警惕低龄游戏世界里的坏人

肥叉 大事件 2018-07-25
  • 9

全年龄游戏里的恶更让人防不胜防。

儿童和青少年一直是电子游戏的重要受众群体。为此,专门面向这一群体的电子游戏也不在少数。

《Roblox》便是国外低龄向网游中的一个典型。这款游戏上线于2006年,国内玩家可能并不熟悉,但它风靡海外。至2017年底,官网公布的玩家账号总数已经超过1.7亿,月活跃玩家超过6700万,大幅高于如今的《魔兽世界》。

《Roblox》允许玩家自己设计游戏,公布在平台上给大家玩,有点像《我的世界》和GMoD。相比高自由度的游戏玩法,《Roblox》中略带魔性的人物死亡声效“oof”反而成为了国外互联网上广泛流行的一个梗,被用在各种搞笑视频当中。

“oof”版本的Mii背景音乐

但是,这样一款自我定位面向低龄受众的网游中,却发生了一件连成人分级游戏中都很难见到的事情。

6月底,一位名为安珀·彼特森的母亲在其个人Facebook页面发表长文,称其在陪伴女儿的过程中,发现有两名玩家对女儿的游戏人物施以猥亵行为。网游圈有一个经典的嘲讽动作叫“吊茶包”,就是在敌方玩家身上不断蹲下起立,和这个略显隐晦的动作不同,《Roblox》中的猥亵动作除了反映真实的性行为外,玩家还能改变原有的人物模型,使其长出尺寸夸张的外生殖器。

小女孩母亲在文章中附上的“性侵”截图

为此,小女孩母亲呼吁广大家长删除孩子手中设备上的《Roblox》以防负面影响的扩大,同时要求游戏官方就此事作出解释。文章在发出之后被广泛转发,BBC、《太阳报》《华盛顿邮报》等多家知名媒体也纷纷对此事进行了报道。

但是,这样一件令人无法直视的事情,怎么偏偏就就发生在一款全年龄向网游中呢?这和《Roblox》自身的玩法不无关系。

之前说到,《Roblox》允许玩家自己创建游戏。和一般网游相比,《Roblox》更像是一个内容创作平台。玩家可利用官方提供的开发工具自由创作游戏内容,并将最终成品发布在平台上供所有玩家下载游玩。

据官方数据,目前《Roblox》已含有超过4000万个自制游戏。截至2017年年底,《Roblox》的内容开发者们还从自己开发的游戏内容中赚取了超过5300万美元的利润,这是一块有着大量受众的市场。

而针对玩家自创内容,《Roblox》基于受众考虑,为其设置了额外的年龄分级和家长管理机制。低于13岁的用户将需要家长确认后才可登录游戏,可游玩的游戏模式也会受限。

从FPS对战到模拟养鸡应有尽有

然而,极高的内容创造自由度也给恶意玩家提供了可乘之机。自《Roblox》上线运营开始,官方与恶意脚本及外挂的斗争也从未中断。由于是基于游戏程序本身开发,这些脚本和外挂在几乎所有的玩家自制模式中都能使用,使游戏的年龄分级限制在其面前如同虚设。

此外,这些恶意脚本和外挂的更新频率也非常高,每当官方封禁一批脚本后,新的同类脚本总是能在短时间内再次出现。

类似的恶作剧脚本可以追溯到2011年甚至更早

本次事件发生后,《Roblox》官方迅速做出响应。先是公司CEO大卫·巴斯佐茨基亲自联系当事人询问相关情况。开发团队也马上修复了游戏程序的相关漏洞,以免类似的脚本死灰复燃。

游戏修复后,小女孩母亲收回了之前呼吁家长删除游戏的言论,同时再次发表长文赞扬了《Roblox》官方的解决措施和部分媒体的公正报道,事件至此也总算是平息了下来。

不过,虽然这起事件得到较为妥善的解决,类似的问题却始终存在。虚拟世界的孩子们需要更多保护,无论是国外,还是在国内。

《Roblox》的事件并不是孤例,就在去年5月,国内一款名为《小花仙》的儿童向换装网游中,也被曝出类似事件,而且性质更加恶劣。当时有微博网友曝光《小花仙》中有人在游戏中的留言板块发言,用充值点券引诱低龄女性玩家发裸照和裸体视频,而且这一现象已经存在长达5年之久。

《新京报》关于《小花仙》事件的报道

无论是在海外还是国内,无论是在现实还是虚拟世界,恶人始终是存在的。要防范他们产生的恶劣影响,一方面需要针对游戏本身有一定规范,相关部门的监管、行业自律、游戏内部对不良行为的控制都属必要;另一方面,也需要一些专门的机构来搭建桥梁。比如在英国,便有一个专门的咨询机构,为家长提供儿童游戏监管方面的意见和指导。

英国咨询机构AskAboutGames

而在此次事件后,小女孩母亲发表的第二篇长文中,她不仅收回了之前删除游戏的言论,也谈到家长加强教育和多加陪同是应对此类问题的正确选择。她在陪伴孩子游戏过程中能及时发现问题,事实上也是阻止女儿进一步受恶劣影响的关键。对孩子们的保护,也正是需要像这样家长、相关部门、行业与各种专业机构间的共同努力。


展开全文

1 条评论

发布
取消
返回顶部
App内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