真的猛游戏,敢于挑战西方世界的敏感词

1889年的今天(4月20日),奥匈帝国诞生了一个男婴,谁也没想到,在50年后,这个人给全世界带来最惨重的灾难。

阿道夫·希特勒,人类历史上最大的魔头,几乎成为杀人狂和恶魔的代名词。当他死后40年,人们又在电子游戏机上,再次面临希魔的威胁,但这一回,一个英雄带着奇怪的“鞭子”站了出来,这就是卡普空的名作《希魔复活》。


在普通玩家的眼中,《希魔复活》绝对是一款另类的游戏,它有平台动作游戏几乎所有的元素,唯独缺了最重要的那一个——跳跃。玩家不得不借助另类的生化手臂,荡秋千般地攀爬于不同平台之间。

许多打惯了《魂斗罗》的玩家在首次接触《希魔复活》的时候,恐怕连第一关都过不去。可是一旦接受了这种设定,反而会对这种微妙的手感渐渐上瘾,最后沉迷其中无法自拔,以至于打《恶魔城》的时候总想着要晃它两下。

这就是《希魔复活》,玩法另类,想象力丰富。


气死偶咧!平台游戏不能跳

《希魔复活》这种游戏是平台游戏中的一种异类,像这样晃绳子的动作游戏有一个统一名称,“绳索动作”游戏(wire-action),SFC上的名作《海腹川背》就是此类游戏的代表。在本就小众的此类游戏中,《希魔复活》更像个异类,全因它有个令不少玩家感到恼火的设定——不能跳。

许多人不解,为何一个满屏都是平台的动作游戏,就是没有跳跃的功能。要回答这个问题,就得从《希魔复活》的生父,同时也是另一个变态游戏《魔界村》的缔造者——藤原得郎说起。

我曾在“64合1”系列的《猪小弟》中介绍过藤原得郎这位传奇的游戏人。在大阪上学的藤原得郎在毕业后,进入同在大阪的游戏会社科乐美。美术设计出身的他,从画街机包装开始,做到了游戏策划的职位。


在处女作《猪小弟》以童话般的风格给街机房带来清新之风后,藤原得郎从零开始,着手他第二款游戏的策划。这一次,他的野心更大,想要做一个完全不同的平台游戏。

在这款名为《神鸟与绳子》的竖版动作游戏中,玩家的目标是达到屏幕最上方的幸运神鸟。但是藤原得郎大胆地将跳跃键删除了,玩家必须向其他平台发射绳索,然后借助两个平台间的绳索慢慢向上爬,期间还会遇到想要割断绳索的敌人。此时取消跳跃和使用绳索的概念,已经在这款1983年的游戏中出现。

在《神鸟与绳子》的开发过程中,藤原得郎对硬件环境怨言颇多。他觉得尽管已经到了八十年代,可科乐美街机的硬件水平跟七十年代“太空入侵者”时代没太大差别,他每天都在和有限的机能斗争。有许多关于绳索的想法受限于客观条件而无法实现,这也成了游戏的一大遗憾。

在此之后不久,藤原得郎与科乐美另一个画街机壳的员工冈本吉起一道,被挖到了刚刚进军游戏行业的“小作坊”卡普空。藤原得郎的地位在新公司里连升三级,成了说话最管用的高级干部。他的才华终于得到施展的空间,《魔界村》、《战场之狼》等名作,相继在他的手中诞生。

《战场之狼》与风格迥异的《魔界村》几乎是平行开发的,在上市之后掀起了一股纵版动作射击游戏的风潮,SNK还推出了模仿作品《怒》。而游戏中的主角超级乔,也成了玩家心中的大英雄。在这种热火朝天的背景下,藤原得郎却想用《战场之狼》的角色,来弥补几年前在科乐美留下的遗憾。

两位其实是同一人

藤原得郎一直希望能够将《神鸟与绳子》的绳索玩法进一步加强,增加晃动跳跃的系统,让游戏挑战更加丰富。当年受制于机能无法实现,而现在硬件条件已经成熟,一款定义绳索动作游戏的作品即将问世,这就是街机游戏《最高机密》,游戏的主角沿用了《战场之狼》里的大英雄——超级乔。

《最高机密》充分体现了藤原得郎对于绳索玩法的思考和总结,其核心玩法被后来的《希魔复活》全盘继承。当时就有许多人对于角色不能跳跃感到不解,面对质疑,藤原得郎后来这样回应道——

因为如果加入跳跃的话,就会对跳跃产生依赖。我坚信加入跳跃会毁了游戏,并为此而努力。后来的《米老鼠》游戏也是基于这一想法而生,是我非常中意的创意。


我到红白机来!竟然有个异母兄弟

尽管离经叛道,但《最高机密》却很受欢迎,尤其是对那些喜欢挑战的重度玩家而言,这个不能跳的平台游戏有着奇妙的手感,每次成功跳上平台都有一种微妙的成就感。

两年后,《最高机密》FC版的移植计划被摆上日程。此时藤原得郎正在负责《大魔界村》的开发,因此移植工作被交给了另外的项目组进行。让藤原得郎想不到的是,《最高机密》的FC版竟然被重新改造了一番,变成了一个全新的游戏,这就是本文真正的主角——《希魔复活》。

