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部刚刚重制的《鬼武者》,经历过日本游戏音乐史的最大骗局

一场骗局,通常需要多方合谋。

1月16日,《鬼武者》的高清重制版在Steam上架,语言包含中文。至此,这部当年PS2平台首个销量突破百万的动作经典游戏,在现代的全机种平台上完成了重生。对此老玩家也颇给面子,前些日子先行上市的PS4实体版,在日本上市当日就突破了两万份销量。

通过明星导入影视观众流量、全力服务轻度玩家……《鬼武者》为PS2日后的成功提供了一种方法论

虽然这次的重制版被外媒批判为“太原汁原味”,但基本的诚意还是有的:改进的操作和动作系统、文字谜题的难度进一步降低、简体中文支持(翻译质量还不错)……不仅仅是画面的HD化,就连配音也借助高清音频设备进行了重新录制。

然而有一个新变化,却让不少玩家觉得看不懂:原版中由有“日本贝多芬”之称的全聋音乐家佐村河内守谱写的交响乐,在复刻版中被尽数删除,取而代之的是电子合成器制作的原创BGM。

不仅如此,就连这位“传奇音乐家”的名字,也在开场CG中被删除了。

原版

复刻版

那么,这位长发披肩、一身黑衣的传奇音乐人,为何会从卡普空当年的座上宾,沦落到直接被自己的代表作除名,甚至成为本社避之不及的“灾星”呢?


音乐神童

佐村河内守于1963年出生于广岛,根据原官方网站上的资料,他自幼就接受斯巴达式的家庭音乐教育,小学高年级时就能够熟练演奏多种西洋和日本传统乐器。

自此之后,由于“母亲感到没有能力继续教下去“,小佐村河内开始自学声法和配曲法,完全脱离专业科班教育,靠自己的奋斗一步一步成为交响乐大师:“五岁会谱曲,十七岁就开始独立创作交响乐了”。

在媒体眼中,佐村河内守值得力捧的,不仅仅是其出众的音乐天赋,还有催人泪下的成长经历:

他出身贫寒,父亲是米行的搬运工,母亲靠兼职音乐教师苦苦维持生计,二人皆为广岛核爆的幸存者。在自己的音乐造诣突飞猛进的同时,佐村河内守在也饱受病因不明的耳鸣和头痛症状的困扰——根据“医生的说法”,这是核辐射所造成的遗传疾病。

高中毕业后,佐村河内守来到东京,但由于“不满现代作曲技法”,他“拒绝”进入专业音乐院校学习,坚持自学交响乐创作,靠酒吧演奏和打零工来维持生计。生活的艰辛,让他患上了严重的腱鞘炎和关节炎,每逢阴雨天都要拄拐行动。

1988年,他加盟一个不知名的摇滚组合。然而正式出道不久,被认为是“最懂自己音乐”的弟弟不幸遭遇车祸身亡,悲痛欲绝的他随即离开乐队,继续音乐浪人的生活。其间他一度因为交不起房租,带着心爱的乐谱露宿街头。


 “日本贝多芬”的诞生

1996年,佐村河内守受雇为艾滋病题材电影《晚樱》配乐。虽然导演铃木润一开出的价码都不够他租用专业录音棚,但佐村河内守依然决定要抓住这次难得的机会。

《晚樱》至今都没有推出过DVD,影片评价也一般,然而优秀的配乐却引起了业界的注意

1999年,在为《生化危机:震动导演剪辑版》的花絮碟制作部分音乐之后,佐村河内守被卡普空委以重任,担任次世代大作《鬼武者》的编曲。然而事业刚刚有所起色的他,却随即遭到了“人生的重大打击”。他宣称自己在创作过程中双耳完全丧失听力,已经无法通过助听器获得补偿。

