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美游戏人也不喜欢2018年,但他们组织了游戏产业工会

跳跳 文化 2018-12-22
  • 16

还有很多人在试图实现一个更美好游戏行业。

不论是国内还是国外,游戏人的2018年都算不上安稳。国内的游戏行业刚刚经历了为期9个月的版号空窗期,今天全行业悬着的心才稍稍落地。至于国外?对玩家来说,国外的游戏产业看上去风平浪静、大作频频——但是对于游戏产业的从业者们来说,2018年就算谈不上愁云惨淡,也可以说是不容乐观。

几天前,外媒Gamasutra发布了自己的年终盘点。“这似乎是特别糟糕的一年”,文章这么写道,“游戏行业中许多存在已久的问题在今年爆发了。”


裁员

关于“特别糟糕”,Gamasutra举出的例子是Telltale的垮掉。这家创造了《行尸走肉》系列游戏的工作室今年早些时候裁撤了250名员工,只留下25人完成最后的工作。玩家们惋惜以后再也没有《行尸走肉》,业内人士开始讨论管理策略对游戏公司的影响——很少有人关心那被裁撤的250名员工,他们的未来将会如何。

据被裁员工说,管理层已经事先预料到了将要裁员,但公司没有停止招聘。不少新员工才入职没几天,就被告知“公司不再需要你了”——他们刚刚辞去了别的工作,在美国房价最贵的地方置办了住所,准备在Telltale Games一展身手。

Telltale没有为他们提供任何遣散费用。

曾在拳头工作了4年的马蒂亚·斯雷曼愤怒地称这种行为是“压榨和剥削”。“这些员工有什么追索权吗?没有。”他在自己的博客文章中写道,“Telltale榨取了他们身上所有的水分,然后就把他们丢掉了。”


加班

除了被裁撤的危险,游戏行业的员工们还面临着高强度的无偿加班——对于游戏产业而言,这已经是常态。

2016年国际游戏开发者协会曾进行过一次业内调查。调查中,65%的开发者(包含程序员、美工、动画和策划)表示曾被迫进行高强度加班。即使是表示没有高强度加班的那些开发者中,也有三成认为自己的工作时间一直在被延长,只是名义上不算“加班”而已。

工作负担过重在游戏行业内是一个普遍存在的问题 工作负担过重在游戏行业内是一个普遍存在的问题 

这种现象不仅出现在“小作坊”或不正规的小公司里,那些家喻户晓的大型游戏公司也面临这种情况。早至2011年,《上古卷轴5:天际》开发的最后阶段,游戏的主要程序员之一,让·西莫内因为加班而睡眠不足、作息紊乱,患上了严重的胃病。

最近的例子是《荒野大镖客2》,在游戏发售前,Rockstar的一位管理层提到,为了在预定的时间发售,公司要求员工每周工作100小时(也就是每天工作14个小时),言谈之间颇为骄傲。

制作出《巫师》系列的CD Projekt Red公司CEO马尔钦·伊温斯基认为,加班是游戏业“不得不接受的弊病”。他指出“人们觉得做游戏很容易,但这其实是一项非常艰苦的工作。”

Telltale就践行了这一宗旨。由于他们的游戏大多是不断更新的章回体,员工的加班也就永无止境。前员工用“一切都是火上浇油”形容不断循环的加班周期,“我们每天工作14到18个小时,一周工作7天,一干就是一个月。”美国科技媒体Verge采访到的一位知情人士这么抱怨,“你永远没时间休息”。

当然了,激进的加班最后也没能拯救Telltale的命运。


歧视和骚扰

还有一些问题,也许不像加班一样会伤害员工的身体,但是危害同样重大——在心理层面。

今年初,《底特律》的开发公司Quantic Dream遭到了多家法国媒体的指责,媒体称公司内存在性骚扰、恐同问题,公司创始人对女性行为不端,还涉嫌种族歧视言论。

《英雄联盟》的开发公司拳头也深陷性别骚扰和歧视的丑闻。8月,游戏媒体Kotaku采访了几十位公司员工和前员工,指出拳头内部女性员工不被重视,在晋升上面临不公正对待,性骚扰之风也在公司盛行,运营主管带头骚扰员工。关于此事的后续消息前几天我们也进行了报道


