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载APP

游戏厂商们是如何“官方吐槽”自家产品的?

windleavez
文化 2016-12-29
文化 > 游戏厂商们是如何“官方吐槽”自家产品的?

在游戏里内置官方吐槽,似乎已经成为了新世代游戏公司必备技能,这种吐槽既显幽默,又能拉近与玩家的距离,因此广泛出现在各种知名游戏里。

这种官方吐槽大致可以分为4类:吐槽游戏本体、吐槽系列作品、吐槽开发团队和吐槽游戏概念。我们先从第一类“吐槽游戏设计”聊起:


吐槽游戏本体

有些设计是改不了,有些设计是不能改。与其涨红了脸,冲着玩家嚷:“你丫懂什么游戏设计”,倒不如自行调侃一番,反而看起来落落大方、也显得亲切风趣。

在新近发售的《最终幻想15》(又名:《盗墓笔记之十三陵》)里,主角群是四位发型潮到出水的型男,一路上数十小时有说有笑。至于女主角的登场时间,几乎可以忽略不计。

你们可别以为开发组不知道这四条光棍不讨喜,他们心里门儿清呢。当一行人来到风光宜人的海滨酒店时,酷爱自拍的黄毛便会大发感慨:“这里,还真是浪漫呢。”

脸上有疤的壮壮当即接口:“可惜身边是一群爷们儿。”

灰色刘海的王子果断补刀:“而且四个都是。”

擅长家政的四眼表示赞同:“太遗憾了。”

新入行的游戏策划总喜欢给每个系统都加上背景故事上的“合理”解释。而参与过多个项目的老鸟则深知,用剧情去套游戏系统,往往会弄巧成拙。女儿失踪的猎魔人为何沉迷昆特牌?儿子失踪的老冰棍为何沉迷捡垃圾?游戏性而已。与其深究,不如靠官方吐槽让大伙儿乐呵一下。

在《巫师3:石之心》里,开发团队就借夏妮之口揶揄杰洛特的行为:“你真厉害,我甚至认为你找人打牌的时间比办正事还多多了呢。”

另一个例子是《巫师3:血与酒》的“马之灵”任务。杰洛特喝下药剂后,立刻马语 8 级,于是他与爱马“萝卜”就吹口哨召唤坐骑、坐骑经常被地形卡死等技术问题进行了深入的探讨。

杰洛特说:“为什么每次我吹口哨的时候,你都会冒出来?你是怎么办到的?”

萝卜说:“你是我的主人,你需要我的时候我非得出现不可,世界要崩、崩、崩溃了,我也会出现。”

杰洛特:“我还是想不太通,有时候叫你的时候,你跨越了整个海洋,但有时候你又连小栅栏都跳不过,那又是怎么回事?”

萝卜:“有什么好说的呢?你我都有自己的能力极限嘛。”

相同的案例还有《炉石传说》里的拉希奥,简介里官方赫然吐槽道:“什么?身为死亡之翼的儿子,拉希奥居然不是龙牌?你似乎知道得太多了”。

有些开发者还会揣测玩家对系统的利用。比如在《辐射4》里,因为有负重设计,所以玩家必须扔掉一些价值较低的道具。可头脑机灵的玩家会把道具交给队友,等要买卖的时候再取回来,于是设计师就给凯特这名队友加了这样一句台词:“你把我当什么了?移动银行?”

要说洞察人心,老牌游戏公司任天堂也是一把好手。在《塞尔达:时之笛》里,一块流言石上就写着:“就难度而言,格鲁多试炼场的宝藏恐怕会让人失望”,给玩家打了个预防针。

网易的《阴阳师》干脆化悲痛为力量,设置了“非酋”系列成就,一方面吐槽自身 SSR 难得,另一方面奉上小礼数份,带给玩家“我们这游戏拼脸不拼钱”的美妙错觉。不过玩家似乎不是特别领情,网上弥漫着大量关于“非酋”的吐槽。因此这个官方吐槽的效果就见仁见智了。

老牌吸金游戏《地下城与勇士》则选择了不同的策略,把责任推到了负责“装备强化”的 NPC 凯丽头上。在游戏道具“毒蘑菇饼干”的说明上,模拟了一番普通玩家的心情。

除了死硬不改的,也有弃暗投明的。近日,《Dota 2》更新了 7.0 版本,除了根本选不到的新英雄“齐天大圣”以外,还重做了斯拉达、冥界亚龙和谜团的模型。官方网页上写地倒也直白:“生活已属不易,长相还频繁遭人吐槽,为了帮助游戏中服役时间最长的三名英雄重拾信心……”