但是在如此逆境之下,佐村河内守依然坚持在病房中完成创作。

如他所言,“失聪是上天给我的恩赐”,“跟随内在的声音,我可以创造出更打动人的东西,如同和自己的心去对话”……随着2001年《鬼武者》的热卖,他的知名度也进一步提升。

“核爆后代”、“失聪”、“自学成才“、“病痛折磨”……佐村河内守浑身贴满了悲天悯人的符号

在影视工业发达,不同类型文化产品之间有明确壁垒的美国,游戏作曲家几乎没有向上流动的可能。然而在ACG产业占据统治地位的日本,佐村河内守日后的华丽转型算不上“意外”。他对音乐的极致追求,还有在成长苦难中所体现出的隐忍和顽强,也完美符合对日本人“菊与刀”民族性的想象。

就连《时代》杂志,也在2001年加入了吹爆行列

接下来发生的一切,似乎都是天才和努力结合后的水到渠成:

他的《交响曲一号——广岛》在08年广岛G8峰会上奏响,同名CD打入年度榜单,同年被广岛政府授予市民奖。311大地震之后,他创作的《安魂奏鸣曲》抚平了无数人的伤痛。其小提琴奏鸣曲,也被日本男子花样滑冰选手高桥大辅选为索契冬奥会比赛音乐。2014年,《交响曲二号》宣布完成……

如果不是一个戏剧性的事件,这个“无法亲耳听到自己作品”的悲情音乐家,还要继续演出更多感人肺腑的情节。


励志传奇的休止符

2014年2月5日的上午,一个名叫新垣隆的大学音乐教师在东京召开发布会,揭露过去十八年中由佐村河内守署名的20部作品,均由自己代笔完成。其中包括了游戏迷们熟悉的《鬼武者》原声大碟,以及最为著名的《交响曲一号——广岛》,他个人为长期向公众隐瞒这一事实而感到羞耻。

新垣隆就职于日本著名私立音乐学院——桐朋学园,担任非常勤讲师

佐村河内守并未就上述严重指控作出反驳,恰恰相反,就在一天前,他就已经委托律师发表声明,承认“有人参与了自己的部分作品”,“自己深感不可能以任何理由为自己开脱”云云。

真实的情况,是佐村河内守事先已经得到了新垣隆要在5日开媒体会的消息。他想通过自揭其丑,来获得主动,争取在公众面前“减刑”的机会。这个抢先发布的消息,也做实了第二天的爆炸新闻。

在新垣隆长达90分钟的媒体会中,他详细讲述了自己的心路历程:

1996年和佐村河内守合作电影《晚樱》配乐,只是闲暇时接受的众多“私活”之一。

后来在明知被利用的情况下依然甘愿被其摆弄,是因为只有借助对方提供的平台,新垣隆才能独立谱写交响乐,指挥大型交响乐团演奏——这些都是身为普通音乐教师的自己梦寐以求的东西。

至于日后的决裂,则是缘于新垣隆发现自己已经成为了这个弥天大谎的一部分,他为此心怀不安。

绝大多数的时候,他连影武者也算不上……

只有在《鬼武者之声》原声大碟的背面,我们才能在指挥席旁看到新垣隆的背影

发布会上爆出的众多猛料,就连见惯八卦的娱乐记者们也觉得匪夷所思——原来造假根本不局限于音乐,就连佐村河内守过去被媒体大书特书的传奇人生,也被证明为谎言堆砌的产物。

比如,佐村河内守其实在音乐上并不专业,钢琴演奏只相当于初学者水准。每次下达谱曲任务,他都是借助错误百出的简谱、只有自己才能看得懂的图画,还有一些自己哼出来的调调,来向新垣表达自己的创作意图。

假装看懂

根据新垣隆的说法,他在2011年时就准备向外界公布代笔丑闻,但佐村河内守对自己反复威逼利诱,到最后发展到“一哭二闹三上吊”,不惜以举家自杀为要挟,跪地哀求保守秘密。