并非坏事

从某种意义上来说,游戏产业内的问题集中爆发,也并非全然是坏事。

无论是加班还是性别歧视,都已经存在很久了。媒体不报道,公众不知晓,也不能让这些问题变得不存在。Rockstar的“100小时加班”,让业内外对加班文化的合理性进行了大讨论,而对拳头公司性别问题的指责,也改善了不少女性从业者的工作环境。

多个问题同时爆发,也让游戏业内不少人看出,游戏业者们面临的窘境有其根源——面对大公司时员工的弱势地位。

这简直是商业社会的常识了。我们都知道,面对资本,个体一向处在比较弱势的地位。如果你不想加班,可以,请你离开;如果你觉得你的领导骚扰到你了,可以,请你离开;如果……

不管怎么样吧,总有人能够取代你。谁也不是不可或缺的,连小岛秀夫这样的明星制作人,在科乐美公司的经营策略面前,都是“可放弃的一部分”,更不用说一个普通程序员、一个普通的美工了。

在游戏产业内,这个常识还有一些演变。制作游戏,可能是比拍电影更加接近“造梦机器”这个名头的工作了。无数年轻人玩着游戏长大,怀着“我也想做游戏”的梦想进入游戏行业。因此游戏产业被很多人看做是一项“爱好”产业,接受多么不合理的要求都是应该的。这就好像在说“你已经这么幸运,能够做游戏,就别要求更多啦。”

简单来说,“用爱发电”这个词,在很多时候能说服游戏业的员工,因为他们大多是真的很喜欢游戏。在其他产业,这种情况要少见一些,毕竟很少有人真心喜欢挖煤、造汽车或者算账。

这当然不公平。人们对游戏行业的热爱,反过来变成了制衡他们的弱点。

游戏开发者们当然不甘心一直如此,今年三月的游戏开发者大会上,游戏工会(Game Workers Unite,简称GWU)正式成立了。

GWU的口号简短有力——为一个公平劳动的未来而战斗。GWU的口号简短有力——为一个公平劳动的未来而战斗。


工会

GWU定义自己为“一个工人主导的基层民主组织”,代表并提倡游戏行业从业员工的权利。游戏工会将会为会员提供培训,告诉他们如何用法律武器维护自己的权益;对于大公司的员工,他们承诺组织起被侵害的员工,帮助员工们与管理层谈判,组织罢工;游戏工会也会通过媒体、政治等渠道呼吁更开放包容的招聘条件和工作环境。

GWU并非世界上第一个游戏产业的工会组织,一年前法国的游戏行业工会已经成立。而GWU的不同之处在于,他们的视野并不局限在一国一洲之地。

从成立以来,GWU飞速扩展着自己的分支机构。在美国多地(亚特兰大、湾区等)都有GWU的分会。在世界范围内,澳大利亚、西班牙和德国都有了自己的分支游戏工会,甚至连巴西都成立了GWU的分会。

目前,GWU还是主要分布在美国各大城市中目前,GWU还是主要分布在美国各大城市中

各个GWU分会的申请方式都列在GWU官网上。不同的分会有不同的要求,有的分会要求缴纳会费,提供详细的工作证明,有的只需要填表就行。

GWU制作的鼓励组织工会宣传海报GWU制作的鼓励组织工会宣传海报

2018年12月16日,英国的游戏工会分支也宣告成立。这个分支将按照GWU的宗旨运作,在组织结构上则隶属于英国独立工作者联盟(IWGB)——这个联盟专门代表传统上没有工会组织的行业员工,比如清洁工、农民或者保安。

“全英国游戏从业者,联合起来!”GWU英国成立宣言的标题很明显借鉴了某些经典文献。“全英国游戏从业者,联合起来!”GWU英国成立宣言的标题很明显借鉴了某些经典文献。

GWU英国旨在帮助英国乃至全世界范围内的独立开发者、游戏公司员工、外包从业人员,简而言之,一切从事或者从事过游戏行业的非雇主。他们希望解决资本对于员工的剥削、公司内工作中的歧视和骚扰以及零时工合同(zero-hours contract,指的是签订合同时不指明工作时间,导致公司随意支配员工上班时间)。

