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玩家的“宝可梦”是如何美梦成真的?

“2016227日,当Pokémon Direct的屏幕上赫然出现Available Worldwide in 9 Languages(支持九种语言)’的字样并且亲耳听到The Pokémon Company董事长石原恒和声明《精灵宝可梦 太阳·月亮》支持简繁中文时,许多老玩家已然是老泪纵横。因为他们等待这一天的到来已经整整20年了……”

2018年开始,“做宝可梦”系列表情包突然爆红,无论微博,贴吧,QQ群,它们似乎无处不在。一时间,各路玩家纷纷做起了“宝可梦”。

网上有玩家整理出来了“做宝可梦”九宫格。网上有玩家整理出来了“做宝可梦”九宫格。

其实这个表情包的基本款皮卡丘版来源于日推上的一个四格小漫画,讲述了皮卡丘等宝可梦为庆祝系列20周年特意翻到了一盘录像带,结果看完后全体身体不适卧病在床的小故事,用以影射当年轰动一时的多边兽事件。之后有好事者截取了皮卡丘卧床部分的图像,渐渐地,玩家们便将其引申为“做梦”的意义,这便成了风靡大江南北的“做宝可梦”。

其实皮卡丘并不是在“做宝可梦”,而是出现了光敏感性癫痫症的症状卧床不起。其实皮卡丘并不是在“做宝可梦”,而是出现了光敏感性癫痫症的症状卧床不起。

至于为什么“做宝可梦”系列能够迅速走红,队长分析其原因主要有二:一是官方曾画下了一张大饼,声称Nintendo Switch(以下简称NS版宝可梦新作已经在开发中了。因此,部分对《精灵宝可梦究极太阳·月亮》(以下系列游戏版本均略去“精灵宝可梦”字样)感到不太满意与部分期待NS上“船新版本”宝可梦的玩家们便对新作无比期待。再加上近期各种谣言铺天盖地,官方又极少透露新情报,导致玩家们“求之不得,寤寐思服。悠哉悠哉,辗转反侧”,所以只得躺在床上“做宝可梦”了。

临近E3,各种谣言纷至沓来,教人真假难辨。临近E3,各种谣言纷至沓来,教人真假难辨。

二是此系列表情包借用宝可梦组成了双关语,配合上皮卡丘等宝可梦生无可恋的表情,让人忍俊不禁。但是从侧面上,这也反映出了一些玩家对宝可梦这个译名的不熟悉,也反映出了官方译名的普及任重而道远。

说起宝可梦系列的译名和汉化问题,那真是剪不断,理还乱。究竟是《口袋妖怪》,《宠物小精灵》,《神奇宝贝》还是《精灵宝可梦》的问题经常让许多不太熟悉这个系列的ACG爱好者们一头雾水?其与小智还是小赤,正版还是破解版(改版)常常并列为国内宝可梦圈子里三大永远不要在公共场合公开讨论的话题。而今天,队长将带领大家抽丝剥茧,一起回顾宝可梦在华语地区的20年漫漫汉化路。

1998年~2001年——宠物小精灵时代

1998年,当中国的孩子们放学回家,迫不及待地打开电视寻找着动画时,一部叫做《宠物小精灵》的新动画中一名叫小智的少年与电气鼠皮卡丘的冒险故事深深地吸引了他们。由此,可爱的皮卡丘便成为了8090后们共同的童年回忆。这可能是那个年代国内大多数孩子与宝可梦的第一次接触。

每天准时坐在电视机前等《宠物小精灵》开播成为了当时许多孩子的“必修课”。每天准时坐在电视机前等《宠物小精灵》开播成为了当时许多孩子的“必修课”。

然而,可能许多人并不清楚为什么当时我们看到的动画,Pokémon被译为了《宠物小精灵》了呢?

原来,Pokémon动画在日本大红大紫了以后,香港的羚邦影视(国际)有限公司于1998年代理了动画首作(俗称无印篇)的1~78集,并将其译为《宠物小精灵》。而台湾方面则由群英社国际股份有限公司宣布代理,并将其译为《神奇宝贝》。另一方面,大陆地区则是从羚邦影视购买了动画的1~52集,由隶属于辽宁人民艺术剧院的辽艺电视制作中心负责译制与配音。由于是从香港方面购买的版权,自然便继承了香港方面的译名,《宠物小精灵》。

三种标题,三种味道。三种标题,三种味道。

当时三方面的译制与配音各有千秋,百花齐放。仅动画的经典OP《めざせポケモンマスター(目标是宝可梦大师)》便有辽艺,香港TVB,香港ATV,台湾日语原唱(仅在开头用国语喊了句“我得到神奇宝贝了!”)四个版本。有趣的是,每一个版本在OP的歌词里都直接唱出了宝可梦的原名,Pokémon

不知是日方要求还是各方心有灵犀,大家都不约而同地在OP中保留了Pokémon。不知是日方要求还是各方心有灵犀,大家都不约而同地在OP中保留了Pokémon。

同一时期,宝可梦的正规出版物也层出不穷,它们大多也是以《宠物小精灵》来命名的。比如2000年由吉林美术出版社出版的《宠物小精灵大搜索!123》:

你能找到多少只宝可梦呢?你能找到多少只宝可梦呢?

