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载APP

从异世界归来的舅舅,暂时又回不来了

Lushark
文化 2022-09-09
文化 > 从异世界归来的舅舅,暂时又回不来了
收听文本
0:00/0:00

为什么是这样一部在观众们眼里“谁遭殃都轮不到它”的优等生动画,陷入了无片可播的绝境?

作为一部“反套路”的异世界题材动画,《异世界舅舅》算得上是今年七月番剧里的人气作品,讲的是男主角去医院接回了因车祸而昏迷了17年的舅舅,却发现这位舅舅在这段时间里其实是在充满“剑与魔法”的异世界里神游,即便在醒来之后也依然能使用各种魔法。

当大部分“异世界”作品还在主打国仇家恨的宏大叙事或是“龙傲天”主角冒险,这位回到现实第一件事却是询问“世嘉在主机战争中战况如何”的舅舅仿若一股清流。

得知世嘉早已停止推出主机竞争的舅舅为此对自己施加了忘却魔法得知世嘉早已停止推出主机竞争的舅舅为此对自己施加了忘却魔法

故事就此围绕着这位舅舅如何适应久违的现代生活以及他曾经在异世界游历的回忆双线展开,是一部充满各种反差式笑点和ACG梗的日常系作品。

自一开播,《异世界舅舅》便在各地都获得了不错的反响,无论是在Nico还是豆瓣上都颇受好评,网上也涌现不少神似的舅舅COS。

但由于种种原因,这片子的国内正版直到七月番都播了一大半才在B站上架第一集,名字也改为了《奇幻世界舅舅》。

就在大家揶揄“七月新番九月播”的时候,刚在电视上播完了第8话的《异世界舅舅》却发布官方公告,表示原定12集的动画就播到这里为止了,剩下的一个月档期就重播之前的集数。

异世界舅舅的回归生活,戛然而止。


1

故事里的舅舅在异世界遭遇了不少坎坷。

他因为长得丑而被当作变异半兽人,到哪儿都饱受歧视欺凌,也完全找不到回家的方法。尽管他靠着从世嘉游戏中积攒来的冒险经验(以及曾经挨住了校园霸凌的内心)掌握了强大的魔法,但在那个世界中依旧只是个边缘人物。

单纯因为容貌就到哪儿都会受到排斥单纯因为容貌就到哪儿都会受到排斥

在现实中,《异世界舅舅》这部作品的经历也和舅舅本人一样命途多舛,始终摇摆在“幸运”和“不幸”之间。

漫画的原作者笔名“殆ど死んでいる”,直译过来就是“差不多死了”。他本人正如其名,在网络上相当低调,推特上几乎只有转发《异世界舅舅》相关情报的内容。

但也有不少迹象表明,他至少在十年前就开始在同人圈摸爬滚打,绘制过《命运石之门》《舰队Collection》等作品的全年龄二创漫画,但直到2018年,他才终于在角川旗下的漫画网站上开始在线连载属于自己的第一本漫画,也就是《异世界舅舅》。

虽然称不上一炮而红,但《异世界舅舅》还是积攒起了一小批忠实粉丝,其中也包括了一些中国读者,作者也曾为专门为来自中国读者的赞助打赏而画图致谢。

至于此前网上盛传的“来自中国读者的资助支撑了作者继续连载”则有些言过其实,在国内汉化组赞助作者的时候,《异世界舅舅》实则已经出版了单行本且销量不错至于此前网上盛传的“来自中国读者的资助支撑了作者继续连载”则有些言过其实,在国内汉化组赞助作者的时候,《异世界舅舅》实则已经出版了单行本且销量不错

这部作品能在前期得到读者喜爱,一定程度上也得益于其中所蕴含的“世嘉情怀”。

故事里的舅舅对于世嘉游戏表现出一种超乎寻常的执著——当年被车撞是因为去买最新的世嘉游戏,醒来后第一件事是问世嘉的现状,在异世界支撑他度过了地狱般生活的也是世嘉游戏带给他的回忆与期待……

舅舅的形象所对应的则是真实存在过的“世嘉青年”,他们同样对于世嘉的没落耿耿于怀,也在网络上对当年世嘉游戏的辉煌念念不忘,给人的感觉恰如和现代社会脱节了17年的舅舅。因此漫画中影射现实的种种情节总能引人会心一笑。

但与此同时,这部漫画中的不少桥段也都表现出作者对于世嘉历史如数家珍、饱含情怀,足以让人相信作者本身就是个“世嘉青”,“舅舅”的丰满形象更多是来自于他的自嘲而非讥讽,对于“笑梗不笑人”的尺度拿捏巧妙。

