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模拟人生》里那“叽里咕噜”的语音到底是怎么发明出来的?

馒头粉丝 文化 2017-07-14
  • 8
连配音演员自己都不知道说的是啥,粉丝们竟然整理出规律来了!

Maxis开发的“模拟人生”系列走过17年,通过各代游戏和资料片提供的设置,不光能虚拟人类的一生,连吸血鬼,恶魔和幽灵都不在话下,唯有一件事始终未改,就是里面所有人一张口,全是叽里咕噜听不懂的奇异语言,诡异程度堪比外星语。

对话选项上的文字都能看懂,一张口就听不明白了

 得益于简单易懂的图标和声优们夸张的语气,听不懂语音完全不会影响游戏,但还是有人忍不住想搞清楚这门原创语言,到底有没有实际意义和语法结构的存在,为什么有些语句听起来有西班牙语味儿,有些听着像东欧国家说的话,还有人从中听到有中国话的元素。“模拟人生”系列里的所谓“模拟语”(Simlish)是从现实语言中延伸出来的,还是纯粹胡编乱造瞎嘟囔?

 这里先说答案:基本上这游戏里人们说的话,都是声优们即兴发挥的产物,换句话就是信口开河随便念叨出来的

 不过游戏的总设计师,也是Maxis的创始人威尔·赖特(Will Wright)原本是很想认真的造一门语言出来的。

 

做了一辈子“模拟”游戏的神级游戏设计师威尔·赖特

 赖特这一辈子,就靠做“模拟”系列游戏出名,从《模拟城市》到《模拟蚂蚁》,对他来说都不是问题,轮到《模拟人生》时他犹豫了,理由是里面的模拟市民们肯定要有语音,但说什么语言是个大问题。

 要是用了现实中的语言,比如说英语,熟悉这门语言的人很容易就会发现重复的语句,哪怕录上几十个G的语音都不可避免。如果因为这点让玩家觉得语音制作不精良,可能还会影响游戏对外的印象和销量,这是赖特执意要避免的情况。

 胡乱哼哼几句似乎也不行,之前他制作的《模拟直升机》(Sim Copter)里,城市里的居民就会蹦几句叽里呱啦的语言,但那游戏的主角是直升机,人类说什么话不是重点。《模拟人生》里要模拟的是人类和社交,全靠胡说八道好像显得不够严谨。


第一个有“模拟语”出现的游戏,实际上是早前的《模拟直升机》

于是他打算重新打造一门语言,专门给《模拟人生》所用,为此他还特地找来一名语言学家来协助工作,说明在造语言这事儿上,我们态度可是认真的。凭空造出一门语言自然不是简单的事,还得要现实做参考,赖特连参考对象也找到了,就是二战时美军当作通信代码的纳瓦霍语。

吴宇森拍过一部叫做《风语者》的电影,讲述就是纳瓦霍人参与二战的故事

 纳瓦霍族是美国原住民族群中的一支,拥有自己独立的语言,结构非常复杂,而且没有文字,全靠历代口口相传,二战太平洋战场上,美军把纳瓦霍语用作明码通信语言,让日军听得云里雾里不知所云,直到二战结束都未被破解。

 选择纳瓦霍语是明智的,因为它太难懂了,各位可以试听下这段纳瓦霍语天气预报片段,听的懂算我输。

 原本赖特打算基于纳瓦霍语,再拓展出一套原创语言来,可惜现实世界立刻就扇了理想一个耳光,他找不到既懂纳瓦霍语,也善于配音的声优,此路走不通。

 花了这么多功夫折腾之后,赖特终于想开了,与其搞这么复杂的语言工程,不如放下包袱,信口胡诌得了。他当下拍板,《模拟人生》里用到的语言,全都随便哼哼,张口胡来即可。所以重任就压在了给游戏配音的两位声优,史蒂芬·基林(Stephen Kearin)和杰芮·劳勒(Gerri Lawlor)的身上。

为模拟语打下坚实基础的两位声优,光看脸就知道都是有故事的人

 说是胡来,还是要讲究些法度的,意思相近的话语之间要有共通性,重点是情感要丰富,毕竟谁都听不懂你在说啥,嘟囔的时候要有嘟囔的感觉,生气的时候要有愤怒的感觉,赖特已经不管什么语法句式这些规矩了,把感情演绎到位才是关键。

 对于两位声优来说,这项工作难度不小,回看下当年配音的视频,站在麦克风前情绪饱满的瞎哼哼,一不小心就憋不住要笑场。

 


 

当两位声优录出几百段“即兴发挥”的台词后,《模拟人生》里的模拟市民们终于可以开口说话了,“模拟语”就此诞生。

 但仅靠几百句台词是撑不满一门语言的,史蒂芬和杰芮只负责成年男女,缺乏不同年龄段的多样性。好在“模拟人生”系列有个不断出资料片的传统,一代配合7部资料片和7位声优,不但解决了一部分男女声音单一的问题,还增加了儿童。到了《模拟人生2》,声优数量达到11人,年龄段扩展到了婴儿,青少年和老年人。

 按照赖特的意思,这帮声优都很擅长“即兴发挥”,说白了就是饱含感情的瞎嚷嚷,拜他们在录音棚里的辛勤努力,“模拟语”这门全新语言逐渐丰富了起来。

 到了《模拟人生3》,终于有了系列最庞大的“模拟语”库,忠粉们结合前两作的语音,立刻就从里面挑出了些常用语,比如“Sul Sul”(你好),“Dag Dag”(再见)等等,有人还在网上整理出了“模拟语”词典,收录了一些常用语的英文翻译,尽管数量有限,远不足以拿来套用成完整文章,好歹是从一门以胡说为准发展而来的语言里,硬拗出了点逻辑出来。

粉丝研究出来的非官方产物,有兴趣可以学习一下,准确性不能保证

 不过将“模拟语”发扬光大的,更多还是靠游戏里的歌曲。“模拟人生”正如其名,生活中怎么可以没有音乐陪伴?