吐槽系列作品

但凡有些年头的系列游戏,多半都有始终如一的优点,也多半都有积习难改的槽点。对系列传统吐槽可谓开发团队的拿手好戏,那些只有系列玩家才懂的哏,更是让人会心一笑。


顽皮狗的《神秘海域》系列一直是 PS 平台的扛鼎大作。游戏主角德雷克有一个特殊能力:走哪儿塌哪儿。只要他爬过的悬崖,下一秒就会轰然崩塌,从而营造出紧张刺激的冒险氛围。在《神秘海域4》里,主角的哥哥山姆就吐槽德雷克:“不得不说,你真有搞坏东西的天赋,特别是悬崖”。

如果说《神秘海域》当今电影化游戏的典范,《潜龙谍影》系列则是过去电影化游戏的代表。为了体现游戏里复杂的阴谋论、深邃的世界观和个性十足的角色,游戏花费了大量笔墨去描述每一个反派角色的出身背景、行动理念和意识形态,对白数量堪称恐怖。

系列外传《潜龙谍影崛起:复仇》里有个角色叫塞缪尔·罗德里格斯,正当他向主角雷电阐述“战争是最好的酬劳,我不是在谈钱而是在谈理想”的时候,雷电表示:“你说啥呢?”

于是塞缪尔面带尴尬、讪讪地表示:“算了吧,我们都听够关于什么崇高理想的长篇大论了。”某种程度上,算是对正传作品里“反派死于话多”的小吐槽。

这一类官方吐槽,你最好要对前作有些了解,不然便无法理解个中旨趣。比如在《生化奇兵:无限》的结尾,当主人公随着伊丽莎白穿越到海底都市,主人公就吐槽这个城市的存在简直荒唐。实际上,海底深处的销魂城正是一代游戏发生的地点。

在《GTA 5》中,崔弗有个任务叫“覆车之轨”。玩家可以驾驶摩托,沿山体飞跃到火车顶上。如果你一次成功,就可以达成附加目标“好过 CJ”,这里就是在影射前作中的一个任务。

所谓的 CJ,指的是《GTA 圣安德烈斯》的主角卡尔·约翰逊(Carl Johnson)。在游戏中,他也有一个开摩托追火车的任务。该任务难度颇高,有无数玩家卡死在这里,各类攻略也是层出不穷。如果 CJ 有老崔的车技,情况也许会有所不同吧。

在《文明6》里,甘地的隐藏属性是“会毫不犹豫的使用核武器,尊重拥有强大核威慑力的文明”。历史上强调非暴力不合作的甘地是如何变成核武狂人的呢?这就涉及到该系列的 BUG 了。

在《文明》前作中,好战程度由低至高依次 1~10。爱好和平的甘地是最低的 1,可在进入民主政体后,好战程度会减 2。由于程序上的疏漏,甘地好战度成为负数,变成了 255,由此成为了满地种蘑菇的核武狂人。《文明6》从善如流,用实际设定大大方方地吐了槽。

在《质量效应》里,角色往返不同场景时,往往需要搭乘电梯。这背后的真实原因是:该游戏读取时间较长,开发团队希望借用电梯场景来掩盖黑屏的等待。为了缓解玩家无聊,Bioware 还设计了许多电梯对话。遗憾的是,过多的电梯场景还是遭到了玩家的差评。

到了《质量效应2》的时候,游戏不再使用电梯来掩盖读取时间。但开发团队依然对电梯念念不忘,专门设计了一段盖拉斯与塔丽的对话:

盖拉丝:“你俩怀念咱们在电梯里聊天的时光么?”

塔丽:“不。”

盖拉斯:“别这样,还记得我们聊了你的舰队生活么?这可是交流的好机会。”

塔丽:“谈话结束。”

盖拉斯:“再和我唠唠你的免疫系统!”