2001年由吉林美术出版社出版的《宠物小精灵对战全百科》: 

当年的皮神简直就是“快乐肥宅鼠”。当年的皮神简直就是“快乐肥宅鼠”。

2001年由二十一世纪出版社出版的《宠物小精灵故事系列1234》:

其实现在看来,这几本书有点类似画报与现代同人漫画的结合体。其实现在看来,这几本书有点类似画报与现代同人漫画的结合体。

以及2001年同由二十一世纪出版社出版的《宠物小精灵游戏绘本系列123》:

第一本在搬家过程中不幸遗失了。第一本在搬家过程中不幸遗失了。

总而言之,宠物小精灵时代既是8090一代的共同回忆,也是宝可梦在大陆地区少有的黄金时代。我们有电视台引进的正版动画,去影碟店可以买到正版光盘,去书店可以买到正版出版物,在当时实属难能可贵。可惜好景不长,之后宝可梦的本地化进入了一个相对停滞的时代。

2002~2010年,神奇宝贝时代

2000年左右,羚邦国际公司进入转型期,这导致了香港地区的代理权由群英社正式接手。而大陆地区由于种种原因没有再继续购买精灵宝可梦系列动画的版权,这导致了2005年之前,国内的电视台只能反复播放无印篇的1~52集。在此期间,宝可梦的相关出版物和产品的译名也渐渐混乱起来,由于各级代理商的不同,《神奇宝贝》与《宠物小精灵》均有出现。

直到2005年,卡酷动画从群英社购买到了无印篇52集至橘子联盟结束的部分剧集,这部分是将台配国语动画稍做处理后搬到了国内。动画名字也跟着变为了台版的《神奇宝贝》。

同年,吉林美术出版社发行了大名鼎鼎的特别篇漫画,漫画的名字同样也是《神奇宝贝特别篇》。

第一期的封面对于特别篇爱好者们来说已然成为了经典。第一期的封面对于特别篇爱好者们来说已然成为了经典。

2007年,北京迪美文化发展有限公司获得了大陆地区的动画播放版权,开始了精灵宝可梦动画在CCTV与省级电视台的播出。

2008年,CCTV6的动画电影院栏目在早上播放了几次无印篇第105~160集橘子群岛部分内容,标题为“神奇宝贝Ⅲ《橘子联盟》”。配音则是大陆配音,而非此前的台配国语。本来这是个好消息,然而电视台方面基本没有做什么宣传,而且播放时间为周末的早上,并且还经常临时变更为其它节目,所以当时知道的人少之又少,队长我也是偶然在换台的过程中才发现的。可惜当时国内正处于盗版横行的时代,聪明点的孩子已经上网追到《珍珠·钻石》部分了,渠道落后点的孩子也从地摊贩碟的小贩手里买来了盗版碟。至于土豪点的孩子则在音像店里买到或租到了由广东某些代理商代理的台配国语无印篇与超世代动画。因此,在当时,落后的《橘子联盟》部分和听不惯的大陆配音已经不足以吸引他们了。

大哥,要碟吗?大哥,要碟吗?

总地来说,神奇宝贝时代,宝可梦的大陆地区本地化进程由于版权原因陷入了僵局,进展缓慢。再加上盗版的横行,使得中文化进程举步维艰,前景黑暗。而另一方面,宝可梦游戏的发展则更加混乱不堪。

另一条世界线——口袋妖怪时代

不同于动画和出版物,衍生商品的中文化进程,宝可梦游戏的中文化走了一条更为崎岖,泥泞的道路。

GB时代,精灵宝可梦的译名极为丰富,除了我们最熟悉的《口袋妖怪》以外,还有《红/绿//黄怪兽》,《口袋精灵》,《口袋怪兽》等等。虽然里面的翻译云里雾里,有时甚至驴唇不对马嘴,但好在大多数玩家都有动画的经验,每只精灵好歹都还认识。即使是这样粗制滥造的汉化,也没有阻止孩子们游玩的热情。小学,初中附近的游戏店常常被捧着GBGBA的孩子们挤爆。

虽然不愿承认,但盗商汉化为宝可梦游戏的早期传播做出了不可忽视的贡献。虽然不愿承认,但盗商汉化为宝可梦游戏的早期传播做出了不可忽视的贡献。

至于《口袋妖怪》这个译名到底是谁先提出来的呢?一般有三种说法:

