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载APP

游戏中的自由恋爱

Ana
2018-05-23
> 游戏中的自由恋爱

请填写描述

1934年,美国电影协会(MPAA)发布了一套名为海斯编码的行业道德准则,严令禁止了一系列“出格”行为的出现,例如暗示性的裸露白人奴隶任何与性变态有关的行为等。一直到1968年,这套现在看来荒谬可笑的准则才被新的评级体系所代替。不意外的,在当时的《精神疾病诊断和统计手册》(DSM)中,同性恋及其他非异性恋均被明确性变态”类别。所以在海斯编码执的二十多年里,一切gay里gay气有关LGBT的镜头在电影里都是不存在的。所幸,在电子游戏行业没有类似海斯编码的存在,但在游戏中想要“自由恋爱也不是那么轻松的

海斯编码海斯编码

Part 1

在早期的游戏作品中,驱于社会压力与非异性恋本身的不合法性,LGBT角色都处于一种只可意会不可言传的模糊状态。这种状态明显地现在了史上第一个LGBT游戏角色身上,他就是来自98马里奥兄弟2》的凯瑟琳(Birdo)。

凯瑟琳 凯瑟琳

凯瑟琳有着粉色的皮肤、纤长的睫毛与红色的大蝴蝶结,乍一看去大家都会以为这是个平平无奇的女孩子。然而,他掏出来的比谁都大根据当时海外版《超级马里奥兄弟2》的官方用户手册:“他认为自己是个女孩并且他会从嘴里吐出蛋。“(He thinks he is a girl and he spits eggs from his mouth.)凯瑟琳似乎是一个可爱的男孩子。事实上,在马里奥系列游戏中,凯瑟琳一直是被当作女性角色看待。如03年发行的《马里奥高尔夫:Toadstool Tour》,每一位女性角色身后都有一个粉色圆点,凯瑟琳也不例外。再如任天堂08年发行的动作游戏《彩虹上尉》中,凯瑟琳也被其他NPC称呼为“young lady”。看到这里可能大多数人会说,凯瑟琳其实就是妹子吧,官方手册是不是写错了。然而在12年发行的《纸片马里奥:贴纸之星》中,凯瑟琳的角色单曲就非常耐人寻味了。歌词的前两句唱道:“Heart of woman,heart of man…Both can know of love’s grace”。时隔15年,任天堂终于站出来”勇敢“地面对了这问题,委婉又小心翼翼地告诉大家,凯瑟琳的性别就像李大嘴的菜刀,正面小姐姐背面小哥哥,最重要的是刀背上写的”无所谓“,爱才是感化一切的力量。

《马里奥2》用户手册《马里奥2》用户手册

其实,在对待凯瑟琳时表现出的暧昧模糊的态度,也不能全怪任天堂,毕竟当时的社会还不是那么开放。游戏网站GamesRadar就曾发表过文章点名批评凯瑟琳:“粉色、吐蛋、有着像喷火管道一样嘴巴的异装癖恐龙“, “可怕”而又“令人厌恶”。 在“最令人讨厌的任天堂角色前十名”榜单上,凯瑟琳也因为性别模糊问题高居榜单第二名。可能在那个并不宽容的年代,任天堂能创作出这个角色已经很勇敢了。直至今日,仍有人说,凯瑟琳是任天堂的黑历史之一。但是,凯瑟琳的历史意义却不容小觑,正如The Escapist里对他的评论一样:“他只是被迫隐藏自己真实性别的人群中渺小的一员而已”。不管任天堂当时的态度如何,还是要感谢他迈出了第一步,将这个特殊的团体带到大众的视野中来,不再被迫隐藏在社会的阴影之下。

讨厌角色排名讨厌角色排名

Part 2 

如果说凯瑟琳的出现只是一个小心翼翼的试探,那么98年发行的《辐射2》则是一次大胆的宣言。《辐射2》与《马里奥》系列最大的不同在于,凯瑟琳的性别只是角色的补充设定,完全不影响游戏内容,而《辐射2》却确确实实给予了同性恋角色实际的剧情线。

辐射2 辐射2

在《辐射2》中,Miria和Davin是来自Modoc的一对双性恋兄妹,不论玩家是男是女,都可以自由地与他们中一人结婚。而在当时的现实世界中,美国没有任何一个洲通过了同性婚姻合法化。直到2008年,《辐射2》的制作团队“Black Isle Studios”所在的加利福尼亚州,才最终裁定同性情侣可以合法结婚,可以说《辐射2》领先了现实世界整整十年。

尽管游戏中并没有给同性婚姻任何加戏,不论玩家与异性还是同性结婚,角色给出的反应都是一模一样的,但这依然对当时的社会造成了不小的轰动。《辐射2》的开发者与编剧Tim Cain对此解释道:“我们总喜欢挑战底线,我们希望社会上能有更多人讨论我们的游戏,而同性婚姻只是我们众多尝试中的一项而已。” 然而值得一提的是,Tim Cain本人早就公开出柜,所以《辐射2》里的同性婚姻似乎并不像他说的那样轻描淡写,它更像是一场为LGBT群体平权的声援示威。