Karn Bianco是GWU英国的创始人之一Karn Bianco是GWU英国的创始人之一

从我关注游戏从业者工作环境开始,我就发现他们被认为需要忍受无偿加班、性别歧视这一切代价”,GWU英国的一位创始人说,“现在我们有了修理游戏产业坏掉部分的工具了,我们要创造一个道德的行业。

GWU英国和英国独立工作者联盟的会员们的合影GWU英国和英国独立工作者联盟的会员们的合影

GWU在自己的官方网站祝贺了英国分会的成立。看起来,他们并不打算就此停下脚步。GWU呼吁:“如果你发现自己周围没有分会,请考虑联系我们,帮助组织一个本地游戏业工会”。官网指南中还指出,分会完全可以隶属于当地的合法工会组织(就像英国的例子),GWU只是提供指导和培训,对分会没有实际领导权。


结语

2018年就要过去了。国内外的游戏行业都存在诸多问题,它们复杂而根深蒂固,看起来一时之间难以解决。

但至少世界上还有一群游戏人,他们没有放弃解决他们的问题,他们没有放弃对一个更美好游戏行业的追求。

希望我们也没有。


展开全文

7 条评论

发布
取消
  • 2019-01-03 16:02:50
    然而现在国内好多CP的996不叫加班叫正常工作时间呢…而实际上并没有那么多的工作量,非常不饱和以至于我现在在看这篇文章_(:з」∠)_…
    而且这996的理由是完全放弃了思考(喂)但又很实用的“行业性质如此大家都加我们也要加”…希望文中提到的这样的组织,能使得这些被认为是行业性质的“坏掉的部分”有所改观吧。
    回复
    取消
  • 2018-12-24 06:46:26
    什么时候程序员也创立一个联盟拒绝无偿加班
    回复
    取消
  • 2018-12-22 13:43:50
    总之,希望我们也没有
    回复
    取消
  • 2018-12-22 13:07:52
    这两类人都没有错,只不过看待事情的方式不同
    但无论哪一种,辛苦工作后,看到自己制作的成果在游戏里体现,关键还不被玩家骂,那种成就感是体现无数次都不会腻的

    不过游戏制作界大神也是有的,一个雕刻头部模型,21天任务期,7天干完,剩下时间出去耍了,这种人从来不会加入什么工会组织
    回复
    取消
  • 2018-12-22 13:07:45
    IT行业,或者单说游戏行业的加班大多是所谓的“自愿加班”
    也就是某个项目,甲方也好boss也好,他们只给制作方一个时间段,这个时间段制作人员自由把握
    这个自由把握的时间段就像学生时代放暑假
    暑假前把作业安排的明明白白,每天做多少,计划多少天做完,哪几天休息
    计划的井井有条,但是总会出现特殊情况,比如今天临时外出所以今天没写作业或者返校老师检查作业错的太多要重写等等。当然也见过作业发错了写了白写的情况,只不过太少这种极端情况
    各种乱七八糟的事扰乱原本的暑假作业计划,临近开学,本应应该余裕的暑假时间也不得连续挑灯夜战
    这个挑灯夜战就是常说的“自愿性加班”,因为制作游戏这件事本身就是一件艺术创作,不可能有人明确告诉制作方,“这个石头纹路这么雕刻”“那个贴图像素这么改”,无形之中工作量增加,工作计划也变成纲领性的东西,没有实际意义,加班也就成了必然
    毕竟“时间给你了,我只要成果”,这是以前头儿经常说的话
    有部分制作人员会把情况归于技术不精,这一类人可能是还喜爱着游戏的
    当然还有部分制作人员只是单纯的认为这只是工作,所以一切必须按照《劳动法》,工作时间八小时,超出来都必须加班费
    回复
    取消
  • 2018-12-22 10:34:38
    说到加班,我感觉游研社的员工们也是经常半夜发稿,下班还搞da直you播xi,组织工会维权啊(手动狗头)
    回复
    取消
  • 2018-12-22 06:33:31
    加油,为了游戏界的未来
    回复
    取消
返回顶部
App内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