塔丽:“我手里有枪。”

盖拉斯:“那我们稍后再聊吧。”

Bioware 是如此地喜欢吐槽电梯,以至于在《质量效应3》的 DLC “神堡”里又吐槽了一回。顺带一提,塔丽之所以不喜欢电梯,是因为盖拉斯在一代电梯里老是招惹塔丽,一会儿说“你们民族为创造出桀斯人而忏悔”,一会儿说“你对盔甲的审美太单一了,就不能别带头盔么?”

游戏流程讲究循序渐进,最终 BOSS 要比村口毛贼厉害,那是理所当然的事情。可是《神鬼寓言2》偏偏反其道而行之,你只要对最终 BOSS “路西恩”开上一枪,他就一命呼呼放你通关了。当时的玩家普遍认为,这是史上最水的 BOSS 战之一。

到了《神鬼寓言3》的时候,包尔斯顿有个名为“游戏”的支线任务。讲述三个魔法师宅男在玩桌游《洞与霍比人》(第三版),他们邀请玩家缩小体型,进入桌游世界探险。期间一位宅男便会在跑团过程中吐槽前作:“什么样的破游戏,怪物会让主角一击就死呀!”

射击类 RPG 《无主之地》同样是结局烂尾。玩家历尽千辛万苦,终于打开了秘藏宝库,结果里头出来一头实力孱弱的章鱼。打完后告诉玩家宝库大门重新封锁,200 年后再度开启各位敬请期待。所以《无主之地2》一开头的片头动画,就生动描述了当时玩家的失望之情。

真要说对系列作品的集中吐槽,《风暴英雄》可以说是坟头屹立的不朽丰碑,对暴雪旗下各个游戏角色的玩笑简直是张口就来:

乌瑟尔:我们那会儿只能升到10级。你们现在几级了?100级!?比100级还高!?哎!现在的年轻人啊!
阿尔萨斯:没有人可以打败我,当然10-25人或许可以。
阿努巴拉克:我发现,每次把史诗物品收拾整齐的时候,总会有一群英雄不请自来。
桑娅:杀了那么多小怪,居然一件装备都没有掉出来,这游戏太扯淡了!
凯丽甘:你们真的能接受我进化出了一双高跟鞋这样的说法嘛?

……

实在是不胜枚举。



吐槽开发团队

在当今社会,擅长自黑足以称之为优秀的品德。但凡是有些名气的游戏公司,哪个不被人评头论足?气急败坏地寄出律师函,实在是有失风度,还是何妨自嘲且徐行吧。

你们别看育碧喜欢用土豆做服务器,但人家自黑精神真是没得说。《看门狗2》里,你会遇到一位育碧的市场部主管,他正在和同事聊新作预告片的保密问题。

接下来的任务里,你就要黑入育碧的服务器。事实证明,同事的担忧不无道理。

《刺客信条》系列的前几作都由育碧蒙特利尔开发。长期以来,蒙特利尔一直是法国的殖民地,当地人都说法语,于是《刺客信条2:兄弟会》就设计了这么个桥段:艾吉奥冒充法国军官,带领部下试图混入军营。看门小哥听他口音有些奇怪,就问道:“你从法国哪个地方来?”

艾吉奥脱口而出:“蒙特利尔。”

实际上,蒙特利尔直到 1642 年才建城,那会儿艾吉奥都逝世 100 多年了。这段分明是制作组育碧蒙特利尔在吐槽自己的魁北克口音。

日本的 Capcom 在起名方面颇有建树,不仅能将一款游戏多次改版包装,还能将各种高大上的英文词汇混用。他们显然也意识到了这是一个不可多得槽点,就干脆将《丧尸围城3》的一部 DLC 起名为“超级究极《丧尸围城3》街机混合顶级极限增强尊享版”(Super Ultra Dead Rising 3 Arcade Remix Hyper Edition EX Plus Alpha),也算是匠心独具了。

在《Fate》的手游里,玛修说兰斯洛特执着于贞德,是因为贞德和亚瑟王长得像。这恐怕是在吐槽公司社长武内崇画的人都是一张脸。

不过考虑对吐槽对象是社长,撰写者也不敢太过放肆,后面补了几句说不是面孔像而是灵魂像云云,充满了欲盖弥彰的感觉。左为亚瑟王,右为贞德,像不像大家不妨自行判断。

在自黑方面,国人并不算突出,但这些年也在成长。在《轩辕剑6》里,DOMO小组组员化身游戏中的NPC“波利哈特”,道出了开发团队在做真实历史背景的游戏时,会面临“严谨考据尊重历史”与“符合游戏设计美感”之间的两难抉择。他向主角吐槽“我如果按照史实把房屋做成半穴居,或是让每间房子楼下都养牲畜,别说游戏美感都没了,你也住不下去吧!”

