因假肢而成名,可不只有铁钩船长一人

DLS_MWZZ 文化 2017-08-04
  • 2

前几天我们做了一期《铁钩船长》的“社长聊街机”视频,有朋友看了之后问我们还有哪些游戏角色会像船长这样,以张扬的假肢为特色,所以我们今天就来做个简单的盘点。

在很多游戏里,使用假肢(义肢)的角色们都会因为特殊的形象而令人印象深刻。通过这些活跃的游戏角色,不仅描绘了未来的可能性,也为人们展现出了假肢使用者的许多侧面,使虚拟的游戏世界多了几分真实与情感。


 闻名世界的假腿

来自《暗黑破坏神》系列的小男孩怀特(Wirt),是最著名的假肢角色之一。不过说角色有些不贴切,因为贯穿了多个作品二十余年的是他的假腿。                    

20年前,玩家绝想不到会和这个小男孩缘分深远

怀特在“暗黑”初代担任RPG奸商,常与玩家交易,虽在《暗黑2》中惨遭不幸,但作为怀特象征的假腿,由于担当开启奶牛关的钥匙而常伴玩家,并从此成了暴雪游戏几乎必然出现的道具,人已不在腿还在。

从《魔兽3》开始就令人疑惑怀特到底几条腿

这一穿越时空的道具,往往能令发现它的玩家温馨一笑,是情怀、羁绊的载体,从《魔兽争霸》到《魔兽世界》再到《风暴英雄》,它的出现总能让玩家回想起那段美好的青春。

《暗黑3》里自然也少不了怀特的身影,甚至还有原来的腿……

当然,还有一个世界知名的假腿是DotA里的经典道具。


 饮恨的无名之手

CAPCOM曾在2009年出品了一款《生化尖兵》,虽然销量惨淡,但主角内森·斯宾塞可是当年甚至到今天都极少在大作出现的义肢系主角。

这身装束还是挺有辨识度的

游戏中对义肢进行了非常夸张的描绘,高空飞落,疾驰狂奔,接受了改造的内森宛如超人,尤其是作为左臂特色的勾爪,可抓人拉近抽打,可挠墙上房越坑,便利的让人羡慕。

内森一手勾爪一手持枪的招牌动作

内森异于手掌形态的科幻义肢,虽然视觉上有些别扭,但它是完美融合多方设计的典范。在游戏内, 其前作《Bionic Commando》就是用勾爪代替传统ACT的跳跃能力,是游戏独树一帜的亮点。而在游戏外,这一设计也符合现实中重视功能而非外观的牵引式假肢的定位,与主角的特工身份相匹配。

然而,也许是“残疾人”主角的概念太过超前,或是市场策略失误,《生化尖兵》终究被埋没于历史,仅剩下稀有人设的内森偶然在CAPCOM的游戏里客串。

大场面非常有想法

        

 钢铁之躯的荣耀

他,出身电影,但却是电子游戏的常客,对后世游戏业发展影响深远;他,是童年守护神之一,随着 “你有权保持沉默”凛凛登场;他就是,机械战警墨菲。

现在你的战斗力不足5了

墨菲在原作中被打成半死废人,借科技重塑了一副钢铁之躯,虽然外表乍看很“机器人”(Robot),但实际上他是“生化人”(Cyborg),与现实中的假肢并无太大区别。

墨菲是80时代的大红英雄,曾持续登陆多个游戏平台维护民众的安宁,而他最具特色的便是“大腿枪套”,将枪械方便的放在腿里,也只有义肢能做到了,每次的收枪特写也成了诸多游戏版本还原度的证明指标。

在2004年,墨菲还登上了PC平台,其细腻还原的系统和沙盒感的设计都令人眼前一亮,尤其FPS的游戏形式还原了墨菲的电子眼功能,让人体验到义眼将各种提示信息直接出现在视野的便捷。