这也让这部作品得以两面讨好,无论读者对于世嘉游戏是怎样的态度,都能从阅读过程中获得乐趣。

在漫画举办的第一次人气投票中,获得作品中人气第二名的角色是——世嘉土星主机在漫画举办的第一次人气投票中,获得作品中人气第二名的角色是——世嘉土星主机

或许正是因此,世嘉也默许了《异世界舅舅》在故事中直接引用自家游戏的名字乃至角色形象,而不是像其他恶搞作品中常见那样,通过改名来避讳版权问题。到了这次改编的动画即将上映的时候,世嘉甚至还让舅舅成为了旗下手游《锁链战记》中的联动角色,让他得以在游戏中和他的“初恋对象”索尼克”相逢。

“舅舅赢麻了”“舅舅赢麻了”

从籍籍无名到“追星成功”再被改编为人气动画,《异世界舅舅》的历程原本几乎算得上是“逆袭爽文”了,但这一切又都随着停播跌入了谷底,单集标题停留在了“世嘉游戏对于人生是有用的”。

也难怪连观众们都忍不住吐槽——“这大概就是选择了世嘉的男人的宿命”。

指“一帆风顺的轻松人生”指“一帆风顺的轻松人生”


2

事实上直到官方确认停播之前,大部分观众对于《异世界舅舅》的制作状况都还保持乐观,毕竟从那些已播出的集数来看,这还算得上是一部精心制作的作品,不是那种粗制滥造赶工期的便宜动画,单是片头动画就几乎每一帧都致敬了世嘉相关游戏。

油管上的usanekowanwan考据了OP中出现的诸多致敬细节油管上的usanekowanwan考据了OP中出现的诸多致敬细节

漫画原作的整体画风粗犷随意,还有不少表情崩坏的颜艺桥段,偏偏到了画妹子的时候又格外细腻可人,舅舅在异世界邂逅的几位女性角色在作者笔下表现得各有特色,读者则将她们亲切地称为“舅妈”。

舅舅和“大舅妈”显然不在一个画风,足以令人感慨难怪舅舅在异世界会被当兽人舅舅和“大舅妈”显然不在一个画风,足以令人感慨难怪舅舅在异世界会被当兽人

而在改编动画中,原作的这些神韵基本都得到了还原,搞笑场面能戳人笑点,到了妹子卖萌时又能惹人怜爱。

另一方面,这部动画找来配音的也大多是观众们耳熟能详的知名声优,甚至自带不少声优梗,像是舅舅的声音子安武人曾给EVA中的青叶茂配音,两者在角色形象上就有不少相似之处,故事中也是直球玩了EVA的梗。

“舅舅我啊,年轻时可是演过EVA的”“舅舅我啊,年轻时可是演过EVA的”

几位“舅妈”虽为配角,但也是由户松遥、丰崎爱生这些常任女主角的声优出演,都让人觉得制作组在选角时颇有余裕。

更别说这部影片还由财大气粗的网飞买断了大部分地区的网络播映权,在大家此前的印象中,光是网飞的版权金就足以包圆一部小成本动画的制作经费,旱涝保收。

但偏偏就是这样一部在观众们眼里“谁遭殃都轮不到它”的优等生动画,陷入了无片可播的绝境。

在官方公告中,制作组将停播原因归咎于近来波动的日本疫情,称社内员工感染人数激增,为了大家的健康考虑不得不暂停工期。

这个说辞看起来颇为合理,评论区里也大多是声援安慰制作组的留言。但在一些动画相关的论坛上,也有不少观众对此并不买账。

毕竟当季动画这么多,偏偏就《异世界舅舅》受到的影响严重到了“开天窗”的地步,更何况此前就有“舅舅党”在推特上透露这部动画的幕后管理相当混乱,“三周后就要播出的动画到现在还没找到画师开工”。

最终没赶上最终没赶上

负责制作动画的Atelier Pontdarc是一家2020年才成立的新工作室,在此之前只负责过网播泡面番《同期酱》的制作工作。

新公司缺乏流程管理的经验以及外援人脉——这才被认为是《异世界舅舅》停播的真正原因,疫情反倒更像是托辞。


3

2015年的动画《白箱》是一部就地取材、描绘了当时日本动画制作业界工作状况的作品。

故事中的制作组因为各种状况而导致工期赶不上进度几乎是家常便饭,甚至晚上就要播出的影片当天还没收到画师负责的原画。片中制作主任的口头禅就是“万策尽きた”,意为“无计可施了”。

于是后来在观众之间,大家也常常用“万策尽”来形容一部动画的制作工作陷入困境、面临赶不上播出档期的状况。

业界内当然早就有不少方式来应对“万策尽”。一些比较摆烂的制作组就会直接上交半成品的动画,等到推出影碟版的时候再找机会修正,种种“作画崩坏”的场面便是由此而来;