而且还吐槽了某些影视作品对历史还原的不严谨……

除了开发团队的吐槽,也有在翻译团队官方吐槽的。

新版本的《魔兽世界》有个世界任务,叫做“是伊利……”,目标是击败鱼人尤迪安。这便出自《魔兽争霸3》的翻译错误。一来当时公司灯光昏暗,二来那时候时间紧任务重他也太年轻正所谓人不眼花枉少年,《魔兽世界》原翻译负责人——田健老师就把“伊利丹”翻译成了“尤迪安”。

事后,田健老师成立了手游公司“游点”(尤迪安的谐音),又和我曾经共事过的马明老师成立了“灯光昏暗”翻译组,以示自己不忘初心。


吐槽游戏概念

简而言之,这是针对“游戏”这个媒介本身的吐槽。用现在流行的概念来说,我觉得可以叫做 Meta 吐槽,标准模板你们一定很耳熟:“这可是现实世界,不是电影 / 动漫 / 游戏啊!”

育碧的《分裂细胞:混沌理论》是一款潜入类游戏,如果你触发一定数量的警报,就宣告任务失败。主角问道:“你可以别告诉我,引发三个警报就算游戏失败啊?”

他的搭档兰伯特则一脸正经的回答:“当然不会,这可不是电子游戏。”

在《皇牌空战:突击地平线》的迪拜关卡里,你可以从亚特兰蒂斯酒店的门洞中穿过去。

然后你的泡妞搭子……不好意思,拿错词典了……僚机就会说:“这可不是玩《皇牌空战》啊”,装得好像不是在玩《皇牌空战》一样。

在《奇异人生》里,当麦克斯向克洛伊坦诚自己有穿越时空的超能力时,克洛伊却不相信,还一本正经地答道:“现实可不是动画片或是电子游戏。”

在《最终幻想15》里,不少迷宫底层会有锁住的隐藏关。四眼猜测需要钥匙才能打开,黄毛则吐槽说:“钥匙?就像角色扮演游戏里那种可以开所有门的钥匙?”完全没有身为游戏人物的自觉。

在《潜龙谍影4》里,斯内克与奥塔肯探讨梵普为何死而复生时,奥塔肯猜测梵普可能有超能力,斯内克却表示:“这是现实,又不是奇幻游戏。”

在《动物之森》新叶里,老爷爷在介绍捉迷藏小游戏时,说捉迷藏“健康又有趣,和你们这些太空时代(注:60 后)出生的孩子所玩的电子游戏不一样”,喂喂,这明明也是电子游戏好吧。

2016 年的《瑞奇与叮当》就更绕了。这款 PS4 游戏改编自同年发售的 CG 电影,这部 CG 又改编自十多年前的系列首部游戏。而玩家玩的,又是这部游戏里出现的依据全息电影改编的游戏。

在这一类官方吐槽里,《史丹利的寓言》是不得不提的。这款游戏拥有无数的结局,但大多都会把你传送回最开始的办公室重新开始。博物馆结局中出现的下面这句,恐怕讲述了游戏的真谛。

还有一款日本 GalGame 叫做《PRETTY × CATION》,台词对“游戏性”做了深入的探讨,由于我不通日语,这是文中所提游戏中我唯一无法确认真伪的,不知是原本的台词还是魔改。

不过上述所有官方吐槽都比不上《模拟山羊》官网这段来得狠:

“《模拟山羊》是一款蠢蠢的小破游戏。它只花了我们几周时间,在规模和体量上,从来没有打算做成以山羊为主角的《GTA》。老实说,你最好别抱一点指望。说真心话,你还不如把这 10 美刀花在呼啦圈、板砖堆或者真山羊上面呢。”

呵呵,10 美刀?我只花了 9 人民币好么!


展开全文

扫码关注

游研社公众号

小程序

游研社精选

12
快速评论
热门评论
全部评论
评论时间
查看全部评论
  • 首页
  • 下一页
  • 页 / 共
作者:windleavez
这个人很懒,什么都没留下
相关阅读
App内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