《希魔复活》的核心玩法全盘继承自《最高机密》,通过绳索摆动在平台间移动,是这一系列的特点。但是FC版在这套内核之外,又加入了大量的外围系统,使得游戏的可玩性和丰富性大幅提升。搜集装备武器和道具、多变的地图移动、《战场之狼》风格的遭遇战、射击与荡绳子的完美结合,将原本单纯的动作游戏,变得更像动作冒险游戏。

地图系统就是《希魔复活》独创的

《希魔复活》本该是《最高机密》的FC移植版,却对原作开了不少善意的玩笑。很多人以为《希魔复活》和街机游戏的主角一样,也是《战场之狼》里的超级乔,但实际上在这个游戏中,超级乔反而成了桃子公主式的废物——

198×年(不许念诗),纳粹德国的极密文件被发现,原来有一项名为信天翁的未完成计划。为了实现这一计划,帝国军的威茨曼总统夺走了文件。

为了夺回文件,阻止计划施行,联邦军派出了英雄超级乔,但不久后便失去他的联系。一个名为拉德·斯班瑟的战士,接到了救出超级乔的指令,被联邦军派出。

最终还是救出来了

这个信天翁计划,就是复活阿道夫·希特勒的工程。在游戏的最后,拉德救出了猪队友超级乔,也目睹了希特勒的复活,以及帝国总统的被杀,最后消灭了希魔,拯救了全世界。

藤原得郎创造的英雄角色超级乔,在《希魔复活》里却变成了等待拯救的人质,阻止希特勒复活的优先级甚至还低于拯救行动。这就是《希魔复活》对《最高机密》和《战场之狼》另类的致敬方法。

《最高机密》的名字也出现在《希魔复活》的标题之中

很多人了解《最高机密》和《希魔复活》的关系,但却很少知道在《希魔复活》上市前一年,在FC的磁碟机上出现过它的兄弟作品。

当年藤原得郎在科乐美做完《神鸟与绳子》之后,就离开公司投奔卡普空。几年之后,科乐美突然想起手里还有这么一款游戏,于是以这套系统为基础,开发了一款FC磁碟机的原创游戏《阿鲁马纳的奇迹》。

头戴圆毡帽,手持长鞭,《阿里马纳的奇迹》一眼就让人看出其想蹭谁的热点——没错,《夺宝奇兵》里的印第安纳·琼斯。和《神鸟与绳子》一样,游戏中玩家需要通过射出并攀爬绳索来穿梭于高低不同的平台之间。

藤原得郎制作的《神鸟与绳子》,在科乐美和卡普空两家公司分别发展出两款FC上的游戏,可以看做是同父异母的兄弟。《希魔复活》秉持了藤原得郎绝对不能跳的设计理念,成为动作游戏迷口中的重度游戏,《阿鲁马纳的奇迹》则在游戏中加入了跳跃的设计。最终向大众妥协的后者消逝在历史的长河中,违反常理的《希魔复活》反而成为玩家口中的经典,这个结果令人深思……


纳粹?NEIN!脏话?OK!

在八十年代,卡普空的游戏常常墙内开花墙外香,藤原得郎的《魔界村》在美国的受欢迎程度比日本国内还要强烈。《希魔复活》这种风格独特的游戏,自然也被卡普空送到了美国。但对于二战时交战过的两国而言,各自的政治G点却完全不同,因此也使得游戏的美国之旅遇到了不少的麻烦。

最早是街机游戏《最高机密》挑战美国市场。游戏的日版名字直接来自英文“Top Secret”的片假名转写,按照惯例美版名字应该就是英语原文。可偏偏1984年有一部喜剧电影也叫《Top Secret!》(《笑破铁幕》),如果使用原文,难免会有版权纠纷,因此不得不换个名字。

在七十年代的时候,美国有部非常火的电视剧《无敌女金刚》(Bionic Woman),把Bionic(生化)这个词给变成了流行语。在《最高机密》和《希魔复活》的设定里,中国玩家以为的“鞭子”,其实是生化手臂。又因为游戏被设定为《战场之狼》的后传,于是将Bionic与Commando(《战场之狼》的英文名)放在一起,就成了《最高机密》的美版名字——《生化尖兵》(Bionic Commando)。

顺便提一句,《战场之狼》的英文名也来自电影,那就是州长大人的名作《独闯龙潭》。

虽然日版的名字完全不同,但《希魔复活》却使用和《最高机密》一样的英文名。《生化尖兵》也成为系列的名字,沿用至今,甚至连《希魔复活》之后的日版作品,也都改成了和美版一样的名字。然而随后的FC版却有更棘手的麻烦需要处理。