赶不上工期有赶不上工期的画法——《弁魔士塞西尔》赶不上工期有赶不上工期的画法——《弁魔士塞西尔》

“总集篇”则是另一种常见的缓兵之计——制作组将先前播出的集数通过剪辑拼凑成相当于一集长度的动画,美其名曰帮观众梳理总结此前的剧情。

这理由在二十年前还能糊弄人,如今则相当于公开宣告“万策尽矣”。甚至还有过像《Kill La Kill》这样的作品,事先通告下一话是“总集篇”,实则只用了30秒来回顾剧情紧接着便全是新内容,反向宣传赚取噱头。

“一分钟讲完16集”“一分钟讲完16集”

2017年的《Just Because!》则在动画播出到第七周时插播了名为《突然,Just Because!之旅》的特别篇,内容是主演声优们来到动画取景的现实场景进行“圣地巡礼”。

尽管是一集简单的Vlog,但也调集了不少当地的场景与人员资源尽管是一集简单的Vlog,但也调集了不少当地的场景与人员资源

大家都心知肚明这是应对动画制作跟不上进度而赶制的内容,但也能从中感受到当时同样身为新公司的Pine Jam使尽了浑身解数来证明自己的诚意。

换而言之,即便有些应对方式不太体面,但像《异世界舅舅》这样在播放中途彻底停播的状况仍旧是大家避之不及的“最差结局”。毕竟这样的处理方式还会带来各种后续影响,首当其冲就是“之后的内容做出来还怎么播”。

日本动画在电视上播出大多要由制作委员会向电视台购买档期,本质上是花钱购买的宣传渠道,为之后推出的影碟以及原作漫画还有周边商品做推广。如今重复播出刚放过的剧集也就相当于浪费了真金白银买来的档期,广告效应也大打折扣。

且不说《异世界舅舅》剩下的半季甚至还没进入制作流程,什么时候能做完都要打个问号;等到这部分完成之后,要想在电视台找到合适的档期播又是件难事。

当年的《少女战车》和较近的《86 不存在的战区》同样在放送期没能赶上制作进度,导致剩下两集结局无法顺利播出,都是时隔大半年才等到了两周空闲档期见缝插针才求了个有始有终,而至少还有五集没能播出的《异世界舅舅》找档期的难度可想而知。

所以《异世界舅舅》如今的停播可说是真正意义上“万策尽”的结果,对于一家成立不久的工作室无疑打击沉重。要不是现如今有网络播映兜底,这次动画化的结局多半是亏得找不着北,后续的制作状况也仍旧让人捏一把汗。

大家唯一知道的,就是国内落后了两个月播出的正版大概还真有机会追上进度了。


结语

尽管如今像《异世界舅舅》这样“放弃治疗”的例子已经不太多,但日本动画播至中途被迫调整的情况在业界依然屡见不鲜。

曾经制作组们还会编织各种理由来解释这样的状况,而近两年来,“近期社内感染人数激增”几乎成为了统一的说辞。

在外界看来,这自然是日本防疫政策不力的体现之一;但在一部分观众看来,这样的托辞也正变得近似于“狼来了”。

一方面,频繁出现此类问题的大多是小规模新晋公司负责的中成本项目,这类动画在制作过程中本就大量依赖中国、韩国、泰国等地的海外外包,按理说更不容易受到本地疫情的想象。即便在疫情之前,这类项目也本就是出状况的重灾区。

相比之下,同时管理着更多项目的东映动画在今年三月也曾发生大规模的停播,原因却是遭到黑客入侵勒索,导致制作内容被锁耽误了制作。

包括《海贼王》《数码宝贝》在内的多部动画一度因此停播两个月,《龙珠》剧场版也延期上映包括《海贼王》《数码宝贝》在内的多部动画一度因此停播两个月,《龙珠》剧场版也延期上映

另一方面,尽管“为了员工健康”这样的理由听起来冠冕堂皇,但熟悉日本动画行业的人都知道,这是一个待遇并不高的劳动密集型工作,不论是画师还是制作进行,许多底层从业者的生存现状都是“手停口停”。

动画停止制作从企业角度或许只是账面上的亏损,对于员工而言却是“下月房租怎么付”“今天晚饭吃不吃”的生存问题,甚至比“感染新冠的风险”更加迫切。

正如《异世界舅舅》被称为是一部“包裹着喜剧外壳的悲剧”,片中的大部分笑点都来自于舅舅悲惨的人生经历与他豁达乐观的性格间产生的反差;带给观众们笑声的动画背后,投入了心血的制作者们又是否还能面带笑容生活?


展开全文

扫码关注

游研社公众号

小程序

游研社精选

75
快速评论
热门评论
全部评论
评论时间
查看全部评论
  • 首页
  • 下一页
  • 页 / 共
App内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