 一代最初的几个资料片里,模拟市民们还是只是坐在篝火旁,照着现实里的流行歌曲调调哼两句“模拟语”版,到了后期的“超级明星”资料片里,不仅有诸如艾薇儿,邦乔维,詹妮佛洛佩兹等明星的“形似”NPC登场,游戏还首次推出了带有歌曲的原声CD,其中收录了一些“模拟语”版的歌曲。

CD的好处就是有歌词卡,“模拟语”全部用字母注音方式编写而成

但开发商Maxis的东家是财大气粗的EA,加上“模拟人生”系列的销量长红,不能再靠擦边球应付了,EA想出最有效的解决方案就是,请歌星用“模拟语”来录自己的歌。

 已经功成名就的巨星是不太好请,怎么说你也是让人家用一门靠胡说来发音的语言,来翻唱自己的名作。还没到众人皆知地步的新星就好说了,Maxis专门挑那些有一两首热门单曲的新人来献唱,一方面年轻人们肯花功夫折腾,另一方面也能节约点资金,钱再多也不能乱花。歌词方面有专人给转换,新星们只要录制的时候少笑场就行了。

 有时候也会遇到大明星的青睐。Maxis曾给PS2,Xbox,GBA等游戏机平台做过一款模拟人生外传性质的游戏,请来了著名组合黑眼豆豆在游戏里出场,并贡献了几首“模拟语”版本的歌曲,不过因为版权问题,游戏的官方原声里没有收录这些歌曲。

遗憾的是大明星也没拯救这外传糟糕的销量,导致原声只推出了数字版

 跟水果姐凯蒂·佩里(Katy Perry)的合作就是赚到了。早在《模拟人生2》的时候,游戏里就采用了凯蒂当时的一首红歌“Hot N Cold”,那会儿她还是刚红起来的新星一枚。到了《模拟人生3》,无论是游戏还是凯蒂的名声都不可同日而语,双方再次进行了深度合作,《模拟人生3:作秀时刻》的典藏版里就有水果姐出场。

紧接着配合凯蒂当年的巡回演唱会风格,推出了满是花狸狐哨糖果风格道具的资料包,“凯蒂·佩里的糖果屋”,此后她跟“模拟人生”系列后续作品还有些零星小合作。

可惜现在EA Origin平台上有关水果姐的内容已全部下架,大约是版权合约到期所致,不过我们还是可以看看当年走童话风的水果姐,给《模拟人生3》录制“模拟语”歌曲的情景。 

听凯蒂用“模拟语”唱歌,有没点不会说英文的人拼命唱英文的感觉?这也是为何人们能从游戏里听到各国语言痕迹的原因,无论声优还是歌星,受不同出身和歌曲原本的语言影响,多少都会留有些许特征被捕风捉影,殊不知那都是编出来的东西。我们给下边这段视频配了字幕,来看看这些参与配音的演员和工作人员是怎么说的吧。


 

说和唱的部分解决了,就剩下写了,对于“模拟语”文字,Maxis和威尔·赖特处理的可算是小心翼翼。一代里该出现文字的部分,基本都用图标来代替,二代里也没有多少登场机会,偶尔电视里会出现节目标题字样,用的也多是奇怪的符号样式。

跟歌唱一样,到了三代“模拟语”文字出场画面就比较多了,店铺和公共场所的招牌广告都有了文字字样,不过光看字是绝对瞧不明白意思的,所以基本还是要靠旁边的图样配合,像这个招牌,要不是有女大夫开心抱着猫笑,谁能就凭文字看出来这是宠物医院的广告。

有时候也会照着流行电视节目借鉴一下,好比下面这个广告,因为是按照热门剧集《绝命律师》里的样子抄的,所以看过剧的人一眼就知道这是律师的广告牌。 

没看过电视剧的大概会以为是选举宣传招牌吧

跟发音不太一样的是,模拟语文字不是完全编撰出来的,有参考一些欧洲小语种和拉丁语系,有说乌克兰文,也有说罗马尼亚文,爱沙尼亚文等等,不过源头就没有确认说法了。

在历代声优和歌星们全心投入,不断添砖加瓦的努力之下,当初赖特担心语音重复,影响游戏体验的情况并没有出现,直到上个月还刚出了4代的最新资料片,全系列至今卖出超过2亿套,是游戏史上销量最高的系列之一,这里面大约也有不知其音,也不知其意,听惯了有被洗脑感的“模拟语”的功劳。

感谢各位观看,Dag Dag!


展开全文

评论

发布
取消
返回顶部
App内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