布雷斯塔警长:豹的速度真的是豹吗?

鹰的眼睛、狼的耳朵、熊的力量、豹的速度、塞拉囧……

2018悄悄过去,《荒野大镖客2》吹起的西部世界风潮也渐渐退去。长鼻君的西部怀旧三部曲也要走到最后一集。这次的任务十分艰巨,要挖一座上古老坟。因为年代过于久远,在B站竟被称为:

“爷爷看的动画”。

在绝大多数家庭还只能看黑白电视的年代里,一部名为《布雷斯塔警长》的美国动画告诉中国的70后、80后,世上曾有过迷人的西部时代。

另外,这部动画还同《动物世界》的赵忠祥老师一起,教会了他们各种动物的特点。

鹰的眼睛!

狼的耳朵!

熊的力量!

豹的速度!

再加一个变形马和“赛拉囧”,是不是有种沉睡的记忆被唤醒的感觉?先别急着感动,长鼻君今天就带你一起回到童年,重温一下《布雷斯塔警长》曾带给我们的珍贵回忆。

(想要回顾前两集的FC游戏《荒野大镖客》漫画《幸运的鲁克》,可以点击对应的标题前往。)


塞拉囧的真面目竟然是……

如果实在不确定是否曾经看过《布雷斯塔警长》,不妨先跟长鼻君一起来读读下面的这段话——

很久很久以前,在新德克萨斯星球上,有一位机智、勇敢、聪明的警长,他叫布雷斯塔。他具有鹰的眼睛,狼的耳朵,豹的速度,熊的力量,使他非凡超人,为了维护和平与安宁,他同邪恶进行着不懈的斗争。

“很久很久”四个字一响,估计你眼眶就湿了

这段旁白的配音者是长春电影制片厂译制片分厂的王瑞老师,声音非常正派,所以布雷斯塔警长的配音者也是他。每当这段话响起,伴随着激昂的音乐,长鼻君都会兴奋不已,期待即将到来的半小时。在暑假的下午看《布雷斯塔警长》,至今仍是长鼻君最美好的回忆之一。

但是,凡事就怕细究。当长鼻君长大后找来原版动画,才发现这段熟得不能再熟的中文开场白,里边好像有点问题。

比如说,原作有个比较重要的开场信息,在中文版开场白中被删掉了:

 新德克萨斯星,有三颗太阳,出产珍贵的矿石,引来许多不法之徒。

这段重要的说明,解释了为何布雷斯塔警长所在的星球,即使水资源缺乏,却会有那么多的歹徒。更关键的是,这段话将动画片的世界与美国历史上轰轰烈烈的西进运动和淘金热联系起来。

至于为什么中文版删掉了这句,其实也不难理解。对当年看动画片的小观众而言,你说的这些谁懂啊!

开场白的遗漏只是童年误会的开始,要是认真杠一下的话,开场白中的“名台词”也有点问题。

回想《布雷斯塔警长》热播的那段日子,听惯了“鹰的眼睛、狼的耳朵、熊的力量、豹的速度”的小朋友们,见面是这样打招呼的——

鹰的眼睛,二狗,我看到你上课在开小差。

熊的力量,看我不揍死小样你。

猪的脑子,果然考砸了……

你看,都会举一反三,活学活用了。

请自动脑补《动物世界》片头曲

你再仔细看看上面这幅图,有没有觉得右边这只“豹的速度”有点不太对劲,长得似乎不像豹子,反倒像只大猫?

