史上第一款“粪游戏”,竟在30年后还有轻小说问世

一个本该淹没在历史尘埃里的平凡游戏,因为被错误地批判,反而有了历史地位。

Kusogame(クソゲー),是很多人早年接触到散装日语。这个词直译就是“粪游戏”。小时候笔者一直觉得只要是游戏就没有好坏之分,这些国外精心打磨的电子产品,也没道理做得不好玩。直到买了游戏杂志,才发现原来那些玩不下去的游戏,都是粪作。 

这次我们要说的,就是这么一个Kusogame。而且还是世界上第一个被称为Kusogame的游戏。这个游戏,许多大龄红白机玩家可能都玩过。有些卡上叫“忍者”,也有人说这个叫“农民扔镰刀”。维基百科把这两个名字拼一起,叫《农夫忍者》。看了下面这张图,你应该会有些印象。 

这个游戏原名叫做《一揆》,是个俯视视角的射击游戏。一揆的意思就是农民起义,讲的是日本一个地方苛政猛于虎,于是两个眼高手低的农民站了出来,一个叫权兵卫,一叫田吾,一手拿镰刀,一手削竹为枪,与地方恶势力(恶代官)的忍者军团战斗。

权兵卫与FC版的敌人们。

开头游戏里只会出现战斗力低下的黑色忍者,进行了一段时间后,脚程更快的精英红忍者出场,然而玩家也可以吃到大萝卜增加自己的速度与之抗衡。然而,面相巨丑,形如翠花的侍女,逮到你就猛亲不已,令人避之不及;被恶鬼附身则不多一会儿就会命丧黄泉,这时,赶紧对着稻荷神社拜一拜,就能除灵。

被侍女抓住后造成的精神创伤特别大

虽说是为了推翻统治阶级,但游戏里的过关条件除了抓住恶代官,更主要的却是收集场景里的金币……只能说这是农民起义的局限性,占有了一定的财富就会裹足不前,从被压迫的无产阶级又变成了统治阶级。


被称为Kusogame鼻祖的游戏

作为FC早期的低容量游戏,它虽然没被收录在 常见的“64合1”里,但在另一盘当年流传的“42合1”里排在第二的位置。笔者跟长鼻君的童年不一样,小时候最常玩的是这盘42合1,可想而知,每次开机后,一不留神就点进去这个游戏。没过多久,鬼子进村的音乐就开始洗脑。

听说这是个粪游戏,有人不答应了。在印象里这个游戏挺好玩啊,虽然关卡少,花样少,但这个是低K合卡游戏的共性。《影子传说》一共也就四关,那时的游戏不是在同一个场景里翻花样,就是玩个几关就开始循环了。《一揆》属于后者,所以槽点不在这里。

关于这点,笔者其实也一直十分困惑。当看到第一款被称为Kuso Game的游戏居然是这个《一揆》,有种毁童年的感觉。

经过查阅资料,笔者得知这款《一揆》其实是一款街机移植作品。这个不奇怪,在那个年代的FC游戏几乎全是从街机上移植来的大作。那么会不会是这个《一揆》的移植度太低,与街机版差得太远的缘故呢?

正巧,笔者今年去大阪玩的时候,通天阁下面的街机厅“小龙虾”里,就有一台1985年的《一揆》,玩了一局后,的确感觉与FC有很大不同。

街机版的《一揆》会显示一张小地图,而游戏本身的画面人物和场景的比例都比FC更大,细节更多。关卡上,街机版总共有八个关卡,尤其恶代官的城池,分成了好几个部分。

而FC只有四关,分成了农田,村庄、城外和城内四个部分,然后打完后要再循环一遍这四个场景,只是敌人和道具的配置不一样。

要玩街机版《一揆》不必跑去大阪,在PS4上也可以下载到这款游戏

除此之外,街机版还有FC版所缺失的片头画面。开场几个画面,讲述了权兵卫与田吾因为苛政,带着村民去磕头求情。然而恶代官不理不睬,留下两个人愤怒地抱拳,誓要让他付出代价。在每一关的幕间,也会出现一些田吾对你打气的话。

这些内容,由于FC卡带当时低下的容量,全部都删掉了。

恶代官日常鱼肉乡民一景

看起来,这似乎就是《一揆》被称为Kuso Game的真相。但是笔者认为,以FC的机能在1985年要移植一款新的街机游戏本来就不容易,虽然《一揆》有很大程度的缩水,但基本的玩法,手感,并没有很大变化。

之前我们做了一个《碰碰车》的视频,那款音乐同样洗脑的游戏关卡也砍了一半。《马戏团》也惨遭剪刀手。属于当时的普遍现象。

那么,究竟为什么要将这款明显不差的游戏奉为“粪游戏”的鼻祖呢?


