专访Supercell CEO:不要畏惧失败

跳跳 文化 2019-03-26
  • 9

Supercell在上海开设了工作室,这是他们在全球成立的第二家工作室。

Supercell是当今手游行业中一个特立独行的存在。

这家公司成立9年以来仅仅推出了5款游戏,它们把Supercell从一家只有6位员工的芬兰小工作室变成了全球最成功的手游企业——去年,Supercell营收16亿美元(约合人民币100多亿元),他们的《部落冲突》、《皇室战争》等游戏在全世界范围内取得了巨大的成功。早在2016年,Supercell旗下游戏的在线活跃玩家人数就超过了1亿。

与商业上的成功形成鲜明对比的是,Supercell一直坚持着小团队、高独立性的风格。他们至今只有200多位员工,分成若干团队(他们称之为细胞cell),每个团队只有大约10人。Supercell对于失败的态度也与大部分企业不同,在推出5款游戏的同时,他们砍掉了超过20款游戏。他们似乎从不因为某款开发中游戏的失败而困扰——据Supercell多名员工称,每砍掉一款游戏公司内就要开香槟庆祝。

去年,Supercell最新的游戏《荒野乱斗》在除了国内以外的大部分国家和地区上线了。今年,这款已有8000万玩家的游戏也要在中国正式上线,目前已经在各平台开放了预约。就在最近,Supercell还在上海开设了工作室,这是他们在全球成立的第二家工作室。

上周末的腾讯UP大会上,SupercellCEO埃卡·潘纳宁(Ilkka Paananen)登场演讲,讲述了他们对于创新的追求、对中国市场的重视。演讲后,埃卡还接受了媒体采访,回答了关于移动电竞、Supercell对于失败的态度以及他们今后对于中国市场的规划等问题。

下面是采访原文,部分材料来自于邮件问答。

问:Supercell经常会砍掉很多的产品,你们砍掉这些游戏的原因是什么?

埃卡·潘纳宁:我认为砍掉一些游戏是件好事。我们开发游戏时需要追求创新、追求品质,不满足于现状,敢于不断突破限制,因此经常会遇到失败,很多(失败的)游戏就必须被砍掉。比如说我们在开发《皇室战争》的时候,砍掉了9个游戏。我们会庆祝这样的失败,因为通过这些失败,我们能够获取很多的经验教训。

Supercell以敢于砍掉开发中的产品著称Supercell以敢于砍掉开发中的产品著称

问:你们如何判断一款产品不用被砍掉,而是可以上线呢?

埃卡:其实我也不知道如何判断,我并没有一个可以预测游戏发布后会获得怎样成功的水晶球。回顾之前我们发布的全球爆款游戏,实际上它们都是一些偶然的产物。当然,因为我们是个非常有创新性的公司,鼓励创新、鼓励冒险,才会有这些偶然的成功。

我们有四大全球爆款游戏,每一款的营收都超过10亿美元。其中《部落冲突》与《皇室战争》两款游戏,营收都超过了100亿美元。这些成功爆款游戏背后,开发人员都付出了很多时间和心血,他们全身心投入进去,才获得了这样的成功。

另外,我们将创新视为长期的目标。为此我们要建立非常优秀的团队,与优秀的开发人员共同工作。我们需要包容他们的失败,让这些具有创造力的开发人员感到,尝试、冒险和失败都是安全的,他们可以将自己疯狂且富有有创造力的想法自由地付诸实践。

问:最近在国内上线预约的《荒野乱斗》,它的测试时间比Supercell其他产品都要久,游戏现在的面貌和两年前刚刚公布时也有了很大的变化,比如从竖屏改到了横屏,原因是什么呢?

埃卡·潘纳宁:其实《荒野乱斗》也遵循了我们一直以来开发游戏的原则。我们开发一个全球性的游戏的同时,会针对不同国家制作能融入当地风格的版本。《荒野乱斗》的开发与测试时间比较长,而且它至今仍在开发过程当中。因为这是一款新游戏,正如刚才所说的,我并没有一个可以预测游戏发布后会获得怎样成功的水晶球。我们每次在探索、开发一个新游戏时,都会涉及一些未知领域,面临着很多不确定性。

另外,《荒野乱斗》在开发过程当中,获取了很多用户的反馈。我们非常注重游戏的品质,因此在开发过程当中,我们融入了用户的这些反馈,希望每做一次调整,新的版本会变得更好。我们还希望能从用户反馈中获得更多灵感,不同玩家提出的意见包罗万象,涉及到方方面面。为此我们不断尝试、不断更新开发过程,将社区和玩家都视为我们共同的开发者。

埃卡在接受采访埃卡在接受采访

问:这之前《皇室战争》入选了亚运会电子竞技项目,《荒野乱斗》显然也是适合电竞的游戏。你对于移动电竞发展怎么看?电竞会是未来Supercell的发展方向吗?