现在长鼻君要严肃地告诉你,“豹的速度”其实跟豹八竿子打不着,跟什么花豹猎豹美洲豹、云豹雪豹金钱豹,统统都没关系。

英文版里讲得很清楚,人家布雷斯塔警长拥有的是“PUMA的力量”。

PUMA是什么,许多运动男肯定已经坐不住要举手抢答了——我知道我知道,这不就是德国的运动品牌彪马吗,商标是英文字母边跳起一只猫咪的那个。

布雷斯塔警长拥有的就是这个PUMA的速度。这个单词的真实含义,指的是美洲大陆独有的一种猫科动物,中文将其翻译为美洲狮。在生物学上,美洲狮跟狮子、豹子关系都不大,将其称为美洲金猫更为准确。

说了这么多,总之一句话,以后再也不要喊什么“豹的速度”了,应该郑重其事地说“狮的速度”或者“猫的速度”,甚至喊“马的速度”都比原来的正确,这样才显得有学问,有内涵,吃饱了没事干。

美洲狮也是跑得很快的Friend呢

再来说说布雷斯塔警长的好基友变形马,人家真名叫“30/30“——别笑,真的就是这么搞笑的名字。当年翻译看到这个名字,估计心里也和长鼻君有一样的反应:

这是什么鬼名字?你不是会切换马和人两种形态吗,那就叫“变形马”得了,好懂好记。

马的名字不重要,相信也没多少人还记得他叫什么,但几乎所有看过《布雷斯塔警长》的人,哪怕别的全都忘了,都会牢牢地记住这个名字——塞拉囧。

动画片的每一集里,变形马都会在登场时,不厌其烦地向敌人介绍它手中的这把杠杆枪:

给你介绍我的朋友,她的名字叫塞拉囧。

为什么变形马不会死于话多?

有没有注意到这里的用字?

“‘她’的名字叫塞拉囧”,在英文里是清清楚楚的“her name”。另外,原版的变形马还经常把它的爱枪昵称为“女孩”。

难道说,塞拉囧是个女人的名字?

不管你愿不愿意承认,中国人觉得酷炫屌炸天的名字“塞拉囧”,在美国人听来就是一个再经典不过的女孩名字,因为她的真名是Sara Jane。按照经典翻译法,塞拉囧的正确译名应该是莎拉·珍妮。

请允许长鼻君做一个塞拉“囧”的表情。

1975年,曾一个名叫塞拉·囧·摩尔的女人在刺杀美国总统福特前被捕

说了这么多,可能你也看出来了。表面上长鼻君在吐槽翻译,其实是对这种接地气、适合小朋友的翻译工作非常感激。《布雷斯塔警长》的角色让人印象深刻,固然离不开配音老师的表现,同时少不了翻译老师的贡献。

如果没有这么棒的翻译,原版开场那句稀松平常的“他拥有美洲狮、熊、狼、鹰的力量”,就难以诞生我们印象深刻,小朋友们朗朗上口的“熊的力量”“狼的耳朵”等,也不会有“塞拉囧”这种读起来特给劲的武器名。

根据当年《布雷斯塔警长》的片尾staff,负责翻译工作的是麻占春、柳英林、金燕三位老师。其中第一位麻占春老师承担的工作要多一些,他当时是吉林大学外语系的一名教师。

这几年,负责配音的老师们逐渐被大家找出来感谢,但遗憾的是,负责翻译的老师们在网上几乎没留下什么信息。长鼻君感到很遗憾,就和游研社的编辑毛毛王说了这件事。结果毛毛王一拍脑门说:

麻占春?小时候教过我英语啊!

然后他在刚刚过去的那个元旦假期,回家翻箱倒柜,找出了这张20多年前的珍贵照片。

全网独家,后排左六是麻占春老师

虽然现在毛毛王的英语不行,但据他说,当年听他爸介绍麻老师翻译过《布雷斯塔警长》后,真的是崇拜得不得了。


从希曼、希瑞到布雷斯塔

现在,请让我们把记忆的时间轴再往前拨一点,来看看更多《布雷斯塔警长》背后的有趣故事。

抱歉,或许这又会让更多读者进入记忆的盲区,但不妨跟着长鼻君回到最初的起点,走完整个怀旧的旅程。

八十年代中国最火的美国动画片是什么?除了《变形金刚》《忍者神龟》,就是《非凡的公主希瑞》和《宇宙的巨人希曼》了。

以现在的二次元的审美标准来看,这种光着膀子的肌肉男和线条硬朗的大妈脸,绝对称不上美型,但不要怀疑,当年真的有青春期男生在“赐予我力量”的时候“好了”。

万恶的安全裤

“希曼”和“希瑞”这两部在中国和美国同时大热的动画片,都出自美国著名的动画公司飞美逊之手。想当年,飞美逊是中国小观众最熟悉的动画公司,经典的片头logo曾占据九十年代初的电视屏幕。

