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些发生在《血源》里的虐心小故事,有人把它们画成了连环画

九月 文化 2017-04-29
  • 4

《血源诅咒》已发售两年有余,至今仍有无数玩家对它念念不忘。除了精妙的世界观和战斗设计外,还有埋藏在表面之下晦涩难懂的碎片化故事。

与师出同门的“魂”系列同样,除了悲壮阴暗的主线剧情外,游戏中那些很容易错过的支线故事也极为用心。只是拜宫崎英高所赐,故事中的人物很少得到善终,好不容易探索完一条精心埋藏的故事线,结局总会让自己致郁而不是治愈。这一点,在“找父母的小女孩”故事线中最为明显。

记得这条染血的缎带么

鉴于血源里的故事往往有大量留白,不仅给了玩家充足的想象空间,也孕育了一些二次创作——来补完游戏里没有直接展现的部分,如我们今天要介绍的画师jeza-red的作品。他把一些重要支线任务以剪影的形式绘制成了连环画,虽然只是寥寥数张图片,但每张画中的细节表现都会让熟悉游戏的玩家心领神会。

我们来一起借助jeza-red的画作,回顾这几个不太温馨的故事。




初次来到雅南得你,会发现整个镇子的人对你恶语相加,只有第一盏灯火附近的一位居民肯心平气和地与你对话。

你看不到他的样子,但能看到屋子里微弱的灯光,听到温和的语气。他叫吉伯特,他说自己已经站不起来了,但愿意尽可能地为你提供帮助。同为外乡人的他,知道你的孤独。

你在一次又一次的厮杀中成长起来,某次路过这个窗口,他气息微弱地说自己病得很重,已无法得到拯救。他把自己的火焰喷射器送给了你,这曾是他唯一的自卫武器。

你再次来到窗外时,屋子里的灯光比过去昏暗了些,窗内传来挣扎的声音。你知道他的日子已经不多,自己却什么也做不了。

血月降临。

过了很久,你再次不经意间来到亚楠中部,铁窗已毁。你在窗边用路德维希圣剑手刃了一只不知名的小兽,小兽死前留给你一枚“兽爪”符文。

他的确把所有能给你的,都给了你。




在一座墓碑前,你遇到了一位金发骑士。他叫阿尔弗雷德,说希望可以与你并肩作战(有多少人在这里曾把他当成敌人并试图爆菊?)。

旧雅南深处,你们真的一起并肩作战。一同击杀了那只丧心病狂的渴血怪兽。他手持教会之锤,正气凛然。

后来你把该隐赫斯特的邀请函给了他,他欣喜若狂。


而这个邀请函也是他走向深渊的开始。

在该隐赫斯特大殿内,得偿所愿将宿敌女王砸成肉酱的他,浑身是血,几近癫狂。

最后,你在最初相遇的地方发现了他的尸体。完成最终使命的他,失去了生存的意义,选择了死亡。




雅南中部那位寻找父母的小女孩,是全游戏中最虐心的支线。

初次遇到她,她交给你了一枚精致的音乐盒,恳求你以此为线索找到她的父母。

你离开后,女孩跳出了窗子,希望去看看妈妈最后的样子,哪怕是一具冰冷的尸体。

不幸的是,她在下水道遇到了一只变异的野猪。

游戏中的故事就到此为止了。后来当你在下水道无意中杀掉一只野猪,它会掉落一只原本戴在小女孩头上的缎带。

这也是全世界玩家所不忍的一段剧情。游戏发售后相当长一段时间内,不断有玩家尝试,通过做出不同的选择,试图让这段剧情走向Good Ending。

他们的努力都失败了,悲剧不可避免。

但在这个连环画中,画师给出了新的可能。

祝愿每一个生活在雅南的良善之人,都能和画师笔下的小女孩一样获得拯救。


展开全文

评论

发布
取消
返回顶部
App内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