Tim CainTim Cain

Part 3

提到这个话题,另一个一定会被提到公司就是Bioware。

请填写描述

DAO与DA2销量对比DAO与DA2销量对比

玩家与队友之间的浪漫剧情一直是生软RPG中备受关注的元素之一,饱满的队友性格和丰富的细节描写,满足了不少既想拯救世界又想老婆孩子热炕头的玩家们的需求。在《质量效应系列》和《龙腾世纪系列》中,可以很明显地看到生软在同性剧情上做出的努力与进步。《质量效应1》和《龙腾世纪:起源》中,虽然可以攻略的队友不多,Bioware还是很大方的让出了一两个席位给LGBT角色,而且颜值都很错,剧情也丰富精彩。2011年,生软发行了被EA收购后的第一款游戏《龙腾世纪2》。这一部中,所有的队友都被设定为了双性恋。看起来,恋爱似乎是更加开放自由了,却丧失了人物的真实性和饱满度,因此此举在当时收获差评无数,再加上游戏本身赶工痕迹明显,《龙腾2》的销量并不尽如人意。好在Bioware知错就改,在之后推出的《质量效应2》中,队友的属性又回到了最初的部分异性恋加部分双性恋,只是在队友数量上大幅增加。在此之后,生软继续寻求突破,《质量效应3》中推出了第一个同性恋角色Steve Cortez(之前都是双性恋),不过他并不是小队成员之一,剧情也比较单薄。可能是因为Steve 的反响不错,在《龙腾世纪3》中,生软创作出了第一位同性恋队友Dorian

Dorian Dorian

Dorian的出现是非常具有现实意义的。他是一位来自名门的巫师,却因为出柜和家族决裂,父亲想用血魔法治好儿子的同性恋,Dorian却只想让家人知道这并不时一种病,最终交涉无果与家人决裂。如果去掉巫师和血魔法,这个剧情简直和现实生活如出一辙。与《辐射2》一样,Dorian的编剧Lead Writer也是一名已经公开出柜的同性恋,在聊到Dorian的创造过程时,他说:“描写Dorian时我带入了很多个人情感,我希望他能被玩家们认识的更全面而充分。”这就不难解释为什么Dorian 的剧情如此贴近生活了。

尽管仍有人抨击,生软里的同性剧情更像政治正确,且非异性恋的角色永远都只能是配角。但生软在这方面的努力确实是有迹可循、有目共睹的。毕竟这是一家游戏公司,并不是一个公益组织,还是得先吃饭再讲情怀的。

Part 4

然而,还真有人只讲情怀不在乎吃饭的,那就是Robert Yang,一位来自纽约的华裔游戏制作人。他的游戏中充斥着各种各种的gay里gay气与不可描述。如果说生软的游戏中的啪啪啪是为了剧情服务,那么Robert Yang 的游戏可以说一切都为了啪啪啪。之前一段时间很是热门的猛男洗澡游戏,也是他的手笔。实际上,这个游戏在他众多作品中可以说是非常温和了,他的大部分游戏都因为画面过于刺激而被禁止在Twitch上直播。Robert Yang对此表示了坚决反对与强烈谴责:“Twitch规定裸露不能成为游戏的核心,但它忽视了裸体的呈现方式。《质量效应》和《死或生》等游戏才是应该被禁的游戏,因为它们其中的裸露镜头,尤其是女性的,太过生硬蓄意。”简而言之就是:“他们叫卖肉,我这叫艺术!”

Rinse and Repeat Rinse and Repeat

Robert Yang是一位公开出柜的gay,他制作游戏的目的也很容易理解:想让同性恋像正常人一样,不会受到社会的任何偏见,如果哪天他的游戏变得见怪不怪,那就成功了。试想一下,如果把他游戏中的角色全换成异性恋,那这些游戏很可能就被茫茫小黄油所淹没,默默无闻了。因此,这类游戏的争议性与受关注度本身就已经验证了Robert的想法是有道理的。目前,Robert已经把他的游戏免费或自由付费地公开在了个人网站上(像steam上就有几款他的免费游戏这种福利我就不告诉你们了),他并不care又没人玩他的游戏:“对我而言,这些游戏的存在本身才是更有意义的。”

个人网站个人网站

Part 5

近年来,艺术作品似乎越来越偏爱讨论少数群体的平权与反抗,就说近两届奥斯卡最佳电影:《水形物语》和《月光男孩》,都讲述了少数群体人物,经历挣扎与奋斗最终找到自我的故事。而游戏玩家,由于本身就是少数群体的关系,在这个话题上似乎更能引起共鸣,每当有一个游戏相关的内容出现在主流媒体上时,总能引起不小的轰动。(《dota2》上央视、《头号玩家》)不过,大部分的电子游戏又同时担任着商品的角色,有些人认为,游戏中加入这些LGBT内容根本不是为了艺术,不过是为了赚取少数群体玩家的“pink money”。但不论是制作人为了平权发声,还是开发商为了挣钱,对与玩家而言其实并没有什么区别。如果这些内容可以很好的融入游戏,玩家玩的开心,制作人做的开心,开发商赚的开心,何乐而不为呢。看得出来,目前游戏制作人们对于如何更好的把LGBT元素融入游戏还在摸索阶段,作品良莠不齐,但他们的努力尝试本身已经非常值得感谢了。

赞美大家赞美大家


展开全文

扫码关注

游研社公众号

小程序

游研社精选

3
快速评论
热门评论
全部评论
评论时间
查看全部评论
  • 首页
  • 下一页
  • 页 / 共
作者:Ana
这个人很懒,什么都没留下
相关阅读
App内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