那个年代的小观众,或多或少曾看过、听过飞美逊出品的动画片,除了“希曼”和“希瑞”,还有《星际旅行》(《星际迷航》动画版)、《捉鬼敢死队》、《猫人沃尔特》等等等等,《布雷斯塔警长》自然也是他们的作品。

里面你认识几个?

飞美逊在八十年代经历了辉煌的巅峰,“希曼”的成功,让飞美逊声名大振。与玩具业巨头美泰的良好合作,更让飞美逊赚得盆满钵满。但是飞美逊的创始人兼老板路易斯·谢默却高兴不起来。

无论是“希曼”还是“希瑞”,版权都捏在玩具公司手里,飞美逊只不过是分一杯羹的小弟。谢默非常希望能够诞生一个完全由飞美逊主导的原创动画,不再看他人的眼色

谢默骨子里是个富有创作欲望的商人。这个因躲避希特勒而举家逃到美国的犹太人,最喜欢干的事情,就是化用他女儿的名字,为自家出品的动画片配音,堪称动画届的斯坦·李。

在飞美逊的动画里找老板的彩蛋,一直是这家公司作品的保留节目。《布雷斯塔警长》的片头就是由谢默一人包办,里面的旁白和歌声,都来自老板的倾情献演。

连动画的片头,都要写着“路易斯·谢默制作”

《布雷斯塔警长》的诞生过程非常另类,是从另一部动画的反派开始的。

1984年,飞美逊正在制作动画版的《捉鬼敢死队》。创作团队为这部改编自热门电视剧(注意不是电影)的动画片,设计了一个带着帽子的反派人物,起名叫做特克斯。

正巧老板谢默路过视察《捉鬼敢死队》的进度,当他看到新鲜出炉的反派角色,喜欢得不得了。这个留着八字胡的反派实在太有意思,让谢默忍不住为他单独做个动画系列。

玩《荒野大镖客2》的时候,总觉得可恨的弥迦在哪里见过

谢默行动力惊人,谁让他是老板呢。他立刻成立了一个15人组成的创作小组,以反派特克斯为核心,建构出一个全新的动画世界观。他回忆起小时候看西部小说和电影的美好时光,决定将这个全新的动画片题材,定在深入美国人血液中的狂野西部。

如果只是照搬西部电影,动画肯定遭到冷遇,因为时代已经变了,观众的口味也变了。日后谢默在接受杂志采访时这样说道:

我们生活的世界如今已大不同。孩子们不仅有收音机,还有电脑。他们不再玩‘牛仔和印第安人’的游戏,他们玩的是‘牛仔和外星人’。

时代的洪流让谢默决定嫁接西部世界与星球大战。一个宇宙中的西部星球,出现在飞美逊的制作计划中,它有一个响亮的名字——《布雷斯塔警长》。

布雷斯塔警长的设定是如此经典,让人激动人心——

一个犯罪丛生的星球,需要上千名警员维护治安。

但是只有一个人被派了过来,他就是布雷斯塔。

小时候一听“布雷斯塔”这个名字,就觉得像个美国人。长大了再看,才发现还真是个地地道道的“美国人”。布雷斯塔警长居然是美国动画片主角中,非常少见的原住民印第安人。

你一定对《荒野大镖客2》里原住民的名字印象深刻,不是主谓短语就是偏正短语——什么雨落(Rains Fall),鹰飞(Eagle Flies)。其实布雷斯塔警长的名字也是这个路数,翻译过来就是勇敢的星。为了显得像个人名,创作者还特意在最后加了一个字母r,成了Bravestarr,这下美国观众一看就知道主角是什么种族了。

