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载APP

“英国萌妹”这十年

Kong
文化 2019-06-25
文化 > “英国萌妹”这十年

贝齐·库尔可以称得上是10年前的元祖网红,她曾在14岁火遍互联网,被当时淳朴的网民称为宅男杀手。如今我又联系到她,聊了聊她火起来之后的生活轨迹。

2009年前后,一个跟着日本动画歌曲跳舞的英国女孩,火遍了整个互联网。

蕾贝卡·弗林特在英国曼岛长大。从很小的年纪开始,她就开始以贝齐·库尔(Beckii Cruel)的化名陆续在视频网站上面发布自己的舞蹈和各种生活中的小日常。让她没有想到的是,她的视频在万里之外的日本引起了巨大的反响,甚至让她得到了去日本成为一个偶像的机会。

贝齐可以说是视频时代最著名的“元祖网红”之一。在当年,视频主播这样的概念对大部分人来说都十分陌生,很少有人能有贝齐一样的成长轨迹。BBC甚至专门为贝齐制作了一集纪录片。

在国内,贝齐也有一个很有意思的代称“英国萌妹”。假如你在网上搜索“日本萌妹”或者“美国萌妹”,那么什么结果都有可能出现,但是“英国萌妹”搜索结果的前几页,依然都是贝齐。这个代称的模糊程度,反映出当年贝齐到底有多火。

贝齐离开偶像行业已经有一段时间了。虽然她在推特和Instagram上依然活跃,也偶尔还会发布一些视频,不过24岁的贝齐似乎已经在人生中找到了新的方向。前几天,游研社联系了贝齐,和她聊了聊她成名之后的生活,现在的状态和未来的计划。


“可能当年喜欢动漫确实是挺奇怪的吧”

“最开始我只是看别人在网上发视频。我看到有些女孩会学习日本流行歌曲里的舞蹈,我觉得很有意思,就自己试着拍了一下。

贝齐说,最开始拍跳舞的视频。纯粹就是为了好玩。虽然每年都会举办世界顶级的摩托车比赛,但是贝齐生活的曼岛总体来说就是个偏僻的海岛渔村。整个岛上只有一家漫画店,贝齐在那里第一次见到了《水果篮子》,从此为她打开了一扇新的大门,也让她在网上认识了更多“圈子里”的朋友。

“突然在Niconico上我就火了,各种各样的经纪公司开始和我联系,讨论让我去当偶像的事情。”

日本的偶像文化,和欧美的社会文化观念有很多冲突。一些在亚洲国家很常见的现象,在欧美可能就会触及到儿童保护的红线。当年,很多人都不理解贝齐在日本的偶像工作,觉得这是一种“边缘色情行业”。

贝齐其实对“当偶像”也确实没有太大的概念。她虽然喜欢日本流行音乐和舞蹈,但是那时她也只有十三四岁,真正认识的乐队或者偶像团体也没有几个。幸运的是,她的父母对她十分支持,经纪人虽然是日本人,但有多年欧美生活经验,懂得不同文化中的差别和界限。贝齐说自己“受到了很好的保护”。

即便如此,有时贝齐还是难免会受到负面情绪的影响。贝齐说,自己有一段时间确实不太看动画和漫画了,因为媒体一提到她,就会说她是个“沉迷动漫的女孩”,她觉得自己虽然喜欢动漫,但是还没到“沉迷”的程度,不太喜欢这种被偏见所定义的感觉。不过现在没什么人提这茬了,她觉得“是时候再填点坑了”。

“可能当年喜欢动漫确实挺奇怪的吧,”贝齐说,“我的同学和朋友基本上都不看动漫,就算是看也是因为有我带动才慢慢入坑的。甚至很多人对日本都没什么概念,经常会有人问我,‘你是老跑去中国演出吗?’我只好说‘对不起,是去日本。’”


 “正式拍《男女》的官方MV的时候,
我觉得好像做梦一样”

贝齐出道后的第一个正式节目,就是《这就是贝齐·库尔》的DVD,和《男女》的官方MV。

《男女》是一首2006年的日本流行歌曲,贝齐对这首歌的舞蹈改编是她最著名的作品之一

“真的,真的感觉很不一样,那是我从来没有过的经历。”贝齐说,“我那时只是一个来自小镇上的女孩,而那段时间我去日本的次数比我去伦敦的次数都多。面对那么多镜头,我其实挺害怕的,但是拍摄团队人都特别好。“

