”也得以留下了痕迹。

从游戏界面上看,这款《终极版》就像是“机战A”“机战OG”和GB版“第2次G”的融合,同时根据玩家的说法,这款游戏的音乐和音效甚至都不如“第2次G”。

尽管不能指望盗版商能在在动画和系统上用心,但他们的胡来还是带来了一些欢乐。图里的机器人是《魔神Z》中的波士机器人,但它背后的红圈则是神高达的特征。第三张图则是神高达在使用必杀技“God Finger”时的手部特写。

游戏一开始甚至还准备了几台原创机体供玩家选择,只是不知道它们究竟是地板商的原创,还是干脆就是从各种同人作品中剽窃出来的。 

由于游戏的bug实在太多、各种数值设计也根本没法让人玩下去,因此几乎没有人把这款游戏玩到后期,这款《机械人大战终极版》的全貌可能也会因为ROM的失传变为一个历史的秘密。


展开全文

扫码关注

游研社公众号

小程序

游研社精选

14
快速评论
热门评论
全部评论
评论时间
查看全部评论
  • 首页
  • 下一页
  • 页 / 共
作者:大闸蟹吧
这个人很懒,什么都没留下
相关阅读
App内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