心有千千结 幻化于手中

缠绕、幻想、技术、硬核、束缚、自由,这些标签同时指向一个古老的存在——翻花绳。翻花绳是依靠双手操纵一条闭合的绳线,将想象力付诸线条的游戏。当然,它还有许多名字:翻线戏、翻花鼓、开胶、挑绷绷等等......

虽然文字里鲜有涉及,但这种游戏明显已然上了年纪。而且,它在全世界遍地开花,即便如今凋零垂危,也仍然拥有着相当广泛的人们的记忆。Reddit、推特、知乎等各大社交软件、论坛都可以发现一些蛛丝马迹,虽然几乎无人问津,但发出声音的人们不由地怀念。

我想,等到记忆的线断了,人们偶然发现这个游戏时,会惊奇:这该是一款和人怎样密切的游戏啊?

游戏对于线绳的要求很宽泛,从名字中便可以推断出其材质,可以是细线,是软绳,是带有弹力的绳子,从它的英文名字cat’s cradle(猫的摇篮)便能够知道毛线也是常用的材料;像马来西亚,也会用橡皮筋作为材料。而这些材质几乎都和人们紧密相连,从结绳记事开始,绳子与人类便结下了缘。

现在的它渐渐的淡出了人们的视线,甚至在这种网络时代,折纸都会有自己的赛事、网站、小众的组织,可偏偏翻花绳却踪迹难寻。翻花绳的贴吧冷冷清清,却还是不时会跳出些帖子。我非常好奇:到底是什么原因让它开始销声匿迹?

起初,我认为是因为翻花绳的样式太少,儿时翻个两三次便开始重复了。可是,我发现在1976年的加拿大艾伯塔,有两个人在21个小时完成了22700个花式,这两个人分别叫Jane muir和Robyn Lawrick。可惜,当时并没有形成严密的网络,很难找到相关的报道、消息。因此,我还是难以找到它小众到不能形成小团体的原因。

唯一欣慰的是翻花绳早已经融入了我们的记忆,动漫《罪恶王冠》里的楪祈、《碧阳学园学生议事录》里的藤堂爱丽丝都喜欢翻花绳,除了这些艺术作品外。如果你用英文Cat’s Cradle来检索的话,出来的第一个词条必然是库尔特·冯·谷内特的同名小说,这部小说里也涉及到了翻花绳,甚至用它讽刺了一些事。当然,如果你是《哆啦A梦》的痴迷者,你会记得野比大雄擅长的三件事便是——睡觉、射击、翻花绳了,而且有一集名为“在翻花绳的世界称王”来讲大雄的翻花绳能力之强。

倘若你想重新摩挲一下这个老朋友,各个视频网站多少还有些教学视频,不过还是推荐在Youtube上看,因为有一些频道内容很丰富:DaveTitusStringman频道里的视频全都是翻花绳;WhyKnot频道至今还在更新,除了翻花绳外还有各种绳艺、绳结视频;MomsMinivan频道里有刘时学爷爷的翻花绳教学视频,是一个台湾的老爷爷,因热爱魔术被称为“魔术爷爷”。

如果你已经不再拥有亲手体验的热情,所幸还有一个亲近方案——手机游戏。我很开心:这个古老的民间游戏被最新的艺术电子游戏所继承。《点线交织》(英文名“Weave the line”)是由两名大学生独立开发的手游,它的灵感便是来自于翻花绳。游戏拥有三种模式、265关,简约清新的UI设计让人特别舒服,游戏规则简单而富有乐趣,上手非常容易,但要通关还是要经过一些思考的。而且轻量级的手游可以让你在任何时间都可以玩玩,不会有太大顾忌。这款游戏入围了GMGC2017第十届独立游戏开发者大赛,足以证明这是个质量和完成度都是很高的作品。

我还是期待翻花绳这个游戏能够作为独特的游戏机制,被一款成熟的电子游戏所吸纳,拓宽自由度,让这个古老的游戏创意燃烧出耀眼的新光。



展开全文

评论

发布
取消
返回顶部
App内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