作为二战的战败国,日本对同为轴心国的德国纳粹,一直缺乏政治敏感,因此在游戏中明目张胆地使用元首的名字和头像。希特勒这个名字在日本人,或者说东亚人看来,其实并没有什么太特殊的含义,用起来没有多大的心理障碍。

然而在西方人眼中,希特勒的名字就跟伏地魔一样,说出来都要抖三抖。当美国人看到卡普空想要在欧美发售一款标题里带“希特勒”字样的游戏时,倒吸了一口凉气。打开游戏之后更是昏厥过去,游戏里肆无忌惮地描绘了纳粹的万十字标志,这个在欧美绝对属于过了红线的符号。多年之后,《精灵宝可梦》也在美国遇到了类似的问题。

为了能够在美国顺利上市,《希魔复活》的美版画面被大幅改造,以符合美国的隐形审查。首先元首的名字肯定是不能出现的,希特勒被改成了Master D,新纳粹和总统威茨曼的名字,也被改成了更加幼稚的美国卡通片式坏人名。游戏中所有万十字符号,也全都被改成了暗示德国的黑鹰。

当然其中也有漏网之鱼。在日版的封面中,背景中的元首霸气侧漏,令人不寒而栗。而美版自然无法保留元首的头像。精明的卡普空在这幅画的基础上,给希特勒加上帽子和眼镜,小胡子变成了大胡子,再也看不出元首的特征。

可是,当玩家打到关底的时候,屏幕上赫然出现了Master D的头像——怎么和封面上画得完全不一样!可能是对自己的游戏难度充满信息,卡普空压根就没有更换游戏里希特勒的头像。所以当美国的小朋友打到《希魔复活》的最后,会发现等待他们的,竟然是世界历史上最大的杀人魔头,而且还画得惟妙惟肖。如果这时候家长在边上的话,不知会作何反应。

但美国家长们的噩梦到这里还不算完,希特勒的头像刚出现,另一个更吓人的炸弹紧接着就来了。元首的口中突然说出了这么一句话——

What, you‘re going to fight against me? You?DAMN?fool!

“你他妈的大笨蛋”,这是一句脏话,美国的家长绝对不希望他们的孩子在游戏里见到这个。

在分级制度成熟的现在,玩家们可能已经习惯在游戏里听到各种脏话骂街。但在八十年代,美国家长对电子游戏的态度并不比中国的家长开明到哪里去。大部分的厂商都会非常注意游戏中的措辞,喷神James小时候见到一个“Hell”都吓得称其为H炸弹,更不要说“Damn”这种毫无争议的禁语。

希特勒说脏话,绝对的政治不正确

所幸《希魔复活》并没有在美国引起太大的正义,反而被很多美国人视为经典,对其吹捧程度不亚于中国玩家。

渣渣!还是忍不住跳了

随着藤原得郎离开卡普空,《希魔复活》,或者叫《生化尖兵》系列沉寂了很长一段时间。就在人们都快忘记曾经还有这么一款手感奇特的动作游戏时,卡普空突然在2008年公布了《希魔复活》的高清重制版。

现在我们都已经知道了卡普空的伎俩,就是炒老游戏的冷饭。以前还比较有诚意,装模作样地用3D模型重做一番,今年不得了,直接把FC游戏拉伸一下,冒充高清游戏就敢卖钱。

有句刚句,《希魔复活》的高清重制版素质还是不错的。游戏很大程度地保留了FC版的风味,让人在回味童年记忆的同时,又享受了高清的3D画面。为什么这款瑞典人外包的游戏味道可以做得这么正?那是因为游戏组请回了藤原得郎作参谋,使得设计没有偏离最初的起点。



然而一年后由同一家公司出品的《生化尖兵》新作却反响平平。这款第三人称动作游戏,已经与原本没有太大关系。游戏的销量和评价也间接导致到了开发商的倒闭,但这只是灾难的开始。卡普空在3D化失败后,又赶紧回头去做2D版的续作。

但是接手的新开发商,却打破系列最大的禁忌——跳跃,使得《生化尖兵重制版2》成为系列最大的败笔。正如藤原得郎预言的那样,玩家极度依赖跳跃键前进,使本该是主角的绳索处在尴尬的位置,丧失了游戏最重要的乐趣。

自此之后,卡普空对《生化尖兵》系列似乎失去了兴趣,在没有新作或者重制版的消息。玩家们也只能在4月20日的这天,怀念童年时为了阻止元首复活而奋战的那个年代。

拉得曾经上《漫画英雄VSCAPCOM3》



展开全文

1 条评论

  • 2018-12-15 03:57:32
    08年我上初中。看见重制版就高潮了!然后里面内置了3d新作的预告片,看后整个人都飞天。我还记得,那个种子速度很慢,我每天到家第一件事就是打开电脑挂下载,花了一个月的时间用几kb的速度载完了这个游戏。结果,可以说并不好玩……
返回顶部
App内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