即便是那些实为自己原创的20部作品,新垣隆也不认为其中有多高的艺术造诣——“只要学过现代作曲的人都能做得出来,我如果单独出片,绝对是一张唱片也卖不掉”。这番话让此前力捧佐村河内的很多人汗颜。

就连佐村河内守的残疾,在新垣隆眼中也纯属虚构,“每次我放录好的曲子给他听,他都能给予意见,和我的日常交流也没有任何问题。”

是的,他甚至连聋子都不是……


受害人,合谋者

代笔事件的公布,在日本文化界引发了轩然大波。佐村河内守音乐版权所有者——哥伦比亚日本公司宣布下架所有相关音像制品,朝日电视、东京广播等数十家曾经为佐村河内守制作过专题节目的媒体,也纷纷发表声明,为自身的失察向受众真心致歉。

然而,这个精心编制了18年的弥天大谎,居然之前没有漏出过任何马脚吗?

答案当然是否定的。

早在2007年,日本指挥家口野武就撰文质疑佐村河内守的真才实学。说这位大师从未有过公开表演,从未公开过创作手稿,结合他没有专业音乐教育的背景,可推断出水分可能极大。

口野武在文章中指出这些作品被严重高估,并且有抄袭了奥地利作曲家马勒的痕迹

但当时迫于广告投放商的压力,没有一家音乐杂志敢刊登这样的报道,最终不得不以八卦文的方式发表,直到代笔事件爆发后才被主流媒体认可。

在2013年《Aera》周刊的专访中,记者就发现佐村河内守可以完全脱离提词器屏幕回答问题,也因此在访谈附文中提到此事。该文后来因为“不可抗拒力”,在付印前被撤下。

由于佐村河内守仅有的两次游戏业合作对象均为卡普空。代笔事件爆出后,卡普空第一时间发了声明,表示震惊和遗憾,但因为对方是残疾人,不会追究对方责任。

震惊归震惊,但所有谎言的源头,都指向当年佐村河内守的《鬼武者》配乐项目。在这次合作中,他“恰好”在谱曲过程中双耳失聪,并且被打造成了“日本贝多芬”,将其与“金城武领衔主演”、“全程动作捕捉”等等营销卖点相并列。

就在卡普空于第一时间同佐村河内守撇清关系之后,就有业内人士在日本电视网表示——“佐村河内守的确患有耳鸣,但听力基本正常,这是本社上下都知道的秘密,只是迫于‘潜规则’不说破罢了……”

虽然现在回过头来看,一切显得非常套路,仿佛单纯依靠常识就能破解。但这个套路一旦运转起来,就变得十分奏效——

商业公司和名人都需要一个超凡脱俗的营销概念,“日本贝多芬”就是他们利益的共同点;耐不住寂寞的艺术家新垣隆,要借助佐村河内守的空壳来施展自己的抱负,让更多人听到自己的声音;大众太容易导向煽情的故事,所以媒体选择自我蒙蔽,争相消费苦情和鸡汤味道满满的励志谎言;广告金主和唱片发行商不想看到偶像的价值破灭,所以他们四处施展“不可抗拒力”来消灭真相……

在这个过程中,每个人都是皇帝新衣的看客,每个人也是谎言的受害者。他们有意或无意地在这场长达18年的招摇撞骗中,成为了佐村河内守的合谋者。在这18年中,心虚的佐村河内守还多次试图悬梁自尽,被救了下来——当时代笔丑闻还未爆发,他说自杀是病痛所致——反倒进一步增加了大众对其坎坷人生的同情。

一个精心策划的骗局,往往只有在真相大白后,才会引发人们对最基本的逻辑性进行思考。常识告诉我们,一个从未接受过正规音乐教育的人,是不可能创作出交响乐章的。

可惜的是,“拥有常识”这件事本身,在群众基数足够大的时候,就会又变成遥不可及的“理想情况”了。


展开全文

18 条评论

更多评论
返回顶部
App内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