作为老板,谢默第一次全身心投入一部动画片的创作,只因为这是他和飞美逊第一次可以完全掌控作品的方向。当布雷斯塔警长的世界建构得差不多时,谢默又恢复了他生意人的身份。

他带着《布雷斯塔警长》的策划案,找到了老朋友,玩具巨头美泰。之前双方共同成就了“希曼”和“希瑞”,继续愉快的合作成了理所当然的事情。

美泰公司对谢默的方案表示出极大的兴趣。他们敏锐地嗅出《布雷斯塔警长》所蕴含的商业价值,毕竟西部题材的玩具产品已经多年没有得到发展,这个加入科幻元素的新方案,让他们非常兴奋。

当然,行业背景的不同让美泰看事情的角度也有所不同。玩具大厂这时正在盘算着,既然是科幻题材,那能不能在杠杆枪上面装个红外线传感器?

尽管双方想法不尽相同,但项目总算起航了。


熊的力量,猪的队友

有以往多个动画项目的成功做基础,飞美逊和美泰迅速在《布雷斯塔警长》的开发上达成一致。玩具和动画并行生产,双方紧锣密鼓动了起来。

但随着项目的推进,越来越多的矛盾出现在动画公司和玩具厂之间,并最终导致了谁都不愿意看到的结果。

美泰是世界上最大的玩具商,大公司做事重视流程而忽略创作自由。布雷斯塔警长的玩具原型一做出来,美泰就立刻找来一群小朋友,做了一场焦点测试。

所谓焦点测试,是广告业和产品研发中经常使用的用户调研方法。简单说,就是以少量典型用户的行为和反馈,提供产品的修改方向。

很快,美泰就根据几个小朋友的测试结果,给飞美逊提出了动画片的整改方案。谢默一看玩具厂发来的意见,肺都快气炸了。

原来,美泰要求飞美逊把布雷斯塔的人设改掉,身上穿的黄衣服必须改成蓝色的。理由嘛,居然是因为几位小朋友都觉得“黄色的衣服太娘了”。

谢默没有向广告公司屈服,他坚持布雷斯塔的警服必须是黄色的,因为这个闪着金光的黄色就像绚丽的阳光,驱散着星球的黑暗。

最初的布雷斯塔设计方案

最终双方各让一步,布雷斯塔的制服依然保留了黄色的主色调,但是谢默同意把他的胸口和靴子,改成玩具公司希望的蓝色。

同样妥协的还有布雷斯塔的发型。很多中国小朋友都注意到了警长后头留的小辫,其实这跟辫子原本更长。可玩具公司说辫子太长,没法做品控,这才一刀剪短了。

在最初策划动画的时候,所在星球被叫做新夏安星,以致敬西进历史中著名的怀俄明州夏安市。尽管夏安市在西部迷中享有崇高的地位,但还是在美泰的要求下改成了新德克萨斯星。

美泰非常看好《布雷斯塔警长》的市场前景,迫不及待地想要让玩具尽快摆上商场的货架。但是动画公司的谢默却不这么认为,他担心玩具厂会犯一个严重的错误。结果,还真的让他言中了。

1986年,动画片还在筹拍的时候,美泰公司已经急吼吼地带着众多经销商,参观了投资1500万美元,位于亚利桑那的布雷斯塔警长玩具生产线。

为了让新玩具能够顺利铺货,美泰公司搞了一场盛大的西部主体沙龙,请前来的采购员们好好地享受了一把美酒佳肴。被伺候得舒舒服服的商人们,在觥筹交错之间同意销售布雷斯塔的玩具。

一夜之间,布雷斯塔警长的购货单,遍布全美80%的商场,还远销到欧洲。洛杉矶的杂志以《两亿美元的男人》为题,大幅报道了《布雷斯塔警长》是如何从概念变为动画和玩具。

1986年的圣诞节前夕,全美国的孩子们都已经知道,马上会有一个叫布雷斯塔的新玩具上市。

然而问题就潜伏在玩具上市的时间上。就在美泰大张旗鼓地将布雷斯塔的玩具推向全国市场时,飞美逊的动画片却还停在赛璐璐片上。

谢默毫不客气地指出玩具公司在策略上的严重失误——玩具上得太早了。

飞美逊原本的计划是先做一个电影版的《布雷斯塔警长》,把世界观和人物科普一番,配合同时上市的玩具,随后再让电视版动画跟进,一套连招打下来,观众可以快速转换为消费者。之前“希瑞”就是这么做的。