游戏除CG外都是第一视角扮演墨菲


 睿智念想的延续

游戏里颇具存在感的残疾人配角,还有《光环:致远星》里的诺贝尔2号凯瑟琳。由于她是女性斯巴达,本就惹人注目,再加上机械义肢,使得她更加令人印象深刻。

直接从大致外观能分辨的斯巴达

凯瑟琳的死成了光环系列的经典一幕,在任务结束撤退时,恰好走过一处无掩护区域,被直接击中头部死亡,但除此以外再无其他攻击,也未见杀手。

突然一枪,措手不及

乍看之下,这一枪打的非常突兀。然而通过剧情分析会发觉,凯瑟琳作为全队中唯一使用义肢,因而与电子世界联系最密切的人——就像其余有“非常人”体验的义肢使用者一样,她似乎已经有了某种领悟。在牺牲后的动画中,还出现了颇具深意的无语音字幕,仿佛她已进入了电子世界,令人遐想不已。

然而,随着《光环》制作公司的更换,凯特的死已成了坑,也许制作方当时想探讨另一位面的问题,而高尚的诺贝尔小队,已经永远的静止在了致远星上,永远。


 寓意深刻的幻肢

游戏世界虽大,但要找个认真用假肢的残疾主角,颇具难度,通常假肢元素是为了方便突出于群像,或平衡游戏内容,于是难免偏向脸谱化,甚至成了单纯的噱头。

敢挑战这局面的,是绝不虚名“天才”二字的小岛秀夫,《合金装备5:幻痛》并未像其他作品在表面上过多渲染机械手臂,它是如此正常,既没有内藏餐刀也不能发射激光,正常的根本让人难以想起它是个生化手臂,这恰是现实中假肢发展的理想目标。

失去的肢体痛感还在,那游戏呢……

但这手臂正是游戏寓意的象征,将以往常常内藏火箭弹的义肢,以十分“原肢”的状态展现,形成 “无声胜有声”的效果——即便有如此正常的手臂,却并非原生,即使它便利如初,断肢的幻痛仍在,让玩家感同身受了角色“无法忘却”的精神世界。

只是可惜,《合金装备》系列由于小岛秀夫遭到放逐,5代后续恐怕也成了“幻作”,倒是意外为游戏本身增加了切合主题的现实意味。

 

 时尚的假肢先锋

要说哪个游戏的残疾人足够多且足够刷脸,那当然要提《守望先锋》了,最近上线的末日铁拳更是亲自经营义肢公司,是义肢角色的最佳代言人。

真·沙包大的拳头

除了黑大块,一群英雄里,最眼见为实的是狂鼠,他随身的夹子解释了他到底是不是瘸,以及,怎么瘸的。

由于游戏科技背景较为软性,《守望先锋》里除了视觉障碍之外谁是真正的残疾还在争论。但从官方信息中可知,麦克雷曾因黑帮冲突失去手臂;托比昂不仅有铁钩手海盗皮肤,还有官方蓝贴明着暗着印证他失去手臂;秩序之光除了官方蓝贴之外,名字来自印度神话的女神 “Sumitra”,也在暗示她与断臂女神相似的象征含义。

官方认证了的断臂小队

除了上述各位,整个人都假肢了的源氏也不可缺席,而且从暗影守望的皮肤上看,还可能在致敬前辈《机械战警》——只有头、躯干和一只手还是原生的。

如此众多各异的角色都持有义肢,使得在《守望先锋》世界里,义肢成了司空见惯的存在,大家混在一起难辨真假,展现了科学进步的魅力,昭示着未来基于科学技术建立的更加便利、平等的世界。


 结 语 

如果往游戏历史的更前段看去,假肢角色非常少见,但随着人类文明的建设、技术的推进,假肢角色逐渐增多,与玩家的身份立场也慢慢变化,从敌对,到中立、友军,再到玩家亲自上阵,一些界线,终将模糊起来,并走向新生。


展开全文

评论

发布
取消
返回顶部
App内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