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油盐小烤 Vol.10】“烤”卷分析:游戏玩家的集体记忆在分裂

OFJ 文化 2019-01-28
  • 8

本期小烤主题:怀旧。在重制版“真香吃爆”的今天,怀旧变成了一种风潮,这次就从近期重回我们视线的经典游戏为主题,回顾那些记忆中的游戏。

第一题

在初代《逆转裁判》第三话 逆转大将军中,荷星三郎涉嫌杀害演员被逮捕。在最终庭审上,成步堂第一次指证姬神樱所用的证物是?

正确答案:B.牛排的盘子

《逆转裁判123 成步堂精选集》即将发售,这部经典冷饭合集不仅会登陆多平台,而且个别平台将提供中文支持。经典的前三部冷饭新炒还加中文支持的消息一出,便有很多玩家准备好了补票。

这次要说的是逆转裁判前三部的制作人 稻叶敦志……的前公司IREM。

大多数人对于IREM这个名字都十分陌生,去查公司现状的话,也只不过是个靠在显示器厂下靠柏青哥讨生活的游戏公司。然而这家“不知名的”公司曾经开发过街机游戏《异型战机》《铁钩船长》《忍者棒球》《成龙踢馆》等。相比IREM的代表作,那些相继离开IREM的人们对日本游戏业界的影响更大:建立了IREM后又建立了Capcom的辻本宪三、《街头霸王》的设计者西山隆志、《合金弹头》的制作组、《逆转裁判》的制作人稻叶敦志等等。

这篇文章介绍了IREM的兴与衰和出身IREM的那些影响了日本游戏业界的人:这家“游戏比厂牌名气大”的公司,不小心改变了日本游戏界


第二题

在经典游戏《暴力摩托》中,战斗力最强且擅用铁棍的角色是?

正确答案:C.庄臣

《暴力摩托》这游戏当年大家都玩过,不是在网吧随便玩玩,就是在微机课上消磨时间。但大多人可能也就真的只是玩玩而已,从来没深入研究过。

大家都知道PC上那版暴力摩托,玩来玩去就只有那么一版,不过其实从1991年初代到2003年的GBA上最后一作,全算下来这个系列一共出过8、9作,PC上我们玩的那一代,还是世嘉MD初版暴力摩托的移植版。

以爽快与刺激为定位的《暴力摩托》其实也是有剧情的,不仅每个角色都有自己的性格和特点,而且角色和角色之间的关系也有设定。我们曾做过一期考据《暴力摩托》的《社长聊街机》番外篇:你确定你曾经玩懂《暴力摩托》了吗?


第三题

《生化危机2重制版》中,可获取“便携式保险箱”的地点不包含以下哪处?

正确答案:B.三层西侧储藏室

最近,浣熊市警察局迎来旅游热潮,“真香”之声不绝于耳。Netflix近期也宣布了正在制作基于生化危机的电视剧。《生化危机》IP的知名度早已不仅限于游戏圈内,然而这样成功的游戏,曾面临项目要被取消开发的险境。

1993年,世嘉的SS和索尼的PS已经公布,来年就要发售,Capcom觉得有必要为次世代主机做一款原创游戏,资深制作人藤原得郎决定让下属三上真司制作一款类似FC《Sweet Home》的次时代主机游戏。

《生化危机》继承了《Sweet Home》中很多主要元素,同时完整的设计了游戏的故事背景、角色和场景素描,并在继承元素的基础上,进行了大胆而又新奇的设计。受限于当时的主机机能和故事设定,有不少设定在制作中途被推翻、替换,内容不断改来改去,公司对这个项目的重视程度也并不高,甚至一度想要取消开发。

多亏有了这个恐怖游戏,我们后来才能玩到《生化危机》,这篇文章介绍了被当作“恐怖生存类”游戏里程碑的《生化危机》开发故事。


第四题

如图,《天才麻将少女》中某一局比赛,以图1的牌型打出3P后立直,然后一发自摸了9S,宝牌指示牌与里宝牌指示牌为8p与9s,达成了番数累计役满。那么,如果这里一发自摸摸到的是6S,会有多少番? 

正确答案:B.8番

请填写描述

最近,有很多人非常疑惑:为什么日麻突然火了起来

前几天的这篇文章从动漫和在线游戏平台的角度谈了谈日麻在国内的发展,这次我们再谈一谈更早时进入我们视野的 红白机上的麻将和那个以赌具制造商发家的任天堂

在红白机时代,经常会有一些麻将游戏混在N合1的盗版卡带里,大多是《二人麻将》或者《四人麻将》,如果有过爸爸妈妈来抢游戏机打麻将的经历,那么大概也会记得他们在这个游戏中按照国内麻将规则无法和牌的恼怒。

在这两款麻将相继登录FC之后,许多人一位任天堂会以“麻雀”的名义继续推出续作,然而任天堂突然放弃了“麻雀”这个品牌,反而在GB上推出了新的麻将游戏系列——《役满》。后来,当任天堂新游戏主机上市时,经常有一个叫《役满》的麻将游戏随其左右。也许这便是曾经的赌具王者任天堂的特殊情怀吧。

除了上面那篇文章,这里还有一个讲述过去100多年间任天堂成功史的视频:马里奥,山口组和树皮,这三者间的共通点是什么?


第五题

近期迎来游戏重制风潮,玩家们纷纷开始怀旧,有哪部游戏让你觉得“这冷饭重炒的话我吃爆”?你和它之间又有什么回忆呢?

有些游戏对你的意义,已经超出了本身的质量好坏。与其说是游戏,不如说是一种记忆。

——《游戏玩家的集体记忆在分

@斯8拉西:

16年了。war4没出,但是我们迎来了war3的重置。

war3是我接触的第一款让我觉得“这游戏好难,但是好好玩”的游戏。 大概在7岁的时候从我舅舅那接触了war3。然后自己开始慢慢玩了起来。一开始都是一群脚男/大G围上去一顿瞎砍,英雄乱放技能。到后来舅舅看到了,并数落了我的辣鸡操作。 “那个兵要死了,往后拖啊” “之后再造啊” “别个帮你打架你不尊重哈子别个。” 从那时起我开始以另外一种方式看待这个游戏。包括之后打了中文补丁重玩战役,觉得每一名人物都显得个性鲜明。 再到后来,rpg地图开始火起来,从澄海3C,守卫剑阁,人族无敌,到后来的dota,军团战争等等那时候很菜,但是很快乐。到了现在,玩过了各种游戏,总喜欢以游戏中人的身份去看待游戏人。也许很傻,但确实有感触。(所以现在不敢玩恐怖游戏233)我想这也是war3教会我的吧:游戏中的每个npc都是有其作用的,尽可能尊重他们。 感谢舅舅,感谢war3。

本期中奖用户:因无人回答正确全部5题,@社长的实习生 获得社长公仔一只;@回归子午 在随机抽奖中中奖,奖品为小礼物一份


展开全文
返回顶部
App内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