“对我来说,这就像做梦一样。我一直问我自己,这是真的在发生吗?整个过程里面我都有点晕乎乎的。”

贝齐之后参与了更多专辑的制作,并且短暂地和另外两位女孩儿组成了一个叫“贝齐·库尔和残酷天使”的偶像团体,还拍了属于自己的偶像写真。“拍写真真的特别好玩!”贝齐这么说。

“贝齐·库尔和残酷天使”

在那段时间里面,走在日本街头,贝齐很容易就能得到特别关注。“日本是个单民族国家,欧美人站在人群中本来就很显眼”,贝齐说。“那会我还有点名气,很多人都能认出我来。”

贝齐没有真正在日本生活。在她当偶像的时候,学业也仍然在继续。最紧张的时候,她会周末飞到日本出席活动,然后工作日再飞回英国。贝齐回忆自己的成绩不算特别好,但是她在日语课上拿到了一个A,让她觉得特别开心。



“中国粉丝送给我的生日礼物,
是我最宝贵的回忆之一”


贝齐不太清楚自己在中国到底多有名气,也不太了解自己在中国是怎么火起来的。但是她和中国互联网却十分熟悉,不但知道很多网站中国看不了,还知道自己的很多视频曾经被搬到了优酷上。她还有一个微博账号,只是使用得相对少一些。

“没法和中国的粉丝直接在Youtube上交流,是个挺遗憾的事情”,贝齐说,“不过还是有一些粉丝能找到我。当年我在一个叫DaylyBooth的贴图网站上比较活跃,就会经常有中国粉丝在那里给我留言。”

“在我16岁生日的时候,我收到了一份贴吧网友集体给我寄来的生日礼物,有各种祝福的贺卡和他们给我画的画。还有几对情侣告诉我,他们是因为我的贴吧才互相认识的。能够给别人的生活带来这样美好的事情,让我觉得特别开心。这也是我最宝贵的回忆之一。”

“还有一次,有个中国的英语老师跟我联系,请我跟他们一起上一堂英语课。我不太记得当时是直接现场通了话,还是我给他们录了个视频。我们花了好几个月的时间来回研究这件事,最后我认识了一些中国的朋友,整个过程也很有趣。”

在她最红的那几年,有不少中国企业都邀请过她来中国演出,不过最后总是因为各种理由没能成行。贝齐记得,有一次她都收拾好箱子,就等上飞机了,结果一通电话打过来,活动取消了。


 “我接下来还有一个大计划”

与贝齐聊天,给我最大的感受是,她很清楚自己想要什么样的生活,也很清楚自己在做什么。 

在我们聊到她在日本的偶像生活的时候,贝齐曾说:

“能够在年纪轻轻的时候就经常去日本旅行是一件很棒的事情。在那个时候我就想过,一切都有结束的一天。我当时也不知道自己过几年会做什么,也许可能就再也没有机会有这样的生活了。但是在那一段时间里面,能够和家人一起经历这些,会是我一生最好的回忆,我也应该尽情去享受这样的时光。“

我问她,有没有想过,如果当年的社交媒体有现在这样的规模和成熟程度,她会不会专心做Youtube频道,而不是去在现实中当一个偶像?贝齐觉得,如果Youtube当年就有现在的影响力,那么她可能不会有机会获得当年那样的机会和名气。“现在几千万观众的视频太多了,”贝齐说,“我的视频最多也只有两三百万播放,在当年确实很厉害,但是现在就不算什么了。”

在结束偶像生涯之后,贝齐在英国完成了自己的学业。两年前,贝齐决定离开家乡曼岛到伦敦闯荡。在持续做视频和其他活动的时候,为了维持生活,贝齐找了一份社交媒体推广的工作,负责帮助联系协调厂商和网红之间的商务合作。

不久之前,她和几位前同事一起创办了一家新的商务推广公司Pepper Studio。贝齐还雇了一位助手帮助她打理自己的社交媒体账号。聊起这件事,贝齐难掩自己的兴奋,说她在接下来两个月还会发布一个全新的频道,有一个新的开始。

24岁的贝齐,仍然像十年前一样充满了青春的元气和活力。在她前方的路上,还有更多美好的时光在等待着她。


展开全文

扫码关注

游研社公众号

小程序

游研社精选

41
快速评论
热门评论
全部评论
评论时间
查看全部评论
  • 首页
  • 下一页
  • 页 / 共
App内打开