埃卡·潘纳宁:电竞最重要的意义是每个人都可以参与其中。人人都能在游戏中尝试,在尝试中享受,在享受中成功。在电子竞技领域,无论你出身如何,你的技巧决定一切。去年的《皇室战争》CRL联赛吸引了超过2500万玩家参与,对于《荒野乱斗》,我们希望它成为最易上手的团队竞技,电子竞技会是这个目标非常重要的一部分。在过去的三个月,我们和Google以及Twitch在台北电玩展上组织了各种赛事,在德国多特蒙德和红牛MEOESL以及众多内容创作者们一起见证了世界顶尖选手之间的对决,不久之后我们还将与DreamHack等伙伴一起带来更多赛事。未来我们期待着更多与各种合作伙伴共同举办的比赛或是玩家社群的比赛。同时,我们也正在紧锣密鼓地对《荒野乱斗》电子竞技的未来进行筹划。

问:《荒野乱斗》有吃鸡、MOBA等诸多玩法,你们有决定过游戏要有一个主要玩法吗?尤其是如果布局电竞的话,会以哪种玩法模式为主?

埃卡·潘纳宁:目前在《荒野乱斗》里已经有许多的游戏玩法,以后我们也会增加更多。我们没有定义一个主要玩法,因为我们认为每个玩法对玩家来说都有它的特别之处,同时它们也增加了整个游戏的策略深度。我们期待多种游戏玩法能够给玩家和观众带来更丰富的游戏体验。在电子竞技方面,我们同样鼓励玩家尝试多种不同的模式。

《荒野乱斗》有多种不同类型的游戏玩法《荒野乱斗》有多种不同类型的游戏玩法

问:Supercell对游戏开发和运营的本地化有什么见解?

埃卡·潘纳宁:游戏正在变得越来越国际化。游戏将来自不同背景,国籍和文化的人们聚集在一起,让地球变得更小了。我们觉得游戏可以成为一个全球化的平台,各国的文化都可以得到彰显。最近的例子是我们在过去两年为《皇室战争》做的农历新年活动。

去年我们带来了野猪骑士回家过年的故事,不仅得到了中国玩家的认可,其他地方的玩家也很喜欢,中国文化在这个国际化的平台上得到了广泛的欢迎。在《荒野乱斗》里,我们也一直在创造各种本地化和社群相关的内容——我们已经在游戏中加入了中国风场景、日韩风角色等折射出地域文化的内容。我们始终认为游戏是一个可以将各种文化背景的玩家聚集在一起的全球性平台。我们将尝试更多将中国文化融入游戏的方法,并让全球的人们都能够乐在其中。

问:上海工作室今后将要承担Supercell哪方面的工作内容?

埃卡·潘纳宁:在上海建立一个游戏开发工作室是我们在2018年最重大的行动之一。其实在Supercell成立初期,我们觉得公司应该一直保持单个工作室的结构,因为这样可以让运作更简单。但在我们对中国游戏市场有了更深入的了解之后,我们改变了想法。我们发现中国那些最好的开发者们经常能创造出各种注重社交的游戏玩法,并在每个月都给他们的玩家带来各种高质量的内容。这里面一定有许多我们能够从中学习的地方。

上海新工作室的目标和我们赫尔辛基工作室的目标是完全一致的:我们希望创造出全世界玩家都喜爱的游戏,创造出大家可以玩很多年,并且一直印象深刻的游戏。我们觉得设立上海工作室可以让我们得到一个独一无二的机会,把中国游戏开发方式和西方游戏开发方式的优点集合在一起。

问:到目前为止,Supercell员工数量都没有超过300人,你们在招聘方面标准是怎样的?

埃卡·潘纳宁:我们在招聘新员工的时候有三点需要考虑:

第一,    我们希望新员工有追求卓越的热情,重视游戏品质。我们会跟这些人员谈一谈他们对游戏品质的看法,注重品质着是我们最看重的价值观,我们希望员工能为自己所做的工作感到自豪、感到骄傲。

第二,    我们希望招聘的员工都是积极主动、行动力强的实践者。因为Supercell是以非常独立的小团队,也就是我们称之为Cell的方式,来运作的,一个Cell相当于一个独立的公司。如果一个人希望老板告诉他需要做什么,才会去做,那么Supercell是不适合他的。我们希望员工进行自我管理,这也是我们公司文化非常看重的一点

第三,    我们希望招聘的是非常优秀的游戏开发人员,他们应该诚信、谦逊,保持着对Supercell公司以及用户、玩家、合作伙伴的尊重。

问:你有什么话对国内的Supercell粉丝说吗?

埃卡·潘纳宁:非常感谢大家喜欢我们的游戏,Supercell也一直非常喜爱中国。中国有众多对游戏非常有热情的玩家,他们期望各种高质量的游戏。中国的很多玩家也常常具有很高的游戏水平,比如去年赢得《皇室战争》职业联赛全球总冠军的Nova战队就来自中国。同时,我们对中国游戏开发者也十分钦佩,希望在不久的将来我们能够有更多直接合作的机会。

埃卡和社长的合影埃卡和社长的合影


展开全文

评论

发布
取消
返回顶部
App内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