创造Kuso Game的男人

带着这样的疑问,笔者去问了一位日本友人。他马上对我的话题产生了很浓厚的兴趣。于是向我表示,其实《一揆》会被称为Kuso Game的元祖,是由于当时的一位叫做三浦纯的插画家第一次使用Kuso Game这个说法,就是用在《一揆》的身上。

如今的三浦纯

这个三浦纯也算是个玩乐的主。他不仅画漫画,同时也在广播里活跃,穿过女装,玩过乐队。还创造过不少流行短语。所以Kuso Game这个词从他的嘴里流行出来,的确很具有说服力。

而三浦纯将此游戏称为Kuso Game的原意,也并非我们现在所说的游戏做得很烂,而是表示这个游戏充斥着一股傻劲。

他觉得游戏的标题明明是农民起义的意思,怎么到了实际游戏里就成了一个两个人单干了,这点很值得吐槽。

然而我们现在看起来,老游戏用一两个人抵抗大军的设定简直再正常不过了。《魂斗罗》两个裸男从军队杀到异形;《沙罗曼蛇》一架小飞机拯救全宇宙;《毁灭战士》一个陆战队员杀遍恶魔。怎么《一揆》只是两个农民对抗恶代官,就偏要成为一个槽点呢?可见这个指控完全就是无中生有,鸡蛋里挑骨头。

这种设定不是应该很燃的吗?

在三浦纯将这款游戏定性为Kuso Game之后,许多玩家甚至媒体都不明就里,认为《一揆》真的是一款粪作。往往强行喷这款游戏,给出了许多令人费解的理由。

比如日本有书这样分析:当时的游戏业最流行都是科幻题材,飞机大炮才是男孩子心中的梦想。农民起义太Low,小朋友来家里玩拿不出手。也有玩家直斥,说小时候全价买了这盘游戏,回家后非常失望。这些混杂着偏见的评价,的确受到了三浦纯莫大的影响。


成为轻小说男主,逆袭的《一揆》

但是,《一揆》真的就在口诛笔伐中就此沉沦,埋没在历史之中了吗?却也未必见得。

当年《一揆》的发售就赶上了任天堂FC的暴发期,加上电视里正在热播时代剧《水户黄门》(一部类似咱们包青天一样的惩恶扬善的电视剧) ,让这部农民起义题材的游戏卖到接近100万份之多,可见其销量并没有受太大打击。正是因为那种夸张的时代剧风格,才让《一揆》脱颖而出,所谓的游戏很土这种说法纯属无稽之谈。

水户黄门属于日本的国民剧,讲述了水户藩主德川光圀游历日本的故事。相关影视剧从1910到现在,历经100年经久不衰

风光过一时,被误解了一世。《一揆》反而更加有名了。靠的就是这“史上第一款Kuso Game”的名头。要知道这款游戏虽然不是粪作,但也绝对不是什么神作。一款FC初期的游戏,能够在时代的浪淘之下,依然不断被各种杂志,游戏书籍与媒体所提及——当然也包括我社。打着这一旗号,《一揆》还获得了重生的机会。

2010年,在FC原作发行25年后,发行了《一揆》迎来了一个真正意义上的正统续作——《一揆网络版》。玩法跟原版游戏没有什么区别。但不同的是,这次为了避免再被吐槽人少,加入了联机模式,最多可以操作6位农民与忍者军团对抗。这款游戏丝毫没有隐瞒自己的用意,在官方的游戏介绍页面上,也堂而皇之地介绍《一揆》是被世人宠爱的Kuso Game。

而在笔者另一款喜爱的游戏《胧村正》里,也少不了一揆众活跃的身影。在《胧村正》的PSV版中新增了四个剧情DLC,收集了四个与本篇风格迥异的故事。其中第二章就叫《一揆》,游戏的主角,自然是我们的权兵卫了,而他的好搭档还是那个田吾。使用的武器则是锄头,镰刀,还有竹枪。

《胧村正》里的“一揆”DLC,乍一看还以为是官方联动呢

但必须强调,虽然Cos得如此还原,但此DLC并非联动,而是致敬,香草社这次算是玩得有点过火,幸好Sunsoft也没有深究。

在轻小说里的权兵卫画风大变,然而通过画面里的忍者,小判与佛像,还是可以认为这是《一揆》的世界

不仅在游戏领域完美复活,《一揆》里那个土肥圆的权兵卫,居然还拥有自己的轻小说。

这本名叫《一揆 竹枪宗师传说》在2013年正式出版,在小说里权兵卫是二代目,变成了标准主角模板的帅哥脸。他的搭档也不再是三大五粗的田吾,而是田吾的女儿,自然是个美少女。并且小说还对权兵卫家一以挡百的战斗力进行了解释,称这两位农民自小就一直勤练镰刀杀人术,初代目更是比他们强上数倍的传说中的存在。不知道当年的三浦纯面对这样的“再设定”,有没有接受呢?


展开全文

7 条评论

返回顶部
App内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