《希瑞》的前导剧场版成功地借了《希曼》的光

可是《布雷斯塔警长》的玩具上得太急了。飞美逊不得不调整策略,将电影版的计划推后,加班加点生产电视动画,希望赶上玩具一路狂奔的步伐。

可这一切都太晚了。

布雷斯塔警长的玩具,在圣诞节的成绩单可谓是一败涂地。孩子们看着这个名叫布雷斯塔的印第安人,还有其他几个奇奇怪怪的人和动物,根本搞不懂他们之间到底是什么关系,连好人坏人都分不清楚。

你看这个马一副坏脾气的样子,还拿把这么粗的枪,一定是个大坏蛋

缺乏动画的支持,使得布雷斯塔警长的玩具成为美泰当年输掉的最大赌注。加上强弩之末的希曼玩具也出现滞销状况,在离《布雷斯塔警长》开播还剩几个月的时候,美泰只得宣布裁员150人,他们主要是生产布雷斯塔玩具的员工。

1987年9月,《布雷斯塔警长》的动画片姗姗来迟。奶来了,孩子却已经死了,没过多久,奶娘也死了。动画片遭遇同样的的不幸,这个背负飞美逊和谢默厚望的原创作品,最终也成了只有一季的短命鬼。

谢默事后一直对《布雷斯塔警长》的坏运气鸣不平。在制作时,这部命运多舛的动画就遭遇诸多不顺。除了玩具抢跑之外,制作成本大大超过预算也让公司财务捉襟见肘,还没播放,就不得不承担背水一战的压力。

好不容易等到动画播送,有88家电视网联播,覆盖全美85%的电视机,却让谢默一点也乐不起来。因为电视台给的播放时段太差了。

谢默原本希望《布雷斯塔警长》能够在下午四点播出,这时候正好是目标观众青少年的收视时间段。可是电视台最终放的时段却是早上七点,一个幼儿观众的黄金时段。喜欢西部和科幻题材的高年级观众们,根本不知道有个好看的动画片正在播出。

和“希瑞”一样,布雷斯塔警长也会在每集最后传授一些人生的经验,以骗过家长

多年之后,《布雷斯塔警长》重播的时候,很多观众才发现以前竟然错过了这么好看的动画片,向谢默连连称赞片子的质量,却为时已晚。

在诸多不利情况下,《布雷斯塔警长》依然能够排到当时全美动画片收视率的第七名,也是飞美逊当时唯一能挤进前十的动画片。但这都无济于事,当年飞美逊裁员325人,两年后倒闭关门。

排名第一的是迪士尼的《唐老鸭俱乐部》,输得不冤吧

好歹《布雷斯塔警长》也是个有不少人看的动画片,游戏公司自然不能放过,不过可惜的是,这个动画的改编游戏只出现在C64、Amstrad CPC、ZX Spectrum这些冷门平台上。

玩家在商店里看到的封面是这样的——

买回家打开游戏看到的是这样的——

这样的悲剧似乎一直在重复上演这,如果你看过之前关于《荒野大镖客》和《幸运的鲁克》的回顾。

令人欣慰的是,《布雷斯塔警长》在美国播出没多久,就被引进到了中国。如此快的引进速度,即使在十年之后,也依然让中国观众惊讶。

优秀的译制,还有朗朗上口的经典台词,让《布雷斯塔警长》成为许多观众最美好的记忆。如果当时美泰把玩具卖到中国来,如果当时中国的观众消费力和现在一样,讲不准飞美逊的历史将被完全改写。

可现在,我们只能跟这个古老的西部回忆,说声再见吧。


展开全文

11 条评论

更多评论
返回顶部
App内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