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本文化的最强碰撞,莫过于浮世绘与ACG联动

雨上 文化 2018-10-26
  • 36

一老一新,两种独具特色的文化跨时空交融。

最近,万代南梦宫推出了用江户木版画技术制作的高达浮世绘:

这幅画的背景是日本江户时代著名的浮世绘画家葛饰北斋的绝笔——《富士越龙图》,主体是初代高达的著名场景“高达屹立于大地之上”,两种原本毫无交集的画面结合在一起,不但没有违和感,倒是因为散发着相同的魄气意外契合。

作为日本的传统美术形式,浮世绘曾对世界美术发展产生过深远影响。随着时代的变迁,浮世绘那种夸张、浓艳的表现形式渐渐落寞,现代印刷技术的普及也让版画这种制作形式没有了用武之地。

经典浮世绘《神奈川冲浪里》

但浮世绘的魅力并不会随着时间的流逝而减弱,上面那个高达浮世绘的制作方“朋诚堂”就是试图将ACG文化与浮世绘结合的挑战者之一,与新时代的流行文化交融之后,这项传统艺术也重新焕发了生机。

朋诚堂官方主页的标题是五个用毛笔书写的大字——“浮世绘工房”,在这下面我们可以看到很多年轻人熟悉的时尚面孔。

最显眼的是最近他们刚推出的漫威蜘蛛侠浮世绘札系列。

左边一张被命名为《蜘蛛男·月下芳流阁之图》,作者在还原蜘蛛侠这位黑夜守护者的人物特征的同时,也不忘在建筑风格上保留江户时代的特征;右边的《蜘蛛男大首绘》也可以从手部的画法很明显的看出浮世绘的特有风格。

另一个星战系列也是在保留原作特征又不脱离浮世绘风格的基础上制作的。

这些浮世绘虽然题材比较“时尚”,但制作工艺绝不会敷衍。流程中,绘画、雕刻、拓染由不同专业师匠分工的传统,在这些作品的生产过程中也严谨地执行着,每一张作品当然也都是用最古老的雕版印刷的生产方式。

今天依然活跃着的诸多浮世绘工房中,进军ACG领域的并不止朋诚堂。日本著名的传统版画出版社芸艸堂与周边商城HOBBY STOCK合作的“浮世绘木版画系列”也是其中之一。

关于这些ACG题材的作品,芸艸堂在色彩的使用和背景的处理上依然保留了浮世绘的风格。与朋诚堂不同的是,他们在人物绘制上大胆地采用了作品原版立绘的本来面貌。

获得过“第一届动漫与工艺大奖”金奖的《歌姬东海道 初音未来》就是其中的代表作:

为了同时保持初音在大众心目中的固有形象和浮世绘的艺术风格,它的作画部分也是分工进行的——人物部分由HOBBY STOCK制作,背景部分由传统日本画绘师冬奇绘制。

与CG图相比,这幅作品并没有夸张的线条和自由的RGB色彩,但取而代之的是素雅自然的舒适感。

如果了解整个的制作过程,你会感到这份“舒适感”的来之不易。

基础轮廓板的原材料是能同时满足精细作业(硬度高)和利于保存(翘曲少)的樱木

抛开原画部分,在雕刻环节,基础轮廓板需要刻到细如发丝且宽度相等的程度,但这只是第一步。

因为不同的颜色几乎都要用到一套额外的色板,所以上色部分是更加耗费成本的一环,如何用更少的色板呈现出更鲜艳的画面,这个判断十分依赖雕刻师的经验。

初音这套作品按颜色总共分成了10套,正反面加起来一共使用了20张雕版用来上色。

拓染环节,渐变部分的表现也是一道比较复杂的工序,需要由拓染师根据颜色由浅入深反复拓印,看似简单的面部色彩也被分成脸蛋、鼻头、霞晕,用了三次才染制完成的。

这幅《歌姬东海道 初音未来》的完整拓染流程,由佐藤木版画工房的拓染师用包括基础轮廓版在内的21张雕版,经过45回拓染制作完成。它的难点就在于这45次哪怕有一次细微的错版、串色也会影响到成品的最终质量,在不存在Ctrl+Z的传统工艺中,每一套工序都要保持足够的严谨。