一, 盗商垄断说:当时的大陆地区,游戏卡带市场可以说是纯纯粹粹的卖方市场,盗商卖给你什么,你就必须接受什么,盗商怎么翻译的,玩家就只得跟着怎么叫。因此《口袋妖怪》这个译名虽然简单粗暴,但由于盗商的关系就这样流传开来。

二, 玩家直译说:虽然大多数玩家都是先看过动画,后玩上游戏的,但是毕竟游戏的发售在1996年,与动画在大陆地区的上映差了2年多。部分早期玩到卡带的玩家就直接把《Pocket Monster》直译为《口袋妖怪》了。

三, 游戏媒体说:虽然当时游戏相关的电视媒体行业还不发达,但与游戏相关的杂志已有很多。在当时,一些杂志的流传度很广,为了不使用拗口的英语或日语游戏原名,杂志编辑们多少还要把游戏名称本地化一下。所以《口袋妖怪》这个名字就这样传播开来。

在《电子游戏与电脑游戏》杂志的97年12月20日Top10排行榜中,《口袋妖怪》赫然高居榜首。在《电子游戏与电脑游戏》杂志的97年12月20日Top10排行榜中,《口袋妖怪》赫然高居榜首。

随后,进入GBA时代,由于GBA反盗版措施的不完善,多家汉化组与盗商齐头并进,不过翻译的质量有所提高。名字基本也就围绕着《口袋妖怪》和《口袋怪兽》来转了。最后直到NDS时代《口袋妖怪》终于打败了其它劲敌,成为了流传最为广泛的宝可梦游戏民间译名。

经典的《口袋怪兽火红版》。经典的《口袋怪兽火红版》。

2010年至今——精灵宝可梦时代

你最早听说精灵宝可梦这个名字是在什么时候呢?

许多玩家可能会说是2016年,《太阳·月亮》宣布加入简繁中文的时候,因为当时,各路游戏媒体都对这条爆炸性新闻进行了大量报道。

然而事实上,迪美文化早在2010年就与日方进行了会议,在摒弃了“宝K梦”,“宝酷梦”等译名后,最终选定了“精灵宝可梦”。按照The Pokémon Company董事长石原恒和的说法,该名字取了“宠物小精灵”的“精灵”与“神奇宝贝”的“宝”,最后为了Pokémon的全球读法相近,便成了现在的精灵宝可梦

虽然,在最开始,宝可梦ACG爱好者们大多表示难以接受,但是宝可梦的本地化却在悄然进行着。

2011年,CCTV6再次播放了宝可梦动画,标题为《精灵宝可梦 钻石与珍珠系列》。

同年,吉美的《神奇宝贝特别篇》宣布正式更名为《精灵宝可梦特别篇》。

当年队长便是从这里知道了《精灵宝可梦》这个新名字。当年队长便是从这里知道了《精灵宝可梦》这个新名字。

2012年,漫游&TGB联合汉化了《精灵宝可梦绿宝石》,除了解决了当年著名的一周目结束丢档问题。游戏中所有的名词均来自吉美或台译。

同年,ACG汉化组与口袋群星SP汉化组联合汉化了《黑2·白2》。有趣的是ACG汉化组用的是“口袋妖怪”与民间翻译,口袋群星SP用的是“精灵宝可梦”和吉美与台译。

两家汉化组联合汉化出两种译名,实属稀奇。两家汉化组联合汉化出两种译名,实属稀奇。

2014年,精灵宝可梦中文化请愿活动展开,石原恒和收到请愿书并表示感谢。虽然客观来说,无法确定下此次请愿是否对宝可梦系列中文化起决定作用,但此次华语区玩家与官方少有的进行了交流和互动,实属难能可贵。

2015710日,随着《破坏之茧与蒂安希》在上海的首映式,The Pokémon Company举办了精灵宝可梦大陆地区正式名称发布会,正式宣布大陆地区“Pokémon”的官方译名为精灵宝可梦

发布会时的照片发布会时的照片

后面的故事,相信大家都已经知道了……

结语

如同哆啦A梦》一样,改名字这种事向来是一个苦差事。老玩家不买账,新玩家觉得怪。但我们可以看到宝可梦的本地化在一步步步入正轨,版权问题也在逐步解决,越来越多的玩家也都开始接受这个译名。在忍受多年盗商汉化的老玩家们看来,我们正处于最好的时代。

哆啦A梦的单行本漫画往往会有这样一页。哆啦A梦的单行本漫画往往会有这样一页。

就像我在B站某视频下评论的那样:“有人问我支不支持《精灵宝可梦》这个新名字?我当然是支持的。虽然与小时候叫的《口袋妖怪》相去甚远,但毕竟童年不是拒绝改变的挡箭牌。Pokémon也不仅仅只是属于过去的东西。








展开全文

1 条评论

发布
取消
返回顶部
App内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