芸艸堂该系列的最新作品是《Re:从零开始的异世界生活》中的蕾姆。

浮世绘有一个传统,画作的标题和落款需要尽可能的用汉字表示,从这幅作品的标题来看就是非常有浮世绘味道的“冨岳异世界少女百景”,原本用片假名表示的蕾姆(レム)使用了比较符合人物特性的汉字“恋梦”来表示。

除了上面提到的这两家,传统浮世绘工房以ACG相关作品为题材进行创作的例子还有不少,这在他们行业内也已经不算是新鲜事了。但这个如今看来已成“常规”的项目其实出现的时间并不长,这次“现代化改革”的原动力也并非都来自传统浮世绘匠人的内部。

一套名为“浮世绘英雄”系列作品,恐怕对这扇新世界大门的开启起到了非常关键的作用。

2012年初,“浮世绘英雄”系列的第一次亮相是在众筹网站Kickstarter上,这是一套以电子游戏为主题的浮世绘风格画,当时一些国内媒体也对这套图进行过报道,可能有些玩家还有印象:

流传最广的是这张马里奥赛车主题的《魔里王轟》,这个名字是遵循浮世绘传统对片假名马里奥赛车(マリオカート)进行的汉字转换。其中的马里奥表现为浮世绘中常出现的武士形象,库巴则是结合了“花鸟绘”之中龙和龟的形象绘制的。

除此之外,当时作为展示的还有包括宝可梦、塞尔达、汪达与巨像等众多电子游戏系列形象的,共计12幅妙趣横生的浮世绘作品。

宝可梦

塞尔达

街霸

星之卡比(カービィ)用汉字写成了“霞毘”,这个毘字跟昆挺像的,要用今天的视角来看,把这个能吞噬万物的家伙叫成“鲲”倒是挺形象。

两位欧美面孔的众筹发起者想把这些浮世绘风格插画制作成原汁原味的浮世绘版画,他们一位是这些浮世绘插画的作者亨利(Jed Henry),另一位是木版画匠人布尔(Dave Bull)。

布尔并非出自传统的日本木版画工房,但是对日式版画制作已经有了30多年的经验,完全可以独自完成雕刻和拓印的标准制作流程。即便对自己的作品质量足够自信,但他们也不确定是否会有人对这个源自几百年前的艺术形式买账,因此决定现在众筹网站上进行试水。

左:布尔(Dave Bull),右:亨利(Jed Henry)

最终,这个1万美元的众筹项目总共筹集了30多万美元的资金。这套“浮世绘英雄”系列走进千家万户的同时,也激励着日本本土浮世绘工房开始考虑ACG流行文化题材的重要性。

“浮世绘英雄”这个项目一直在今天依然在不断地推出新作品。最新一批的“浮世绘英雄:Boss战”已经获得了8万多美元的众筹。

《最终幻想7》

《潜龙谍影》

《怪物猎人》

像《守望先锋》《塞尔达传说:旷野之息》等近几年的电子游戏新作,经他们之手也在不断参入浮世绘这个古老的艺术领域。

无独有偶,同样是来自日本本土之外的新加坡设计师蔡威廉(William Chua)在2015年也创作过一组浮世绘风格插画——《八十武士战纪》,主题是80年代的电子游戏。

作品名称:《狩猎季节》/虽然是以《超级马里奥兄弟》为题材,但作者称一部分灵感来源还来自《怪物猎人》

作品名称:《黎明拯救》/灵感来源:《魂斗罗》第三关Boss

作品名称:《寒冰恐怖》/灵感来源:《敲冰块》

这套作品的风格与“浮世绘英雄”系列有很多相通之处,二者都大胆突破了原作的人物形象,完全从以往浮世绘经典素材为基础,结合题材主体的背景特色和人物个性设计而成。

他们没有刻意去迎合观众的喜好,少了些日本传统匠人的拘谨。但由此一来,经典浮世绘所散发出的自由不羁的人文主义精神,在这些作品上反而体现得更为深刻。

也正是在浮世绘与ACG,这一老一新、两种独具特色的文化交融中,江户时代的日本与现代日本发生着联动,将其中最美好的东西展示在了我们面前。而这,恐怕就是日本文化最具魅力的一种联动了。


展开全文

14 条评论

更多评论
返回顶部
App内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